《三國演義》第八十五回劉先主遺詔托孤兒 諸葛亮安居平五路

  卻說章武二年夏六月,東吳陸遜大破蜀兵于猇亭彝陵之地;先主奔回白帝城,趙云引兵據守。忽馬良至,見大軍已敗,懊悔不及,將孔明之言,奏知先主。先主嘆曰:“朕早聽丞相之言,不致今日之??!今有何面目復回成都見群臣乎!”遂傳旨就白帝城住扎,將館驛改為永安宮。人報馮習、張南、傅彤,程畿、沙摩柯等皆歿于王事,先主傷感不已。又近臣奏稱:“黃權引江北之兵,降魏去了。陛下可將彼家屬送有司問罪?!毕戎髟唬骸包S權被吳兵隔斷在江北岸,欲歸無路,不得已而降魏:是朕負權,非權負朕也,何必罪其家屬?”仍給祿米以養之。

《三國演義》第八十五回 劉先主遺詔托孤兒 諸葛亮安居平五路

卻說章武二年夏六月,東吳陸遜大破蜀兵于-亭彝陵之地;先主奔回白帝城,趙云引兵據守。忽馬良至,見大軍已敗,懊悔不及,將孔明之言,奏知先主。先主嘆曰:“朕早聽丞相之言,不致今日之??!今有何面目復回成都見群臣乎!”遂傳旨就白帝城住扎,將館驛改為永安宮。人報馮習、張南、傅彤,程畿、沙摩柯等皆歿于王事,先主傷感不已。又近臣奏稱:“黃權引江北之兵,降魏去了。陛下可將彼家屬送有司問罪?!毕戎髟唬骸包S權被吳兵隔斷在江北岸,欲歸無路,不得已而降魏:是朕負權,非權負朕也,何必罪其家屬?”仍給祿米以養之。卻說黃權降魏,諸將引見曹丕,丕曰:“卿今降朕,欲追慕于陳、韓耶?”權泣而奏曰:“臣受蜀帝之恩,殊遇甚厚,令臣督諸軍于江北,被陸遜絕斷。臣歸蜀無路,降吳不可,故來投陛下。敗軍之將,免死為幸,安敢追慕于古人耶!”丕大喜,遂拜黃權為鎮南將軍。權堅辭不受。忽近臣奏曰:“有細作人自蜀中來,說蜀主將黃權家屬盡皆誅戮?!睓嘣唬骸俺寂c蜀主,推誠相信,知臣本心,必不肯殺臣之家小也?!必恢?。后人有詩責黃權曰:“降吳不可卻降曹,忠義安能事兩朝?堪嘆黃權惜一死,紫陽書法不輕饒?!?br /> 曹丕問賈詡曰:“朕欲一統天下,先取蜀乎?先取吳乎?”詡曰:“劉備雄才,更兼諸葛亮善能治國;東吳孫權,能識虛實,陸遜現屯兵于險要,隔江泛湖,皆難卒謀。以臣觀之,諸將之中,皆無孫權、劉備敵手。雖以陛下天威臨之,亦未見萬全之勢也。只可持守,以待二國之變?!必г唬骸半抟亚踩反蟊?,安有不勝之理?”尚書劉曄曰:“近東吳陸遜,新破蜀兵七十萬,上下齊心,更有江湖之阻,不可卒制,陸遜多謀,必有準備?!必г唬骸扒淝皠耠薹?,今又諫阻,何也?”曄曰:“時有不同也。昔東吳累敗于蜀,其勢頓挫,故可擊耳;今既獲全勝,銳氣百倍,未可攻也?!必г唬骸半抟庖褯Q,卿勿復言?!彼煲周娪H往接應三路兵馬。早有哨馬報說東吳已有準備:令呂范引兵拒住曹休,諸葛瑾引兵在南郡拒住曹真,朱桓引兵當住濡須以拒曹仁。劉曄曰:“既有準備,去恐無益?!必Р粡?,引兵而去。
卻說吳將朱桓,年方二十七歲,極有膽略,孫權甚愛之;時督軍于濡須,聞曹仁引大軍去取羨溪,桓遂盡撥軍守把羨溪去了,止留五千騎守城。忽報曹仁令大將常雕同諸葛虔、王雙、引五萬精兵飛奔濡須城來。眾軍皆有懼色?;赴磩Χ栽唬骸皠儇撛趯?,不在兵之多寡。兵法云:客兵倍而主兵半者,主兵尚能勝于客兵。今曹仁千里跋涉,人馬疲困。吾與汝等共據高城,南臨大江,北背山險,以逸待勞,以主制客:此乃百戰百勝之勢。雖曹丕自來,尚不足憂,況仁等耶!”于是傳令,教眾軍偃旗息鼓,只作無人守把之狀。
且說魏將先鋒常雕,領精兵來取濡須城,遙望城上并無軍馬。雕催軍急進,離城不遠,一聲炮響,旌旗齊豎。朱桓橫刀飛馬而出,直取常雕。戰不三合,被桓一刀斬常雕于馬下。吳兵乘勢沖殺一陣,魏兵大敗,死者無數。朱桓大勝,得了無數旌旗軍器戰馬。曹仁領兵隨后到來,卻被吳兵從羨溪殺出。曹仁大敗而退,回見魏主,細奏大敗之事。丕大驚。正議之間,忽探馬報:“曹真、夏侯尚圍了南郡,被陸遜伏兵于內,諸葛瑾伏兵于外,內外夾攻,因此大敗?!毖晕串?,忽探馬又報:”曹休亦被呂范殺敗?!必犞繁鴶?,乃喟然嘆曰:“朕不聽賈詡、劉曄之言,果有此??!”時值夏天,大疫流行,馬步軍十死六七,遂引軍回洛陽。吳、魏自此不和。
卻說先主在永安宮,染病不起,漸漸沉重,至章武三年夏四日,先主自知病入四肢,又哭關、張二弟,其病愈深:兩目昏花。厭見侍從之人,乃叱退左右,獨臥于龍榻之上。忽然陰風驟起,將燈吹搖,滅而復明,只見燈影之下,二人侍立。先主怒曰:“朕心緒不寧,教汝等且退,何故又來!”叱之不退。先主起而視之,上首乃云長,下首乃翼德也。先主大驚曰:“二弟原來尚在?”云長曰:“臣等非人,乃鬼也。上帝以臣二人平生不失信義,皆敕命為神。哥哥與兄弟聚會不遠矣?!毕戎鞒抖ù罂?。忽然驚覺,二弟不見。即喚從人問之,時正三更。先主嘆曰:“朕不久于人世矣!”遂遣使往成都,請丞相諸葛亮,尚書令李嚴等,星夜來永安宮,聽受遺命??酌鞯扰c先主次子魯王劉永、梁王劉理,來永安宮見帝,留太子劉禪守成都。且說孔明到永安宮,見先主病危,慌忙拜伏于龍榻之下。先主傳旨,請孔明坐于龍榻之側。撫其背曰:“朕自得丞相,幸成帝業;何期智識淺陋,不納丞相之言,自取其敗?;诤蕹杉?,死在旦夕。嗣子孱弱,不得不以大事相托?!毖杂?,淚流滿面??酌饕嗵槠唬骸霸副菹律票}報w,以副下天之望!”先主以目遍視,只見馬良之弟馬謖在傍,先主令且退。謖退出,先主謂孔明曰:“丞相觀馬謖之才何如?”孔明曰:“此人亦當世之英才也?!毕戎髟唬骸安蝗?。朕觀此人,言過其實,不可大用。丞相宜深察之?!狈指懂?,傳旨召諸臣入殿,取紙筆寫了遺詔,遞與孔明而嘆曰:“朕不讀書,粗知大略。圣人云: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朕本待與卿等同滅曹賊,共扶漢室;不幸中道而別。煩丞相將詔付與太子禪,令勿以為常言。凡事更望丞相教之!”孔明等泣拜于地曰:“愿陛下將息龍體!臣等盡施犬馬之勞,以報陛下知遇之恩也?!毕戎髅鼉仁谭銎鹂酌?,一手掩淚,一手執其手,曰:“朕今死矣,有心腹之言相告!”孔明曰:“有何圣諭!”先主泣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邦定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則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為成都之主?!笨酌髀牣?,汗流遍體,手足失措,泣拜于地曰:“臣安敢不竭股肱之力,盡忠貞之節,繼之以死乎!”言訖,叩頭流血。先主又請孔明坐于榻上,喚魯王劉永、梁王劉理近前,分付曰:“爾等皆記朕言:朕亡之后,爾兄弟三人,皆以父事丞相,不可怠慢?!毖粤T,遂命二王同拜孔明。二王拜畢,孔明曰:“臣雖肝腦涂地,安能報知遇之恩也!”先主謂眾官曰:“朕已托孤于丞相,令嗣子以父事之。卿等俱不可怠慢,以負朕望?!庇謬谮w云曰:“朕與卿于患難之中,相從到今,不想于此地分別。卿可想朕故交,早晚看覷吾子,勿負朕言?!痹破菰唬骸俺几也恍R之勞!”先主又謂眾官曰:“卿等眾官,朕不能一一分囑,愿皆自愛?!毖援?,駕崩,壽六十三歲。時章武三年夏四月二十四日也。后杜工部有詩嘆曰:“蜀主窺吳向三峽,崩年亦在永安宮。翠華想像空山外,玉殿虛無野寺中。古廟杉松巢水鶴,歲時伏臘走村翁。武侯祠屋長鄰近,一體君臣祭祀同?!?br /> 先主駕崩,文武官僚,無不哀痛??酌髀时姽俜铊鲗m還成都。太子劉禪出城迎接靈柩,安于正殿之內。舉哀行禮畢,開讀遺詔。詔曰:“朕初得疾,但下痢耳;后轉生雜病,殆不自濟。朕聞人年五十,不稱夭壽。今朕年六十有余,死復何恨?但以卿兄弟為念耳。勉之!勉之!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惟賢惟德,可以服人;卿父德薄,不足效也。卿與丞相從事,事之如父,勿??!勿忘!卿兄弟更求聞達。至囑!至囑!”群臣讀詔已畢??酌髟唬骸皣豢梢蝗諢o君,請立嗣君,以承漢統?!蹦肆⑻佣U即皇帝位,改元建興。加諸葛亮為武鄉侯,領益州牧。葬先主于惠陵,謚曰昭烈皇帝。尊皇后吳氏為皇太后;謚甘夫人為昭烈皇后,糜夫人亦追謚為皇后。升賞群臣,大赦天下。早有魏軍探知此事,報入中原。近臣奏知魏主。曹丕大喜曰:“劉備已亡,朕無憂矣。何不乘其國中無主,起兵伐之?”賈詡諫曰:“劉備雖亡,必托孤于諸葛亮。亮感備知遇之恩,必傾心竭力,扶持嗣主。陛下不可倉卒伐之?!闭蚤g,忽一人從班部中奮然而出曰:“不乘此時進兵,更待何時?”眾視之,乃司馬懿也。丕大喜,遂問計于懿。懿曰:“若只起中國之兵,急難取勝。須用五路大兵,四面夾攻,令諸葛亮首尾不能救應,然后可圖?!必柡挝迓?,懿曰:“可修書一封,差使往遼東鮮卑國,見國王軻比能,賂以金帛,令起遼西羌兵十萬,先從旱路取西平關:此一路也。再修書遣使赍官誥賞賜,直入南蠻,見蠻王孟獲,令起兵十萬,攻打益州、永昌、——、越-四郡,以擊西川之南:此二路也。再遣使入吳修好,許以割地,令孫權起兵十萬,攻兩川峽口,徑取涪城:此三路也。又可差使至降將孟達處,起上庸兵十萬,西攻漢中:此四路也。然后命大將軍曹真為大都督,提兵十萬,由京兆徑出陽平關取西川;此五路也。共大兵五十萬,五路并進,諸葛亮便有呂望之才,安能當此乎?”丕大喜,隨即密遣能言官四員為使前去;又命曹真為大都督,領兵十萬,徑取陽平關。此時張遼等一班舊將,皆封列侯、俱在冀、徐、青及合淝等處,據守關津隘口,故不復調用。卻說蜀漢后主劉禪,自即位以來,舊臣多有病亡者,不能細說。凡一應朝廷選法,錢糧、詞訟等事,皆聽諸葛丞相裁處。時后主未立皇后,孔明與群臣上言曰:“故車騎將軍張飛之女甚賢,年十七歲,可納為正宮皇后?!焙笾骷醇{之。
建興元年秋八月,忽有邊報說:“魏調五路大兵,來取西川;第一路,曹真為大都督,起兵十萬,取陽平關;第二路,乃反將孟達,起上庸兵十萬,犯漢中;第三路,乃東吳孫權,起精兵十萬,取峽口入川;第四路,乃蠻王孟獲,起蠻兵十萬,犯益州四郡;第五路,乃番王軻比能,起羌兵十萬,犯西平關。此五路軍馬,甚是利害?!币严葓笾┫?,丞相不知為何,數日不出視事。后主聽罷大驚,即差近侍赍旨,宣召孔明入朝。使命去了半日,回報:“丞相府下人言,丞相染病不出?!焙笾鬓D慌;次日,又命黃門侍郎董允、諫議大夫杜瓊,去丞相臥榻前,告此大事。董、杜二人到丞相府前,皆不得入。杜瓊曰:“先帝托孤于丞相,今主上初登寶位,被曹丕五路兵犯境,軍情至急,丞相何故推病不出?”良久,門吏傳丞相令,言:“病體稍可,明早出都堂議事?!倍?、杜二人嘆息而回。次日,多官又來丞相府前伺候。從早至晚,又不見出。多官惶惶,只得散去。杜瓊入奏后主曰:“請陛下圣駕,親往丞相府問計?!焙笾骷匆喙偃雽m,啟奏皇太后。太后大驚,曰:“丞相何故如此?有負先帝委托之意也!我當自往?!倍首嘣唬骸澳锬镂纯奢p往。臣料丞相必有高明之見。且待主上先往。如果怠慢,請娘娘于太廟中,召丞相問之未遲?!碧笠雷?。
次日,后主車駕親至相府。門吏見駕到,慌忙拜伏于地而迎。后主問曰:“丞相在何處?”門吏曰:“不知在何處。只有丞相鈞旨,教擋住百官,勿得輒入?!焙笾髂讼萝嚥叫?,獨進第三重門,見孔明獨倚竹杖,在小池邊觀魚。后主在后立久,乃徐徐而言曰:“丞相安樂否?”孔明回顧,見是后主,慌忙棄杖,拜伏于地曰:“臣該萬死!”后主扶起,問曰:“今曹丕分兵五路,犯境甚急,相父緣何不肯出府視事?”孔明大笑,扶后主入內室坐定,奏曰:“五路兵至,臣安得不知,臣非觀魚,有所思也?!焙笾髟唬骸叭缰魏??”孔明曰:“羌王軻比能,蠻王孟獲,反將孟達,魏將曹真;此四路兵,臣已皆退去了也。止有孫權這一路兵,臣已有退之之計,但須一能言之人為使。因未得其人,故熟思之。陛下何必憂乎?”
后主聽罷,又驚又喜,曰:“相父果有鬼神不測之機也!愿聞退兵之策?!笨酌髟唬骸跋鹊垡员菹赂锻信c臣,臣安敢旦夕怠慢。成都眾官,皆不曉兵法之妙,貴在使人不測,豈可泄漏于人?老臣先知西番國王軻比能,引兵犯西平關;臣料馬超積祖西川人氏,素得羌人之心,羌人以超為神威天將軍,臣已先遣一人,星夜馳檄,令馬超緊守西平關,伏四路奇兵,每日交換,以兵拒之:此一路不必憂矣。又南蠻孟獲,兵犯四郡,臣亦飛檄遣魏延領一軍左出右入,右出左入,為疑兵之計:蠻兵惟憑勇力,其心多疑,若見疑兵,必不敢進:此一路又不足憂矣。又知孟達引兵出漢中;達與李嚴曾結生死之交;臣回成都時,留李嚴守永安宮;臣已作一書、只做李嚴親筆,令人送與孟達;達必然推病不出,以慢軍心:此一路又不足憂矣。又知曹真引兵犯陽平關;此地險峻,可以保守,臣已調趙云引一軍守把關隘,并不出戰;曹真若見我軍不出,不久自退矣。此四路兵俱不足憂。臣尚恐不能全保,又密調關興、張苞二將,各引兵三萬,屯于緊要之處,為各路救應。此數處調遣之事,皆不曾經由成都,故無人知覺。只有東吳這一路兵,未必便動:如見四路兵勝,川中危急,必來相攻;若四路不濟,安肯動乎?臣料孫權想曹丕三路侵吳之怨,必不肯從其言。雖然如此,須用一舌辯之士,徑往東吳,以利害說之,則先退東吳;其四路之兵,何足憂乎?但未得說吳之人,臣故躊躇。何勞陛下圣駕來臨?”后主曰:“太后亦欲來見相父。今朕聞相父之言,如夢初覺。復何憂哉!”
孔明與后主共飲數杯,送后主出府。眾官皆環立于門外,見后主面有喜色。后主別了孔明,上御車回朝。眾皆疑惑不定??酌饕姳姽僦?,一人仰天而笑,面亦有喜色??酌饕曋?,乃義陽新野人,姓鄧,名芝,字伯苗,現為戶部尚書;漢司馬鄧禹之后??酌靼盗钊肆糇∴囍?。多官皆散,孔明請芝到書院中,問芝曰:“今蜀、魏、吳鼎分三國,欲討二國,一統中興,當先伐何國?”芝曰:“以愚意論之:魏雖漢賊,其勢甚大,急難搖動,當徐徐緩圖;今主上初登寶位,民心未安,當與東吳連合,結為唇齒,一洗先帝舊怨,此乃長久之計也。未審丞相鈞意若何?”孔明大笑曰:“吾思之久矣,奈未得其人。今日方得也!”芝曰:“丞相欲其人何為?”孔明曰:“吾欲使人往結東吳。公既能明此意,必能不辱君命。使吳之任,非公不可?!敝ピ唬骸坝薏攀柚菧\,恐不堪當此任?!笨酌髟唬骸拔醽砣兆嘀熳?,便請伯苗一行,切勿推辭?!敝识?。至次日,孔明奏準后主,差鄧芝往說東吳。芝拜辭,望東吳而來。正是:吳人方見干戈息,蜀使還將玉帛通。未知鄧芝此去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卻說魯肅、孔明辭了玄德、劉琦,登舟望柴???。二人在舟中共議、魯肅謂孔明曰:“先生見孫將軍,切不可實言曹操兵多將廣?!笨酌髟唬骸安豁氉泳炊?,亮自有對答之語?!奔按桨?,肅請孔明于館驛中暫歇,先自往見孫權。權正聚文武于堂上議事,聞魯肅回,急召入問曰:“子敬往江夏,體探虛實若何?”肅曰:“已知其略,尚容徐稟?!睓鄬⒉懿傧氖久C曰:操昨遣使赍文至此,孤先發遣來使,現今會眾商議未定?!泵C接檄文觀看。其略曰:

問題:是諸葛亮造就了《三國演義》,還是《三國演義》造就了諸葛亮?

  卻說黃權降魏,諸將引見曹丕,丕曰:“卿今降朕,欲追慕于陳、韓耶?”權泣而奏曰:“臣受蜀帝之恩,殊遇甚厚,令臣督諸軍于江北,被陸遜絕斷。臣歸蜀無路,降吳不可,故來投陛下。敗軍之將,免死為幸,安敢追慕于古人耶!”丕大喜,遂拜黃權為鎮南將軍。權堅辭不受。忽近臣奏曰:“有細作人自蜀中來,說蜀主將黃權家屬盡皆誅戮?!睓嘣唬骸俺寂c蜀主,推誠相信,知臣本心,必不肯殺臣之家小也?!必恢?。后人有詩責黃權曰:

圖片 1

  孤近承帝命,奉詞伐罪。旄麾南指,劉琮束手;荊襄之民,望風歸順。今統雄兵百萬,上將千員,欲與將軍會獵于江夏,共伐劉備,同分土地,永結盟好。幸勿觀望,速賜回音。

回答:

  降吳不可卻降曹,忠義安能事兩朝?堪嘆黃權惜一死,紫陽書法不輕饒。

卻說章武二年夏六月,東吳陸遜大破蜀兵于、彝陵之地,先主奔回白帝城,
趙云引兵據守。忽馬良至,見大軍已敗,懊悔不及,將孔明之言奏知先主。先主嘆
曰:“朕早聽丞相之言,不致今日之敗。今有何面目復回成都見群臣乎!”遂傳旨
就白帝城住扎,將館驛改為永安宮。人報馮習、張南、傅彤、程畿、沙摩柯等皆歿
于王事,先主傷感不已。

  魯肅看畢曰:“主公尊意若何?”權曰:“未有定論?!睆堈言唬骸安懿贀戆偃f之眾,借天子之名,以征四方,拒之不順。且主公大勢可以拒操者,長江也。今操既得荊州,長江之險,已與我共之矣,勢不可敵。以愚之計,不如納降,為萬安之策。眾謀士皆曰:“子布之言,正合天意?!睂O權沉吟不語。張昭又曰:“主公不必多疑。如降操,則東吳民安,江南六郡可保矣?!睂O權低頭不語。

