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學課堂教學中教師角色研究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圖片 1

古代文學課堂教學趣味性研究

大眾化時代,使很多學生覺得古典文學的學習不僅枯燥乏味,而且還對現實的職業化沒有太大的幫助,這樣會無形中增加講課的難度。而作為漢語言文學中最重要的專業課之一的古文學,仍然有眾多的群眾基礎。據相關調查顯示,有超半數以上的學生對古文學中的唐宋文學比較感興趣。而如何讓這門課程在課堂上產生強烈的吸引力,教師的教學方法非常主要。教師應從自身出發,改變教學思路,使課堂教學的趣味性提高,幫助學生學好這門課程。

一、引入情境,制造懸念

為了使古代文學對學生產生一定的吸引力,教師應善于在課堂引入情境、制造懸念。大學生已經具有一定的古典文學基礎,教師針對學生耳熟能詳的一些名篇,應將作品鮮為人知的內涵更多的挖掘出來,將一些有爭議性的問題引入,并對更多的資料進行搜集,盡量給學生帶來新鮮感,將學生原有的認識顛覆。如孟浩然的《春曉》,教師在講解的過程中,可圍繞“落花”“風雨”的意向內涵,講解“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的詩句,究竟是表示喜悅,還是代表憂傷?和宋詞相比較,區別究竟在哪里?通過這樣的講解,會取得意想不到的教學效果。再如,杜牧的《江南春絕》的“千里鶯啼綠映紅”的詩句,很多人都有爭議,認為此句描寫失真,誰人見得千里綠映紅?誰人聽得千里鶯啼?教師可以此為切入點,通過引出質疑,抓住學生的好奇心,并提出如何更好地理解該問題。這種如抖包袱的講解方式,不但能將學生視野開闊,還能更好地理解文學的本質,讓陳舊的內容更加富有新意,將學生學習古文學的興趣激發出來,這比單純的講解寫作特點和對作品主旨的提問等,能發揮事半功倍的效果。

二、變換角度,轉變思維

教師在古代文學課堂上,對于作家作品的講解,需要不斷變換角度、轉換思維。如李白、白居易、李清照等作家,都是學生非常喜愛和熟悉的,這樣教師講課會比較輕松。但對于一些不容易被大學生所接受和了解的,如韓愈和杜甫等,在文學史上的地位卻非常的突出。這就需要在講課的過程中,不斷轉換角度,對作品中的特征進行挖掘,以此增加作品的感染力。很多學生對李白的仙風道骨和瀟灑飄逸非常崇拜,而認為杜甫總是悲悲戚戚、讓人傷感,所以,對杜甫的詩歌不喜歡。這就需要教師在講課的過程中有效引導,而不應該僅僅是局限于杜甫詩歌的政治性和那種憂國憂民的詩史,通過圍繞杜甫“情圣”的特點,對其熱愛國家、人民和妻兒的真摯情感進行分析,并和李白進行比較,分析兩個人對情感的表達方式和對親朋的態度,這樣會使學生對杜甫更容易接受和理解,進而對杜甫人格、品行更加尊重。在對韓愈詩歌的研究中,學生也難認同其詩歌中古怪的意向,因此教師在講授時,可獨辟蹊徑,從詩歌創作的動機出發,對作者矛盾的心理和躁動的性格進行分析。通過了解作者的心理,而對詩歌外在表象的成因更好地掌握,進而對作者的詩歌和人品進行更深入的了解。由此可見,教師只有變換常規的角度,從不同的切入點入手,才能使教學更有新意,在將學生的學習興趣激發出來的同時,來實現最佳的教學效果。

三、要使古典文學的教學更加富有生活化氣息

在古典文學教學時,應有機結合現代生活和古典文化,通過總結文學現象,并且從實際情況出發進行闡述,才會產生良好的教學效果。在唐詩教學中,為了能對李白詩歌的夸張與想象進行形象的闡述,教師可利用多媒體,播放蕪湖天門山和廬山瀑布的圖片,使學生真正的感受“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的波瀾壯闊,并且能更深地領悟,在詩仙眼中“袖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的奇妙。在對王之煥的《登鸛雀樓》進行講解時,可比較大歷史時期同題詩。在不同的時代背景下,盡管是面對同一景象,詩人卻有著不同的精神面貌和胸襟氣魄,進而產生了不同的境界。通過對這類古文學的學習,啟發學生要加強自我的修養,待人處事時要襟懷寬廣,只有不沉湎于自己預設的狹小空間,永遠心懷美好,才不會形成抑郁心理。學生通過正確理解古典文學作品的意蘊和作家心理,可幫助自身形成健康的人格。在學習古典文學時,教師應適當介紹作家的生平,如陳子昂、李商隱等,盡管滿腹才華,卻備受打擊,但他們在挫折面前卻敢于面對、勇于承受。這樣的感性認識,對學生所起到的效果,甚至高過思想政治課的說教。學生可通過學習唐宋文學而尋找到心靈寄托的凈土,并找到擺脫煩惱和減輕壓力的方法。

