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催妝曲

  一

暴雨,突然的就來了,卻沒感覺它有帶走一絲絲夏日的煩躁。推開臨街的窗,呵,哪來的暴雨,是遠處迎親隊伍的催嫁曲,喇叭嗩吶交織在一起,忽地,感覺到莫名的煩躁。那時,我也是坐在那花轎,也是聽著那熟悉的催妝曲,卻嫁的不是我要嫁的人。

  泣與笑,戀與愿與恩怨,

  這幾天秋風來得格外的尖厲:
  我怕看我們的庭院,
  樹葉傷鳥似的猛旋,
  中著了無形的利箭——
  沒了,全沒了:生命,顏色,美麗!
  就剩下西墻上的幾道爬山虎:
  它那豹斑似的秋色,
  忍熬著風拳的打擊,
  低低的喘一聲烏邑——
  「我為你耐著!」它仿佛對我聲訴。
  它為我耐著,那艷色的秋蘿,
  但秋風不容情的追,
  追,(摧殘著它的恩思惠!)
  追盡了生命的余輝——
  這回墻上不見了勇敢的秋蘿!
  今夜那青光的三星在天上
  傾聽著秋后的空院,
  悄俏的,更不聞嗚咽:
  落葉在泥土里安眠——
  只我在這深夜,啊,為誰凄惘?

  你枉然用手鎖著我的手,

  新娘,你為什么緊鎖你的眉尖

圖片 1

  難得的青年,倏忽的青年,

  女人,用口擒住我的口,

  (聽掌聲如春雨,吼,

此圖片來自網絡

  前面有座鐵打的城坦,青年,

  枉然用鮮血注入我的心,

  鼓樂暴雨似的流!)


  你走了城垣,永別了春光,

  火燙的淚珠見證你的真;

  在繽紛的花雨中步慵慵的向前:

  永別了青年,戀與愿與恩怨!

  遲了!你再不能叫死的復活,

  (向前,向前,

新娘,你為什么緊鎖你的眉尖

  妙樂與酒與玫瑰,不久住人間,

  從灰土里喚起原來的神奇:

  到禮臺邊,

? ? ? ? (聽掌聲如春雨,吼,

  青年,彩虹不常在天邊,

  縱然上帝憐念你的過錯,

  見新朗面!)

  ? ? 鼓樂暴雨似的流!)

  夢里的顏色,不能永葆鮮妍,

  他也不能拿愛再交給你!

  莫非這嘉禮驚醒了你的憂愁:

在繽紛的花雨中步慵慵的向前:

  你須珍重,青年,你有限的脈搏,

  一針針的憂愁,

  (向前,向前,

  休教幻景似的消散了你的青年!

  你的芳心刺透,

  到禮臺邊,

  逼迫你熱淚流,——

  見新朗面!)

  新娘,為什么緊鎖你的眉尖?

莫非這嘉禮驚醒了你的憂愁:

  二

  一針針的憂愁,

  新娘,這禮堂不是殺人的屠場,

  你的芳心刺透,

  (聽掌聲如震天雷,

  逼迫你熱淚流,

  鬧樂暴雨似的催!)

新娘,為什么緊鎖你的眉尖?

  那臺上站著的不是吃人的魔王:

鎖著眉頭,隨著花轎的搖擺,我的心也隨著飄來蕩去,掀開花轎的布簾,看到的是一群喜氣洋洋的人們。男人女人臉上都帶著微笑,小孩子跟著迎親的隊伍跑來跑去,笑聲和喇叭嗩吶混在一起,似乎要把這喜慶的事傳到天上去。他們在笑,在為我的婚禮在笑,在為家里娶到一名知識分子在笑??此麄冃Φ媚敲撮_心,為什么我的心卻仿佛有針在刺,一下,一下,一下……

  他是新郎,


  他是新郎,

  你的新郎,

新娘,這禮堂不是殺人的屠場,

  新娘,美滿的幸福等在你的前面,

  (聽掌聲如震天雷,

  你快向前,

  鬧樂暴雨似的催!)

  到禮臺邊,

那臺上站著的不是吃人的魔王:

  見新郎面——

  他是新郎,

  新娘,這禮堂不殺人的屠場!

