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學課程中的讀寫能力培養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圖片 1

圖片 2

能力培養下古代文學課程教學策略探究

古代文學課程是漢語言文學的專業基礎課,肩負著培養學生核心專業能力的重任。應該對古代文學教學體系總體進行精心設計,突出能力教育目標。從課堂教學、課外自主學習的指導、課程考核和課程實踐多個方面入手,發揮古代文學課程的資源優勢,全面提升學生的專業素養,促進學生能力的深度發展。

古代文學;能力;教學策略

古代文學課程作為專業基礎課,承擔著漢語言文學專業學生的核心能力——閱讀和寫作能力的培育重任。流暢的閱讀、寫作建立在學生具備了一定的文學感受力和文字表達力的基礎上?!皢柷牡们迦缭S,為有源頭活水來?!边@“活水”不僅源自生活中的點滴觀察感悟,更源自對幾千年優秀作品中豐富情感世界和表達技巧的領悟?!肮糯膶W是探求人的心靈和情感的學科,不但創作者需要藝術的想象力,研究者同樣需要以充沛的想象力去作‘同情之理解’?!盵1]古代文學課程教學如果能采取恰當的教學策略,則學生的能力提升應該會事半功倍。

一.從“文學學”到“文學能力訓練”的課堂教學策略

學生應該通過細讀作品,以優秀的古代文學作品為模范來磨礪自己的寫作和表達,從而形成細膩的情感感悟能力和恰如其分的文字表達能力。但目前普通高校的古代文學課程通行以文學史為中心的教學策略,重點不是對學生的文學能力進行訓練,而是進行古代文學知識的介紹。這主要表現在古代文學課堂教學基本以文學史教學為中心,忽視文學作品的解讀和相關學術問題的研究。這就使得“文學作品已經失去了在文學學科中應有的基礎性功能,而處在一種知識傳授的輔助地位”。[2]以文學史為中心的課堂教學法已經飽受學界質疑,但依然風行不衰。第一,這種方法可以順利完成教學計劃,留下條理清晰的課堂筆記、頭頭是道的專業術語,塑造出高大上的課程形象。第二,避重就輕。古代文學歷史悠久,研究資料豐富易得,而對作品的感悟卻需要沉潛氣力,長期用志始能偶得。即使是專業教師,也不能保證對每首作品都有獨特、真切的感悟。第三,教師對古代文學作品解讀一般是描述式的感悟,細膩而感性,難以作為條理清晰的筆記內容供學生記錄、考試。因此學生也會棄之不記,甚至不聽,功利化的教學方式影響了學生學習作品的主動性。古代文學課程要樹立能力培育的教學目標,所有的教學活動應該圍繞這一目標而精心設計。教師在講課的過程中,重視文學作品的解讀,加強課堂教學示范環節,引導學生進入古人的內心世界,提升文學感悟力和文字表達力。教師可以適當地沖破文學史的時間編排順序,在講解過程中可通過分析同一題材的作品,讓學生體會作家不同的風格和情感表達方式。比如同樣寫鳥啼花落的春雨后的清晨,孟浩然的《春曉》和王維的《田園樂》就寫出了自己獨特的感受,孟詩從睡醒的一剎那寫起,寫鳥鳴中追憶起的夢境風雨,這種注重主觀感受的表達方式是孟浩然“風流”“真率”性情的表現。王維的《田園樂》則展現出詩中有畫的藝術特征,體現出一個雅趣盎然的詩人、畫家獨特的審美眼光。教師應當對作品中最獨特的情感感悟進行解讀和描述,分析作者文字表達的高明之處,引導學生進入古人的心靈世界并學習古人表情達意的方法。再比如杜甫夔州詩歌中的《登高》是杜詩中的精品,也是最能體現杜詩沉郁頓挫風格的作品之一,還是教學的一個重點。由于學生在中學階段已經學習過這首作品,對內容和基本的藝術特色有了解。這首作品解讀的重點應該落在深沉狀大的情思和精妙凝練的表達上。為此,筆者先介紹梁啟超的演講詞《情圣杜甫》,再將柳宗元的《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刺史》、李商隱的《安定城樓》等多首登高詩作與此詩進行對比,從而深刻剖析杜詩的境界和創作水準。這就突破了“講作家必講生平、思想、藝術成就及影響,講作品必講背景、內容、手法、語言。重條分縷析,輕整體感染和心靈的觸發;重說明、講解,忽視描述、抒情,像解剖醫生一樣冷靜與漠然,文學的課堂死氣沉沉沒有激情[3]”。

