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第二十五回 魘魔法姊弟逢五 鬼紅樓夢通靈遇雙真

  話說小紅心神恍惚,情思纏綿,忽朦朧睡去,遇見賈蕓要拉他,卻回身一跑,被門檻絆了一跤,唬醒過來,方知是夢。因此翻來復去,一夜無眠。至次日天明,方才起來,有幾個丫頭來會他去打掃屋子地面,舀洗臉水。這小紅也不梳妝,向鏡中胡亂挽了一挽頭發,洗了洗手臉,便來打掃房屋。誰知寶玉昨兒見了他,也就留心,想著指名喚他來使用,一則怕襲人等多心,二則又不知他是怎么個情性,因而納悶。早晨起來,也不梳洗,只坐著出神。一時下了紙窗,隔著紗屜子,向外看的真切,只見幾個丫頭在那里打掃院子,都擦胭抹粉、插花帶柳的,獨不見昨兒那一個。寶玉便靸拉著鞋,走出房門,只裝做看花,東瞧西望。一抬頭,只見西南角上游廊下欄桿旁有一個人倚在那里,卻為一株海棠花所遮,看不真切。近前一步仔細看時,正是昨兒那個丫頭,在那里出神。此時寶玉要迎上去,又不好意思。正想著,忽見碧痕來請洗臉,只得進去了。

話說紅玉心神恍惚,情思纏綿,忽朦朧睡去,遇見賈蕓要拉他,卻回身一跑,被門檻絆了一跤,唬醒過來,方知是夢。因此翻來復去,一夜無眠。至次日天明,方才起來,就有幾個丫頭子來會他去打掃房子地面,提洗臉水。這紅玉也不梳洗,向鏡中胡亂挽了一挽頭發,洗了洗手,腰內束了一條汗巾子,便來打掃房屋。

