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經濟學的教程走向及升華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xpj娛樂,比較文學,作為一門已成為國際人文學科顯學之一的新興學科,已走過了一百多年的歷程。如今,它在全世界的影響正日益擴大,歐美國家的許多大學都早有了十分正規的比較文學系,在我國,包括北京大學、南京大學等許多著名大學在內的高等院校,也先后成立了比較文學研究所。這一切,表明了這門學科在世紀之交和21世紀來臨之際的勃勃生機。尤其令人欣喜的是,國家教育部于1998年正式確立了比較文學的學科地位將其列為“中國語言文學”一級學科之下與古代文學、現當代文學等并列的二級學科,定名為“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這無疑更為這門學科注人了生命活力。

比較文學是在對中國文學以及東西方各主要民族文學研究的基礎上,進行中外文學的比較研究,探討文學發展的普遍規律,深化人們對于文學的總體認識,并向比較文化的方向拓展。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研究,對進一步發展我國的文學和文化事業,擴大改革開放,具有迫切的現實意義。比較作為一種認識方法和思想手段,可謂由來已久。比較文學作為一門學科,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在歐洲發展起來的,它是一種文學研究,首先要求研究在不同文化和不同學科中,人類通過文學進行溝通的種種歷史、現狀和可能。

比較文學發展與堅持分析

一、比較文學研究領域的開拓

1.跨學科研究中的方法論問題。比較文學跨學科研究通對文學現象中的道德、倫理、思想、宗教、地理、經濟等多種社會價值標準進行評判,并通過比較研究區分審美與藝術形式,使得文學的發生與發展與社會生活的各方面更緊密聯系在一起。武漢大學張榮翼教授在發言中提到了西方正盛興的“生態批評”,即把文學與環境保護相結合。在強調該領域研究具有跨學科和全球性視角的同時,認為我國學者研究生態批評應具有自己的視野和更客觀的角度。正如文學反應的任何一個社會側面一樣,環保絕不是一個單純孤立的概念,它牽涉到諸多的政治和社會因素,蘊含集團與國家之間的利益沖突和博弈。武漢大學張箭飛教授則以“比較文學之外———略談風景學的范圍和重點”為題闡述了兼容或跨越地方研究、空間研究、環境研究或生態批評———三支貌似獨立的學科的風景學。比較文學的風景學研究屬于跨學科研究,其研究對象鎖定在其與文學、藝術和美學交疊的范圍之內。近年以來西方學界圍繞風景的定義、風景引發的諸如文化民族主義、地方感、身份認同、自我意識、人與環境等重大議題曾展開爭論。中國學者的研究有必要在厘清諸家學說的承繼或揚棄關系的基礎上,對許多問題進行重新界定從而確立學術走向。鄒建軍教授在題為“文學地理學批評的反思與構建”的發言中,反思了國內學者的文學地理學研究。他認為中國現有研究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即對西方空間批評的翻譯和介紹、文學的歷史地圖描繪、文學中心的地理變遷、作家作品的地理分布;可以從三個方面對比較文學地理學批評進行建構:對重要概念術語進行定義,使其具有方法論意義,在文學地理學的框架下來重新梳理文學史,探討文學地理學研究的方法論意義,并可援引其指導其他一些研究。武漢大學張晶通過《山楂樹之戀》及《唐山大地震》所引起的反響談到文學通過影視藝術的嫁接、傳播及文化的透視所引起的思考,由此比較文學研究應可涉及文學與藝術、文學與傳播學、文學與文化等多個方面。中南民族大學尹銳則以“人文地理學與英語后殖民文學的關系”為題提出了將人文主義地理學與后殖民文學進行結合研究的倡議,他認為后殖民文學在當今是熱點,人文主義地理學至少可以從風景與創傷、風景與權力、地理與逃避等三個方面切入研究。

2.比較文學研究實例。除了對比較文學研究的方法進行理論探討,與會學者也對自己在本領域所進行的一些實例研究進行了交流?;葜輰W院外語系湯富華教授首先以“論翻譯之顛覆力與重塑力量———重思中國新詩的發生”發言,利用大量文學史料論證了翻譯在中國新詩的產生過程中所起的巨大推動作用。武漢紡織大學譚燕保教授則以“他者鏡像中的他者———看《女勇士》和《最藍的眼睛》中的女性書寫”為題,從比較文學形象學角度分析了湯亭亭和托尼?莫瑞森在女性書寫方式角度上的表層相似,但深層書寫方式的巨大不同。通過對比二者去追溯主體的身份訴求便可明顯看出其差異,進而推知同為美國少數族裔的華裔和黑人在美國的生存狀況。廣州大學外國語學院蔣金運則以“北美華人詩歌中的生態倫理中國想象”為題,通過生態倫理想象模式、策略及內容的研究透視了北美華人作為主流文化邊緣體的心理圖式。安徽大學劉云以“《莊子?齊物論》與《盜夢空間》的互文性解讀”為題,從互文性視角從三個方面分析了兩部作品中的“夢”的異同,從而昭示了東方文化的務虛和西方文化的務實。武漢紡織大學劉慧則以“生態倫理視域下楊克的悲劇”為題,對奧尼爾戲劇“毛猿”中的珠寶店、皮貨店場景、人與猩猩的握手細節進行了深入研究,認為細節的精心設置顯示劇作家強烈的生態倫理意識和人文關懷。湖北警官學院張友文教授談了自己對公安文學的研究。武漢大學博士生韋照周和華中師范大學博士生杜雪琴分別關注了“羊皮紙效應”和易卜生創作中的地理詩學問題。