  他是新郎,

  三

  你的新郎,

  新娘,有誰猜得你的心頭怨?——

新娘,美滿的幸福等在你的前面,

  (聽掌聲如劈山雷,

  你快向前,

  鼓樂暴雨似的催,

  到禮臺邊,

  催花巍巍的新人快步的向前,

  見新郎面——

  向前,向前,

新娘,這禮堂不是殺人的屠場!

  到禮臺邊,

到了,到了要下轎的地方了,歡笑聲還是那么的熱烈,喇叭嗩吶的聲音還是那么的喜慶,響聲高得驚人。隔著頭蓋,看到的一切蒙著一層紅色,世界是紅的,宅子是紅的,人是紅的,我要嫁的人,他,也是紅的。

  見新郎面。)

“新娘子,往前走吶,今天可是一個喜慶的日子,你看那新郎官,多俊吶,嫁給他真的是有福啦?!?/p>

  莫非你到今朝,這定運的一天,

往前走,往前走,他笑了,我未來一起生活的那個男人他笑了,為什么,為什么他的嘴巴是紅的,牙齒是紅的,為什么他,笑得嘴巴張得那么大。

  又想起那時候,


  他熱烈的抱摟,

  那顫栗,那綢繆——

新娘,有誰猜得你的心頭怨?——

  新娘,有誰猜得你的心頭怨?

  (聽掌聲如劈山雷,

  四

  鼓樂暴雨似的催,

  新娘,把鉤消的墓門壓在你的心上:

催花巍巍的新人快步的向前,

  (這禮堂是你的墳場,

  向前,向前,

  你的生命從此埋葬!)

  到禮臺邊,

  讓傷心的熱血添濃你頰上的紅光;

  見新郎面。)

  (你快向前,

莫非你到今朝,這定運的一天,

  到禮臺邊,

  又想起那時候,

  見新郎面!)

  他熱烈的抱摟,

  忘卻了,永遠忘卻了人間有一個他:

  那顫栗,那綢繆——

  讓時間的灰燼,

新娘,有誰猜得你的心頭怨?

  掩埋了他的心,

媒婆她牽著我,似乎是她要嫁入他家一樣,慢慢的跨過火盆,急急的穿過了他家的大門。近了,更近了,新郎的臉越來越清晰了。頭蓋慢慢的被挑開了,不,不是他,這我要嫁的人,不是我想嫁的人。他呢?那晚抱著我的人呢,那晚讓我的心顫栗的人呢?為什么不是他,為什么不是他來娶我?

  他的愛,他的影,——


  新娘,誰不艷羨你的幸福,你的榮華!

新娘,把鉤消的墓門壓在你的心上:

  (這禮堂是你的墳場,

  你的生命從此埋葬!)

讓傷心的熱血添濃你頰上的紅光;

  (你快向前,

  到禮臺邊,

  見新郎面!)

忘卻了,永遠忘卻了人間有一個他:

  讓時間的灰燼,

  掩埋了他的心,

  他的愛,他的影,——

新娘,誰不艷羨你的幸福,你的榮華!

是啊,不是那晚的他來娶我,眼前的他才是我未來要一起走下去的人,忘了那晚的他吧。在這個時代,嫁給眼前的他才是最好的,你聽,多少人在羨慕你的幸福,多少人在羨慕你的榮幸。

可為什么,臉頰上有冰冰的水流過,滾燙的冰水流過我的心,恩?它為什么是紅的,它也在替我高興,高興嫁了一個好人家么?還是在,叫我忘了那晚的他吧,讓時間把他掩埋,把那顆心掩埋在時間的灰燼里!


圖片 2

此圖片來自網絡

關上臨街的窗,回到一個人的房間里,剛剛那個新娘子真美呢。依稀記得,那年的我,也曾這么美過,可那晚的他,長的是什么樣子呢。

『看到徐志摩先生的《新催妝曲》突然腦海中有一副畫卷出現,不會做動畫的我沒法將它從腦海中刻錄下來,借文字把他記下,希望將來再次看到這首詩時,不會忘了此時的心境?!?/p>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