四、要實現古典文學的學以致用

準確和恰當地表達作者的所思所想所感,是唐詩宋詞的魅力所在。同時,用精妙的語言對古今人類所經歷的情感和事件進行傳達,更是它的魅力所在。因此,對于古詩詞的學習,并且能在日常學習和生活中信手拈來,熟練地運用,不單單能夠提高個人學習的動力,同時,還能增添古詩詞的魅力,并且使個人的表達能力進一步提升。心胸開闊是一種境界,妙筆生花是一種才華,出口成章是一種修養,教師應通過古典文學的學習,而使學生成為有才華、有修養、有境界的人。因此,通過欣賞古典文學,培養學生的審美,并且在運用中不斷思考,使學生的思辨能力和欣賞能力進一步提高。在《唐詩宋詞活學活用》這本書中,將唐詩宋詞分為九大類,即為人處世、理想抱負、思念情懷、戀情愛意等。先通過賞析詩詞,再對其寫作和口才運用進行舉例說明,最后對心靈的啟發進行探討。在唐宋文學教學中,完全可以應用這種模式,不單單是介紹文學知識、解讀文本,還需要進行適當的發散思維,從詩詞中獲得聯想和啟發,進而更好地在現實生活中運用。古代文學這門課程,看似枯燥乏味,但教師在課堂上采取有趣和生動的教學方法,依然會使這門課程生趣盎然。因此教師在教學過程中,應善于制造懸念、引發學生的發散性思維,有機地結合現代生活和古典文學,準確、細致地解讀文本。并以此為基礎,圍繞作家和作品創設教學情境,在提高課堂趣味性的同時,也不喪失必要的學術性,使古典文學的學習效果進一步增強,并且促進學生學以致用,培養審美能力。

作者:李艷華 單位:山東外貿職業學院

閱讀次數:人次

古代文學課堂教學中教師角色研究

摘要: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程的發展受到越來越多人的關注,同時許多學校也在對古代文學課堂教學的改革和優化進行探索,而古代文學課堂教學中教師扮演的角色也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本文主要分析了現階段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堂教學存在的問題,以及如何通過轉換教師扮演的角色改進教學、提高教學質量,增強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堂教學的有效性。

關鍵詞: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程課堂教學教師角色自媒體

在教育不斷發展的過程中,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思考教育的意義,思考到底什么樣的教育才能夠稱得上是葉圣陶先生口中的“教育”,怎樣的教育才算得上是符合高職院校學生的教育。在思考的過程中,筆者發現真正符合高職院校學生的教育不是教會學生多少技能、多少本領,而是在教學的過程中增強學生的文化底蘊,培養一批有素質、有能力、有文化的全能型人才。

一、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堂教學存在的問題

眾所周知,中國古代文學是高職院校漢語言文學專業的一門基礎課程,它旨在提高學生文學素養和運用古文知識的能力。同時它是一門跨時較長、學生學習難度較大的課程。尤其是文學基礎偏弱的高職院校學生,學習起來非常吃力。筆者在實際教學過程中,也深深感受到實現教學目標的困難和出現的問題。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堂教學存在的問題有以下幾點。

1.學生學習興趣不高,導致其上課積極性和參與度不高

眾所周知,興趣是開啟成功之門的鑰匙,高職院校的學生之所以不能高效地學習古代文學課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學習的興趣薄弱,這樣就直接導致學生在上課的時候積極性和參與度不高,教師在臺上講課,臺下的學生干什么的都有,打游戲的、說悄悄話的、睡覺的等;在教師提出問題的時候,學生不會進行深入的思考;在教師布置作業任務的時候,許多學生草草了之,直接去網上搜索答案或是抄襲別的同學。造成以上問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學生沒興趣去學,自然也就無法專注于這門學科。