應該是《三國演義》造就了諸葛亮。

  曹丕問賈詡曰:“朕欲一統天下,先取蜀乎?先取吳乎?”詡曰:“劉備雄才,更兼諸葛亮善能治國;東吳孫權,能識虛實,陸遜現屯兵于險要,隔江泛湖,皆難卒謀。以臣觀之,諸將之中,皆無孫權、劉備敵手。雖以陛下天威臨之,亦未見萬全之勢也。只可持守,以待二國之變?!必г唬骸半抟亚踩反蟊?,安有不勝之理?”尚書劉曄曰:“近東吳陸遜,新破蜀兵七十萬,上下齊心,更有江湖之阻,不可卒制,陸遜多謀,必有準備?!必г唬骸扒淝皠耠薹?,今又諫阻,何也?”曄曰:“時有不同也。昔東吳累敗于蜀,其勢頓挫,故可擊耳;今既獲全勝,銳氣百倍,未可攻也?!必г唬骸半抟庖褯Q,卿勿復言?!彼煲周娪H往接應三路兵馬。早有哨馬報說東吳已有準備:令呂范引兵拒住曹休,諸葛瑾引兵在南郡拒住曹真,朱桓引兵當住濡須以拒曹仁。劉曄曰:“既有準備,去恐無益?!必Р粡?,引兵而去。

又近臣奏稱:“黃權引江北之兵,降魏去了。陛下可將彼
家屬送有司問罪?!毕戎髟唬骸包S權被吳兵隔斷在江北岸,欲歸無路,不得已而降
魏。是朕負權,非權負朕也。何必罪其家屬?”仍給祿米以養之。

  須臾,權起更衣,魯肅隨于權后。權知肅意,乃執肅手而言曰:“卿欲如何?”肅曰:“恰才眾人所言,深誤將軍。眾人皆可降曹操,惟將軍不可降曹操?!睓嘣唬骸昂我匝灾??”肅曰:“如肅等降操,當以肅還鄉黨,累官故不失州郡也;將軍降操,欲安所歸乎?位不過封侯,車不過一乘,騎不過一匹,從不過數人,豈得南面稱孤哉!眾人之意,各自為己,不可聽也。將軍宜早定大計?!睓鄧@曰:“諸人議論,大失孤望。子敬開說大計,正與吾見相同。此天以子敬賜我也!但操新得袁紹之眾,近又得荊州之兵,恐勢大難以抵敵?!泵C曰:“肅至江夏,引諸葛瑾之弟諸葛亮在此,主公可問之,便知虛實?!睓嘣唬骸芭P龍先生在此乎?”肅曰:“現在館驛中安歇?!睓嘣唬骸敖袢仗焱?,且未相見。來日聚文武于帳下,先教見我江東英俊,然后升堂議事?!?

首先反映諸葛亮形象的正式作品是陳壽寫的《三國志》?!度龂尽分械闹T葛亮比較寫實,他善于治國理政,但奇謀計算方面有點欠缺,所謂的神算子諸葛亮其實是個普通人物。

  卻說吳將朱桓,年方二十七歲,極有膽略,孫權甚愛之;時督軍于濡須,聞曹仁引大軍去取羨溪,桓遂盡撥軍守把羨溪去了,止留五千騎守城。忽報曹仁令大將常雕同諸葛虔、王雙、引五萬精兵飛奔濡須城來。眾軍皆有懼色?;赴磩Χ栽唬骸皠儇撛趯?,不在兵之多寡。兵法云:客兵倍而主兵半者,主兵尚能勝于客兵。今曹仁千里跋涉,人馬疲困。吾與汝等共據高城,南臨大江,北背山險,以逸待勞,以主制客:此乃百戰百勝之勢。雖曹丕自來,尚不足憂,況仁等耶!”于是傳令,教眾軍偃旗息鼓,只作無人守把之狀。

卻說黃權降魏,諸將引見曹丕。丕曰:“卿今降朕,欲追慕于陳、韓也(陳平
韓信)?!?/p>

  肅領命而去。次日至館驛中見孔明,又囑曰:“今見我主,切不可言曹操兵多?!笨酌餍υ唬骸傲磷砸姍C而變,決不有誤?!泵C乃引孔明至幕下。早見張昭、顧雍等一班文武二十余人,峨冠博帶,整衣端坐??酌髦鹨幌嘁?,各問姓名。施禮已畢,坐于客位。張昭等見孔明豐神飄灑,器宇軒昂,料道此人必來游說。張昭先以言挑之曰:“昭乃江東微末之士,久聞先生高臥隆中,自比管;樂。此語果有之乎?”孔明曰:“此亮平生小可之比也?!闭言唬骸敖剟⒃ブ萑櫹壬诓輳]之中,幸得先生,以為如魚得水,思欲席卷荊襄。今一旦以屬曹操,未審是何主見?”孔明自思張昭乃孫權手下第一個謀士,若不先難倒他,如何說得孫權,遂答曰:“吾觀取漢上之地,易如反掌。我主劉豫州躬行仁義,不忍奪同宗之基業,故力辭之。劉琮孺子,聽信佞言,暗自投降,致使曹操得以猖獗。今我主屯兵江夏,別有良圖,非等閑可知也?!闭言唬骸叭舸?,是先生言行相違也。先生自比管、樂,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國天下;樂毅扶持微弱之燕,下齊七十余城:此二人者,真濟世之才也。先生在草廬之中,但笑傲風月,抱膝危坐。今既從事劉豫州,當為生靈興利除害,剿滅亂賊。且劉豫州未得先生之前,尚且縱橫寰宇,割據城池;今得先生,人皆仰望。雖三尺童蒙,亦謂彪虎生翼,將見漢室復興,曹氏即滅矣。朝廷舊臣,山林隱士,無不拭目而待:以為拂高天之云翳,仰日月之光輝,拯民于水火之中,措天下于衽席之上,在此時也。何先生自歸豫州,曹兵一出,棄甲拋戈,望風而竄;上不能報劉表以安庶民,下不能輔孤子而據疆土;乃棄新野,走樊城,敗當陽,奔夏口,無容身之地:是豫州既得先生之后,反不如其初也。管仲、樂毅,果如是乎?愚直之言,幸勿見怪!”

圖片 2直到南北朝時期南朝之前的第一個朝代宋,逐漸有歌頌諸葛亮的。諸葛亮被人為拔高了,空城計之類的開始莫名其妙地都已經出現了。再往后隋唐的時候,歌頌諸葛亮跡象越來越多,但沒形成氣候。例如杜甫。杜詩中有二十多首詩詠或提到諸葛亮.如”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遺像肅清高”,等等。

  且說魏將先鋒常雕,領精兵來取濡須城,遙望城上并無軍馬。雕催軍急進,離城不遠,一聲炮響,旌旗齊豎。朱桓橫刀飛馬而出,直取常雕。戰不三合,被桓一刀斬常雕于馬下。吳兵乘勢沖殺一陣,魏兵大敗,死者無數。朱桓大勝,得了無數旌旗軍器戰馬。曹仁領兵隨后到來,卻被吳兵從羨溪殺出。曹仁大敗而退,回見魏主,細奏大敗之事。丕大驚。正議之間,忽探馬報:“曹真、夏侯尚圍了南郡,被陸遜伏兵于內,諸葛瑾伏兵于外,內外夾攻,因此大敗?!毖晕串?,忽探馬又報:”曹休亦被呂范殺敗?!必犞繁鴶?,乃喟然嘆曰:“朕不聽賈詡、劉曄之言,果有此??!”時值夏天,大疫流行,馬步軍十死六七,遂引軍回洛陽。吳、魏自此不和。


泣而奏曰:“臣受蜀帝之恩,殊遇甚厚。令臣督諸軍于江北,被陸遜絕斷。臣歸蜀
無路,降吳不可,故來投陛下。敗軍之將,免死為幸,安敢追慕于古人耶?”

  孔明聽罷,啞然而笑曰:“鵬飛萬里,其志豈群鳥能識哉?譬如人染沉疴,當先用糜粥以飲之,和藥以服之;待其腑臟調和,形體漸安,然后用肉食以補之,猛藥以治之:則病根盡去,人得全生也。若不待氣脈和緩,便投以猛藥厚味,欲求安保,誠為難矣。吾主劉豫州,向日軍敗于汝南,寄跡劉表,兵不滿千,將止關、張、趙云而已:此正如病勢尪贏已極之時也,新野山僻小縣,人民稀少,糧食鮮薄,豫州不過暫借以容身,豈真將坐守于此耶?夫以甲兵不完,城郭不固,軍不經練,糧不繼日,然而博望燒屯,白河用水,使夏侯惇,曹仁輩心驚膽裂:竊謂管仲、樂毅之用兵,未必過此。至于劉琮降操,豫州實出不知;且又不忍乘亂奪同宗之基業,此真大仁大義也。當陽之敗,豫州見有數十萬赴義之民,扶老攜幼相隨,不忍棄之,日行十里,不思進取江陵,甘與同敗,此亦大仁大義也。寡不敵眾,勝負乃其常事。昔高皇數敗于項羽,而垓下一戰成功,此非韓信之良謀乎?夫信久事高皇,未嘗累勝。蓋國家大計,社稷安危,是有主謀。非比夸辯之徒,虛譽欺人:坐議立談,無人可及;臨機應變,百無一能。誠為天下笑耳!”這一篇言語,說得張昭并無一言回答。

杜甫碰到安史之亂,心中無時不思念故土,唐玄宗又逃到蜀川,所以他自然懷念起三國以蜀川為基地,五次北伐,力圖恢復漢室的諸葛亮。杜甫也希望自己能像諸葛亮一樣能碰到一個明主,以施展自己的才能,建功立業。后來杜甫流浪到蜀中,參觀了一些關于諸葛亮的遺跡,聽聞了一些諸葛亮的事跡,心中更是把諸葛亮視為楷模了。

  卻說先主在永安宮,染病不起,漸漸沉重,至章武三年夏四日,先主自知病入四肢,又哭關、張二弟,其病愈深:兩目昏花。厭見侍從之人,乃叱退左右,獨臥于龍榻之上。忽然陰風驟起,將燈吹搖,滅而復明,只見燈影之下,二人侍立。先主怒曰:“朕心緒不寧,教汝等且退,何故又來!”叱之不退。先主起而視之,上首乃云長,下首乃翼德也。先主大驚曰:“二弟原來尚在?”云長曰:“臣等非人,乃鬼也。上帝以臣二人平生不失信義,皆敕命為神。哥哥與兄弟聚會不遠矣?!毕戎鞒抖ù罂?。忽然驚覺,二弟不見。即喚從人問之,時正三更。先主嘆曰:“朕不久于人世矣!”遂遣使往成都,請丞相諸葛亮,尚書令李嚴等,星夜來永安宮,聽受遺命??酌鞯扰c先主次子魯王劉永、梁王劉理,來永安宮見帝,留太子劉禪守成都。

丕大
喜,遂拜黃權為鎮南將軍。權堅辭不受。忽近臣奏曰:“有細作人自蜀中來,說蜀
主將黃權家屬盡皆誅戮?!?/p>

  座上忽一人抗聲問曰:“今曹公兵屯百萬,將列千員,龍驤虎視,平吞江夏,公以為何如?”孔明視之,乃虞翻也??酌髟唬骸安懿偈赵B蟻聚之窮于夏口,區區求教于人,而猶言不懼,此真大言欺人也!”孔明曰:“劉豫州以數千仁義之師,安能敵百萬殘暴之眾?退守夏口,所以待時也。今江東兵精糧足,且有長江之險,猶欲使其主屈膝降賊,不顧天下恥笑。由此論之,劉豫州真不懼操賊者矣!”虞翻不能對。