話說紅玉心神恍惚,情思纏綿,忽朦朧睡去,遇見賈蕓要拉他,卻回身一跑,被門檻絆了一跤,唬醒過來,方知是夢.因此翻來復去,一夜無眠.至次日天明,方才起來,就有幾個丫頭子來會他去打掃房子地面,提洗臉水.這紅玉也不梳洗,向鏡中胡亂挽了一挽頭發,洗了洗手,腰內束了一條汗巾子,便來打掃房屋.誰知寶玉昨兒見了紅玉,也就留了心.若要直點名喚他來使用,一則怕襲人等寒心,二則又不知紅玉是何等行為,若好還罷了,若不好起來,那時倒不好退送的.因此心下悶悶的,早起來也不梳洗,只坐著出神.一時下了窗子,隔著紗屜子,向外看的真切,只見好幾個丫頭在那里掃地,都擦胭抹粉,簪花插柳的,獨不見昨兒那一個.寶玉便и了鞋晃出了房門,只裝著看花兒,這里瞧瞧,那里望望,一抬頭,只見西南角上游廊底下欄桿上似有一個人倚在那里,卻恨面前有一株海棠花遮著,看不真切.只得又轉了一步,仔細一看,可不是昨兒那個丫頭在那里出神.待要迎上去,又不好去的.正想著,忽見碧痕來催他洗臉,只得進去了.不在話下.
卻說紅玉正自出神,忽見襲人招手叫他,只得走上前來.襲人笑道:“我們這里的噴壺還沒有收拾了來呢,你到林姑娘那里去,把他們的借來使使?!奔t玉答應了,便走出來往瀟湘館去.正走上翠煙橋,抬頭一望,只見山坡上高處都是攔著幃ぜ,方想起今兒有匠役在里頭種樹.因轉身一望,只見那邊遠遠一簇人在那里掘土,賈蕓正坐在那山子石上.紅玉待要過去,又不敢過去,只得悶悶的向瀟湘館取了噴壺回來,無精打彩自向房內倒著.眾人只說他一時身上不爽快,都不理論.
展眼過了一日,原來次日就是王子騰夫人的壽誕,那里原打發人來請賈母王夫人的,王夫人見賈母不自在,也便不去了.倒是薛姨媽同鳳姐兒并賈家幾個姊妹,寶釵,寶玉一齊都去了,至晚方回.可巧王夫人見賈環下了學,便命他來抄個《金剛咒》唪誦唪誦.那賈環正在王夫人炕上坐著,命人點燈,拿腔作勢的抄寫.一時又叫彩云倒杯茶來,一時又叫玉釧兒來剪剪蠟花,一時又說金釧兒擋了燈影.眾丫鬟們素日厭惡他,都不答理.只有彩霞還和他合的來,倒了一鐘茶來遞與他.因見王夫人和人說話兒,他便悄悄的向賈環說道:“你安些分罷,何苦討這個厭那個厭的?!辟Z環道:“我也知道了,你別哄我.如今你和寶玉好,把我不答理,我也看出來了?!辈氏家е齑?,向賈環頭上戳了一指頭,說道:“沒良心的!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br /> 兩人正說著,只見鳳姐來了,拜見過王夫人.王夫人便一長一短的問他,今兒是那幾位堂客,戲文好歹,酒席如何等語.說
了不多幾句話,寶玉也來了,進門見了王夫人,不過規規矩矩說了幾句,便命人除去抹額,脫了袍服,拉了靴子,便一頭滾在王夫人懷里.王夫人便用手滿身滿臉摩挲撫弄他,寶玉也搬著王夫人的脖子說長道短的.王夫人道:“我的兒,你又吃多了酒,臉上滾熱.你還只是柔搓,一會鬧上酒來.還不在那里靜靜的倒一會子呢?!闭f著,便叫人拿個枕頭來.寶玉聽說便下來,在王夫人身后倒下,又叫彩霞來替他拍著.寶玉便和彩霞說笑,只見彩霞淡淡的,不大答理,兩眼睛只向賈環處看.寶玉便拉他的手笑道:“好姐姐,你也理我理兒呢?!币幻嬲f,一面拉他的手,彩霞奪手不肯,便說:“再鬧,我就嚷了?!?br /> 二人正鬧著,原來賈環聽的見,素日原恨寶玉,如今又見他和彩霞鬧,心中越發按不下這口毒氣.雖不敢明言,卻每每暗中算計,只是不得下手,今見相離甚近,便要用熱油燙瞎他的眼睛.因而故意裝作失手,把那一盞油汪汪的蠟燈向寶玉臉上只一推.只聽寶玉”噯喲”了一聲,滿屋里眾人都唬了一跳.連忙將地下的戳燈挪過來,又將里外間屋的燈拿了三四盞看時,只見寶玉滿臉滿頭都是油.王夫人又急又氣,一面命人來替寶玉擦洗,一面又罵賈環.鳳姐三步兩步的上炕去替寶玉收拾著,一面笑道:“老三還是這么慌腳雞似的,我說你上不得高臺盤.趙姨娘時常也該教導教導他?!币痪湓捥嵝蚜送醴蛉?,那王夫人不罵賈環,便叫過趙姨娘來罵道:“養出這樣黑心不知道理下流種子來,也不管管!幾番幾次我都不理論,你們得了意了,越發上來了!”
那趙姨娘素日雖然常懷嫉妒之心,不忿鳳姐寶玉兩個,也不敢露出來,如今賈環又生了事,受這場惡氣,不但吞聲承受,而且還要走去替寶玉收拾.只見寶玉左邊臉上燙了一溜燎泡出來,幸而眼睛竟沒動.王夫人看了,又是心疼,又怕明日賈母問怎么回答,急的又把趙姨娘數落一頓.然后又安慰了寶玉一回,又命取敗毒消腫藥來敷上.寶玉道:“有些疼,還不妨事.明兒老太太問,就說是我自己燙的罷了?!兵P姐笑道:“便說是自己燙的,也要罵人為什么不小心看著,叫你燙了!橫豎有一場氣生的,到明兒憑你怎么說去罷?!蓖醴蛉嗣撕蒙土藢氂窕胤咳ズ?,襲人等見了,都慌的了不得.
林黛玉見寶玉出了一天門,就覺悶悶的,沒個可說話的人.至晚正打發人來問了兩三遍回來不曾,這遍方才回來,又偏生燙了.林黛玉便趕著來瞧,只見寶玉正拿鏡子照呢,左邊臉上滿滿的敷了一臉的藥.林黛玉只當燙的十分利害,忙上來問怎么燙了,要瞧瞧.寶玉見他來了,忙把臉遮著,搖手叫他出去,不肯叫他看.——知道他的癖性喜潔,見不得這些東西.林黛玉自己也知道自己也有這件癖性,知道寶玉的心內怕他嫌臟,因笑道:“我瞧瞧燙了那里了,有什么遮著藏著的?!币幻嬲f一面就湊上來,強搬著脖子瞧了一瞧,問他疼的怎么樣.寶玉道:“也不很疼,養一兩日就好了?!绷主煊褡艘换?,悶悶的回房去了.一宿無話.次日,寶玉見了賈母,雖然自己承認是自己燙的,不與別人相干,免不得那賈母又把跟從的人罵一頓.過了一日,就有寶玉寄名的干娘馬道婆進榮國府來請安.見了寶玉,唬一大跳,問起原由,說是燙的,便點頭嘆息一回,向寶玉臉上用指頭畫了一畫,口內嘟嘟囔囔的又持誦了一回,說道:“管保就好了,這不過是一時飛災?!庇窒蛸Z母道:“祖宗老菩薩那里知道,那經典佛法上說的利害,大凡那王公卿相人家的子弟,只一生長下來,暗里便有許多促狹鬼跟著他,得空便擰他一下,或掐他一下,或吃飯時打下他的飯碗來,或走著推他一跤,所以往往的那些大家子孫多有長不大的?!辟Z母聽如此說,便趕著問:“這有什么佛法解釋沒有呢?”馬道婆道:“這個容易,只是替他多作些因果善事也就罷了.再那經上還說,西方有位大光明普照菩薩,專管照耀陰暗邪祟,若有善男子善女子虔心供奉者,可以永佑兒孫康寧安靜,再無驚恐邪祟撞客之災?!辟Z母道:“倒不知怎么個供奉這位菩薩?”馬道婆道:“也不值些什么,不過除香燭供養之外,一天多添幾斤香油,點上個大海燈.這海燈,便是菩薩現身法像,晝夜不敢息的?!辟Z母道:“一天一夜也得多少油?明白告訴我,我也好作這件功德的.”馬道婆聽如此說,便笑道:“這也不拘,隨施主菩薩們隨心愿舍罷了.象我們廟里,就有好幾處的王妃誥命供奉的:南安郡王府里的太妃,他許的多,愿心大,一天是四十八斤油,一斤燈草,那海燈也只比缸略小些,錦田侯的誥命次一等,一天不過二十四斤油,再還有幾家也有五斤的,三斤的,一斤的,都不拘數.那小家子窮人家舍不起這些,就是四兩半斤,也少不得替他點?!辟Z母聽了,點頭思忖.馬道婆又道:“還有一件,若是為父母尊親長上的,多舍些不妨,若是象老祖宗如今為寶玉,若舍多了倒不好,還怕哥兒禁不起,倒折了福.也不當家花花的,要舍,大則七斤,小則五斤,也就是了?!辟Z母說:“既是這樣說,你便一日五斤合準了,每月打躉來關了去?!瘪R道婆念了一聲”阿彌陀佛慈悲大菩薩”.賈母又命人來吩咐:“以后大凡寶玉出門的日子,拿幾串錢交給他的小子們帶著,遇見僧道窮苦人好舍?!?br /> 說畢,那馬道婆又坐了一回,便又往各院各房問安,閑逛了一回.一時來至趙姨娘房內,二人見過,趙姨娘命小丫頭倒了茶來與他吃.馬道婆因見炕上堆著些零碎綢緞灣角,趙姨娘正粘鞋呢.馬道婆道:“可是我正沒了鞋面子了.趙奶奶你有零碎緞子,不拘什么顏色的,弄一雙鞋面給我?!壁w姨娘聽說,便嘆口氣說道:“你瞧瞧那里頭,還有那一塊是成樣的?成了樣的東西,也不能到我手里來!有的沒的都在這里,你不嫌,就挑兩塊子去?!瘪R道婆見說,果真便挑了兩塊袖將起來.
趙姨娘問道:“前日我送了五百錢去,在藥王跟前上供,你可收了沒有?”馬道婆道:“早已替你上了供了?!壁w姨娘嘆口氣道:“阿彌陀佛!我手里但凡從容些,也時常的上個供,只是心有余力量不足?!瘪R道婆道:“你只管放心,將來熬的環哥兒大了,得個一官半職,那時你要作多大的功德不能?”趙姨娘聽說,鼻子里笑了一聲,說道:“罷,罷,再別說起.如今就是個樣兒,我們娘兒們跟的上這屋里那一個兒!也不是有了寶玉,竟是得了活龍.他還是小孩子家,長的得人意兒,大人偏疼他些也還罷了,我只不伏這個主兒.”一面說,一面伸出兩個指頭兒來.馬道婆會意,便問道:“可是璉二奶奶?”趙姨娘唬的忙搖手兒,走到門前,掀簾子向外看看無人,方進來向馬道婆悄悄說道:“了不得,了不得!提起這個主兒,這一分家私要不都叫他搬送到娘家去,我也不是個人?!?br /> 馬道婆見他如此說,便探他口氣說道:“我還用你說,難道都看不出來.也虧你們心里也不理論,只憑他去.倒也妙?!壁w姨娘道:“我的娘,不憑他去,難道誰還敢把他怎么樣呢?”馬道婆聽說,鼻子里一笑,半晌說道:“不是我說句造孽的話,你們沒有本事!——也難怪別人.明不敢怎樣,暗里也就算計了,還等到這如今!”趙姨娘聞聽這話里有道理,心內暗暗的歡喜,便說道:“怎么暗里算計?我倒有這個意思,只是沒這樣的能干人.你若教給我這法子,我大大的謝你?!瘪R道婆聽說這話打攏了一處,便又故意說道:“阿彌陀佛!你快休問我,我那里知道這些事.罪過,罪過?!壁w姨娘道:“你又來了.你是最肯濟困扶危的人,難道就眼睜睜的看人家來擺布死了我們娘兒兩個不成?難道還怕我不謝你?”馬道婆聽說如此,便笑道:“若說我不忍叫你娘兒們受人委曲還猶可,若說謝我的這兩個字,可是你錯打算盤了.就便是我希圖你謝,靠你有些什么東西能打動我?”趙姨娘聽這話口氣松動了,便說道:“你這么個明白人,怎么糊涂起來了.你若果然法子靈驗,把他兩個絕了,明日這家私不怕不是我環兒的.那時你要什么不得?”馬道婆聽了,低了頭,半晌說道:“那時候事情妥了,又無憑據,你還理我呢!”趙姨娘道:“這又何難.如今我雖手里沒什么,也零碎攢了幾兩梯己,還有幾件衣服簪子,你先拿些去.下剩的,我寫個欠銀子文契給你,你要什么保人也有,那時我照數給你?!瘪R道婆道:“果然這樣?”趙姨娘道:“這如何還撒得謊?!闭f著便叫過一個心腹婆子來,耳根底下嘁嘁喳喳說了幾句話.那婆子出去了,一時回來,果然寫了個五百兩欠契來.趙姨娘便印了個手模,走到櫥柜里將梯己拿了出來,與馬道婆看看,道:“這個你先拿了去做香燭供奉使費,可好不好?”馬道婆看看白花花的一堆銀子,又有欠契,并不顧青紅皂白,滿口里應著,伸手先去抓了銀子掖起來,然后收了欠契.又向褲腰里掏了半晌,掏出十個紙鉸的青面白發的鬼來,并兩個紙人,遞與趙姨娘,又悄悄的教他道:“把他兩個的年庚八字寫在這兩個紙人身上,一并五個鬼都掖在他們各人的床上就完了.我只在家里作法,自有效驗.千萬小心,不要害怕!”正才說著,只見王夫人的丫鬟進來找道:“奶奶可在這里,太太等你呢?!倍朔缴⒘?,不在話下.
卻說林黛玉因見寶玉近日燙了臉,總不出門,倒時常在一處說說話兒.這日飯后看了兩篇書,自覺無趣,便同紫鵑雪雁做了一回針線,更覺煩悶.便倚著房門出了一回神,信步出來,看階下新迸出的稚筍,不覺出了院門.一望園中,四顧無人,惟見花光柳影,鳥語溪聲.林黛玉信步便往怡紅院中來,只見幾個丫頭舀水,都在回廊上圍著看畫眉洗澡呢.聽見房內有笑聲,林黛玉便入房中看時,原來是李宮裁,鳳姐,寶釵都在這里呢,一見他進來都笑道:“這不又來了一個?!绷主煊裥Φ溃骸敖駜糊R全,誰下帖子請來的?”鳳姐道:“前兒我打發了丫頭送了兩瓶茶葉去,你往那去了?”林黛玉笑道:“哦,可是倒忘了,多謝多謝?!兵P姐兒又道:“你嘗了可還好不好?”沒有說完,寶玉便說道:“論理可倒罷了,只是我說不大甚好,也不知別人嘗著怎么樣?!睂氣O道:“味倒輕,只是顏色不大好些?!兵P姐道:“那是暹羅進貢來的.我嘗著也沒什么趣兒,還不如我每日吃的呢?!绷主煊竦溃骸拔页灾?,不知你們的脾胃是怎樣?”寶玉道:“你果然愛吃,把我這個也拿了去吃罷?!兵P姐笑道:“你要愛吃,我那里還有呢?!绷主煊竦溃骸肮娴?,我就打發丫頭取去了.”鳳姐道:“不用取去,我打發人送來就是了.我明兒還有一件事求你,一同打發人送來?!?br /> 林黛玉聽了笑道:“你們聽聽,這是吃了他們家一點子茶葉,就來使喚人了?!兵P姐笑道:“倒求你,你倒說這些閑話,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們家的茶,怎么還不給我們家作媳婦?”眾人聽了一齊都笑起來.林黛玉紅了臉,一聲兒不言語,便回過頭去了.李宮裁笑向寶釵道:“真真我們二嬸子的詼諧是好的?!绷主煊竦溃骸笆裁丛溨C,不過是貧嘴賤舌討人厭惡罷了?!闭f著便啐了一口.鳳姐笑道:“你別作夢!你給我們家作了媳婦,少什么?”指寶玉道:“你瞧瞧,人物兒,門第配不上,根基配不上,家私配不上?那一點還玷辱了誰呢?”
林黛玉抬身就走.寶釵便叫:“顰兒急了,還不回來坐著.走了倒沒意思?!闭f著便站起來拉?。畡傊练块T前,只見趙姨娘和周姨娘兩個人進來瞧寶玉.李宮裁,寶釵寶玉等都讓他兩個坐.獨鳳姐只和林黛玉說笑,正眼也不看他們.寶釵方欲說話時,只見王夫人房內的丫頭來說:“舅太太來了,請奶奶姑娘們出去呢?!崩顚m裁聽了,連忙叫著鳳姐等走了.趙,周兩個忙辭了寶玉出去.寶玉道:“我也不能出去,你們好歹別叫舅母進來.”又道:“林妹妹,你先略站一站,我說一句話?!兵P姐聽了,回頭向林黛玉笑道:“有人叫你說話呢?!闭f著便把林黛玉往里一推,和李紈一同去了.
這里寶玉拉著林黛玉的袖子,只是嘻嘻的笑,心里有話,只是口里說不出來.此時林黛玉只是禁不住把臉紅漲了,掙著要走.寶玉忽然”噯喲”了一聲,說:“好頭疼!”林黛玉道:“該,阿彌陀佛!”只見寶玉大叫一聲:“我要死!”將身一縱,離地跳有三四尺高,口內亂嚷亂叫,說起胡話來了.林黛玉并丫頭們都?;帕?,忙去報知王夫人,賈母等.此時王子騰的夫人也在這里,都一齊來時,寶玉益發拿刀弄杖,尋死覓活的,鬧得天翻地覆.賈母,王夫人見了,唬的抖衣而顫,且兒萍,薛姨媽,薛蟠并周瑞家的一干家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眾媳婦丫頭等,都來園內看視.登時園內亂麻一般.正沒個主見,只見鳳姐手持一把明晃晃鋼刀砍進園來,見雞殺雞,見狗殺狗,見人就要殺人.眾人越發慌了.周瑞媳婦忙帶著幾個有力量的膽壯的婆娘上去抱住,奪下刀來,抬回房去.平兒,豐兒等哭的淚天淚地.賈政等心中也有些煩難,顧了這里,丟不下那里.
別人慌張自不必講,獨有薛蟠更比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媽被人擠倒,又恐薛寶釵被人瞧見,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賈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見了林黛玉風流婉轉,已酥倒在那里.
當下眾人七言八語,有的說請端公送祟的,有的說請巫婆跳神的,有的又薦玉皇閣的張真人,種種喧騰不一.也曾百般醫治祈禱,問卜求神,總無效驗.堪堪日落.王子騰夫人告辭去后,次日王子騰也來瞧問.接著小史侯家,邢夫人弟兄輩并各親戚眷屬都來瞧看,也有送符水的,也有薦僧道的,總不見效.他叔嫂二人愈發糊涂,不省人事,睡在床上,渾身火炭一般,口內無般不說.到夜晚間,那些婆娘媳婦丫頭們都不敢上前.因此把他二人都抬到王夫人的上房內,夜間派了賈蕓帶著小廝們挨次輪班看守.賈母,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媽等寸地不離,只圍著干哭.
此時賈赦,賈政又恐哭壞了賈母,日夜熬油費火,鬧的人口不安,也都沒了主意.賈赦還各處去尋僧覓道.賈政見不靈效,著實懊惱,因阻賈赦道:“兒女之數,皆由天命,非人力可強者.他二人之病出于不意,百般醫治不效,想天意該如此,也只好由他們去罷?!辟Z赦也不理此話,仍是百般忙亂,那里見些效驗.看看三日光陰,那鳳姐和寶玉躺在床上,亦發連氣都將沒了.合家人口無不驚慌,都說沒了指望,忙著將他二人的后世的衣履都治備下了.賈母,王夫人,賈璉,平兒,襲人這幾個人更比諸人哭的忘餐廢寢,覓死尋活.趙姨娘,賈環等自是稱愿.到了第四日早晨,賈母等正圍著寶玉哭時,只見寶玉睜開眼說道:“從今以后,我可不在你家了!快收拾了,打發我走罷?!辟Z母聽了這話,如同摘心去肝一般.趙姨娘在旁勸道:“老太太也不必過于悲痛.哥兒已是不中用了,不如把哥兒的衣服穿好,讓他早些回去,也免些苦,只管舍不得他,這口氣不斷,他在那世里也受罪不安生?!边@些話沒說完,被賈母照臉啐了一口唾沫,罵道:“爛了舌頭的混帳老婆,誰叫你來多嘴多舌的!你怎么知道他在那世里受罪不安生?怎么見得不中用了?你愿他死了,有什么好處?你別做夢!他死了,我只和你們要命.素日都不是你們調唆著逼他寫字念書,把膽子唬破了,見了他老子不象個避貓鼠兒?都不是你們這起瀅婦調唆的!這會子逼死了,你們遂了心,我饒那一個!”一面罵,一面哭.賈政在旁聽見這些話,心里越發難過,便喝退趙姨娘,自己上來委婉解勸.一時又有人來回說:“兩口棺槨都做齊了,請老爺出去看?!辟Z母聽了,如火上澆油一般,便罵:“是誰做了棺???”一疊聲只叫把做棺材的拉來打死.正鬧的天翻地覆,沒個開交,只聞得隱隱的木魚聲響,念了一句:“南無解冤孽菩薩.有那人口不利,家宅顛傾,或逢兇險,或中邪祟者,我們善能醫治?!辟Z母,王夫人聽見這些話,那里還耐得住,便命人去快請進來.賈政雖不自在,奈賈母之言如何違拗,想如此深宅,何得聽的這樣真切,心中亦希罕,命人請了進來.眾人舉目看時,原來是一個癩頭和尚與一個跛足道人.見那和尚是怎的模樣:
鼻如懸膽兩眉長,目似明星蓄寶光,
破衲芒鞋無住跡,腌か更有滿頭瘡.那道人又是怎生模樣:
一足高來一足低,渾身帶水又拖泥. 相逢若問家何處,卻在蓬萊弱水西.
賈政問道:“你道友二人在那廟里焚修?!蹦巧Φ溃骸伴L官不須多話.因聞得府上人口不利,故特來醫治?!辟Z政道:“倒有兩個人中邪,不知你們有何符水?”那道人笑道:“你家現有希世奇珍,如何還問我們有符水?”賈政聽這話有意思,心中便動了,因說道:“小兒落草時雖帶了一塊寶玉下來,上面說能除邪祟,誰知竟不靈驗?!蹦巧溃骸伴L官你那里知道那物的妙用.只因他如今被聲色貨利所迷,故不靈驗了.你今且取他出來,待我們持頌持頌,只怕就好了?!?br /> 賈政聽說,便向寶玉項上取下那玉來遞與他二人.那和尚接了過來,擎在掌上,長嘆一聲道:青埂峰一別,展眼已過十三載矣!人世光陰,如此迅速,塵緣滿日,若似彈指!可羨你當時的那段好處:
天不拘兮地不羈,心頭無喜亦無悲,
卻因鍛煉通靈后,便向人間覓是非.可嘆你今日這番經歷:
粉漬脂痕污寶光,綺櫳晝夜困鴛鴦.
沉酣一夢終須醒,冤孽償清好散場!念畢,又摩弄一回,說了些瘋話,遞與賈政道:“此物已靈,不可褻瀆,懸于臥室上檻,將他二人安在一室之內,除親身妻母外,不可使陰人沖犯.三十三日之后,包管身安病退,復舊如初?!闭f著回頭便走了.賈政趕著還說話,讓二人坐了吃茶,要送謝禮,他二人早已出去了.賈母等還只管著人去趕,那里有個蹤影.少不得依言將他二人就安放在王夫人臥室之內,將玉懸在門上.王夫人親身守著,不許別個人進來.至晚間他二人竟漸漸醒來,說腹中饑餓.賈母,王夫人如得了珍寶一般,旋熬了米湯與他二人吃了,精神漸長,邪祟稍退,一家子才把心放下來.李宮裁并賈府三艷,薛寶釵,林黛玉,平兒,襲人等在外間聽信息.聞得吃了米湯,省了人事,別人未開口,林黛玉先就念了一聲”阿彌陀佛”.薛寶釵便回頭看了他半日,嗤的一聲笑.眾人都不會意,賈惜春道:“寶姐姐,好好的笑什么?”寶釵笑道:“我笑如來佛比人還忙:又要講經說法,又要普渡眾生,這如今寶玉,鳳姐姐病了,又燒香還愿,賜福消災,今才好些,又管林姑娘的姻緣了.你說忙的可笑不可笑?!绷主煊癫挥X的紅了臉,啐了一口道:“你們這起人不是好人,不知怎么死!再不跟著好人學,只跟著鳳姐貧嘴爛舌的學?!币幻嬲f,一面摔簾子出去了.不知端詳,且聽下回分解.