二.建立持續性教學平臺,重視習慣培育的課外指導策略

長久以來,古代文學課程并沒有被當成文學能力訓練的課程,而是作為“文學學”課程傳授相關的文學知識,這直接導致漢語言文學專業學生的課外自主學習主動性差。其一,學生的閱讀訓練不過關。在中學的應試教育體制下,大多數學生沒有接受過大量系統閱讀古代文學作品的訓練,缺乏深入理解、反復記誦和悉心體驗古代作品的學習經驗,自主地闡釋作品、感悟作品的能力不強,能夠熟練閱讀古文的學生鳳毛麟角。加之在課堂上缺乏解讀作品、梳理史料等示范性的教學,大多數學生的課后學習一直未能脫離死記硬背的模式,甚至放棄了課后學習,使課程沒有發揮應有的能力訓練功能。第二,當下的古代文學課程受影像娛樂等電子產品沖擊尤其大。古代文學作品和學生生活距離較遠,特別是寫作訓練缺乏傳統文學教學中的“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而反三隅”等現場教學的示范、修改、強化等激勵環節,無處下手或低水平重復導致學生放棄學習訓練。課堂教學時間有限,大量的文學訓練乃至學習習慣的養成,可以借助課外教學平臺。具體策略是建立網絡學習空間,加強和學生的互動,指導學生課后的閱讀、寫作活動。教師將古代傳統的國學學習方法介紹給學生,每次根據課堂教學內容給學生布置相關作業,并對作業的完成程度提出要求。比如對于閱讀的作品,要求學生做讀書筆記,或把讀書時看到的要點和精彩之處摘錄下來,或者把自己受到的啟發和對某一問題的看法寫下來,積少成多,既練了文筆,又啟發了思維。對于經典作品,可以依據“誦讀→涵泳→品鑒→摹寫→創作”的步驟,由淺至深,由易至難提升對文學作品的審美能力和感悟力,并將優秀作品的語言內化為自身的語言能力。比如在課堂上講解唐代的詠物詩——《詠蟬三絕》,其中初唐虞世南的《蟬》清貴而高調,駱賓王《在獄詠蟬》的蟬清潔而委屈,李商隱的《蟬》清高而孤獨。作者所托之物相同,而內心情志卻迥異。課堂上重點強調學生觀察假借外物抒發情感時作者如何做到物與我的合一。布置的課后作業則是讓學生廣泛搜集自己感興趣的詠物類作品閱讀,并創作一篇詠物題材的作品,交給教師及時點評,既對課堂教學內容進行鞏固,還鍛煉了寫作能力。通過網絡學習空間,加強對學生文學訓練環節的監督。古代文學的教學,一直局限在“教師→教材→課堂”的固定模式之中,坐而論道的教法,培養出的必定是不能起而行之的學生。為了培養學生的核心競爭力,如各種文體的擬作與隨筆。教師要求學生將完成的作業上傳到空間中,進行指導匯評,以評促學,全面提升學生的文學實踐能力。建立網絡學習空間是為了及時回應學生疑問并能迅速找到問題所在。教師及時跟進、持續關注指導學生可以敦促學生完成學習任務,保證學習效果。所以教師定期檢查、指導,并擇優匯編,獎勵先進,激發后進,使學生開動腦筋,揣摩經典或文獻,提高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當學生對古代文學的學習習慣成自然后,能力的持續性發展也順理成章。同時,一些在課堂教學環節無法進行的文學訓練和學習效果評估也可以借著網絡傳輸來實現。比如教師可以對學生的古代文學閱讀、能力基礎進行摸底,將學生分組,有針對性地布置相應的能力訓練作業,開發學生的學習潛能。教師定期檢查、指導,并擇優匯編,獎勵先進,激發后進,使學生開動腦筋,簡練揣摩經典或文獻,提高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通過網絡學習空間,加強對學生文學訓練環節的監督。古代文學的教學一直局限在“教師→教材→課堂”的固定模式之中,坐而論道的教法,培養出的必定是不能起而行之的學生。為了培養學生的核心競爭力,如各種文體的擬作與隨筆。學完先秦文學,模仿《詩經》擬做10首四言詩,模仿楚辭作品,做兩首騷體詩;學完唐宋文學,不僅學會吟誦、鑒賞各種風格的作品,而且會創作詩、詞,會用文言文寫散文;學完元明清文學,會創作戲劇、會寫作并改編古代的經典小說篇目等。教師要求學生將完成的作業上傳到空間中,進行指導匯評,以評促學,全面提升學生的文學實踐能力。