圖片 3杜甫作為唐代的著名詩人,對后世的影響很大,接而影響了后來的文人對諸葛亮的推崇和熱愛,羅貫中的《三國演義》中也多引用杜甫的詩來稱贊諸葛亮。

  且說孔明到永安宮,見先主病危,慌忙拜伏于龍榻之下。先主傳旨,請孔明坐于龍榻之側。撫其背曰:“朕自得丞相,幸成帝業;何期智識淺陋,不納丞相之言,自取其敗?;诤蕹杉?,死在旦夕。嗣子孱弱,不得不以大事相托?!毖杂?,淚流滿面??酌饕嗵槠唬骸霸副菹律票}報w,以副下天之望!”先主以目遍視,只見馬良之弟馬謖在傍,先主令且退。謖退出,先主謂孔明曰:“丞相觀馬謖之才何如?”孔明曰:“此人亦當世之英才也?!毕戎髟唬骸安蝗?。朕觀此人,言過其實,不可大用。丞相宜深察之?!狈指懂?,傳旨召諸臣入殿,取紙筆寫了遺詔,遞與孔明而嘆曰:“朕不讀書,粗知大略。圣人云: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朕本待與卿等同滅曹賊,共扶漢室;不幸中道而別。煩丞相將詔付與太子禪,令勿以為常言。凡事更望丞相教之!”孔明等泣拜于地曰:“愿陛下將息龍體!臣等盡施犬馬之勞,以報陛下知遇之恩也?!?

權曰:“臣與蜀主推誠相信,知臣本心,必不肯殺臣之
家小也?!必恢?。后人有詩責黃權曰:

  座間又一人問曰:“孔明欲效儀、秦之舌,游說東吳耶?”孔明視之,乃步騭也??酌髟唬骸安阶由揭蕴K秦張儀為辯士,不知蘇秦、張儀亦豪杰也。蘇秦佩六國相印,張儀兩次相秦,皆有匡扶人國之謀,非比畏強凌弱,懼刀避劍之人也。君等聞曹操虛發詐偽之詞,便畏懼請降,敢笑蘇秦、張儀乎?”步騭默然無語。忽一人問曰:“孔明以曹操何如人也?”孔明視其人,乃薛綜也??酌鞔鹪唬骸安懿倌藵h賊也,又何必問?”綜曰:“公言差矣。漢傳世至今,天數將終。今曹公已有天下三分之二,人皆歸心。劉豫州不識天時,強欲與爭,正如以卵擊石,安得不敗乎?”孔明厲聲曰:“薛敬文安得出此無父無君之言乎!夫人生天地間,以忠孝為立身之本。公既為漢臣,則見有不臣之人,當誓共戮之:臣之道也。今曹操祖宗叨食漢祿,不思報效,反懷篡逆之心,天下之所共憤;公乃以天數歸之,真無父無君之人也!不足與語!請勿復言!”薛綜滿面羞慚,不能對答。座上又一人應聲問曰:“曹操雖挾天子以令諸侯,猶是相國曹參之后。劉豫州雖云中山靖王苗裔,卻無可稽考,眼見只是織席販屨之夫耳,何足與曹操抗衡哉!”孔明視之,乃陸績也??酌餍υ唬骸肮窃g座間懷桔之陸郎乎?請安坐,聽吾一言:曹操既為曹相國之后,則世為漢臣矣;今乃專權肆橫,欺凌君父,是不惟無君,亦且蔑祖,不惟漢室之亂臣,亦曹氏之賊子也。劉豫州堂堂帝胄,當今皇帝,按譜賜爵,何云無可稽考?且高祖起身亭長,而終有天下;織席販屨,又何足為辱乎?公小兒之見,不足與高士共語!”陸績語塞。

到了南宋時期,形勢驅使民眾需要樹立個力挽狂瀾的民族英雄。百姓希望有人能像諸葛亮那樣,“遂許先帝以馳驅?!毕癯啾诖髴?,能一戰改變劉備狼奔豕突、四處逃竄的處境,改變南宋小朝廷即將滅亡的頹勢,形成新的鼎足局面。諸葛亮成為民眾呼喚的最理想人物,越來越被神話。陸游也寫此詩,歌頌諸葛亮,等等。而且諸葛亮被分了幾個層面歌頌,先是有歌頌諸葛亮是賢相的,緊接著就是長時間歌頌忠誠,這是統治階級的需要。

  先主命內侍扶起孔明,一手掩淚,一手執其手,曰:“朕今死矣,有心腹之言相告!”孔明曰:“有何圣諭!”先主泣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邦定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則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為成都之主?!笨酌髀牣?,汗流遍體,手足失措,泣拜于地曰:“臣安敢不竭股肱之力,盡忠貞之節,繼之以死乎!”言訖,叩頭流血。先主又請孔明坐于榻上,喚魯王劉永、梁王劉理近前,分付曰:“爾等皆記朕言:朕亡之后,爾兄弟三人,皆以父事丞相,不可怠慢?!毖粤T,遂命二王同拜孔明。二王拜畢,孔明曰:“臣雖肝腦涂地,安能報知遇之恩也!”

  降吳不可卻降曹,忠義安能事兩朝。

  座上一人忽曰:“孔明所言,皆強詞奪理,均非正論,不必再言。且請問孔明治何經典?”孔明視之,乃嚴酸也??酌髟唬骸皩ふ抡?,世之腐儒也,何能興邦立事?且古耕莘伊尹,釣渭子牙,張良、陳平之流。鄧禹、耿弇之輩,皆有匡扶宇宙之才,未審其生平治何經典。豈亦效書生,區區于筆硯之間,數黑論黃,舞文弄墨而已乎?”嚴峻低頭喪氣而不能對。

圖片 4元末明初,社會矛盾尖銳,農民起義此起彼伏,群雄割據,多年戰亂后朱元璋剿滅群雄,推翻元王朝,建立明王朝。人民流離失所,水深火熱。文豪羅貫中作為一名雜劇和話本作者,生活在社會底層,深知民間疾苦,渴望結束動蕩造成的悲慘局面,讓社會穩定,百姓安居樂業。他根據東漢末年的歷史,在陳壽《三國志》和裴松之注的基礎上,大量吸收民間傳說和話本、戲曲故事,創作了《三國演義》這部歷史小說。作者把諸葛亮刻畫成神機妙算,甚至呼風喚雨的“大神”。本來諸葛亮內政能力較強,軍事能力實在一般化。但《三國演義》里的諸葛亮被美化一個足智多謀,算無遺策、近似為神仙的人物,發生在他身上的事跡絕大多數是杜撰編造的。

  先主謂眾官曰:“朕已托孤于丞相,令嗣子以父事之。卿等俱不可怠慢,以負朕望?!庇謬谮w云曰:“朕與卿于患難之中,相從到今,不想于此地分別。卿可想朕故交,早晚看覷吾子,勿負朕言?!痹破菰唬骸俺几也恍R之勞!”先主又謂眾官曰:“卿等眾官,朕不能一一分囑,愿皆自愛?!毖援?,駕崩,壽六十三歲。時章武三年夏四月二十四日也。后杜工部有詩嘆曰:

  堪嘆黃權惜一死,紫陽書法不輕饒。

  忽又一人大聲曰:“公好為大言,未必真有實學,恐適為儒者所笑耳?!笨酌饕暺淙?,乃汝南程德樞也??酌鞔鹪唬骸叭逵芯有∪酥畡e。君子之儒,忠君愛國,守正惡邪,務使澤及當時,名留后世。若夫小人之儒,惟務雕蟲,專工翰墨,青春作賦,皓首窮經;筆下雖有千言,胸中實無一策。且如楊雄以文章名世,而屈身事莽,不免投閣而死,此所謂小人之儒也;雖日賦萬言,亦何取哉!”程德樞不能對。眾人見孔明對答如流,盡皆失色。

圖片 5諸葛亮能登上神壇,《三國演義》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不僅是羅貫中老先生蓄意造神,而且也是出于文化人的社會良知,最大限度反映了那個時代中原民眾的心理訴求,表達了一種民族心理。如果沒有《三國演義》,就沒有如今神話了的“諸葛亮”。

  蜀主窺吳向三峽,崩年亦在永安宮。翠華想像空山外,玉殿虛無野寺中。
  古廟杉松巢水鶴,歲時伏臘走村翁。武侯祠屋長鄰近,一體君臣祭祀同。

曹丕問賈詡曰:“朕欲一統天下,先取蜀乎?先取吳乎?”

  時座上張溫、駱統二人,又欲問難。忽一人自外而入,厲聲言曰:“孔明乃當世奇才,君等以唇舌相難,非敬客之禮也。曹操大軍臨境,不思退敵之策,乃徒斗口耶!”眾視其人,乃零陵人,姓黃,名蓋,字公覆,現為東吳糧官。當時黃蓋謂孔明曰:“愚聞多言獲利,不如默而無言。何不將金石之論為我主言之,乃與眾人辯論也?”孔明曰:“諸君不知世務,互相問難,不容不答耳?!庇谑屈S蓋與魯肅引孔明入。至中門,正遇諸葛瑾,孔明施禮。瑾曰:“賢弟既到江東,如何不來見我?”孔明曰:“弟既事劉豫州,理宜先公后私。公事未畢,不敢及私。望兄見諒?!辫唬骸百t弟見過吳侯,卻來敘話?!闭f罷自去。

回答:

  先主駕崩,文武官僚,無不哀痛??酌髀时姽俜铊鲗m還成都。太子劉禪出城迎接靈柩,安于正殿之內。舉哀行禮畢,開讀遺詔。詔曰:

詡曰:“劉備雄才,
更兼諸葛亮善能治國;東吳孫權,能識虛實,陸遜見屯兵于險要,隔江泛湖,皆難
卒謀。以臣觀之,諸將之中皆無孫權、劉備敵手。雖以陛下天威臨之,亦未見萬全
之勢也。只可持守,以待二國之變?!?/p>

  魯肅曰:“適間所囑,不可有誤?!笨酌鼽c頭應諾。引至堂上,孫權降階而迎,優禮相待。施禮畢,賜孔明坐。眾文武分兩行而立。魯肅立于孔明之側,只看他講話??酌髦滦轮猱?,偷眼看孫權:碧眼紫髯,堂堂一表??酌靼邓迹骸按巳讼嗝卜浅?,只可激,不可說。等他問時,用言激之便了?!鲍I茶已畢,孫權曰:“多聞魯子敬談足下之才,今幸得相見,敢求教益?!笨酌髟唬骸安徊艧o學,有辱明問?!睓嘣唬骸白阆陆谛乱?,佐劉豫州與曹操決戰,必深知彼軍虛實?!笨酌髟唬骸皠⒃ブ荼⒐?,更兼新野城小無糧,安能與曹操相持?!睓嘣唬骸安鼙灿卸嗌??”孔明曰:“馬步水軍,約有一百余萬?!睓嘣唬骸澳窃p乎?”孔明曰:“非詐也。曹操就兗州已有青州軍二十萬;平了袁紹,又得五六十萬;中原新招之兵三四十萬;今又得荊州之軍二三十萬:以此計之,不下一百五十萬。亮以百萬言之,恐驚江東之士也?!?