2.學生的基礎能力較差,導致其在接受知識與理解知識上存在一定困難

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程不能高效開展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學生的基礎知識與基礎能力較差,對很多問題或是文學知識根本不知道或是不了解,這樣會導致學生在上課的時候根本聽不懂老師在講什么。長此以往,會讓那些一開始即便是對文學課程感興趣的學生逐漸失去興趣,從而放棄對該課程的學習。例如教師在講文學人物關漢卿的時候,很多學生不了解他,不知道他生于哪個朝代等等;在講李清照的時候,學生會問李清照是男的還是女的。學生感覺陌生就會降低對所學知識的好感度,從而放棄學習。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就是學生的基礎較差,導致其在接受知識與理解知識上存在一定困難。

3.課堂文學氛圍不夠濃厚,無法營造充滿古風文學氣息的課堂

隨著科技的進步、經濟的發展,網絡信息大爆炸,新一代的人們視野越來越開闊,開放自我,接受新的實物。在現代課堂上,充斥著各種網絡用語,這樣直白的時代氣息直接與古代含蓄的文學氣息相左,導致教師在上課的時候無法有效地設置情境,給予學生充滿古風文學氣息的課堂,無法讓學生在學習的過程中進入到課堂中,從而降低了古代文學這門課程的藝術氣息,從而無法提高學生文學素養和運用古文知識的能力。

4.教師扮演角色單一,無法充分調動學生的情緒,使其更高效地學習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程課堂教學中存在的最大局限就是教師扮演的角色比較單一,導致學生審美疲勞,降低了課程效率。在高職院校中,教師普遍扮演的角色就是課程知識的串講者,主要任務就是將知識“說”給學生,只是站在三尺講臺上滔滔不絕地講課,卻忽略了學生在課堂上的主體作用,這樣的教師角色沒有巨大的魅力來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調動學生的積極性、增強課程開展的有效性。

二、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堂教學中教師角色的研究

通過對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堂教學存在的問題的分析,筆者認為要提高課程的有效性、培養和提高學生文學素養和運用古文知識的能力,最主要的任務就是重新定位教師在課堂上扮演的角色。因為在新時代的課堂上,教師與學生的角色早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教師不再是給予學生知識的灑水車,學生也不再是吸收知識的海綿。因此通過研究和定位高職院校教師在古代文學課堂教學中的任務和扮演的角色,能夠在提升課程的有效性、提高學生文學素養和運用古文知識的能力方面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筆者通過研究和調查實踐發現,將教師的角色由傳統的知識傳授者轉變成組織者、參與者、咨詢者以及評估者,能夠極大地發揮教師職業的優勢,更加高效地開展古代文學的教育教學。

在課堂教學中,教師一定要發揮組織者的角色,利用多媒體組織學生參加各種文學教育類型,激發學生對古代文學的興趣,從而提高課堂有效性。在信息時代,古代文學的教學媒體應是以文字教材為主課件、網絡等為輔助的多媒體結合。為提高學生課堂學習效率和對古代文學的形象性、直觀性的感悟,教師要在多媒體制作上多下工夫。制作課件時,文字設計、知識背景介紹、文學欣賞等,可以用不同的字體、圖片方面,藝術性地再現古典情境;聲音也要用富于形象性、感染性的語言,讓學生有身臨其境之感;圖文處理方面,采用“動”態的效果更佳。如講授白居易的《琵琶行》,可以用古典琵琶曲,再現“大珠小珠落玉盤”的音樂情境,給學生以直觀、形象的心理感觸。講李商隱的《無題詩》,欣賞結束時播放徐小鳳的《別亦難調》,會讓學生有意猶未盡之感。欣賞李清照的《一剪梅》詞,配以安雯主唱的《月滿西樓》,學生在惋惜詞人悲劇人生時,也會為詞中的含蓄深情揮灑同情的眼淚。教師作為組織者,通過多媒體輔助教學,能夠充分地利用自媒體時代的優越性,激發學生的學習激情,讓其在視覺聽覺上感受古代文學的魅力,在一次次的教學中拉近學生與古代文人墨客的距離,促進學生的學習,提高古代文學課程課堂教學,使該課程不再是枯燥的、乏味的、冗長的,同時也讓這門課程更加有意義。

教師參與到學生的學習過程中,在與學生建立起良好關系的同時,灌輸學生文學知識。教師將角色轉變為參與者的一個重大前提就是走下講臺,走進學生,圍繞學生展開教學,這樣的教學手段才是“接地氣”的,才是真正符合學生特點的。例如在講授漢樂府詩《孔雀東南飛》的時候,教師在講課之前先讓學生討論我國古代都有哪些人物代表著愛情的悲劇。學生聽到這個問題就展開了討論。有學生說賈寶玉和林黛玉就是典型的代表,也有學生說崔鶯鶯與張生也是悲劇,還有學生說杜十娘與李甲等。此時教師也應該參與到學生的討論中,對學生的故事進行補充。教師的這一行為不僅提高了學生對課程的參與度,還拉近了與學生的距離。在討論之后,教師給學生講了本節課程《孔雀東南飛》男女主人公的愛情悲劇,學生能夠很快地投入到對課程的學習中。這樣教師就參與到了學生的討論之中,然后再以啟發式的教學方法引導學生,這樣既提高了學生的學習興趣,又順利地開展了教學,提高了學習的效率,是值得推廣的。