三.注重過程評價,強調能力考查的課程考核策略

目前,各高校古代文學課程的考核方式有兩大特點:其一,考核目標突出知識記憶,且內容多來自教材和教師的講義。其二,重視期末考核,忽視并弱化了平時考核(到課、作業、課堂表現,占總成績30%-20%)。這種考核評價機制不能激發學生文字表現力與邏輯思考、分析等能力。這一點,從考卷中可明顯看出,學生對大學古代文學課程要求掌握的文學作品陌生,不答、答錯的情形普遍。論述性的題目僅僅涉及作品名稱,缺乏對具體作品的分析理解。答案明確、死記硬背型的名詞解釋題和簡答題則受到學生歡迎,諸如賞析、改寫、古代文體創作類的題目得分率較低,很難看到課堂教學影響的痕跡。在課后,教師布置的古代作品閱讀、識記的作業學生往往敷衍了事,因為這類作業的完成效果如何,難以量化檢測,檢查也會不了了之??荚囈话阕裱把a筆記→背筆記→考筆記”規則,學生只需要一本教材和幾頁筆記就能順利輕松通過考試,助長了古代文學的教學誤區。古代文學課程的評價考核亟待改變。在教學考評環節加大過程性評價,注重能力考查才能引起師生學習的重視。古代文學是一門大課,一般采用分段教學法,分為五段由不同的教師進行授課。所以,制訂課程的考核標準時首先要照顧能力考核的目標,在每一階段必須突出對專業能力和綜合素質的評價,增大分析問題的內容,增加課外學生自學的內容,并將其貫徹在各文學史階段的授課教師的課程考評中。第一,增加對學生能力、素質的考核比例以考促學。關注學生的學習過程,將平時的學習表現、學習內容和考試成績掛鉤,落實并實施評分的細則和方法。調整期末考試成績與平時成績的比例,加大平時成績所占比例。第二,豐富課外考核內容,將對學生的考核重點放在寫作訓練項目上??己藘热輵鸩接晒糯膶W課程的訓練寫作向實際應用領域的寫作滲透。比如從低年級的做讀書筆記,仿寫、改寫古代文學作品,中年級的做影視劇評論、課程論文選題、課程論文寫作,直至高年級可以準確地遣詞造句,熟練運用文字表情達意,寫作專業學術論文、講話稿、文學創作等,激發其自主學習的熱情,提高其專業素養,促進學生能力的深度發展。第三,開展綜合性文學實踐活動,培養學生的口頭表達能力,提升學生的氣質。如能給學生的能力提供多種展示平臺,必定會增加其學習的熱情和自信,激發鉆研精神。開辦全專業、全年級的各類古代文學實踐活動,如古代詩文名篇朗誦會、古代文體創作比賽、古代戲劇表演、古代文學作品的新編等活動,激發學生對文學的熱情,有助于學生表達能力和氣質的提升。課堂內外的學習和訓練是否打開了學生的知識視野,使其在文學感悟、寫作技能、思想境界等方面得到鍛煉不僅表現在考試和平時的作業、練習中,還能通過其他的平臺展示。

小結

梁啟超曾將小說對人的影響分為四種:“熏”“浸”“刺”“提”,其中“前三者之力,自外而灌之使入;提之力,自內而脫之使出”,這也代表了古代文學對人的作用?!疤帷笔菨h語言文學專業學生應有的素養,恰當的課程實踐活動會增強學生提升能力的緊迫感,發揮古代文學課程應有的價值和功能。古代文學課程采取恰當的課程教學策略,發揮自身的資源優勢已刻不容緩。

參考文獻:

[1]馬東瑤:《對古代文學史教學的幾點思考》,《中國大學教學》2012年第2期,第47頁。

[2]楊柏嶺:《文本?美育?文化》,《中國大學教學》2010年第9期,第44頁。

[3]李雅君:《詩性教育——文學教學的最高境界》,《中國大學教學》2012年第4期,第59頁。

作者:田寧 單位:西安工程大學

閱讀次數:人次

古代文學課程問題探究

問題之一:“重史輕文”不利于培養學生的專業綜合素質

實行學分制之前,古代文學只開設了一門課程,即《中國古代文學》。這門課程的教學內容包括“中國古代文學史”和“歷代文學作品選讀”兩大部分。學生手頭的教材既有《中國文學史》,又有《歷代文學作品選》。這門課的教學目的是既要讓學生掌握中國文學發生、發展的過程,了解中國文學發展演變的一般規律,熟悉文學史上重要的作家作品、文學流派、文學現象和文學思潮等;又要培養學生閱讀分析鑒賞古典文學作品的能力。但因教學內容太多而課時有限,在實際教學中,教師講授的主要是《中國文學史》,而《歷代文學作品選》講得很少(只有先秦文學因語言文字古奧難懂,講讀了部分作品)。實際上“作品選讀”應單獨作為一門課程,與文學史同時開課,有的高校尤其是一些本科院校就是這樣做的,但因??茖W校學制較短學時較少,還難以將它獨立開課,一般都是把它與文學史合并為一門課程。然而僅文學史的內容要在300個左右的學時里講完,時間就比較緊張,而它又是《中國古代文學》這門專業基礎課的基礎,不能講得太簡單,更不能不講,在這種情況下,就只好把“作品選讀”舍棄一旁了。所以,教師在教學中一般只對為講授文學史的需要而不得不講的少數作品作簡要分析,而更多的作品只能留待學生課后自學,這勢必影響學生解讀文學作品能力的提高,不利于培養他們的文學鑒賞素質,同時也使得他們對文學史的理解僅停留在淺層深入不下去。這種“重史”而不利于培養學生的綜合素質的問題,在當時得不到解決。然而,實行學分制后,這個問題依然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在中文系最近制定的《漢語言文學教育專業教學計劃》中,除了“專業必修課程”之外,還增設了不少“專業選修課程”,古代文學既有必修課程《中國古代文學》,又設置了《唐詩研究》、《宋詞技法研究》、《〈紅樓夢〉與中國文化》等幾門選修課程。由于增設的“專業選修課程”擠占了大量的學時,使得“專業必修課程”的學時被大大壓縮。實行學分制之前,《中國古代文學》有300個左右的學時,現在一下子被銳減為216學時。本來《歷代文學作品選》就沒法安排課時去講,學時減少后就更沒時間了。新開設的選修課程都是研究性課程,也不可能大量講讀作品,而且只有很少的3門,不能形成一個完整的體系。另外,學生學習研究性課程既需要有比較全面的文學史知識,又需要有較大的作品閱讀量和較強的作品解讀能力,所以這個依然存在的“輕文”問題,如果還不解決,也必然妨礙新開設的選修課程的教學,不利于教學質量的提高。