澳門十大網上博網址 1

? ? ? ?
第四回寫的是當時的社會大環境,這一回的重頭戲是寶釵一家的出場。三大主角到齊,就不得不說一下糾結的年齡問題了。我覺得,這個問題之所以復雜是因為書中有一些時間點,但時間段卻很少,我們知道發生什么事時某個人幾歲,但不清楚不同的事情之間隔了多少年或某人長大了多少歲,而且書中涉及時間的地方有很多對不起來的地方,許多人物都出現了忽大忽小的問題,所以很難列出一個完整的年表。在這里,我用一個笨辦法。我們知道,在書的開頭,寶玉出生時,香菱已經三歲了,占花名一回中說她與寶釵同庚,所以寶釵比寶玉大兩歲。書中明確說過黛玉比寶玉小一歲。三人年齡排定,我們可以列出下面這張表格。

  卻說小紅正自出神,忽見襲人招手叫他,只得走上前來。襲人笑道:“咱們的噴壺壞了,你到林姑娘那邊借用一用?!毙〖t便走向瀟湘館去,到了翠煙橋,抬頭一望,只見山坡高處都攔著帷幕,方想起今日有匠役在此種樹。原來遠遠的一簇人在那里掘土,賈蕓正坐在山子石上監工。小紅待要過去又不敢過去,只得悄悄向瀟湘館取了噴壺而回。無精打彩,自向房內躺著。眾人只說他是身子不快,也不理論。

誰知寶玉昨兒見了紅玉,也就留了心。若要直點名喚他來使用,一則怕襲人等寒心,二則又不知紅玉是何等行為,若好還罷了,若不好起來,那時倒不好退送的。因此心下悶悶的,早起來也不梳洗,只坐著出神。

叔嫂逢五鬼事件發生后,賈府上下可謂亂作一團,有日夜照顧的,有前來探望的,在這些人中,作者著重寫了賈赦賈政兄弟倆的態度。

澳門十大網上博網址 2

  過了一日,原來次日是王子騰夫人一壽誕,那里原打發人來請賈母、王夫人,王夫人見賈母不去,也不便去了。倒是薛姨媽同著風姐兒并賈家三個姊妹、寶釵、寶玉,一齊都去了。至晚方回。

一時下了窗子,隔著紗屜子,向外看的真切,只見好幾個丫頭在那里掃地,都擦胭抹粉,簪花插柳的,獨不見昨兒那一個。

原著中敘述道:賈赦賈政又恐哭壞了賈母,日夜熬油費火,鬧的上下不安。賈赦還各處去尋覓僧道。賈政見不效驗,因阻賈赦道:“兒女之數總由天命,非人力可強。他二人之病百般醫治不效,想是天意該如此,也只好由他去?!辟Z赦不理,仍是百般忙亂。