二、比較文學研究原則的堅守

比較文學自誕生百余年來,可以說一直是危機重重,質疑不斷。中南民族大學葉緒民教授通過對比較文學學科肌理的再思考,在承認比較文學不斷吸納新方法、新角度的創新意識的同時,道出了比較文學的核心何在之疑惑。他認為比較文學研究應謹防過寬,應注重比較本體及本體的文化角色,在文學流通中去進行比較研究。如果說比較文學研究以內部研究和外部研究來分,本學科應以內部研究為主,且在外部研究中注重文學性這個關鍵所在。武漢大學趙小琪教授則認為比較文學就是在質疑聲中顯示其生命力,其研究吸納其他學科的研究成果并化用,應謂之順理成章。同時,比較文學的學科特征在于主體間性,主要表現在研究主體與研究主體間性、研究主體與研究對象主體間性、研究對象主體與研究對象主體間性等方面。這種學科特征決定了比較文學主要研究不同國別文學的間性關系、不同詩學的間性關系、文學與文化理論的間性關系、文學與其他學科的間性關系。胡亞敏教授對比較文學提出了三點思考:其一,比較文學及其研究方法的拓展應讓我們更加清醒認識本學科所受到的理論沖擊、文化沖擊及與政治的結合。女性主義、后殖民主義等理論與文化沖擊,使得比較文學研究的范圍越來越大;而與政治的密切關系,使得本學科擔負著對強勢文化反叛的使命。其二,比較文學的學科定位應清楚,比較文學應有自己的堅守。應當把比較文學定位為跨文化的文學關系研究。比較文學既要開放又要保守,要有自己的陣地,要有助于文學的發展。其三,中國當代比較文學研究的民族性堅守。當今的中國需要研究民族文學,民族文學與他國文學之間的影響關系;而湖北省比較文學的特點,在于中文與外語兩支學術隊伍的融合和互借,及身處中國腹地的包容胸襟。綜上所述,此次研討會不僅關注學科理論構建,也重視具體案例研究。這昭示著,比較文學的發展不僅要吸納各種新思潮和新觀點,更要有自己的學科堅守和發展原則。

閱讀次數:人次

世紀之交,比較文學又迎來了它三年一度的全球盛會。國際比較文學協會第16屆年會于2000年8月在南非首都比勒陀利亞隆重召開,來自全世界5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400多位學者,歡聚一堂,共同探討21世紀比較文學的走向與發展。國際比較文學協會每三年一次的年會,是國際比較文學界最高級別的學術年會,它要求與會學者必須提供最新的論文,經審核篩選啟發出與會邀請。我國這次與會的8位學者,分別來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開大學、暨南大學、上海外外國語大學和我校。他們在會上宣讀了各自的論文,并參與了-些專題討論與圓桌會議發言。

文學涉及人類的感情和心靈,較少功利打算,而在不同的文化中有著較多的共同層面,最容易相互溝通和理解。從這個意義上說,比較文學的根本目的就在于促進文化溝通,避免災難性的文化沖突以至武裝沖突,改進人類文化生態和人文環境。這種21世紀的新人文精神正是未來比較文學的靈魂,也是一切文學研究和文學創作的靈魂。所以,被定位為“跨文化與跨學科的文學研究”的比較文學,必然處于21世紀人文精神的最前沿。

南非會議的中心議題,緊緊圍繞著國際比較文學界的學術走向及學科本身的未來發展展開,著重討論當今及未來多元文化主義時代比較文學如何適應時代與社會條件,向著縱深方向掘進。會議在“多元文化廣義時代的比較文學”主題下,包容了多層面、多方位的內容躊越大洋洲界域的文學比較,跨越文化界域的文學比較,跨越性別界域的文學模式,傳統與疆域、界限之辨別,文學的過去與未來,文類的越界與轉變,越界、轉折與信息社會,等等。毫無疑問,這些專題內容不僅涉及了傳統意義上的比較文學內涵,更包含了與時代發展相吻合的前沿課題,充分體現了比較文學跨學科、跨文化、跨時代的鮮明特征。與會學者比較集中的話題是面對全球化被潮的沖擊與文化研究的挑戰,比較文學學者如何堅持學科定位下的橫向開拓與全球視野。有一點是十分明確的,即傳統的思維模式和學科結構必須打破,代之以真正意義上的跨國度、跨學科與跨文化,這就要求比較文學學者不僅具備比較的意識與眼光,還要將視野從文學領域拓寬到全球范圍的文化界域,從而對整個人文學科及人類文明作出科學的理解與詮釋。