教師為了了解學生的基礎知識與能力以及上課的教學效果,咨詢者的角色是必不可少的。咨詢者要咨詢的有兩個對象。首先是其他教師,通過向其他教師咨詢與學習,能夠有效地吸取教學經驗,反思教學,增強自身的教學素質和能力。其次是咨詢學生,教師通過在課余時間了解學生,能夠因材施教、因人而異,從而更好地分配教學資源,掌握教學節奏,讓古代文學能力素養較強的學生學好,讓基礎能力比較薄弱的學生也能有效地學習,不被落下,這樣的教學才能充分發揮學生的主體作用,幫助和促進所有學生共同進步。

教師也要以評估者的身份進行教學,通過創設符合本班級的文學評價機制,對學生進行綜合性的評價,從而讓學生的學習是有目標、有意義的,這樣不僅能夠促使學生產生競爭學習的動力,還能讓其明白自身的薄弱點與不足之處。評估者也要定期對自身的教學進行評價與反思,定期寫教學體會、反思日志等,通過分析成功之處與失敗之處來完善自己的教學技能,提高教學水平,從而提升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程教學的有效性。綜合以上對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堂教學存在的問題進行分析和研究,筆者認為,在新時代的課堂上,教師與學生的角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通過轉變教師的角色,能夠在提升課程有效性、提高學生文學素養和運用古文知識的能力方面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雖然這一過程并不容易,但筆者始終相信,經過教育人員的不懈努力,能夠發揮教師的優勢,促進學生綜合全面發展,這樣的教育教學才稱得上是值得贊賞和推廣的。

參考文獻:

[1]杜英光.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程課堂教學淺析田[J].內蒙古教育,2014

[2]羅智.高職院校古代文學課程課堂教學應用研究[J].亞太教育,2015.