? ? ? ?
這個表格里列上了賈蓉和賈蘭,是因為他們的年齡書中出現過兩次,是難得的時間段。根據這個表格,我們可以推算出一個重要的問題,即林黛玉進賈府時的年齡。我們知道賈雨村在黛玉五歲時做了她的老師,一年之后,也就是黛玉六歲時賈敏去世,一個月后賈雨村碰見冷子興,未跨年,冷子興說寶玉七八歲,根據表格,寶玉七歲,對得上。此時賈蓉十六歲,可卿死時賈蓉二十歲。寶釵出場時十三歲,根據表格賈蓉此時已經二十歲了,而薛姨媽給可卿送過宮花,時間已經很緊了,由此可證,薛家并未在來的途中跨年(再晚一年的話,薛姨媽未到可卿就已經去世了)。

  王夫人正過薛姨媽院里坐著,見賈環下了學,命他去抄《金剛經咒》唪誦。那賈環便來到王夫人炕上坐著,命人點了蠟燭,拿腔做勢的抄寫。一時又叫彩云倒鐘茶來,一時又叫玉釧剪蠟花,又說金釧擋了燈亮兒。眾丫鬟們素日厭惡他,都不答理。只有彩霞還和他合得來,倒了茶給他,因向他悄悄的道:“你安分些罷,何苦討人厭?!辟Z環把眼一瞅道:“我也知道,你別哄我。如今你和寶玉好了,不理我,我也看出來了?!辈氏家е?,向他頭上戳了一指頭,道:“沒良心的,‘狗咬呂洞賓不識好歹?!?

澳門十大網上博網址,寶玉便靸了鞋晃出了房門,只裝著看花兒,這里瞧瞧,那里望望,一抬頭,只見西南角上游廊底下欄桿上似有一個人倚在那里,卻恨面前有一株海棠花遮著,看不真切。只得又轉了一步,仔細一看,可不是昨兒那個丫頭在那里出神。待要迎上去,又不好去的。正想著,忽見碧痕來催他洗臉,只得進去了。不在話下。

五鬼事件中的兩名受害者分別是賈寶玉和王熙鳳。賈寶玉是賈政的兒子,王熙鳳是賈赦的兒媳婦??梢哉f都是直系親屬,非常重要的家人。在這次事件中,賈赦賈政兄弟倆的共同想法是不能讓母親哭壞了身體,顯出了他們的孝道。對于這兩名受害者,兩人的態度有著明顯的不同。賈赦一心想讓叔嫂二人擺脫病魔,于是絞盡腦汁,千方百計尋求解決辦法,甚至有病亂投醫。賈政則表現出了一種無奈的消極心理。

? ? ? ?
我們再回到賈雨村,林黛玉進了賈府之后他馬上就去做了官,一上任就碰到了英蓮的官司,這其中未跨年,審案時門子說拐子要把女孩子養到十二三歲再賣,又說英蓮五歲時看燈丟了,如今過了七八年,加起來也是十二三歲,賈雨村在英蓮三歲時上京考試,與門子八九年未見也對得上。根據表格,英蓮十二三的話黛玉至少九歲,古時有母親去世兒女要守孝三年的規矩,黛玉六歲時賈敏去世,守完孝九歲。所以黛玉進賈府時應該是九歲。九歲的孩子能考慮得這么周全說話這么嚴謹已經很不容易了。至于書中寶玉說與黛玉從小一處長大,與之關系要比與寶釵親厚,我認為當時他們一起住在賈母處,朝夕相處,寶釵來了以后在梨香院,所以這么說吧。

  兩人正說著,只見風姐跟著王夫人都過來了。王夫人便一長一短問他今日是那幾位堂客,戲文好歹,酒席如何。不多時,寶玉也來了,見了王夫人,也規規矩矩說了幾句話,便命人除去了抹額,脫了袍服,拉了靴子,將一頭滾在王夫人懷里。王夫人便用手摩挲撫弄他,寶玉也扳著王夫人的脖子說長說短的。王夫人道:“我的兒,又吃多了酒,臉上滾熱的。你還只是揉搓,一會子鬧上酒來!還不在那里靜靜的躺一會子去呢?!闭f著,便叫人拿枕頭。寶玉因就在王夫人身后倒下,又叫彩霞來替他拍著。寶玉便和彩霞說笑,只見彩霞淡淡的不大答理,兩眼只向著賈環。寶玉便拉他的手,說道:“好姐姐,你也理我理兒?!币幻嬲f,一面拉他的手。彩霞奪手不肯,便說:“再鬧就嚷了!”二人正鬧著,原來賈環聽見了,素日原恨寶玉,今見他和彩霞玩耍,心上越發按不下這口氣。因一沉思,計上心來,故作失手,將那一盞油汪汪的蠟燭,向寶玉臉上只一推。

卻說紅玉正自出神,忽見襲人招手叫他,只得走上前來。襲人笑道:“
我們這里的噴壺還沒有收拾了來呢,你到林姑娘那里去,把他們的借來使使?!?br /> 紅玉答應了,便走出來往瀟湘館去。

從賈赦賈政兩人的態度上看,賈赦盡管有這樣那樣的缺點,在家人的生死面前,他表現了愛護家人的溫情一面。

? ? ? ?
終于來到了波瀾壯闊的第五回。別的小說中,人物的命運結局都寫在最后,唯有她們的,寫在最開頭。

  只聽寶玉“噯喲”的一聲,滿屋里人都唬了一跳。連忙將地下的綽燈移過來一照,只見寶玉滿臉是油。王夫人又氣又急,忙命人替寶玉擦洗,一面罵賈環。鳳姐三步兩步上炕去替寶玉收拾著,一面說:“這老三還是這么‘毛腳雞’似的。我說你上不得臺盤!趙姨娘平時也該教導教導他!”一句話提醒了王夫人,遂叫過趙姨娘來,罵道:“養出這樣黑心種子來,也不教訓教訓!幾番幾次我都不理論,你們一發得了意了,一發上來了!”那趙姨娘只得忍氣吞聲,也上去幫著他們替寶玉收拾。只見寶玉左邊臉上起了一溜燎泡,幸而沒傷眼睛。王夫人看了,又心疼,又怕賈母問時難以回答,急的又把趙姨娘罵一頓;又安慰了寶玉,一面取了“敗毒散”來敷上。寶玉說:“有些疼,還不妨事。明日老太太問,只說我自己燙的就是了?!兵P姐道:“就說自己燙的,也要罵人不小心,橫豎有一場氣生?!蓖醴蛉嗣撕蒙土藢氂窕胤咳?。襲人等見了,都慌的了不得。那黛玉見寶玉出了一天的門,便悶悶的,晚間打發人來問了兩三遍,知道燙了,便親自趕過來。只瞧見寶玉自己拿鏡子照呢,左邊臉上滿滿的敷了一臉藥。黛玉只當十分燙的利害,忙近前瞧瞧,寶玉卻把臉遮了,搖手叫他出去:知他素性好潔,故不肯叫他瞧。黛玉也就罷了,但問他:“疼的怎樣?”寶玉道:“也不很疼。養一兩日就好了?!摈煊褡艘粫厝チ?。

正走上翠煙橋,抬頭一望,只見山坡上高處都是攔著幃幙,方想起今兒有匠役在里頭種樹。因轉身一望,只見那邊遠遠一簇人在那里掘土,賈蕓正坐在那山子石上。紅玉待要過去,又不敢過去,只得悶悶的向瀟湘館取了噴壺回來,無精打彩自向房內倒著。眾人只說他一時身上不爽快,都不理論。

? ? ? ?
?這一回中判詞和紅樓夢曲占了很大的篇幅,判詞幾乎每一首都暗含著相應人物的名字在里面,比如霽月為晴彩云為雯,玉帶林,林黛玉等。這里面隱藏著很多信息,要讀得仔細,但不能想的太多,比如元春的畫上的香櫞,其實就是我們熟悉的枸櫞酸的枸櫞,是一種中藥,我覺得在這里只是要這個元字,就像襲人的畫中的破席一樣,沒必要想太多。還有王熙鳳那句“一從二令三人木”雖然旁邊有脂批寫著拆字法,但我覺得只是最后人和木拼一個休字而已,沒必要拼出什么叢啊冷啊眾的來。這一回中出現的癡夢仙姑,鐘情大士,引愁金女,度恨菩提我覺得也沒有必要去對應具體的人。

  次日,寶玉見了賈母,雖自己承認自己燙的,賈母免不得又把跟從的人罵了一頓。過了一日,有寶玉寄名的干娘馬道婆到府里來,見了寶玉,唬了一大跳,問其緣由,說是燙的,便點頭嘆息,一面向寶玉臉上用指頭畫了幾畫,口內嘟嘟囔囔的,又咒誦了一回,說道:“包管好了。這不過是一時飛災?!庇窒蛸Z母道:“老祖宗,老菩薩,那里知道那佛經上說的利害!大凡王公卿相人家的子弟,只一生長下來,暗里就有多少促狹鬼跟著他,得空兒就擰他一下,或掐他一下,或吃飯時打下他的飯碗來,或走著推他一跤,所以往往的那些大家子孫多有長不大的?!辟Z母聽如此說,便問:“這有什么法兒解救沒有呢?”