問題之二:怎樣合理調整文學史的教學內容

《中國古代文學》課程的學時減少后,教師不僅沒有更多的時間去引導學生閱讀鑒賞作品,而且連講授文學史的課時也變得緊張起來,這樣就需要壓縮調整文學史的教學內容,使其既能讓教師在規定的學時里講完,又能讓學生全面系統而又有重點地掌握。如果不調整,教師仍然按過去的內容、步驟、節奏授課,只能是講一半丟一半,缺乏系統性和完整性,這必然影響學生學習的效果,降低教學質量。為解決這個問題,我們文學教研室在2003級學生開課之前形成了一個初步意見,即將文學史重新分段,以便更加合理地利用有限的課時。過去我們是把文學史分為四段,即先秦文學、兩漢魏晉南北朝文學、唐宋文學、元明清文學,每段用一個學期來上。很明顯,后三段每一段的內容都比第一段多,因此先秦文學單獨作為一段似乎不太合理,所占課時似乎多了。重新分段后我們把整個文學史分成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文學、唐代文學、宋元文學、明清文學四段,還是一學期上一段,四學期上完。與以前相比最大的變化是第一段的時間跨度增大了,而第二、三、四段的時間跨度減小了。這主要是考慮到先秦兩漢是中國文學的自發時期,而魏晉南北朝時期文學剛剛進入自覺的時代,從整體上來說,六朝之前的文學其文學性不及唐以后的文學,故分配的學時少一些,以便將更多的學時放在唐以后,將有限的學時用在更需要的地方。但在實際的教學過程中,筆者發現這種分段方法不利于學生的學習。問題首先出在第一段,第一段從先秦至六朝,歷時太長內容豐富復雜,雖然對授課教師來說,要把原本豐富復雜的教學內容重新調整精簡再系統化,并在一學期內的48學時講完,問題也許不大,但對學生來說,要在這么短的時間里系統地掌握這么多的內容,卻非易事。這是因為:一方面,這一段的內容一般是放在一年級的第一學期來上,接受對象是剛剛走進大學校門的新生,他們還沒有適應大學的學習環境,還沒有完全從中學那種圍繞高考穩扎穩打的學習方法中轉變過來,一下子還不適應這樣快節奏的學習方式。另一方面,因受學時限制,教師在課堂上主要講文學史很少導讀作品(過去在講先秦文學時還選讀少量的作品,現在基本上不講),然而,不讀懂作品,學生對文學史也只能是一知半解無法深入下去,這樣,他們就需要利用足夠的課外時間來閱讀理解作品,幫助消化吸收課堂上所學的內容,但實際上留給學生消化吸收的時間太少。以《詩經》為例,實行學分制之前,我們要用十幾個課時來講這一章的內容,歷時3—4周,學生可以利用這幾周的時間慢慢消化吸收課堂上所學的內容,甚至自學一些課堂上沒有講到的東西。而現在這一章的內容我們僅安排了3—4個課時,留給學生的課外時間不到兩周,雖然教學內容精簡了對學生的要求降低了,但要學生在這么短的時間里掌握這一章的內容,確實有難度。當這一章的內容學生還未完全消化吸收時,教師已開始講新的內容,學生又不得不匆匆忙忙地跟著學習新的內容。所以,這兩方面的因素肯定會影響學生的學習效果。另外,唐之前的文學雖然其文學性不及唐之后的文學,但它是后來的中國古代文學發展的基礎,對后世文學有著深遠的影響,所以,其內容也不能講得過于簡單??紤]到這些因素,我們臨時又把第一段的內容作了調整,改為“先秦兩漢文學”,而將“魏晉南北朝文學”納入第二段。盡管如此,學生的期末考試成績還是不理想。試題的難易程度與以往相當,考試成績卻普遍下降,03級兩個班每班都有十幾人不及格,這種情況過去從末出現過。所以文學史的教學分段問題,還要進一步討論,既要符合文學發展的規律,又要便于教學操作,更要利于學生的學習。當然,要科學地精簡優化文學史的教學內容,僅靠重新分段是不行的,還要考慮其它的對策。所以怎樣合理調整壓縮文學史的教學內容,這個問題還是沒有得到完全解決。