并非《三國演義》造就了諸葛亮,倒是因為《三國演義》里面有了孔明使這部奇書天下聞名。

  朕初得疾,但下痢耳;后轉生雜病,殆不自濟。朕聞人年五十,不稱夭壽。今朕年六十有余,死復何恨?但以卿兄弟為念耳。勉之!勉之!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惟賢惟德,可以服人;卿父德薄,不足效也。卿與丞相從事,事之如父,勿??!勿忘!卿兄弟更求聞達。至囑!至囑!

丕曰:“朕已遣三路大兵伐吳,安有不勝之 理?”

  魯肅在旁,聞言失色,以目視孔明;孔明只做不見。權曰:“曹操部下戰將,還有多少?”孔明曰:“足智多謀之士,能征慣戰之將,何止一二千人?!睓嘣唬骸敖癫懿倨搅饲G、楚,復有遠圖乎?”孔明曰:“即今沿江下寨,準備戰船,不欲圖江東,待取何地?”權曰:“若彼有吞并之意,戰與不戰,請足下為我一決?!笨酌髟唬骸傲劣幸谎?,但恐將軍不肯聽從?!睓嘣唬骸霸嘎劯哒??!笨酌髟唬骸跋蛘哂顑却髞y,故將軍起江東,劉豫州收眾漢南,與曹操并爭天下。今操芟除大難,略已平矣;近又新破荊州,威震海內;縱有英雄,無用武之地:故豫州遁逃至此。愿將軍量力而處之:若能以吳、越之眾,與中國抗衡,不如早與之絕;若其不能,何不從眾謀士之論,按兵束甲,北面而事之?”權未及答??酌饔衷唬骸皩④娡馔蟹闹?,內懷疑貳之見,事急而不斷,禍至無日矣!”權曰:“誠如君言,劉豫州何不降操?”孔明曰:“昔田橫,齊之壯士耳,猶守義不辱。況劉豫州王室之胄,英才蓋世,眾士仰慕。事之不濟,此乃天也。又安能屈處人下乎!”

諸葛亮,歷史上實實際際的存在,人家本來就是劉備三顧茅廬請出山的?!度龂萘x》里把諸葛亮進行了藝術加工使這個人物形象更加有血有肉。

  群臣讀詔已畢??酌髟唬骸皣豢梢蝗諢o君,請立嗣君,以承漢統?!蹦肆⑻佣U即皇帝位,改元建興。加諸葛亮為武鄉侯,領益州牧。葬先主于惠陵,謚曰昭烈皇帝。尊皇后吳氏為皇太后;謚甘夫人為昭烈皇后,糜夫人亦追謚為皇后。升賞群臣,大赦天下。

尚書劉曄曰:“近東吳陸遜新破蜀兵七十萬,上下齊心,更有江湖之阻,不
可卒制。陸遜多謀,必有準備?!?/p>

  孫權聽了孔明此言,不覺勃然變色,拂衣而起,退入后堂。眾皆哂笑而散,魯肅責孔明曰:“先生何故出此言?幸是吾主寬洪大度,不即面責。先生之言,藐視吾主甚矣?!笨酌餮雒嫘υ唬骸昂稳绱瞬荒苋菸镆?!我自有破曹之計,彼不問我,我故不言?!泵C曰:“果有良策,肅當請主公求教?!笨酌髟唬骸拔嵋暡懿侔偃f之眾,如群蟻耳!但我一舉手,則皆為齏粉矣!”肅聞言,便入后堂見孫權。權怒氣未息,顧謂肅曰:“孔明欺吾太甚!”肅曰:“臣亦以此責孔明,孔明反笑主公不能容物。破曹之策,孔明不肯輕言,主公何不求之?”權回嗔作喜曰:“原來孔明有良謀,故以言詞激我。我一時淺見,幾誤大事?!北阃斆C重復出堂,再請孔明敘話。權見孔明,謝曰:“適來冒瀆威嚴,幸勿見罪?!笨酌饕嘀x曰:“亮言語冒犯,望乞恕罪?!睓嘌酌魅牒筇?,置酒相待。

圖片 6

  早有魏軍探知此事,報入中原。近臣奏知魏主。曹丕大喜曰:“劉備已亡,朕無憂矣。何不乘其國中無主,起兵伐之?”賈詡諫曰:“劉備雖亡,必托孤于諸葛亮。亮感備知遇之恩,必傾心竭力,扶持嗣主。陛下不可倉卒伐之?!闭蚤g,忽一人從班部中奮然而出曰:“不乘此時進兵,更待何時?”眾視之,乃司馬懿也。丕大喜,遂問計于懿。懿曰:“若只起中國之兵,急難取勝。須用五路大兵,四面夾攻,令諸葛亮首尾不能救應,然后可圖?!?

丕曰:“卿前勸朕伐吳,今又諫阻,何也?”

  數巡之后,權曰:“曹操平生所惡者:呂布、劉表、袁紹、袁術、豫州與孤耳。今數雄已滅,獨豫州與孤尚存。孤不能以全吳之地,受制于人。吾計決矣。非劉豫州莫與當曹操者;然豫州新敗之后,安能抗此難乎?”孔明曰:“豫州雖新敗,然關云長猶率精兵萬人;劉琦領江夏戰士,亦不下萬人。曹操之眾,遠來疲憊;近追豫州,輕騎一日夜行三百里,此所謂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者也。且北方之人,不習水戰。荊州士民附操者,迫于勢耳,非本心也。今將軍誠能與豫州協力同心,破曹軍必矣。操軍破,必北還,則荊、吳之勢強,而鼎足之形成矣。成敗之機,在于今日。惟將軍裁之?!睓啻髳傇唬骸跋壬?,頓開茅塞。吾意已決,更無他疑。即日商議起兵,共滅曹操!”遂令魯肅將此意傳諭文武官員,就送孔明于館驛安歇。

小說《三國演義》里以奇謀描寫而著稱于世。由其是從三顧茅廬開始,一直是以諸葛亮的”隆中對”為總方針、幫助劉備三分天下建立蜀漢這條線為主脈。從第三十八回諸葛亮一出山,就有火燒博望、火燒新野,進而舌戰群儒、草船借箭,到萬事皆備只欠東風進而借東風;孔明智算華容道,三氣周瑜,計捉張任,智取漢中空城計……直到五丈原身死后遺計殺魏延,死諸葛嚇退活司馬…。
圖片 7

  丕問何五路,懿曰:“可修書一封,差使往遼東鮮卑國,見國王軻比能,賂以金帛,令起遼西羌兵十萬,先從旱路取西平關:此一路也。再修書遣使赍官誥賞賜,直入南蠻,見蠻王孟獲,令起兵十萬,攻打益州、永昌、牂牁、越嶲四郡,以擊西川之南:此二路也。再遣使入吳修好,許以割地,令孫權起兵十萬,攻兩川峽口,徑取涪城:此三路也。又可差使至降將孟達處,起上庸兵十萬,西攻漢中:此四路也。然后命大將軍曹真為大都督,提兵十萬,由京兆徑出陽平關取西川;此五路也。共大兵五十萬,五路并進,諸葛亮便有呂望之才,安能當此乎?”丕大喜,隨即密遣能言官四員為使前去;又命曹真為大都督,領兵十萬,徑取陽平關。此時張遼等一班舊將,皆封列侯、俱在冀、徐、青及合淝等處,據守關津隘口,故不復調用。


曰:“時有不同也。昔東吳累敗于蜀,其勢頓挫,故可擊耳。今既獲全勝,銳氣百
倍,未可攻也?!?/p>

  張昭知孫權欲興兵,遂與眾議曰:“中了孔明之計也!”急入見權曰:“昭等聞主公將興兵與曹操爭鋒。主公自思比袁紹若何?曹操向日兵微將寡,尚能一鼓克袁紹;何況今日擁百萬之眾南征,豈可輕敵?若聽諸葛亮之言,妄動甲兵,此所謂負薪救火也?!睂O權只低頭不語。顧雍曰:“劉備因為曹操所敗,故欲借我江東之兵以拒之,主公奈何為其所用乎;愿聽子布之言?!睂O權沉吟未決。張昭等出,魯肅入見曰:“適張子布等,又勸主公休動兵,力主降議,此皆全軀保妻子之臣,為自謀之計耳。原主公勿聽也?!睂O權尚在沉吟。肅曰:“主公若遲疑,必為眾人誤矣?!睓嘣唬骸扒淝視和?,容我三思?!泵C乃退出。時武將或有要戰的,文官都是要降的,議論紛紛不一。

這些中國老百姓耳熟能詳的故事,表達出了諸葛亮一生”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嘔心瀝血忠心護主,使《三國演義》這部奇書不僅在中國而且流傳到世界,成為我國大名鼎鼎的”四大名著”之一。
圖片 8

  卻說蜀漢后主劉禪,自即位以來,舊臣多有病亡者,不能細說。凡一應朝廷選法,錢糧、詞訟等事,皆聽諸葛丞相裁處。時后主未立皇后,孔明與群臣上言曰:“故車騎將軍張飛之女甚賢,年十七歲,可納為正宮皇后?!焙笾骷醇{之。

丕曰:“朕意已決,卿勿復言?!彼煲周娪H往接應三路兵馬。

  且說孫權退入內宅,寢食不安,猶豫不決。吳國太見權如此,問曰:“何事在心,寢食俱廢?”權曰:“今曹操屯兵于江漢,有下江南之意。問諸文武,或欲降者,或欲戰者。欲待戰來,恐寡不敵眾;欲待降來,又恐曹操不容:因此猶豫不決?!眳菄唬骸叭旰尾挥浳峤闩R終之語乎?”孫權如醉方醒,似夢初覺,想出這句話來。正是:

可以說,是《三國演義》里塑造的諸葛亮這個人物造就了《三國演義》這部奇書在世界各地大放異彩。

  建興元年秋八月,忽有邊報說:“魏調五路大兵,來取西川;第一路,曹真為大都督,起兵十萬,取陽平關;第二路,乃反將孟達,起上庸兵十萬,犯漢中;第三路,乃東吳孫權,起精兵十萬,取峽口入川;第四路,乃蠻王孟獲,起蠻兵十萬,犯益州四郡;第五路,乃番王軻比能,起羌兵十萬,犯西平關。此五路軍馬,甚是利害?!币严葓笾┫?,丞相不知為何,數日不出視事。

早有哨馬報說東吳已有準備,令呂范引兵拒住曹休,諸葛瑾引兵在南郡拒住曹真,
朱桓引兵當住濡須以拒曹仁。劉曄曰:“既有準備,去恐無益?!?/p>

  追思國母臨終語,引得周郎立戰功。

回答:

  后主聽罷大驚,即差近侍赍旨,宣召孔明入朝。使命去了半日,回報:“丞相府下人言,丞相染病不出?!焙笾鬓D慌;次日,又命黃門侍郎董允、諫議大夫杜瓊,去丞相臥榻前,告此大事。董、杜二人到丞相府前,皆不得入。杜瓊曰:“先帝托孤于丞相,今主上初登寶位,被曹丕五路兵犯境,軍情至急,丞相何故推病不出?”良久,門吏傳丞相令,言:“病體稍可,明早出都堂議事?!倍?、杜二人嘆息而回。次日,多官又來丞相府前伺候。從早至晚,又不見出。多官惶惶,只得散去。杜瓊入奏后主曰:“請陛下圣駕,親往丞相府問計?!焙笾骷匆喙偃雽m,啟奏皇太后。太后大驚,曰:“丞相何故如此?有負先帝委托之意也!我當自往?!倍首嘣唬骸澳锬镂纯奢p往。臣料丞相必有高明之見。且待主上先往。如果怠慢,請娘娘于太廟中,召丞相問之未遲?!碧笠雷?。

丕不從,引兵而 去。

  畢竟說著甚的,且看下文分解。

我們應該用辯證法看這提問。首先諸葛亮這個歷史人物在《三國志》正史上有較詳細的記載,都是從正面上肯定了諸葛亮的功績。他的未出茅廬,便知“三分天下”戰略思想,構成當時天下的整個走向,使劉備明確了建國方向。他提出的聯吳抗魏的方針保證了蜀國的安全,使劉備有了戰略修正的機會,才能南伐擴大地盤。

  次日,后主車駕親至相府。門吏見駕到,慌忙拜伏于地而迎。后主問曰:“丞相在何處?”門吏曰:“不知在何處。只有丞相鈞旨,教擋住百官,勿得輒入?!焙笾髂讼萝嚥叫?,獨進第三重門,見孔明獨倚竹杖,在小池邊觀魚。后主在后立久,乃徐徐而言曰:“丞相安樂否?”孔明回顧,見是后主,慌忙棄杖,拜伏于地曰:“臣該萬死!”后主扶起,問曰:“今曹丕分兵五路,犯境甚急,相父緣何不肯出府視事?”孔明大笑,扶后主入內室坐定,奏曰:“五路兵至,臣安得不知,臣非觀魚,有所思也?!焙笾髟唬骸叭缰魏??”孔明曰:“羌王軻比能,蠻王孟獲,反將孟達,魏將曹真;此四路兵,臣已皆退去了也。止有孫權這一路兵,臣已有退之之計,但須一能言之人為使。因未得其人,故熟思之。陛下何必憂乎?”

卻說吳將朱桓,年方二十七歲,極有膽略,孫權甚愛之。時督軍于濡須,聞曹
仁引大軍去取羨溪,桓遂盡撥軍守把羨溪去了,止留五千騎守城。忽報曹仁令大將
常雕同諸葛虔、王雙引五萬精兵飛奔濡須城來。眾軍皆有懼色。

諸葛亮的“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忠君保后主的品德是符合中國人的“忠、義、禮、智、信”的主流道德規范?!度龂萘x》是在《三國志》的基礎上,收集整理唐、宋、元、明各朝民間藝人的口頭傳說資料,加以提煉,吸取了精華對諸葛亮進行了藝術包裝,諸葛亮給神話了,用魯迅的話:壯諸葛近似妖。讓諸葛亮的形象在民間廣泛傳頌。我個人的觀點是諸葛亮造就了《三國演義》,才使羅貫中成為天下第一才子,讓《三國演義》成為中國歷史四大名著之一。今天幾乎大部分人都讀過《三國演義》,人們從中汲取了古人的智慧和用兵之道,使中國人聰明起來,其中的貢獻既有諸葛亮的功績也有《三國演義》的功勞。

  后主聽罷,又驚又喜,曰:“相父果有鬼神不測之機也!愿聞退兵之策?!笨酌髟唬骸跋鹊垡员菹赂锻信c臣,臣安敢旦夕怠慢。成都眾官,皆不曉兵法之妙,貴在使人不測,豈可泄漏于人?老臣先知西番國王軻比能,引兵犯西平關;臣料馬超積祖西川人氏,素得羌人之心,羌人以超為神威天將軍,臣已先遣一人,星夜馳檄,令馬超緊守西平關,伏四路奇兵,每日交換,以兵拒之:此一路不必憂矣。又南蠻孟獲,兵犯四郡,臣亦飛檄遣魏延領一軍左出右入,右出左入,為疑兵之計:蠻兵惟憑勇力,其心多疑,若見疑兵,必不敢進:此一路又不足憂矣。又知孟達引兵出漢中;達與李嚴曾結生死之交;臣回成都時,留李嚴守永安宮;臣已作一書、只做李嚴親筆,令人送與孟達;達必然推病不出,以慢軍心:此一路又不足憂矣。又知曹真引兵犯陽平關;此地險峻,可以保守,臣已調趙云引一軍守把關隘,并不出戰;曹真若見我軍不出,不久自退矣。此四路兵俱不足憂。臣尚恐不能全保,又密調關興、張苞二將,各引兵三萬,屯于緊要之處,為各路救應。此數處調遣之事,皆不曾經由成都,故無人知覺。只有東吳這一路兵,未必便動:如見四路兵勝,川中危急,必來相攻;若四路不濟,安肯動乎?臣料孫權想曹丕三路侵吳之怨,必不肯從其言。雖然如此,須用一舌辯之士,徑往東吳,以利害說之,則先退東吳;其四路之兵,何足憂乎?但未得說吳之人,臣故躊躇。何勞陛下圣駕來臨?”后主曰:“太后亦欲來見相父。今朕聞相父之言,如夢初覺。復何憂哉!”

桓按劍而言曰:“勝
負在將,不在兵之多寡。兵法云:客兵倍而主兵半者,主兵尚能勝于客兵。今曹仁
千里跋涉,人馬疲困,吾與汝等共據高城,南臨大江,北背山險,以逸待勞,以主
制客,此乃百戰百勝之勢。雖曹丕自來,尚不足憂,況仁等耶?”

回答:

  孔明與后主共飲數杯,送后主出府。眾官皆環立于門外,見后主面有喜色。后主別了孔明,上御車回朝。眾皆疑惑不定??酌饕姳姽僦?,一人仰天而笑,面亦有喜色??酌饕曋?,乃義陽新野人,姓鄧,名芝,字伯苗,現為戶部尚書;漢司馬鄧禹之后??酌靼盗钊肆糇∴囍?。多官皆散,孔明請芝到書院中,問芝曰:“今蜀、魏、吳鼎分三國,欲討二國,一統中興,當先伐何國?”芝曰:“以愚意論之:魏雖漢賊,其勢甚大,急難搖動,當徐徐緩圖;今主上初登寶位,民心未安,當與東吳連合,結為唇齒,一洗先帝舊怨,此乃長久之計也。未審丞相鈞意若何?”孔明大笑曰:“吾思之久矣,奈未得其人。今日方得也!”芝曰:“丞相欲其人何為?”孔明曰:“吾欲使人往結東吳。公既能明此意,必能不辱君命。使吳之任,非公不可?!敝ピ唬骸坝薏攀柚菧\,恐不堪當此任?!笨酌髟唬骸拔醽砣兆嘀熳?,便請伯苗一行,切勿推辭?!敝识?。至次日,孔明奏準后主,差鄧芝往說東吳。芝拜辭,望東吳而來。正是:

于是傳令,教眾 軍偃旗息鼓,只作無人守把之狀。

謝邀。

  吳人方見干戈息,蜀使還將玉帛通。

且說魏將先鋒常雕,領精兵來取濡須城,遙望城上并無軍馬,雕催軍急進。離
城不遠,一聲炮響,旌旗齊豎,朱桓橫刀飛馬而出,直取常雕。戰不三合,被桓一
刀斬常雕于馬下。吳兵乘勢沖殺一陣,魏兵大敗,死者無數。朱桓大勝,得了無數
旌旗軍器戰馬。曹仁領兵隨后到來,卻被吳兵從羨溪殺出,曹仁大敗而退,回見魏
主,細奏大敗之事。丕大驚。正議之間,忽探馬報:“曹真、夏侯尚圍了南郡,被
陸遜伏兵于內,諸葛瑾伏兵于外,內外夾攻,因此大敗?!毖晕串?,忽探馬又報:
“曹休亦被呂范殺敗?!必犞繁鴶?,乃喟然嘆曰:“朕不聽賈詡、劉曄之言,
果有此敗?!?/p>

近一段胡鄒八扯問答層出不窮,題主問‘是諸葛亮造就了《三國演義》?還是《三國演義》造就了諸葛亮?’此問題是否滑天下之大稽,諸葛亮是什么年代的人?《三國演義》小說又是什么年代的事?不學無術之人能問此問題,心懷叵測腹黑之小人,才能提問他自己都說不明白的問題!

  未知鄧芝此去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時值夏天,大疫流行,馬步軍十死六七,遂引軍回洛陽。吳、魏自此 不和。

回答:

卻說先主在永安宮染病不起,漸漸沉重。至章武三年夏四月,先主自知病入四
肢,又哭關、張二弟,其病愈深。兩目昏花,厭見侍從之人,乃叱退左右,獨臥于
龍榻之上。忽然陰風驟起,將燈吹搖,滅而復明。只見燈影之下,二人侍立。先主
怒曰:“朕心緒不寧,教汝等且退,何故又來?”叱之不退,先主起而視之,上首
乃云長,下首乃翼德也。先主大驚曰:“二弟原來尚在?”

謝邀!

云長曰:“臣等非人,
乃鬼也。上帝以臣二人平生不失信義,皆敕命為神。哥哥與兄弟聚會不遠矣?!?/p>

首先糾正一下問題。雖然我們明白您問的意思,但是這個問題不能這么問。應該說是諸葛亮規劃并促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而《三國演義》讓諸葛亮明顯后世并家喻戶曉。


主扯定大哭,忽然驚覺,二弟不見。即喚從人問之,時正三更。先主嘆曰:“朕不
久于人世矣!”

先說諸葛亮在歷史上有什么作為。

遂遣使往成都請丞相諸葛亮、尚書令李嚴等星夜來永安宮聽受遺命。
孔明等與先主次子魯王劉永、梁王劉理來永安宮見帝,留太子劉禪守成都。

諸葛亮一生主要貢獻:隆中對策、奪取荊益、建立蜀國、安定南中、六伐中原。圖片 9

且說孔明到永安宮,見先主病危,慌忙拜伏于龍榻之下。先主傳旨,請孔明坐
于龍榻之側,撫其背曰:“朕自得丞相,幸成帝業。何期智識淺陋,不納丞相之言,
自取其敗,悔恨成疾,死在旦夕。嗣子孱弱,不得不以大事相托?!毖杂?,淚流滿
面。

諸葛亮本是瑯琊(山東)人,后跟著叔叔諸葛玄來到荊州隆中(湖北襄陽)隱居。此人是個少年天才,年紀輕輕就已經滿腹經綸,并且對政治極為敏感,對天下大勢了如指掌。平時不與俗人來往,他的朋友圈都是司馬徽、徐庶、龐統、石廣元、崔州平等名士,諸葛亮又常常在這群名士中自稱當今管仲、樂毅??梢姶巳瞬湃A非等閑可比!