展眼過了一日,原來次日就是王子騰夫人的壽誕,那里原打發人來請賈母王夫人的,王夫人見賈母不自在,也便不去了。倒是薛姨媽同鳳姐兒并賈家幾個姊妹、寶釵、寶玉一齊都去了,至晚方回。

? ? ?
?有人說這一回的冊子不但有副冊又副冊,還有三副四副等等,這里已經寫了余者無冊可錄了,所以我認為只有這三冊。倒是這里安排寶玉并未看完,是作者常用的法子,前面雨村看護官符時也是并未看完,但四大家族俱已出現,剩下的也不必看了。以前我常遺憾紅樓未完,像張愛玲一樣,恨不得坐時間機器飛回去把紅樓夢遺失的稿子搶回來,但看過脂本的紅樓夢后,我覺得不只判詞,不只護官符,在整本書上,作者都用了這個法子。我們已明知結局,何必再寫出來呢?他從沒正面描寫過女孩兒們的死,可卿如是,晴雯亦如是。所以后四十回黛玉死前那詳細的描寫絕不會是他的手筆。在讀書的過程中我們陪著她們經歷著喜怒哀樂,明知她們必將個個薄命,卻不愿多想以后的事,我們尚不忍看,曹公又怎忍心寫呢,他怕我們不懂,已經用判詞,脂批等各種方法暗示我們了,像最后的《芙蓉女兒誄》,誰看不出是在悼黛玉?悲劇已明了,又何必執著,非要親眼看見才算罷,這是作者的大慈悲。(未完待續)

  馬道婆便說道:“這個容易,只是替他多做些因果善事,也就罷了。再那經上還說:西方有位大光明普照菩薩,專管照耀陰暗邪祟,若有善男信女虔心供奉者,可以永保兒孫康寧,再無撞客邪祟之災?!辟Z母道:“倒不知怎么供奉這位菩薩?”馬道婆說:“也不值什么,不過除香燭供奉以外,一天多添幾斤香油,點個大海燈。那海燈就是菩薩現身的法象,晝夜不息的?!辟Z母道:“一天一夜也得多少油?我也做個好事?!瘪R道婆說:“這也不拘多少,隨施主愿心。象我家里就有好幾處的王妃誥命供奉的:南安郡王府里太妃,他許的愿心大,一天是四十八斤油,一斤燈草,那海燈也只比缸略小些;錦鄉侯的誥命次一等,一天不過二十斤油;再有幾家,或十斤、八斤、三斤、五斤的不等,也少不得要替他點?!辟Z母點頭思忖。馬道婆道:“還有一件,若是為父母尊長的,多舍些不妨;既是老祖宗為寶玉,若舍多了,怕哥兒擔不起,反折了福氣了。要舍,大則七斤,小則五斤,也就是了?!辟Z母道:“既這么樣,就一日五斤,每月打總兒關了去?!瘪R道婆道:“阿彌陀佛,慈悲大菩薩!”賈母又叫人來吩咐:“以后寶玉出門,拿幾串錢交給他的小子們,一路施舍給僧道貧苦之人?!?

可巧王夫人見賈環下了學,便命他來抄個《金剛咒》唪誦唪誦。那賈環正在王夫人炕上坐著,命人點燈,拿腔作勢的抄寫。一時又叫彩云倒杯茶來,一時又叫玉釧兒來剪剪蠟花,一時又說金釧兒擋了燈影。眾丫鬟們素日厭惡他,都不答理。只有彩霞還和他合的來,倒了一鐘茶來遞與他。

  說畢,那道婆便往各房問安閑逛去了。一時來到趙姨娘屋里,二人見過,趙姨娘命小丫頭倒茶給他吃。趙姨娘正粘鞋呢,馬道婆見炕上堆著些零星綢緞,因說:“我正沒有鞋面子,姨奶奶給我些零碎綢子緞子,不拘顏色,做雙鞋穿罷?!壁w姨娘嘆口氣道:“你瞧,那里頭還有塊象樣兒的么?有好東西也到不了我這里。你不嫌不好,挑兩塊去就是了?!瘪R道婆便挑了幾塊,掖在袖里。趙姨娘又問:“前日我打發人送了五百錢去,你可在藥王面前上了供沒有?”馬道婆道:“早已替你上了?!壁w姨娘嘆氣道:“阿彌陀佛!我手里但凡從容些,也時常來上供,只是‘心有馀而力不足’。馬道婆道:“你只放心,將來熬的環哥大了,得個一官半職,那時你要做多大功德還怕不能么?”

因見王夫人和人說話兒,他便悄悄的向賈環說道:“
你安些分罷,何苦討這個厭那個厭的?!?賈環道:“
我也知道了,你別哄我。如今你和寶玉好,把我不答理,我也看出來了?!?br /> 彩霞咬著嘴唇,向賈環頭上戳了一指頭,說道:“
沒良心的!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p>

  趙姨娘聽了笑道:“罷,罷!再別提起!如今就是榜樣。我們娘兒們跟的上這屋里那一個兒?寶玉兒還是小孩子家,長的得人意兒,大人偏疼他些兒也還罷了;我只不服這個主兒!”一面說,一面伸了兩個指頭。馬道婆會意,便問道:“可是璉二奶奶?”趙姨娘唬的忙搖手兒,起身掀簾子一看,見無人,方回身向道婆說:“了不得,了不得!提起這個主兒,這一分家私要不都叫他搬了娘家去,我也不是個人!”馬道婆見說,便探他的口氣道:“我還用你說?難道都看不出來!也虧了你們心里不理論,只憑他去倒也好?!壁w姨娘道:“我的娘!不憑他去,難道誰還敢把他怎么樣嗎?”馬道婆道:“不是我說句造孽的話:你們沒本事,也難怪。明里不敢罷咧,暗里也算計了,還等到如今!”趙姨娘聽這話里有話,心里暗暗的喜歡,便說道:“怎么暗里算計?我倒有這個心,只是沒這樣的能干人。你教給我這個法子,我大大的謝你?!瘪R道婆聽了這話拿攏了一處,便又故意說道:“阿彌陀佛!你快別問我,我那里知道這些事?罪罪過過的?!?/p>

澳門十大網上博網址 3

  趙姨娘道:“你又來了!你是最肯濟困扶危的人,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人家來擺布死了我們娘兒們不成?難道還怕我不謝你么?”馬道婆聽如此,便笑道:“要說我不忍你們娘兒兩個受別人的委屈,還猶可,要說謝我,那我可是不想的呀?!壁w姨娘聽這話松動了些,便說:“你這么個明白人,怎么糊涂了?果然法子靈驗,把他兩人絕了,這家私還怕不是我們的?那時候你要什么不得呢?”馬道婆聽了,低了半日頭,說:“那時候兒事情妥當了,又無憑據,你還理我呢!”趙姨娘道:“這有何難?我攢了幾兩體己,還有些衣裳首飾,你先拿幾樣去。我再寫個欠契給你,到那時候兒,我照數還你?!瘪R道婆想了一回想:“也罷了,我少不得先墊上了?!?

兩人正說著,只見鳳姐來了,拜見過王夫人。王夫人便一長一短的問他,今兒是那幾位堂客,戲文好歹,酒席如何等語。

  趙姨娘不及再問,忙將一個小丫頭也支開,趕著開了箱子,將首飾拿了些出來,并體己散碎銀子,又寫了五十兩欠約,遞與馬道婆道:“你先拿去作供養?!瘪R道婆見了這些東西,又有欠字,遂滿口應承,伸手先將銀子拿了,然后收了契。向趙姨娘要了張紙,拿剪子鉸了兩個紙人兒,問了他二人年庚,寫在上面;又找了一張藍紙,鉸了五個青面鬼,叫他并在一處,拿針釘了:“回去我再作法,自有效驗的?!焙鲆娡醴蛉说难绢^進來道:“姨奶奶在屋里呢么?太太等你呢?!庇谑嵌松⒘?,馬道婆自去,不在話下。

說了不多幾句話,寶玉也來了,進門見了王夫人,不過規規矩矩說了幾句,便命人除去抹額,脫了袍服,拉了靴子,便一頭滾在王夫人懷里。王夫人便用手滿身滿臉摩挲撫弄他,寶玉也搬著王夫人的脖子說長道短的。

  卻說黛玉因寶玉燙了臉不出門,倒常在一處說話兒。這日飯后,看了兩篇書,又和紫鵑作了一會針線,總悶悶不舒,便出來看庭前才迸出的新筍。不覺出了院門,來到園中,四望無人,惟見花光鳥語,信步便往怡紅院來。只見幾個丫頭舀水,都在游廊上看畫眉洗澡呢。聽見房內笑聲,原來是李紈、鳳姐、寶釵都在這里。一見他進來,都笑道:“這不又來了兩個?”黛玉笑道:“今日齊全,誰下帖子請的?”鳳姐道:“我前日打發人送了兩瓶茶葉給姑娘,可還好么?”黛玉道:“我正忘了,多謝想著?!睂氂竦溃骸拔覈L了不好,也不知別人說怎么樣?!睂氣O道:“口頭也還好?!兵P姐道:“那是暹羅國進貢的。我嘗了不覺怎么好,還不及我們常喝的呢?!摈煊竦溃骸拔页灾鴧s好,不知你們的脾胃是怎樣的?!睂氂竦溃骸澳阏f好,把我的都拿了吃去罷?!兵P姐道:“我那里還多著呢?!摈煊竦溃骸拔医醒绢^取去?!兵P姐道:“不用,我打發人送來。我明日還有一事求你,一同叫人送來罷?!?