問題之三:如何合理設置選修課程精簡

優化教學內容是解決專業必修課內容多而學時少這一矛盾的一個對策,但它并不能徹底地解決問題,因為那些被砍掉的內容并非不重要,它們也是古代文學知識理論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應該是學生必須掌握的內容,只要有可能,我們就應該通過其它形式來補充這些內容,這種可能可以利用選修課程來實現。因為在“專業選修課程”中不僅可以開設一些研究性的對“專業必修課程”具有深化意義的課程,而且可以開設一些基礎性的對“專業必修課程”能形成有效補充的課程。不過,限于客觀的師資條件,《教學計劃》中與古代文學有關的選修課程并不多,只有前面提到的少數幾門研究性課程,還沒有基礎性選修課程。所以,學生在“專業必修課程”中無法學到的有些內容,在“專業選修課程”中仍然得不到補充,這樣,怎樣合理設置選修課程,使之既能對必修課程具有深化作用又能對之形成有效而全面的補充,也是古代文學課程設置所亟待解決的問題。文學史中的有些內容在必修課程中沒時間講,可以考慮開選修課予以補充,同樣,“作品選讀”在必修課程中無法開課,也可以考慮開設選修課程。另外,選修課程也要形成一個合理的結構體系,不能東設一門西設一門雜亂無章,《教學計劃》中所列的選修課程就有這樣的缺陷,比如從文體這方面來講,有兩門是詩詞方面的,一門是小說方面的,而其它文體如散文、戲曲卻一門也沒有,所以設置課程時也要考慮到結構的合理性,這樣才能形成一個全面而合理的課程體系。

問題之四:怎樣把課程體系的建設與師資隊伍的建設結合起來

課程體系的建設還要結合師資力量的實際,如果脫離客觀的師資條件去盲目地設置一些課程,那只能是空談。不過,師資隊伍有一個不斷建設逐步增強的過程,因此課程的設置要有前瞻性,要把它與師資隊伍的建設結合起來,不能停留在現有的師資條件上,也就是說在設計課程體系時既要考慮到在目前的條件下可以開設哪些課程,又要考慮到隨著師資力量的增強,在不久的將來,如一、二年或三、五年后,可以開設哪些課程,從而在課程體系中為其留存一定的空間。當然,這并不是說要空著課時等開新課,而是要準備在未來讓更有意義的新課程,取代目前在開課的而將來可能會被淘汰的課程。因此,在設置課程時,既要考慮現有的師資條件,又要評估三、五年內師資力量的發展情況,要根據師資力量的發展前景設計課程體系。反過來,課程體系設計好后,我們就要努力為新的課程體系建設好師資隊伍。目前我系的古代文學師資力量還不夠雄厚,師資結構也不太合理,初、中級職稱的青年教師占多數,課程重新設置后,怎樣充分合理地利用現有的資源少走彎路?怎樣增強教學隊伍提高教學水平?怎樣把教學與科研協調起來形成科學建設課程體系的合力?這些問題也都需要認真考慮。

總之,實行學分制后,要想建立一個新的健全的古代文學課程體系,有諸多因素需要考慮,而上述問題亟待解決。本文旨在引起大家對這些問題的關注和討論,對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將另擬專文,限于篇幅在此不作論述。

閱讀次數:人次

古代文學課程中的讀寫能力培養

摘要:在當今強調培養技能人才的辦學目標下,漢語言文學專業培養的學生應該具有的最基本的能力就是閱讀與寫作,而要培養這種能力,作為專業主干課程,古代文學的教學重點需要由傳統重視文學史的學習轉向作品選的閱讀和適當的寫作.為此,選擇合適的教材,落實以學生為主體的授課方式,有意識地加強古詩文的寫作訓練就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關鍵詞:古代文學;應用能力;閱讀;寫作

多年來,人們一提起中文系畢業的學生,往往就是博古通今能詩會文的文人形象,因為中國傳統的知識分子大都是文人,他們熟讀四書五經,通曉各種知識,動不動就洋洋灑灑,下筆千言.社會發展到現在,新開學科數不勝數,但能夠典型地代表中國傳統文化教育的當之無愧應該是中文學科,因為無論文學課,還是語言課,基本上都是幾千年來中國文人治學的主要內容,閱讀與寫作是他們的基本功,也是他們畢生從事的主要工作,故而古人給我們留下了浩如煙海的各種文章,成為中國傳統文化中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然而,時代發展到當下,我們越來越發現,許多正規高校中文系畢業的學生往往既沒有讀多少古代文學作品,更寫不出一篇像樣的文章,徒然只有一張畢業證,這種現象不能不令人感到遺憾.遺憾的同時,需要反思造成這種狀況的根本原因,那就是我們的日常教學在很大地方出現了偏差.就拿中文系漢語言文學專業的主干課程中國古代文學史來說,雖然許多高校都開設有這門課,但多年來,大家一直只偏重于文學史的學習,而忽視了最基本的文學作品的大量閱讀分析,這樣沒有一定數量文學作品積累的文學史課程最終只能是空中樓閣,除了應對考試之外,這樣的學習對于以后的人生來說,幾乎沒有多少價值可言.也正是認識到這種紙上談兵不切實際的做法,目前,全國許多新升本科的地方高校都在積極探索轉型辦學,其核心要義就是培養符合市場化要求,能夠學有所成、學有所用的應用型人才.這既是時代的要求,又是培養人才的最終歸宿.反之,如果培養出來的人才畢業之時就面臨失業,或是勉強找到符合自己專業特色的工作,但由于只有單純的書本知識,而缺乏實際生活中應有的體現專業知識應用專業知識的能力,那么在市場激烈競爭的社會中,這樣的所謂人才最終將被社會淘汰,這樣的高校其辦學的前途也就岌岌可危了.所以,緊跟時代需求,培養社會需要的、畢業后能夠有用武之地的應用型人才,無疑是許多新建本科院校辦學的目標所在.“就漢語言文學專業而言,學生的特長主要體現在閱讀與寫作這兩個方面,其綜合素質的基本能力,大都關聯著這個具有衍生功能的核心能力”[1].作為漢語言文學專業的核心課程,古代文學應該義不容辭地擔負起這個職責.