孔明亦涕泣曰:“愿陛下善保龍體,以副天下之望?!?/p>

因此,羅貫中對諸葛亮那是相——當崇拜。便在《三國演義》,濃墨重彩描繪出一個“三顧茅廬”的故事。劉備兄弟三人,屈尊禮賢、畢恭畢敬,幾次三番造訪隆中,費勁周折,不失耐心,終于見到了心中的“偶像”!圖片 10

先主以目遍視,只見馬 良之弟馬謖在旁,先主令且退。謖退出。

這個故事在描寫的是諸葛亮的出場。在《三國志》中其實只有五個字:“凡三往,乃見”,而在《三國演義》中,卻占據兩回的篇幅。整個書中沒有哪個某士能享受這種隆重的出場待遇。

先主謂孔明曰:“丞相觀馬謖之才何如?”

凡三往乃見。什么意思呢?就是說一共去了三次,正巧都趕上諸葛亮沒在家??赡艿降乩锔苫钊チ?,或者是去幾個朋友家喝酒去了,沒見到。本是很平常的事,而羅貫中卻抓住這五個字大做文章。顯得諸葛亮好像是在故意考驗劉備的耐心和誠意,兩次躲避不見,直到第三次才遲遲露面。

孔明曰:“此人亦當世之英才也?!?/p>

這就從側面,把一個人的價值淋漓盡致地體現出來了。這是羅貫中拿手的表現手法之一。把文人某士的地位抬到一個新的歷史高度。因為羅貫中喜歡諸葛亮,并且很有可能他自己也常把自己比成諸葛亮那樣的人!甚至可以說《演義》中的諸葛亮,就是作者在書中虛構的另一個自己。圖片 11

先主曰:“不然。朕觀此人,言過其實,不可 大用。丞相宜深察之?!?/p>

這就明白諸葛亮在作者心中的地位了吧?連一個“出場儀式”都搞這么隆重,更不必說后來的故事了。

吩咐畢,傳旨召諸臣入殿,取紙筆寫了遺詔,遞與孔明而
嘆曰:“朕不讀書,粗知大略。圣人云:‘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
也善?!薇敬c卿等同滅曹賊,共扶漢室,不幸中道而別。煩丞相將詔付與太子
禪,令勿以為常言。凡事更望丞相教之?!?/p>

之后的“舌戰群儒”、“草船借箭”、“借東風”、“三氣周瑜”、“罵死王朗”、“空城退敵”、“死諸葛嚇走活司馬”等等等等,無不是濃墨重彩、重錘響鼓,并且夸大其詞、移花接木、無中生有。這是羅老爺子在諸葛亮身上慣用的手法。圖片 12

孔明等泣拜于地曰:“愿陛下將息龍體,
臣等盡施犬馬之勞,以報陛下知遇之恩也?!?/p>

整部《三國演義》,并沒有失去歷史的基礎。清人早就明確指出此書雖為小說,但是“七分實,三分虛”。對諸葛亮人物的塑造,也是圍繞著他一生的那幾件真實的功勞來敘述的。只是加上了作者的夸張手法之后,反倒顯得諸葛亮本人的故事是“七分虛,三分實”了。就連魯迅先生也說羅貫中“狀諸葛多智而近妖”,有些不切實際了!過分了!圖片 13

先主命內侍扶起孔明,一手掩淚,一
手執其手曰:“朕今死矣,有心腹之言相告?!?/p>

不過,在小說中,作者還想表達另外一個意思。那就是諸葛亮憑借自己的才華,早已看透了天下大勢。就連崔州平都能看出,當時天下正在“由治入亂,不可猝定”,這才隱居起來而不出仕。難道諸葛亮就看不出來?照樣能看出來!只是諸葛亮不甘于空老泉林,而要“明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把他與圣人孔子相提并論。雖然諸葛亮沒有取得中原尺寸之地,但是,實現三分天下,本就是成功!以此看來,小說雖然夸張了些,但與歷史并不矛盾。

孔明曰:“有何圣諭?”

所以,諸葛亮“造就”了三國時代,羅貫中為諸葛亮雕刻了一尊不朽的塑像!

先主泣曰:
“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邦定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則輔之,如其不才,君可
自為成都之主?!?/p>

回答:

孔明聽畢,汗流遍體,手足失措,泣拜于地曰:“臣安敢不竭股
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乎?”言訖,叩頭流血。

這個問題上,我覺得三國演義中諸侯亮形容,肯定對其民間的形象有所影響,作者對諸葛亮的描寫簡直完美到極點,多智近乎為妖了,簡直無所不能,算無遺策。

先主又請孔明坐于榻上,喚魯王劉永、梁王劉理近前吩咐曰:“爾等皆記朕言:
朕亡之后,爾兄弟三人,皆以父事丞相,不可怠慢?!毖粤T,遂命二王同拜孔明。
二王拜畢。

為什么?因為諸葛亮身上可以集古代讀書人所向往的品質,忠君愛國,建功立業,鞠躬盡瘁
,死而后已,他的智謀另說,但是在這一點上是歷史上少有人能比擬的,所以作者對其進行了神話般的形容,使他的小說形象超越了他實際的歷史形象。

孔明曰:“臣雖肝腦涂地,安能報知遇之恩也!”

那么實際上諸葛亮到底有沒有那么神?答案是沒有,他確實是個智謀過人的人,但是實際上他的內政才能超越他的軍事才能,沒有三國演義中動不動就什么錦囊妙計,什么草船借箭,什么借東風,有一件事發生在諸葛亮去世幾十年后,一個軍閥占了蜀地,就認為自己有超越諸葛亮的才能,特地將諸侯亮曾經身邊伺候的一個老者招來詢問,自己和諸葛亮比較怎么樣?這個老者已經年齡很大了,說的意思將軍我看來已經很成功了,但是和武侯在世時比還是有所不及,諸葛武侯在世時我伺候多年,只是感覺他有一個優點,任何事情只要交到他手里處理,就會無比妥帖,用現代話說就是能搞定而其他人沒有異議,這一點老者到現在沒有看到一個人能夠比的上的。

先主謂眾官曰:“朕
已托孤于丞相,令嗣子以父事之。卿等俱不可怠慢,以負朕望?!?/p>

因此,客觀的說真正的諸葛亮也確實是一個很少有人能比的品德能力各方面超強的人,但是卻絕對不是三國演義中那個被神話的妖人。

又囑趙云曰:“朕
與卿于患難之中相從到今,不想于此地分別。卿可想朕故交,早晚看覷吾子,勿負
朕言?!?/p>

圖片 14回答:

云泣拜曰:“臣敢不效犬馬之勞!”

你這種因果關系是癔想,根本不存在的關系,但對你這種豐富的想像力點一個大大的贊。你的這種奇思妙想完全可以用來寫科幻小說,成為一名盛滿世界的大作家。

先主又謂眾官曰:“卿等眾官,朕不
能一一分囑,愿皆自愛?!毖援?,駕崩,壽六十三歲。時章武三年夏四月二十四日
也。

圖片 15回答:

后杜工部有詩嘆曰:

是諸葛亮造就了《三國演義》?還是《三國演義》造就了諸葛亮?這個問題,該如何看待呢?

  蜀主窺吳向三峽,崩年亦在永安宮。

我認為是諸葛亮造就了三國,同時造就了《三國演義》,諸葛亮是我國歷史上罕見的奇才,他的出世對整個中國和整個世界都有一定的影響,在中國眾多朝代之中,三國是最為人討論的,其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三國有諸葛亮,這樣一個家戶喻曉的人物。

  翠華想像空山外,玉殿虛無野寺中。

諸葛亮從他逝世后,對整個中國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得到世人的敬佩,這一點在中國古代是從來沒有過的現象,諸葛亮死后,因君主不能給他立廟,百姓主動在路邊私自立廟,祭奠諸葛亮,可見諸葛亮是多么深得民心,諸葛亮接班人姜維為了完成諸葛亮遺愿,不惜十一次北伐,鞠躬盡瘁死而后已,連劉禪投降了,姜維都還在力挽狂難,可見諸葛亮在姜維心胸多么的崇高。鄧艾滅蜀后,禁止任何動諸葛亮墓,這是作為敵人對諸葛亮的敬佩。李嚴被諸葛亮貶后改過自新,希望得到諸葛亮重新重要,但是當聽到諸葛亮死后,痛哭流涕,最終抑郁而死,可見李嚴對諸葛亮的罰是認可的,他也非常敬佩諸葛亮。作為老對手司馬懿在諸葛亮去世后,感嘆諸葛亮真乃天下奇才,表現了作為諸葛亮對手,也是極為欽佩諸葛亮。司馬懿后代司馬炎統一天下后,感嘆到:我有諸葛亮輔佐,何至于此如此勞累,令身邊的大臣無地自容。司馬炎更欽佩諸葛亮的軍事才能,因為其軍事才能突出,追封晉朝武興王,可見諸葛亮在敵人眼里,地位也非常的高。

  古廟杉松巢水鶴,歲時伏臘走村翁。

諸葛亮去世后,不但上至君主贊頌,作為大臣學習的榜樣,下至百姓敬仰,后代的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外交家、戰略家、思想家、書法家、音樂家等各類領域的人,都在學習在諸葛亮才能。在三國后引起了不小的轟動,諸葛亮由于在百姓心中地位極高,于是紛紛要求劉禪為諸葛亮單獨立廟,劉禪拒絕,不是因為劉禪恨諸葛亮,而是中國歷史以來沒有君主為臣子單獨立廟,功臣只能以陪侍君主的身份進去廟宇。最后劉禪因為百姓的要求,不得不主動為諸葛亮立廟,從此開辟了中國作為臣子立廟第一人,從諸葛亮立廟之后,他的香火就沒有斷過。民間各種關于諸葛亮的事跡層出不窮,對于諸葛亮有沒有發生的事跡,都加在諸葛亮身上,使得諸葛亮更加完美,諸葛亮逐漸被推上神壇,稱為家戶喻曉的人物,被民間推為“智圣”,成為中國忠誠與智慧的代表。

  武侯祠屋長鄰近,一體君臣祭祀同。

唐朝李世明、李靖非常欽佩諸葛亮,軍神李靖學習諸葛亮兵法,精通諸葛亮兵法,專研諸葛亮陣法,最后輔佐李世明一統天下。李靖說:樂毅、韓信、諸葛亮占必勝,守比固??梢娎罹甘嵌嗝闯绨葜T葛亮。

先主駕崩,文武官僚,無不哀痛??酌髀时姽俜铊鲗m還成都。太子劉禪出城迎
接靈柩,安于正殿之內。舉哀行禮畢,開讀遺詔。詔曰:

直到明朝羅貫中,這個人在民間沒有名氣,諸葛亮也是他的偶像,于是他開始收集各類關于諸葛亮的事跡和故事,開始編寫《三國志通俗演義》,這部小說中,既有正史也有小說的層分,于是才有了后來的四大名著之一《三國演義》,《三國演義》的出世對于明朝引起了更大的影響,演義中不但將諸葛亮描繪的更加完美,更是把關羽推上了神壇,中國本來的武廟十哲,占據武廟位置,但是由于演義的出現,武廟的祭奠者開始換主,將祭主換為武圣關羽,與文圣孔子齊名。從此之后,武廟由姜子牙轉為關羽。

  朕初得疾,但下痢耳,后轉生雜病,殆不自濟。朕聞人年五十,不稱夭壽。
今朕年六十有余,死復何恨?但以卿兄弟為念耳。勉之!勉之!勿以惡小而為之,勿
以善小而不為。惟賢惟德,可以服人。卿父德薄,不足效也。卿與丞相從事,事之
如父。勿怠!勿忘!卿兄弟更求聞達。至囑!至囑!