王夫人道:“
我的兒,你又吃多了酒,臉上滾熱。你還只是揉搓,一會鬧上酒來。還不在那里靜靜的倒一會子呢?!?br /> 說著,便叫人拿個枕頭來。

  黛玉聽了,笑道:“你們聽聽:這是吃了他一點子茶葉,就使喚起人來了?!兵P姐笑道:“你既吃了我們家的茶,怎么還不給我們家作媳婦兒?”眾人都大笑起來。黛玉漲紅了臉,回過頭去,一聲兒不言語。寶釵笑道:“二嫂子的詼諧真是好的?!摈煊竦溃骸笆裁丛溨C!不過是貧嘴賤舌的討人厭罷了!”說著又啐了一口。鳳姐笑道:“你給我們家做了媳婦,還虧負你么?”指著寶玉道:“你瞧瞧人物兒配不上?門第兒配不上?根基兒家私兒配不上?那一點兒玷辱你?”黛玉起身便走。寶釵叫道:“顰兒急了,還不回來呢!走了倒沒意思?!闭f著,站起來拉住。才到房門,只見趙姨娘和周姨娘兩個人都來瞧寶玉。寶玉和眾人都起身讓坐,獨鳳姐不理。寶釵正欲說話,只見王夫人房里的丫頭來說:“舅太太來了,請奶奶姑娘們過去呢?!崩罴w連忙同著鳳姐兒走了。趙周兩人也都出去了。寶玉道:“我不能出去,你們好歹別叫舅母進來?!庇终f:“林妹妹,你略站站,我和你說話?!兵P姐聽了,回頭向黛玉道:“有人叫你說話呢,回去罷?!北惆痒煊裢笠煌?,和李紈笑著去了。

寶玉聽說便下來,在王夫人身后倒下,又叫彩霞來替他拍著。寶玉便和彩霞說笑,只見彩霞淡淡的,不大答理,兩眼睛只向賈環處看。寶玉便拉他的手笑道:“
好姐姐,你也理我理兒呢?!?一面說,一面拉他的手,彩霞奪手不肯,便說:“
再鬧,我就嚷了?!?/p>

  這里寶玉拉了黛玉的手,只是笑,又不說話。黛玉不覺又紅了臉,掙著要走。寶玉道:“噯喲!好頭疼!”黛玉道:“該,阿彌陀佛!”寶玉大叫一聲,將身一跳,離地有三四尺高,口內亂嚷,盡是胡話。黛玉并眾丫鬟都?;帕?,忙報知王夫人與賈母。此時王子騰的夫人也在這里,都一齊來看。寶玉一發拿刀弄杖、尋死覓活的,鬧的天翻地覆。賈母王夫人一見,唬的抖衣亂戰,兒一聲肉一聲,放聲大哭。于是驚動了眾人,連賈赦、邢夫人、賈珍、賈政并璉、蓉、蕓、萍、薛姨媽、薛蟠并周瑞家的一干家中上下人等并丫鬟媳婦等,都來園內看視,登時亂麻一般。正沒個主意,只見鳳姐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砍進園來,見雞殺雞,見犬殺犬,見了人瞪著眼就要殺人。眾人一發慌了。周瑞家的帶著幾個力大的女人,上去抱住,奪了刀,抬回房中。平兒豐兒等哭的哀天叫地。賈政心中也著忙。當下眾人七言八語,有說送祟的,有說跳神的,有薦玉皇閣張道士捉怪的,整鬧了半日,祈求禱告,百般醫治,并不見好。日落后,王子騰夫人告辭去了。

二人正鬧著,原來賈環聽的見,素日原恨寶玉,如今又見他和彩霞鬧,心中越發按不下這口毒氣。雖不敢明言,卻每每暗中算計,只是不得下手,今見相離甚近,便要用熱油燙瞎他的眼睛。因而故意裝作失手,把那一盞油汪汪的蠟燈向寶玉臉上只一推。

  次日,王子勝也來問候。接著小史侯家、邢夫人弟兄并各親戚都來瞧看,也有送符水的,也有薦僧道的,也有薦醫的。他叔嫂二人一發糊涂,不省人事,身熱如火,在床上亂說。到夜里更甚,因此那些婆子丫鬟不敢上前,故將他叔嫂二人都搬到王夫人的上房內,著人輪班守視。賈母、王夫人、邢夫人并薛姨媽寸步不離,只圍著哭。此時賈赦賈政又恐哭壞了賈母,日夜熬油費火,鬧的上下不安。賈赦還各處去尋覓僧道。賈政見不效驗,因阻賈赦道:“兒女之數總由天命,非人力可強。他二人之病百般醫治不效,想是天意該如此,也只好由他去?!辟Z赦不理,仍是百般忙亂。

澳門十大網上博網址 4

  看看三日的光陰,鳳姐寶玉躺在床上,連氣息都微了。合家都說沒了指望了,忙的將他二人的后事都治備下了。賈母、王夫人、賈璉、平兒、襲人等更哭的死去活來。只有趙姨娘外面假作憂愁,心中稱愿。

只聽寶玉 “ 噯喲 “
了一聲,滿屋里眾人都唬了一跳。連忙將地下的戳燈挪過來,又將里外間屋的燈拿了三四盞看時,只見寶玉滿臉滿頭都是油。

  至第四日早,寶玉忽睜開眼向賈母說道:“從今已后,我可不在你家了,快打發我走罷?!辟Z母聽見這話,如同摘了心肝一般。趙姨娘在旁勸道:“老太太也不必過于悲痛:哥兒已是不中用了,不如把哥兒的衣服穿好,讓他早些回去,也省他受些苦。只管舍不得他,這口氣不斷,他在那里,也受罪不安”這些話沒說完,被賈母照臉啐了一口唾沫,罵道:“爛了舌頭的混賬老婆!怎么見得不中用了?你愿意他死了,有什么好處?你別作夢!他死了,我只合你們要命!都是你們素日調唆著,逼他念書寫字,把膽子唬破了,見了他老子就象個避貓鼠兒一樣。都不是你們這起小婦調唆的?這會子逼死了他,你們就隨了心了!我饒那一個?”一面哭,一面罵。賈政在旁聽見這些話,心里越發著急,忙喝退了趙姨娘,委宛勸解了一番。忽有人來回:“兩口棺木都做齊了?!辟Z母聞之,如刀刺心,一發哭著大罵,問:“是誰叫做的棺材?快把做棺材的人拿來打死!”鬧了個天翻地覆。

王夫人又急又氣,一面命人來替寶玉擦洗,一面又罵賈環。鳳姐三步兩步的上炕去替寶玉收拾著,一面笑道:“
老三還是這么慌腳雞似的,我說你上不得高臺盤。趙姨娘時常也該教導教導他?!?br /> 一句話提醒了王夫人,那王夫人不罵賈環,便叫過趙姨娘來罵道:“
養出這樣黑心不知道理下流種子來,也不管管!幾番幾次我都不理論,你們得了意了,越發上來了!”

  忽聽見空中隱隱有木魚聲,念了一句“南無解冤解結菩薩!有那人口不利、家宅不安、中邪祟、逢兇險的,找我們醫治?!辟Z母王夫人都聽見了,便命人向街上尋去。原來是一個癩和尚同一個跛道士。那和尚是怎的模樣?但見:

那趙姨娘素日雖然常懷嫉妒之心,不忿鳳姐寶玉兩個,也不敢露出來;如今賈環又生了事,受這場惡氣,不但吞聲承受,而且還要走去替寶玉收拾。

  鼻如懸膽兩眉長,目似明星有寶光。破衲芒鞋無住跡,腌臜更有一頭瘡。

只見寶玉左邊臉上燙了一溜燎泡出來,幸而眼睛竟沒動。王夫人看了,又是心疼,又怕明日賈母問怎么回答,急的又把趙姨娘數落一頓。然后又安慰了寶玉一回,又命取敗毒消腫藥來敷上。

  那道人是如何模樣?看他時:

寶玉道:“ 有些疼,還不妨事。明兒老太太問,就說是我自己燙的罷了?!?br /> 鳳姐笑道:“
便說是自己燙的,也要罵人為什么不小心看著,叫你燙了!橫豎有一場氣生的,到明兒憑你怎么說去罷?!?br /> 王夫人命人好生送了寶玉回房去后,襲人等見了,都慌的了不得。

  一足高來一足低,渾身帶水又拖泥。相逢若問家何處,卻在蓬萊弱水西。

林黛玉見寶玉出了一天門,就覺悶悶的,沒個可說話的人。至晚正打發人來問了兩三遍回來不曾,這遍方才回來,又偏生燙了。林黛玉便趕著來瞧,只見寶玉正拿鏡子照呢,左邊臉上滿滿的敷了一臉的藥。

  賈政因命人請進來,問他二人:“在何山修道?”那僧笑道:“長官不消多話,因知府上人口欠安,特來醫治的?!辟Z政道:“有兩個人中了邪,不知有何仙方可治?”那道人笑道:“你家現有希世之寶,可治此病,何須問方!”賈政心中便動了,因道:“小兒生時雖帶了一塊玉來,上面刻著‘能除兇邪’,然亦未見靈效?!蹦巧溃骸伴L官有所不知。那寶玉原是靈的,只因為聲色貨利所迷,故此不靈了。今將此寶取出來,待我持誦持誦,自然依舊靈了?!辟Z政便向寶玉項上取下那塊玉來,遞與他二人。那和尚擎在掌上,長嘆一聲,道:“青埂峰下,別來十三載矣。人世光陰迅速,塵緣未斷,奈何奈何!可羨你當日那段好處:

林黛玉只當燙的十分利害,忙上來問怎么燙了,要瞧瞧。寶玉見他來了,忙把臉遮著,搖手叫他出去,不肯叫他看?!浪鸟毙韵矟?,見不得這些東西。

  天不拘兮地不羈,心頭無喜亦無悲。只因鍛煉通靈后,便向人間惹是非。

林黛玉自己也知道自己也有這件癖性,知道寶玉的心內怕他嫌臟,因笑道:“
我瞧瞧燙了那里了,有什么遮著藏著的?!?br /> 一面說一面就湊上來,強搬著脖子瞧了一瞧,問他疼的怎么樣。寶玉道:“
也不很疼,養一兩日就好了?!?

  可惜今日這番經歷呵:

林黛玉坐了一回,悶悶的回房去了。一宿無話。次日,寶玉見了賈母,雖然自己承認是自己燙的,不與別人相干,免不得那賈母又把跟從的人罵一頓。

  粉漬脂痕污寶光,房櫳日夜困鴛鴦。沉酣一夢終須醒,冤債償清好散場?!?

過了一日,就有寶玉寄名的干娘馬道婆進榮國府來請安。見了寶玉,唬一大跳,問起原由,說是燙的,便點頭嘆息一回,向寶玉臉上用指頭畫了一畫,口內嘟嘟囔囔的又持誦了一回,說道:“
管保就好了,這不過是一時飛災?!?