在我國20世紀20年代末30年代初,比較文學成為獨立的新興學科,并發展為“顯學”。它直接受到歐美比較文學的影響,但是比較文學現象在中國并不是新事物。歷史上,境內各民族之間的文化相互交流就包含了文學的平行比較和影響研究。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比較文學正在形成獨有的特色。中國比較文學將清理世界文學的發展線索,彌補由于對東方文學研究不足而造成的整個文學“巖系”的斷層,在世界比較文學領域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比較文學發展的歷史證明,它的思維層面、研究領域在不斷擴大,不斷超越自我,實現新的整合,這是比較文學學科生機和活力的表現。同時,也就有一個如何保持比較文學開放性和超越性、同時維持它的穩定性的問題。

南非會議的一個顯著標志是,它乃國際比較文學協會成立以來第一次在非洲大陸召開的年會。雖然國際比較文學協會本身毫無疑問是面向全世界的國際性學術組織,但長期以來由于西方中心論、歐洲中心主義的嚴重影響,處于亞、非、拉美的國家和地區,始終是中心圈外的對象,這種現象,到1991年時有了打破,年會第一次在亞洲的日本東京召開,而2000年這一次更有了大的突破,在歷來被視為貧窮、落后的非洲大陸召開,這表明,西方中心論及歐洲中心主義將逐步被淘汰,全世界范圍的學者可以平等地在同一起跑線上探討人們共同關心的學術問題。正因此,會議專門安排了“世界與非洲”、“非洲與世界”的專題研討,前者著重討論世界文化與文學對非洲的影響,后者專門探討非洲文化與文學對世界的影響,相輔相成,傳播反饋,讓人們在比較與鑒別中,深λ地了解非洲的歷史、傳統、文化與文學,以及它與世界(尤其是歐美)雙向交互關系。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比較文學學科在國內比較文學界處于領先地位。這一研究是由老一代先驅者奠定基礎,并且辛勤培植起來的。建院之初,一批文壇名宿如錢鐘書、馮至、李健吾、卞之琳和戈寶權等,揮灑譯翰,擷英采華,奉獻了大量經典之作。新時期以來,又一批莘莘學子如錢中文、袁可嘉、吳元邁、柳鳴九等,評騭百家,吐故納新,中國社會科學院的比較文學又臻至一個嶄新的水平。

中國學者在世紀之交也曾提出過建立中國學派的問題。應該說,這種主張本身,確乎能適應時代的發展與學科的需要,因為所謂中國學派,首先是沖著代表西方中心論的法國學派與美國學派而來的,其目的乃在于打破西方中心論,讓研究中心由西方轉向東方;其次,這個學派的核心主張,是適應新世紀時代條件的跨文化研究,而這正是比較文學發展到今夭所必定要達到的新階段作異質文化之間的文化與文學比較。但是,我們也實事求是地指出,研究本身是一回事,研究學派的形成義是一回事,前者可以通過自身努力達到,而后者則需贏獲他人首肯即學派的形成與確立不是自封的,它必須得到學界的承認。

當今世界的比較文學是全球全人類的比較文學,它的重要使命就是精確地描繪出不依性別、種族、階級、國家的那些文化為界線,從跨文化、跨學科的角度重新審視文學。作為一門對于知識性要求很強的學科,比較文學要求研究者具有多語種的修養,以及對于不同文化的深度理解能力。作為中國比較文學學會的主要發起者之一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比較文學學科,一直致力于培養一種學科的自覺精神,研究特點具有知識的跨學科特征、知識的思想性特征以及知識的社會性特征。

毫無疑問,21
世紀的比較文學,必定是以跨文化研究作為重要內容與努力方向,因為21世紀必定是多元文化的時代,這個多元,預示了文學研究不可能局限于一種文化之中,必定安跨越文化界限,徹底打破歷來所謂的西方東方界限。

由此,筆者也就想到了新世紀條件下我校比較文學學科的發展。應該承認,復旦的比較文學學科在80年代中后期和90年代初期,曾經有過位于國內比較文學界前列的歷史,那時,中文系與外語系攜手并進,有一支比較整齊的隊伍,有老、中、青三代學者,在賈植芳先生帶領下,為復旦曾贏得過聲譽。但如今情況已有所變化,賈植芳先生已86歲高齡,一些中青年學者或出國、或改行,一時間似很難重整旗鼓。不過,筆者相信,只要校、系兩級充分重視,重顯復且比較文學雄風的時日應該不會太遙遠。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