1改變教學內容

教什么,學什么,歷來是由所使用教材來決定的.現在許多大學中文系漢語言文學專業古代文學的教學主要講授文學史,普遍使用的教材是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袁行霈主編的四卷本《中國文學史》.當然還有其他版本的文學史.但可以說無一例外的不管哪一套教材,課程的進行始終是以文學史的系統講授和學習為主,文學作品雖然在文學史中有所涉及,但那是用來為文學史服務的點綴,不是教材中的重點,所以也就往往成了教師和學生忽略的對象.可想而知,這樣的學習,能有多少好的作品留存在學生的心底呢,更遑論學生課后主動去閱讀各類作品了.對此,有學者對于多年來古代文學的教育現狀作過沉痛的總結“這半個多世紀的古代文學教育本末倒置——教師忙著編文學史,學生忙著背文學史,古代文學作品被扔在一邊,最多只是文學史附帶的‘參考資料’”[2].再者,文學史知識的學習其實并不需要教師在課堂上費盡口舌大講特講,因為那些知識,學生自學也完全可以理解,如果一味講解這些淺顯易懂的內容,其實也很難激發起學生的學習興趣,教學效果不好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故此,筆者認為,要想使學生真正學有所得、學有所樂,就必須改變教學內容,即由文學史的學習轉向文學作品的學習.而改變教學內容首先必須從改變教材開始.現在有不少高校的漢語言文學專業古代文學課程只有文學史一種教材,筆者所在學校就是如此,以前還有配套的作品選,如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朱東潤主編的六卷本《中國歷代文學作品選》或者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王長華等主編的三卷本《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但多數情況下不是講課的主要內容,最多作為一個輔助性的參考讀物.有的時候老師要求學生課下自己讀這些作品選,但沒有相關的督促機制,學生很少有主動閱讀的.近兩年,連這輔助性的讀物也沒有了,學生手里只有一套文學史,有時根據講課內容的需要,教師就得自己從其他書上專門找一些作品,這就存在很大的不便.鑒于以上種種弊端,筆者認為,選用或者編寫合適的作品選作為高校漢語言文學專業古代文學課程的主干教材是迫在眉睫的首要任務,當然文學史教材不是棄之不用,而是將其地位由主要轉為次要,作為學生自主學習的參考,課堂上應該以教師和學生共同學習分析作品為主.歷來許多高校使用的作品選,如朱東潤的六卷本《中國歷代文學作品選》,其實就是一套很不錯的選本.所選作品不僅數量多,質量高,大部分是歷朝歷代的一些經典名篇,而且也基本涵蓋了各種文體,唯一稍嫌不足的是對作品的分析較少,往往只有一個題解,這對于學生真正走進作品理解作品有時難免還存在一些困難.倒是王長華主編的三卷本《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在這方面有所突破,除了有簡要的分析之外,最突出的一點就是提供了歷代一些有代表性的學者對該作品的評點,這對啟發和指導學生對作品的理解和接受是有很大幫助的.當然,因時代或編選者個人因素,這些作品選中的作品也不見得都是古代文學中的精華,但起碼為我們學習古代文學作品提供了一個可以參考的范本,我們可以在此基礎上根據時代的需求和學生的學習特點逐漸編寫出更科學合理、更受師生歡迎的選本.