  念畢,又摩弄了一回,說了些瘋話,遞與賈政道:“此物已靈,不可褻瀆,懸于臥室檻上,除自己親人外,不可令陰人沖犯。三十三日之后,包管好了?!辟Z政忙命人讓茶,那二人已經走了,只得依言而行。

又向賈母道:“
祖宗老菩薩那里知道,那經典佛法上說的利害,大凡那王公卿相人家的子弟,只一生長下來,暗里便有許多促狹鬼跟著他,得空便擰他一下,或掐他一下,或吃飯時打下他的飯碗來,或走著推他一跤,所以往往的那些大家子孫多有長不大的?!?/p>

  鳳姐寶玉果一日好似一日的,漸漸醒來,知道餓了,賈母王夫人才放心了。眾姊妹都在外間聽消息。黛玉先念了一聲佛,寶釵笑而不言。惜春道:“寶姐姐笑什么?”寶釵道:“我笑如來佛比人還忙:又要度化眾生;又要保佑人家病痛,都叫他速好;又要管人家的婚姻,叫他成就。你說可忙不忙?可好笑不好笑?”一時黛玉紅了臉,啐了一口道:“你們都不是好人!再不跟著好人學,只跟著鳳丫頭學的貧嘴賤舌的?!币幻嬲f,一面掀簾子出去了。欲知端詳,下回分解。

賈母聽如此說,便趕著問:“ 這有什么佛法解釋沒有呢?”

馬道婆道:“
這個容易,只是替他多作些因果善事也就罷了。再那經上還說,西方有位大光明普照菩薩,專管照耀陰暗邪祟,若有善男子善女子虔心供奉者,可以永佑兒孫康寧安靜,再無驚恐邪祟撞客之災?!?/p>

賈母道:“ 倒不知怎么個供奉這位菩薩?”

馬道婆道:“
也不值些什么,不過除香燭供養之外,一天多添幾斤香油,點上個大海燈。這海燈,便是菩薩現身法像,晝夜不敢息的?!?/p>

賈母道:“ 一天一夜也得多少油?明白告訴我,我也好作這件功德的?!?/p>

馬道婆聽如此說,便笑道:“
這也不拘,隨施主菩薩們隨心愿舍罷了。像我們廟里,就有好幾處的王妃誥命供奉的:南安郡王府里的太妃,他許的多,愿心大,一天是四十八斤油,一斤燈草,那海燈也只比缸略小些,錦田侯的誥命次一等,一天不過二十四斤油,再還有幾家也有五斤的,三斤的,一斤的,都不拘數。那小家子窮人家舍不起這些,就是四兩半斤,也少不得替他點?!?br /> 賈母聽了,點頭思忖。

馬道婆又道:“
還有一件,若是為父母尊親長上的,多舍些不妨,若是像老祖宗如今為寶玉,若舍多了倒不好,還怕哥兒禁不起,倒折了福。也不當家花花的,要舍,大則七斤,小則五斤,也就是了?!?/p>

賈母說:“ 既是這樣說,你便一日五斤合準了,每月打躉來關了去?!?br /> 馬道婆念了一聲 “ 阿彌陀佛慈悲大菩薩 ” 。賈母又命人來吩咐:“
以后大凡寶玉出門的日子,拿幾串錢交給他的小子們帶著,遇見僧道窮苦人好舍?!?/p>

說畢,那馬道婆又坐了一回,便又往各院各房問安,閑逛了一回。

一時來至趙姨娘房內,二人見過,趙姨娘命小丫頭倒了茶來與他吃。馬道婆因見炕上堆著些零碎綢緞灣角,趙姨娘正粘鞋呢。

馬道婆道:“
可是我正沒了鞋面子了。趙奶奶你有零碎緞子,不拘什么顏色的,弄一雙鞋面給我?!?/p>

趙姨娘聽說,便嘆口氣說道:“
你瞧瞧那里頭,還有那一塊是成樣的?成了樣的東西,也不能到我手里來!有的沒的都在這里,你不嫌,就挑兩塊子去?!?br /> 馬道婆見說,果真便挑了兩塊袖將起來。

趙姨娘問道:“ 前日我送了五百錢去,在藥王跟前上供,你可收了沒有?”
馬道婆道:“ 早已替你上了供了?!?趙姨娘嘆口氣道:“
阿彌陀佛!我手里但凡從容些,也時常的上個供,只是心有余力量不足?!瘪R道婆道:“你只管放心,將來熬的環哥兒大了,得個一官半職,那時你要作多大的功德不能?”

趙姨娘聽說,鼻子里笑了一聲,說道:“
罷,罷,再別說起。如今就是個樣兒,我們娘兒們跟的上這屋里那一個兒!也不是有了寶玉,竟是得了活龍。他還是小孩子家,長的得人意兒,大人偏疼他些也還罷了,我只不伏這個主兒?!?br /> 一面說,一面伸出兩個指頭兒來。

馬道婆會意,便問道:“ 可是璉二奶奶?”
趙姨娘唬的忙搖手兒,走到門前,掀簾子向外看看無人,方進來向馬道婆悄悄說道:“
了不得,了不得!提起這個主兒,這一分家私要不都叫他搬送到娘家去,我也不是個人?!?/p>

馬道婆見他如此說,便探他口氣說道:“
我還用你說,難道都看不出來。也虧你們心里也不理論,只憑他去。倒也妙?!?/p>

趙姨娘道:“ 我的娘,不憑他去,難道誰還敢把他怎么樣呢?”?

馬道婆聽說,鼻子里一笑,半晌說道:“
不是我說句造孽的話,你們沒有本事!——也難怪別人。明不敢怎樣,暗里也就算計了,還等到這如今!”

澳門十大網上博網址 5

趙姨娘聞聽這話里有道理,心內暗暗的歡喜,便說道:“
怎么暗里算計?我倒有這個意思,只是沒這樣的能干人。你若教給我這法子,我大大的謝你?!?/p>

馬道婆聽說這話打攏了一處,便又故意說道:“阿彌陀佛!你快休問我,我那里知道這些事。罪過,罪過?!?/p>

趙姨娘道:“
你又來了。你是最肯濟困扶危的人,難道就眼睜睜的看人家來擺布死了我們娘兒兩個不成?難道還怕我不謝你?”

馬道婆聽說如此,便笑道:“
若說我不忍叫你娘兒們受人委曲還猶可,若說謝我的這兩個字,可是你錯打算盤了。就便是我希圖你謝,靠你有些什么東西能打動我?”

趙姨娘聽這話口氣松動了,便說道:
“你這么個明白人,怎么糊涂起來了。你若果然法子靈驗,把他兩個絕了,明日這家私不怕不是我環兒的。那時你要什么不得?”

馬道婆聽了,低了頭,半晌說道:“ 那時候事情妥了,又無憑據,你還理我呢!”

趙姨娘道:“
這又何難。如今我雖手里沒什么,也零碎攢了幾兩梯己,還有幾件衣服簪子,你先拿些去。下剩的,我寫個欠銀子文契給你,你要什么保人也有,那時我照數給你?!?/p>

馬道婆道:“ 果然這樣?” 趙姨娘道:“ 這如何還撒得謊?!?br /> 說著便叫過一個心腹婆子來,耳根底下嘁嘁喳喳說了幾句話。那婆子出去了,一時回來,果然寫了個五百兩欠契來。

趙姨娘便印了個手模,走到櫥柜里將梯己拿了出來,與馬道婆看看,道:“
這個你先拿了去做香燭供奉使費,可好不好?”

馬道婆看看白花花的一堆銀子,又有欠契,并不顧青紅皂白,滿口里應著,伸手先去抓了銀子掖起來,然后收了欠契。又向褲腰里掏了半晌,掏出十個紙鉸的青面白發的鬼來,并兩個紙人,遞與趙姨娘,又悄悄的教他道:“
把他兩個的年庚八字寫在這兩個紙人身上,一并五個鬼都掖在他們各人的床上就完了。我只在家里作法,自有效驗。千萬小心,不要害怕!”
正才說著,只見王夫人的丫鬟進來找道:“ 奶奶可在這里,太太等你呢?!?br /> 二人方散了,不在話下。

澳門十大網上博網址 6

卻說林黛玉因見寶玉近日燙了臉,總不出門,倒時常在一處說說話兒。

這日飯后看了兩篇書,自覺無趣,便同紫鵑雪雁做了一回針線,更覺煩悶。便倚著房門出了一回神,信步出來,看階下新迸出的稚筍,不覺出了院門。一望園中,四顧無人,惟見花光柳影,鳥語溪聲。

林黛玉信步便往怡紅院中來,只見幾個丫頭舀水,都在回廊上圍著看畫眉洗澡呢。聽見房內有笑聲,林黛玉便入房中看時,原來是李宮裁、鳳姐、寶釵都在這里呢。

一見他進來都笑道:“ 這不又來了一個?!?林黛玉笑道:“
今兒齊全,誰下帖子請來的?” 鳳姐道:“
前兒我打發了丫頭送了兩瓶茶葉去,你往那去了?” 林黛玉笑道:“
哦,可是倒忘了,多謝多謝?!?鳳姐兒又道:“ 你嘗了可還好不好?”
沒有說完,寶玉便說道:“
論理可倒罷了,只是我說不大甚好,也不知別人嘗著怎么樣?!?br /> 寶釵道:“味倒輕,只是顏色不大好些?!?鳳姐道:“
那是暹羅進貢來的。我嘗著也沒什么趣兒,還不如我每日吃的呢?!?林黛玉道:“
我吃著好,不知你們的脾胃是怎樣?” 寶玉道:“
你果然愛吃,把我這個也拿了去吃罷?!?鳳姐笑道:“
你要愛吃,我那里還有呢?!?林黛玉道:“ 果真的,我就打發丫頭取去了?!?br /> 鳳姐道:“
不用取去,我打發人送來就是了。我明兒還有一件事求你,一同打發人送來?!?/p>

林黛玉聽了笑道:“你們聽聽,這是吃了他們家一點子茶葉,就來使喚人了?!?br /> 鳳姐笑道:“
倒求你,你倒說這些閑話,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們家的茶,怎么還不給我們家作媳婦?”

