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詩集: 為誰

  (一)朝霧里的小草花

  Will-O-the-wisp

  怨誰?怨誰?還不是青天里打雷?

  這幾天秋風來得格外的尖厲:
  我怕看我們的庭院,
  樹葉傷鳥似的猛旋,
  中著了無形的利箭——
  沒了,全沒了:生命,顏色,美麗!
  就剩下西墻上的幾道爬山虎:
  它那豹斑似的秋色,
  忍熬著風拳的打擊,
  低低的喘一聲烏邑——
  「我為你耐著!」它仿佛對我聲訴。
  它為我耐著,那艷色的秋蘿,
  但秋風不容情的追,
  追,(摧殘著它的恩思惠!)
  追盡了生命的余輝——
  這回墻上不見了勇敢的秋蘿!
  今夜那青光的三星在天上
  傾聽著秋后的空院,
  悄俏的,更不聞嗚咽:
  落葉在泥土里安眠——
  只我在這深夜,啊,為誰凄惘?

  你枉然用手鎖著我的手,

  這豈是偶然,小玲瓏的野花!

  (Lonely is the Soul that sees the Vision ……)

  關著,鎖上;趕明兒瓷花磚上堆灰!

  女人,用口擒住我的口,

  你輕含著鮮露顆顆,

  我是個無依無伴的小孩,

  別瞧這白石臺階兒光滑,趕明兒,唉,

  枉然用鮮血注入我的心,

  怦動的,像是慕光明的花蛾,

  無意地來到生疏的人間:

  石縫里長草,石板上青青的全是莓!

  火燙的淚珠見證你的真;

  在黑暗里想念焰彩,晴霞;

  我忘了我的生年與生地,

  那廊下的青玉缸里養著魚,真鳳尾,

  遲了!你再不能叫死的復活,

  我此時在這蔓草叢中過路,

  只記從來處的草青日麗;

  可還有誰給換水,誰給撈草,誰給喂?

  從灰土里喚起原來的神奇:

  無端的內感,惆悵與驚訝,

  青草里滿泛我活潑的童心,

  要不了三五天準翻著白肚鼓著眼,

  縱然上帝憐念你的過錯,

  在這迷霧里,在這巖壁下,

  好鳥常伴我在艷陽中游戲;

  不浮著死,也就讓冰分兒壓一個扁!

  他也不能拿愛再交給你!

  思忖著,淚怦怦的,人生與鮮露?

  我愛啜野花上的白露清鮮,

  頂可憐是那幾個紅嘴綠毛的鸚哥,

  (二)山中大霧看景

  愛去流澗邊照弄我的童顏,

  讓娘娘教得頂乖,會跟著洞簫唱歌,

  這一瞬息的展霧——

  我愛與初生的小鹿兒競賽,

  真嬌養慣,喂食一遲,就叫人名兒罵,

  是山霧,

  愛聚砂礫仿造夢里的亭園;

  現在,您叫去!就??赵鹤咏o您答話!……

  是臺幕?

  我夢里常游安琪兒的仙府,

  這一轉瞬的沈悶,

  白羽的安琪兒,教導我歌舞;

  是云蒸,

  我只曉天公的喜悅與震怒,

  是人生?

  從不感人生的痛苦與歡娛;

  那分明是山,水,田,廬;

  所以我是個自然的嬰孩,

  又分明是悲,歡,喜,怒;

  誤入了人間峻險的城圍:

  啊,這眼前剎那間開朗——

  我駭詫于市街車馬之喧擾,

  我仿佛感悟了造化的無常!

  行路人盡戴著憂慘的面罩;

  鉛般的煙霧迷障我的心府,

  在人叢中反感恐懼與寂寥;

  ??!此地不見了清澗與青草。

  更有誰伴我笑語,療我饑*;

  我只覺刺痛的冷眼與冷笑,

  我足上沾污了溝渠的濘潦;

  我忍住兩眼熱淚,漫步無聊,

  漫步著南街北巷,小徑長橋,

  我走近一家富麗的門前,

  門上有金色題標,兩字「慈悲」;

  金字的慈悲,令我歡慰,

  我便放膽跨進了門檻,

  慈悲的門庭寂無聲響,

  堂上隱隱有陰慘的偶像;

  偶像在伸臂,似莊似戲,

  真駭我狂奔出慈悲之第;

  我神魂驚悸慌張地前行,

  轉瞬間又面對「快樂之園」;

  快樂園的門前,鼓角聲喧,

  紅衣漢在守衛,神色威嚴;

  游服競鮮艷,如春蝶舞翩躚,

  園林里陣陣香風,花枝隱現;

  吹來樂音斷片,招誘向前,

  赤窮孩躡近了快樂之園!

  守門漢霹靂似的一聲呼叱,

  震出了我駭愧的兩行急淚;

  我掩面向僻隱處飛馳,

  遭罹了快樂邊沿的尖刺;

  黃昏?;慕稚蠅m埃舞旋,

  涼風里有落葉在嗚咽;

  天地看似墨色螺形的長卷,

  有孤身兒在蜘躕,似退似前;

  我仿佛陷落在冰寒的阱錮,

  我哭一聲我要陽光的暖和!

  我想望溫柔手掌,偎我心窩,

  我想望摟我入懷,純愛的母;

  我悲思正在噴泉似的溢涌,

  一閃閃神奇的光,忽耀前路;

  光似草際的游螢,乍顯乍隱,

  又似暑夜的飛星,竄流無定;

  神異的精靈!生動了黑夜,

  平易了途徑,這閃閃的光明;

  閃閃的光明,消解了恐懼,

  啟發了歡欣,這神異的精靈:

  昏沈的道上,引導我前進,

  一步步離遠人間進向天庭;

  天庭!在白云深處,白云深處,

  有美安琪斂翅羽,安眠未醒,

  我亦愛在白云里安眠不醒,

  任清風摟抱,明星親吻殷勤;

  光明!我不愛人間,人間難覓

  安樂與真情,慈悲與歡欣;

  光明,我求禱你引致我上凳

  天庭,引挈我永住仙神之境;

  我即不能上攀天庭,光明,

  你也照導我出城圍之困,

  我是個自然的嬰兒,光明知否,

  但求回復自然的生活優游;

  茂林中有餐不罄的鮮柑野栗,

  青草里有享不盡的意趣香柔……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