2改變授課方式

傳統的授課方式,往往是教師一言堂.不管是基礎知識的傳授,還是作品的分析講解,學生常常只是扮演著聽眾的角色,教師講得好與壞,對與錯,似乎都由教師說了算,教師講到哪里,學生聽到哪里.如果是一個口才特別好的教師,學生還聽得饒有興味,心下對這個教師還佩服得很;反之,如果教師表達能力一般,學生就聽得索然無味,打瞌睡開小差就是屢見不鮮的事了.但是不管哪種課堂效果,這種一言堂的授課方式都是以教師為主體,上課成了教師的表演秀,即便有表演得很精彩的,但在這樣的課堂上,學生只是一個被動的客體,下課了,表演也就結束了.對于學生來說,沒有自身真正的主動投入與參與,其實很難說得上有什么收獲.雖然我們的教育學理論一再提倡課堂教學應該是以學生為主體以教師為主導的一個過程,多數教師也明白這個道理,可一到課堂的實踐中,就完全變了樣.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很復雜,一是這種一言堂滿堂灌的教學由來已久.多少年來,我們絕大多數教師就是在這種機械接受教師講授的課堂上完成自己的學業的,因此他們當了教師后,自然而然就會沿襲這老一套的做法;二是中國的學生從小到大也基本上是在單純接受教師講解中一路走過來的,對于大學教師的一言堂自然也是心安理得見慣不驚了,反倒是如果教師換一種教學方法,比如讓大家自學或者師生共同討論,他們反而覺得很不適應,往往就會茫無頭緒或者啞口無言了,尤其是一些學習不自覺的學生,如果讓他們主動參與學習討論,那就是渾身的不自在,或者根本就懶得動了.正如有學者指出的那樣,“當代大學生對包括古代文學在內的傳統文化了解都比較少,這就使古代文學教師較之其他學科的教師更容易走上一言堂的道路”[3].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教學方式,多少年來,我們培養出來的學生很少有創新性,他們只會沿襲老一套的做法,說著老一套的觀點,都像是一個模子制造出來的一樣.其根本原因,就是沒有將書本上的知識真正內化到自己的心靈世界中,生活與學習不能完美地融合為一,這其實也與古人的教學方式相背離.中學課本中有一篇選自《論語》的文章“子路冉有曾晳公西華侍坐章”,實際上就是孔子很平常的一次上課的情景,中心內容是談理想,但孔子的講課方式與我們現在絕大多數教師的講課模式不一樣.若照著我們現在通行的做法,往往是教師筆直地站在講臺上,首先板書,然后講什么是理想,理想對于人生有什么意義,我們應該樹立什么樣的理想等等.但是我們看孔子的這堂課,他是跟學生坐在一起,隨便地像聊家常一樣來讓眾人談自己的理想抱負,這就極大地激發了學生參與的主動性的積極性,而后也對學生各自的理想作了簡要的點評,并且也向學生毫無保留地談了自己的理想.若照著我們現在的眼光來看,這簡直不能算是上課,可對于在座的孔子弟子來說,再沒有什么樣的上課方式能像孔子那樣對他們有所觸動.因此,課堂教堂以學生為主體,充分調動發揮學生學習的積極性的主動性無疑是最有效、最成功的方式.作為古代文學課程,最需要的就是在教師的適當引導之下,讓學生真正走進作品中,仔細研讀分析作品,然后說出或者寫出自己對作品的理解和感受,大家共同交流,有不同意見可以互相辯論,這樣可以集思廣益,開拓自己的眼界.同時在親自研讀的過程中,真正體會作品的思想內容藝術特色,感受領會作者成功的地方在哪里,甚至發現作品的一些不足之處,只有這樣,學生才會真正學有所得.比如,筆者在講蘇軾《六國論》的時候,讓同學們對蘇洵、蘇轍的《六國論》進行對照分析,看看各自的觀點有什么不同,你認為誰寫得好,好在哪里.結果有些同學就大膽地提出了自己的觀點,說蘇軾的《六國論》與其說是六國論,倒不如說是過秦論,因為他更多的是在談秦朝滅亡的原因,從這個角度來說,蘇軾的這篇《六國論》就不如他父親和弟弟的緊扣中心,而且其提出的“不注重養士”的觀點也不如其父親和弟弟的見解深刻,也更讓人信服.該學生的觀點是否成熟正確,且不予評論,但如果他沒有親自閱讀這三篇文章,光從一般文學史對蘇軾的推崇來看,他就很難或者根本不會得出如此真切的看法.實際上,我們學習古代文學的目的,就是體味古人作品的魅力,或者領會其深刻的思想,或者體會其豐富的感情,或者感受其高超的藝術,在閱讀研討中獲得豐富的美的享受和深刻的教育和啟迪,進而提高人生的藝術品位等等.而要想獲得這樣的體驗和感受,除了親自閱讀作品,光靠別人一枝半葉的講解,是很難有多大收獲的.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對于古代文學作品的學習,課堂上教師的引導,師生共同的探討,課后大量的閱讀與思考都是必不可少的重要環節.