眾人聽了一齊都笑起來。林黛玉紅了臉,一聲兒不言語,便回過頭去了。李宮裁笑向寶釵道:“
真真我們二嬸子的詼諧是好的?!?

林黛玉道:“ 什么詼諧,不過是貧嘴賤舌討人厭惡罷了?!?說著便啐了一口。

鳳姐笑道:“ 你別作夢!你給我們家作了媳婦,少什么?” 指寶玉道:“
你瞧瞧,人物兒,門第配不上,根基配不上,家私配不上?那一點還玷辱了誰呢?”

澳門十大網上博網址 7

林黛玉抬身就走。寶釵便叫:“ 顰兒急了,還不回來坐著。走了倒沒意思?!?br /> 說著便站起來拉住。

剛至房門前,只見趙姨娘和周姨娘兩個人進來瞧寶玉。李宮裁,寶釵寶玉等都讓他兩個坐。獨鳳姐只和林黛玉說笑,正眼也不看他們。寶釵方欲說話時,只見王夫人房內的丫頭來說:“舅太太來了,請奶奶姑娘們出去呢?!?br /> 李宮裁聽了,連忙叫著鳳姐等走了。趙,周兩個忙辭了寶玉出去。

寶玉道:“ 我也不能出去,你們好歹別叫舅母進來?!?又道:“
林妹妹,你先略站一站,我說一句話?!兵P姐聽了,回頭向林黛玉笑道:“有人叫你說話呢?!?br /> 說著便把林黛玉往里一推,和李紈一同去了。

這里寶玉拉著林黛玉的袖子,只是嘻嘻的笑,心里有話,只是口里說不出來。此時林黛玉只是禁不住把臉紅漲了,掙著要走。

寶玉忽然 “ 噯喲 ” 了一聲,說:“ 好頭疼!” 林黛玉道:“ 該,阿彌陀佛!”
只見寶玉大叫一聲:“ 我要死!”
將身一縱,離地跳有三四尺高,口內亂嚷亂叫,說起胡話來了。

林黛玉并丫頭們都?;帕?,忙去報知王夫人,賈母等。此時王子騰的夫人也在這里,都一齊來時,寶玉益發拿刀弄杖,尋死覓活的,鬧得天翻地覆。

賈母、王夫人見了,唬的抖衣而顫,且 “ 兒 ” 一聲 “ 肉 ”
一聲放聲慟哭。于是驚動諸人,連賈赦、邢夫人、賈珍、賈政、賈璉、賈蓉、賈蕓、賈萍、薛姨媽、薛蟠并周瑞家的一干家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眾媳婦丫頭等,都來園內看視。

登時園內亂麻一般。正沒個主見,只見鳳姐手持一把明晃晃鋼刀砍進園來,見雞殺雞,見狗殺狗,見人就要殺人。眾人越發慌了。

周瑞媳婦忙帶著幾個有力量的膽壯的婆娘上去抱住,奪下刀來,抬回房去。平兒、豐兒等哭的淚天淚地。賈政等心中也有些煩難,顧了這里,丟不下那里。

別人慌張自不必講,獨有薛蟠更比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媽被人擠倒,又恐薛寶釵被人瞧見,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賈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見了林黛玉風流婉轉,已酥倒在那里。

當下眾人七言八語,有的說請端公送祟的,有的說請巫婆跳神的,有的又薦玉皇閣的張真人,種種喧騰不一。也曾百般醫治祈禱,問卜求神,總無效驗??翱叭章?。

王子騰夫人告辭去后,次日王子騰也來瞧問。接著小史侯家、邢夫人弟兄輩并各親戚眷屬都來瞧看,也有送符水的,也有薦僧道的,總不見效。

他叔嫂二人愈發糊涂,不省人事,睡在床上,渾身火炭一般,口內無般不說。到夜晚間,那些婆娘媳婦丫頭們都不敢上前。因此把他二人都抬到王夫人的上房內,夜間派了賈蕓帶著小廝們挨次輪班看守。賈母、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媽等寸地不離,只圍著干哭。

此時賈赦、賈政又恐哭壞了賈母,日夜熬油費火,鬧的人口不安,也都沒了主意。賈赦還各處去尋僧覓道。

賈政見不靈效,著實懊惱,因阻賈赦道:“
兒女之數,皆由天命,非人力可強者。他二人之病出于不意,百般醫治不效,想天意該如此,也只好由他們去罷?!?br /> 賈赦也不理此話,仍是百般忙亂,那里見些效驗。

看看三日光陰,那鳳姐和寶玉躺在床上,亦發連氣都將沒了。合家人口無不驚慌,都說沒了指望,忙著將他二人的后世的衣履都治備下了。賈母、王夫人、賈璉、平兒、襲人這幾個人更比諸人哭的忘餐廢寢,覓死尋活。

趙姨娘,賈環等自是稱愿。

到了第四日早晨,賈母等正圍著寶玉哭時,只見寶玉睜開眼說道:“從今以后,我可不在你家了!快收拾了,打發我走罷?!辟Z母聽了這話,如同摘心去肝一般。

趙姨娘在旁勸道:“
老太太也不必過于悲痛。哥兒已是不中用了,不如把哥兒的衣服穿好,讓他早些回去,也免些苦,只管舍不得他,這口氣不斷,他在那世里也受罪不安生?!?/p>

澳門十大網上博網址 8

這些話沒說完,被賈母照臉啐了一口唾沫,罵道:“
爛了舌頭的混帳老婆,誰叫你來多嘴多舌的!你怎么知道他在那世里受罪不安生?怎么見得不中用了?你愿他死了,有什么好處?你別做夢!他死了,我只和你們要命。素日都不是你們調唆著逼他寫字念書,把膽子唬破了,見了他老子不像個避貓鼠兒?都不是你們這起淫婦調唆的!這會子逼死了,你們遂了心,我饒那一個!”
一面罵,一面哭。

賈政在旁聽見這些話,心里越發難過,便喝退趙姨娘,自己上來委婉解勸。一時又有人來回說:“
兩口棺槨都做齊了,請老爺出去看?!?賈母聽了,如火上澆油一般,便罵:“
是誰做了棺???” 一疊聲只叫把做棺材的拉來打死。

正鬧的天翻地覆,沒個開交,只聞得隱隱的木魚聲響,念了一句:“
南無解冤孽菩薩。有那人口不利,家宅顛傾,或逢兇險,或中邪祟者,我們善能醫治?!?/p>

賈母,王夫人聽見這些話,那里還耐得住,便命人去快請進來。賈政雖不自在,奈賈母之言如何違拗,想如此深宅,何得聽的這樣真切,心中亦希罕,命人請了進來。眾人舉目看時,原來是一個癩頭和尚與一個跛足道人。見那和尚是怎的模樣:

  鼻如懸膽兩眉長,目似明星蓄寶光,破衲芒鞋無住跡,腌臜更有滿頭瘡。

那道人又是怎生模樣:

  一足高來一足低,渾身帶水又拖泥。相逢若問家何處,卻在蓬萊弱水西。

賈政問道:“ 你道友二人在那廟里焚修?!?那僧笑道:“
長官不須多話。因聞得府上人口不利,故特來醫治?!?賈政道:“
倒有兩個人中邪,不知你們有何符水?” 那道人笑道:“
你家現有希世奇珍,如何還問我們有符水?”?

賈政聽這話有意思,心中便動了,因說道:“
小兒落草時雖帶了一塊寶玉下來,上面說能除邪祟,誰知竟不靈驗?!?那僧道:“
長官你那里知道那物的妙用。只因他如今被聲色貨利所迷,故不靈驗了。你今且取他出來,待我們持頌持頌,只怕就好了?!?/p>

賈政聽說,便向寶玉項上取下那玉來遞與他二人。那和尚接了過來,擎在掌上,長嘆一聲道:“
青埂峰一別,展眼已過十三載矣!人世光陰,如此迅速,塵緣滿日,若似彈指!可羨你當時的那段好處:

  天不拘兮地不羈,心頭無喜亦無悲,卻因鍛煉通靈后,便向人間覓是非。

可嘆你今日這番經歷:

  粉漬脂痕污寶光,綺櫳晝夜困鴛鴦。沉酣一夢終須醒,冤孽償清好散場!

念畢,又摩弄一回,說了些瘋話,遞與賈政道:“
此物已靈,不可褻瀆,懸于臥室上檻,將他二人安在一室之內,除親身妻母外,不可使陰人沖犯。三十三日之后,包管身安病退,復舊如初?!?br /> 說著回頭便走了。

賈政趕著還說話,讓二人坐了吃茶,要送謝禮,他二人早已出去了。賈母等還只管著人去趕,那里有個蹤影。少不得依言將他二人就安放在王夫人臥室之內,將玉懸在門上。王夫人親身守著,不許別個人進來。

至晚間他二人竟漸漸醒來,說腹中饑餓。賈母,王夫人如得了珍寶一般,旋熬了米湯與他二人吃了,精神漸長,邪祟稍退,一家子才把心放下來。

李宮裁并賈府三艷、薛寶釵、林黛玉、平兒、襲人等在外間聽信息。聞得吃了米湯,省了人事,別人未開口,林黛玉先就念了一聲
“ 阿彌陀佛 ” 。

薛寶釵便回頭看了他半日,嗤的一聲笑。眾人都不會意,賈惜春道:“
寶姐姐,好好的笑什么?”?

寶釵笑道:“
我笑如來佛比人還忙:又要講經說法,又要普渡眾生,這如今寶玉、鳳姐姐病了,又燒香還愿,賜福消災,今才好些,又管林姑娘的姻緣了。你說忙的可笑不可笑?!?/p>

林黛玉不覺的紅了臉,啐了一口道:“
你們這起人不是好人,不知怎么死!再不跟著好人學,只跟著鳳姐貧嘴爛舌的學?!?br /> 一面說,一面摔簾子出去了。不知端詳,且聽下回分解。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