總得來說,因為諸葛亮的人品、才華、精神成就了他流芳千古的美名,才會有后面系列的故事,是諸葛亮成就了羅貫中,成就了《三國演義》,對于諸葛亮一生的概括,只能有錢穆大師的一句話來形容:一諸葛,足以使三國照耀后世,一諸葛如兩漢;

群臣讀詔已畢。

回答:

孔明曰:“國不可一日無君,請立嗣君,以承漢統?!?/p>

謝邀!

乃立太子禪
即皇帝位,改元建興。加諸葛亮為武鄉侯,領益州牧。葬先主于惠陵,謚曰昭烈皇
帝。尊皇后吳氏為皇太后,謚甘夫人為昭烈皇后,糜夫人亦追謚為皇后。升賞群臣,
大赦天下。

《三國演義》作為我國古典文學的經典之一,數百年來萬口傳頌,家喻戶曉。其中塑造的人物,個個栩栩如生,“紅臉的關公、白臉的曹操、黑臉的張飛,藍臉的典韋、羽扇綸巾算無遺策的諸葛亮、舍身救主,百戰百勝的趙子龍、老當益壯的黃忠,文武雙全的周瑜,摔孩子的劉皇叔……”哪一個不深受百姓熟知和喜愛?

早有魏軍探知此事,報入中原。近臣奏知魏主。

諸葛亮只是這其中的一個而已,所以不是諸葛亮成就了《三國演義》,只能說有了諸葛亮的三國更精彩而已!要說是《三國演義》造就了一個武圣關羽,倒是沒假!

曹丕大喜曰:“劉備已亡,朕 無憂矣。何不乘其國中無主,起兵伐之?”

贊同的請互關點個贊,以便更好地交流學習!

賈詡諫曰:“劉備已亡,必托孤于諸葛
亮。亮感備知遇之恩,必傾心竭力扶持嗣主。陛下不可倉卒伐之?!?/p>

正言間,忽一
人從班部中奮然而出曰:“不乘此時進兵,更待何時?”眾視之,乃司馬懿也。丕
大喜,遂問計于懿。

懿曰:“若只起中國之兵,急難取勝。須用五路大兵,四面夾
攻,令諸葛亮首尾不能救應,然后可圖?!?/p>

丕問:“何五路?”

懿曰:“可修書一
封,差使往遼東鮮卑國,見國王軻比能,賂以金帛,令起遼西羌兵十萬,先從旱路
取西平關,此一路也。再修書遣使赍官誥賞賜,直入南蠻,見蠻王孟獲,令起兵十
萬,攻打益州、永昌、、越雋四郡,以擊西川之南,此二路也。再遣使入吳修
好,許以割地,令孫權起兵十萬,攻兩川峽口,徑取涪城,此三路也。又可差使至
降將孟達處,起上庸兵十萬,西攻漢中,此四路也。然后命大將軍曹真為大都督,
提兵十萬,由京兆徑出陽平關取西川,此五路也。共大兵五十萬,五路并進,諸葛
亮便有呂望之才,安能當此乎?”

丕大喜,隨即密遣能言官四員為使前去。又命曹
真為大都督,領兵十萬,徑取陽平關。此時張遼等一班舊將皆封列侯,俱在冀、徐、
青及合淝等處據守關津隘口,故不復調用。

卻說蜀漢后主劉禪,自即位以來,舊臣多有病亡者,不能細說。凡一應朝廷選
法、錢糧、詞訟等事,皆聽諸葛丞相裁處。時后主未立皇后,孔明與群臣上言曰:
“故車騎將軍張飛之女甚賢,年十七歲,可納為正宮皇后?!焙笾骷醇{之。

建興元年秋八月,忽有邊報說:“魏調五路大兵來取西川:第一路曹真為大都
督,起兵十萬取陽平關;第二路乃反將孟達,起上庸兵十萬,犯漢中;第三路乃東
吳孫權,起精兵十萬,取峽口入川;第四路乃蠻王孟獲,起蠻兵十萬,犯益州四郡;
第五路乃番王軻比能,起羌兵十萬,犯西平關。此五路軍馬,甚是利害。已先報知
丞相,丞相不知為何,數日不出視事?!?/p>

后主聽罷大驚,即差近侍赍旨,宣召孔明
入朝,使命去了半日,回報:“丞相府下人言,丞相染病不出?!焙笾鬓D慌。

次日,
又命黃門侍郎董允、諫議大夫杜瓊去丞相臥榻前告此大事。董、杜二人到丞相府前,
皆不得入。

杜瓊曰:“先帝托孤于丞相,今主上初登寶位,被曹丕五路兵犯境,軍
情至急,丞相何故推病不出?”良久,門吏傳丞相令,言:“病體稍可,明早出都
堂議事?!倍?、杜二人嘆息而回。

次日,多官又來丞相府前伺候。從早至晚,又不
見出。多官惶惶,只得散去。杜瓊入奏后主曰:“請陛下圣駕親往丞相府問計?!?br /> 后主即引多官入宮,啟奏皇太后。

太后大驚曰:“丞相何故如此?有負先帝委托之 意也!我當自往?!?/p>

董允奏曰:“娘娘未可輕往,臣料丞相必有高明之見。且待主
上先往,如果怠慢,請娘娘于太廟中召丞相問之未遲?!碧笠雷?。

次日,后主車駕親至相府。門吏見駕到,慌忙拜伏于地而迎。

后主問曰:“丞 相在何處?”

門吏曰:“不知在何處,只有丞相鈞旨,教當住百官,勿得輒入?!?br /> 后主乃下車步行,獨造第三重門,見孔明獨倚竹杖,在小池邊觀魚。

后主在后立久,
乃徐徐而言曰:“丞相安樂否?”孔明回顧,見是后主,慌忙棄杖拜伏于地曰:“臣
該萬死!”

后主扶起問曰:“今曹丕分兵五路犯境甚急,相父緣何不肯出府視事?”

孔明大笑,扶后主入內室坐定,奏曰:“五路兵至,臣安得不知?臣非觀魚,有所
思也?!?/p>

后主曰:“如之奈何?”

孔明曰:“羌王軻比能、蠻王孟獲、反將孟達、
魏將曹真此四路兵,臣已皆退去了也。止有孫權這一路兵,臣已有退之之計,但須
一能言之人為使,因未得其人,故熟思之。陛下何必憂乎?”

后主聽罷,又驚又喜曰:“相父果有鬼神不測之機也!愿聞退兵之策?!?/p>

孔明
曰:“先帝以陛下付托與臣,臣安敢旦夕怠慢?成都眾官,皆不曉兵法之妙貴在使
人不測,豈可泄漏于人?老臣先知西番國王軻比能引兵犯西平關。臣料馬超積祖西
川人氏,素得羌人之心,羌人以超為神威天將軍。臣已先遣一人,星夜馳檄,令馬
超緊守西平關,伏四路奇兵,每日交換,以兵拒之。此一路不必憂矣。又南蠻孟獲,
兵犯四郡,臣亦飛檄遣魏延領一軍左出右入,右出左入,為疑兵之計。蠻兵惟憑勇
力,其心多疑,其見疑兵,必不敢進。此一路又不足憂矣。又知孟達引兵出漢中。
達與李嚴曾結生死之交,臣回成都時,留李嚴守永安宮。臣已作一書,只做李嚴親
筆,令人送與孟達,達必然推病不出,以慢軍心。此一路又不足憂矣。又知曹真引
兵犯陽平關,此地險峻,可以保守。臣已調趙云引一軍守把關隘,并不出戰。曹真
若見我兵不出,不久自退矣。此四路兵俱不足憂。臣尚恐不能全保,又密調關興、
張苞二將,各引兵三萬,屯于緊要之處,為各路救應。此數處調遣之事,皆不曾經
由成都,故無人知覺。只有東吳這一路兵,未必便動。如見四路兵勝,川中危急,
必來相攻;若四路不濟,安肯動乎?臣料孫權想曹丕三路侵吳之怨,必不肯從其言。
雖然如此,須用一舌辯之士,徑往東吳,以利害說之。則先退東吳,其四路之兵,
何足憂乎!但未得說吳之人,臣故躊躕,何勞陛下圣駕來臨?”

后主曰:“太后亦 欲來見相父。今朕聞相父之言,如夢初覺,復何憂哉!”

孔明與后主共飲數杯,送 后主出府。眾官皆環立于門外,見后主面有喜色。

后主別了孔明,上御車回朝,眾 皆疑惑不定。

孔明見眾官中一人仰天而笑,面亦有喜色??酌饕曋?,乃義陽新野人,姓鄧,
名芝,字伯苗,現為戶部尚書,漢司馬鄧禹之后??酌靼盗钊肆糇∴囍?。

多官皆散,
孔明請芝到書院中,問芝曰:“今蜀、魏、吳鼎分三國,欲討二國,一統中興,當
先伐何國?

芝曰:“以愚意論之,魏雖漢賊,其勢甚大,急難搖動,當徐徐緩圖。
今主上初登寶位,民心未安,當與東吳連合結為唇齒,一洗先帝舊怨,此乃長久之
計也。未審丞相鈞意若何?”

孔明大笑曰:“吾思之久矣,奈未得其人,今日方得 也?!?/p>

芝曰:“丞相欲其人何為?”

孔明曰:“吾欲使人往結東吳。公既能明此意,
必能不辱君命,使吳之任,非公不可!”

芝曰:“愚才疏智淺,恐不堪當此任?!?/p>

孔明曰:“吾來日奏知天子,便請伯苗一行,切勿推辭?!敝识?。

至次日, 孔明奏準后主,差鄧芝往說東吳。芝拜辭望東吳而來。正是:

  吳人方見干戈息,蜀使還將玉帛通。

未知鄧芝此去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圖片 16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