3重視寫作訓練

俗語道: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古往今來,凡是有成就的大作家大詩人,都是在閱讀了古人的大量文章,積累了豐厚的文學素養后,從而自覺地養成了勤于寫作的好習慣.經常練習寫作,一方面可以進一步深化我們對專業知識的理解,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就是可以提高我們的寫作水平.兩千多年的中國文學發展史,給我們留下了數以萬計的好文章,經常閱讀揣摩這些優秀的文學作品,可以讓我們真切地體會到好文章究竟“好”在哪里,從立意構思、謀篇布局、遣詞造句等多個方面都可以給我們極大的啟發和借鑒.但是如果只是單純停留于對好文章的閱讀鑒賞方面,而缺乏親自寫作的實踐訓練,終歸還是不能將所學融會貫通.古人云:“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說的就是這個道理.為此,在古代文學教學中,適當地讓學生練習寫作一些作品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比如,我們在學習了大量的唐詩,對于格律詩平仄粘對押韻等基本常識有了一定的認識之后,不妨嘗試著自己作幾首格律詩,作完后,再跟古人的相對照,這樣就能發現自己的不足和差距,反過來也會更加促使我們去探析古代優秀作品的精髓所在,從而不斷提升自己的寫作水平.除了詩詞曲賦等藝術特色鮮明容易記誦的韻文,古代文學中還有很多實用性很強的文體,如序跋、書信、祝詞、祭文、墓志銘,這些文體至今仍有其用武之地.比如前幾年網上盛傳的浙江大學120周年校慶用傳統的賦體寫校慶公告,南京大學60后博士用章表體式寫學位論文的致謝語,在千篇一律白話文盛行的今天,乍一看到這種文章,令人感到既古樸高雅,又新穎別致,因而深受愛好傳統文化人士的歡迎.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對于中文系的學生是有很多期待的,比如平時寫一些應用性的文章,最常見的如申請書、請假條、計劃、總結,再者如婚喪嫁娶友朋聚會的致辭,或祝福,或悼念,或感謝,或鼓勵,都是需要我們大顯身手的時候.然而往往在這樣的場合,我們有些真正科班出身的人卻很難寫出一篇像樣的文章,這就不能不令人感到遺憾.其實,在日益重視傳統文化的今天,適當地學習寫作一些古體詩文辭賦,不僅在某些場合具有很強的實用價值,即便在日常生活中也能陶冶情操豐富精神世界.也許是耳濡目染的緣故,筆者平日在閑暇之余,有時興致來了,便往往賦詩一首,并且跟志同道合的友人一道分享,友朋之間相互酬和,一來一往,其中的樂趣自是不言而喻的.這樣的交流一方面滿足了情感的溝通,加深了彼此之間的友誼,另一方面也無形中提高了自己的寫作水平,豐富了精神生活.有鑒于此,筆者感到,平時教學中,在加大學生閱讀經典作品的同時,適當地根據所學階段文體的特征,有計劃、有針對性地提倡學生學習寫作一些古詩文篇章,是非常有必要的.當然,為了激發學生寫作的興趣,可以借助于一些社團活動,通過交流比賽等多種環節,讓學生把自己的作品推出去,讓眾人評價欣賞,或者獲得自我滿足,或者彼此取長補短,形成一種良性互動的局面,最終可以實現寫作水平的共同提高.在這樣的活動中,教師也最好參與進來,或者當評委,或者跟學生一道競技,師生共同進步,都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當然,良好的讀寫習慣的養成絕非一時一地之事,過去許多讀書人從小就養成了勤于讀書寫作的習慣,比如大家熟悉的東晉大詩人陶淵明自述其生平是“少年罕人事,游好在六經”,唐代大書法家顏真卿《勸學》:“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讀書時.黑發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唐詩人王貞白《白鹿洞詩》:“讀書不覺春已深,一寸光陰一寸金”更是世人皆知讀書勵志的名言警句.北宋大詩人蘇軾也說“舊書不厭百回讀,熟讀深思子自知”,一本好書,需要反復閱讀,多方揣摩思索,方能發掘其中的真諦.正是因為有日積月累的讀書好習慣,因而古人寫起文章來也毫不費力,杜甫“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談的就是自己的成功經驗.杜甫現存詩歌1400余首,一生顛沛流離,生活愈艱苦,寫作的欲望愈強烈.特別是南宋著名愛國詩人陸游現存詩歌9000多首,這還不算其他文章,正如他在詩里所言“上馬擊狂胡,下馬草軍書”,寫作已經成了他生活和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了.為了提高學生閱讀和寫作的能力,最近,筆者所在院系試行了“511”工程,即在本科四年中背誦500首古典詩詞,閱讀100篇經典名著,寫作100篇讀書心得,每個學生都有專門的指導老師負責督促檢查完成.相信,這項工程如能堅持不懈地進行下去,學生的讀寫能力一定會有一個大的提升.博覽群書,筆耕不輟,是從古至今文人的生活寫照,作為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中文學科的學子,更應該自覺地將這種良好的作風繼承下來,為我們美麗的中國夢增光添彩.

參考文獻:

[1]丁曉原.論應用型本科院校漢語言文學專業學生核心能力的培養[J].常熟理工學院學報:60-63.

[2]戴建業.大學中文系古代文學教學現狀與反思[J].華中師范大學學報:84-91.

[3]華君武.高校教育改革初探[M].長沙:岳麓書社,2007:178.

作者:劉貴生 單位:衡水學院文學與傳播學院

閱讀次數:人次

五、提高教師綜合素質

高中時期的學生,思維已經發展到了一種不可控的階段,再加上數學本身的枯燥特性,教師想要很好地掌控數學課堂是非常困難的.這就要求教師必須充分具備良好的綜合素質和專業能力,才能有效把握數學課堂有序進行.因此,教師在平時應該主動參加一些教學教研活動,在增加新知識的同時,通過與其他教師的交流分享,提升自己的綜合實力,這樣才能有助于提高數學課堂教學的有效性.

六、重視課堂教學總結

進行課堂總結是提高課堂教學有效性的一大主要途徑,所以,教師應該在課堂教學結束之后,主動進行階段性的總結,從而幫助學生鞏固學習基礎知識,為更深層次的學習奠定堅實的基礎.課堂總結是為了發現課堂教學過程中存在的不足,吸取教訓,增長經驗,在以后的數學課堂教學過程中避免出現相同的錯誤,對于其中的優勢之處我們也要發揚.在幫助學生總結學習理論知識的基礎上,尋找自身的欠缺,能夠有效改善課堂教學效果,進而提升數學課堂教學的有效性.

課堂就是一個讓學生接受知識、鍛煉能力的地方,也是培養學生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場所.課堂教學的質量不光關系到學生對知識的掌握程度,還關系到整個學校的教學質量.因此,建?O高效的有效課堂是一個艱巨的工程,我們還需不斷的改進和努力.

圖片 3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