閱讀次數:人次

古代文學課堂教學與反思

摘要:韓愈在《師說》中提出了”師者,傳道,授業,解惑”①的觀點,長期以來我們存在對這句話的誤解,從教師教學的角度說,在”道”的指導下,傳授學業,解疑釋惑是教學的基本過程,然而,從學生學習的角度看,卻應該反其道而行之,讓學生在讀書聽課的過程中多多質疑,就老師而解惑,從而得以理解所學之業,在繼承師說的基礎上創業立說,最終臻于大道。關鍵詞:古代文學;課堂教學;反思在前不久召開的第五屆“兩岸三地”語文教育高層論壇會上,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黃偉老師在南京曉莊學院分會場,作了總結發言,他在比較分析國內外語文教育的差異后,毫不客氣地指出,現在大陸地區語文教師的通病——過于自戀!教師以自己的設計為中心,以展示自己的知識能力水平為焦點,牢牢地把學生套在自己的圈套里,從而壓制了學生自主探究、自主質疑的時間和空間。上述問題其實也是“以學生為中心”,避免“填鴨式”教學的老生常談,那么,為什么我們批評指責了基礎教育的課堂教學這么多年,問題依然存在?是我們的教育專家沒有提供更好的教學思路和模式嗎?是我們的學科精英沒有培養出更具專業素養的學科教師嗎?還是我們這些專家、精英本身自己沒有深入研究各個年齡階段學生的基本狀況?我想,情況都或多或少地存在,又都不是問題的根源所在。反躬自省,我們這些培養中小學一線教師的教師,更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和義務。中小學教師大部分都曾經是我們師范專業的學生,他們從我們的課堂走出去,照著我們言傳身教的樣子,走進中小學的課堂。路徑依賴,這個由經濟學家發明的理論,也同樣適用于我們分析當今的語文課堂教學現狀。發明這種理論的道格拉斯?諾思認為,人類社會的技術演進或制度變遷均有類似于物理學中的慣性,即一旦進入某一路徑就可能對這種路徑產生依賴,一旦人們做了某種選擇,就好比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慣性的力量會使這一選擇不斷自我強化,并讓你輕易走不出去。長期以來,我們的學生依賴于我們大學教師一言堂式的教學路徑,你又怎么可能期待他走出我們的課堂,投入自己的工作有一個迅速地根本性地改變呢?時至今日,隨著以央視“百家講壇”為代表的一類“課堂”式節目的播出,大學名師或布道式或說書式的一言堂教學模式更是成了大學課堂教學的標桿。實際上,媒體上的“課堂”并不能視之為真正的課堂,在真正的課堂上,學生應該永遠是探究、思辨、選擇、模仿的主體,而不僅僅是被各種圖像、音樂、軼事、趣聞和新鮮的資訊娛樂著的消費者。嚴格地說,百家講壇式的名師只能算是大學課堂教學當中的一種,不應該視為至高標準,更不能視作唯一模式。對于師范教育的課堂教學來說,為了從根本上解決目前中小學課堂教學的問題,我們大學教師首先應該摒棄這種把講臺變成自己一個人的舞臺,以成就自己的權威和名望為最大效果的授課方式;而應該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甘當人梯的智者,把課堂視作啟發、組織、幫助學生提出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地方,把促成學生自我思考和自我成長確立為自己的基本信念。根據路徑依賴的理論,我們把問題的根源歸在了老師的老師頭上,其實問題的根源,遠不在于我們早就違背了至圣先師孔子的諸如“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②的啟發式教學的教誨,近的為教師這個職業正式立說的韓愈,他在著名的《師說》中提出“師者,傳道、授業、解惑”的觀點,我們也對他存在莫大的誤會。按照他的敘述順序,有的人按照重要性理解來說,傳道第一,授業其二,解惑其三;有的人認為作為教師的工作內容來說,其實是三者并舉。其實,他們都忽略了韓愈此話中隱含的教育活動中的主客體以及媒介的存在,教師通過什么傳道?傳誰的道?教師授誰的業?解誰的惑?同時,他們又誤解了傳道授業解惑這三者之間的一個內在的邏輯關聯,以為由傳道就能達到授業解惑的目的,事實上,對真正的課堂教學來說,解惑是更為基礎的,而更為基礎的并不在于你怎么解,而在于如何激發學生“惑”的興趣和能力,就是提問的能力和興趣,這又繞回到了孔子“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那里。所以錯在誰呢?不在孔子不在韓愈,而在于我們的只知其表不知其里,只知其一,不知其多。這就造成在實際的教學工作中,我們的教師往往直奔傳道的主題,把作品的政治愿望、人生理想、道德倫理、哲學思考、審美追求以一種近乎獨斷的方式告訴學生。把美妙的語文課上成了枯燥的政治課、思想品德課,認為完成了偉大的傳道計劃就可以收工回家了,其實與文學素養的訓練和培養相隔云泥。筆者在多年的高校古代文學教學中,深感學生“惑”的缺乏。也許在多年應試教育標準答案的冷酷鐵面之前,學生已經習慣了接受那個唯一,而不是在多種可能性中質疑、尋找。這又是可怕的路徑依賴!夢魘似的循環!所以當前大學教育的重中之重,不在知識技能的灌輸培訓,而在于創新思維、多元價值觀、創造能力的培養。下面我僅以我自身的古代文學的教學實踐為例,探討始于解惑,經由授業,終于傳道的教學新路。一古代文學教學中最讓人頭疼,最容易變成一言堂教學模式的就是小說和戲曲這類文體的教學。古代文學小說戲曲經典大多取材于前人的歷史或文學作品,進行藝術加工。這使喜歡新鮮刺激的青年學生在接觸這些作品時往往感覺故事陳舊,再加上新媒介如電視、電影、網絡等的普及,使得學生對這些經典文本的情節已經爛熟于胸,學生缺乏閱讀原著的耐心和興趣,不愿去感受作者賦予給老故事的新藝境。同時,教師又受到教學課時的限制,2-4節的課時很難保證教和學雙贏的效果。針對這樣的狀況,本人在做教學設計的時候,就從文化再生產的角度切入,讓學生明白當代的作家、編劇、藝術策劃們怎樣從老題材的創造性勞動上獲取了巨大的商業和人生的回報,鼓勵他們把自己想象成一個作家、編劇、導演或文化產品的設計師,面對古人留下的歷史記載,如何轉換成可以讓自己同時代的人理解和欣賞的新的文化產品,從而借助古老的故事題材去塑造自己的時代夢想。比如在講授元雜劇《趙氏孤兒》的時候,正趕上陳凱歌導演的電影《趙氏孤兒》的播出,學生們可能都沒讀過元雜劇趙氏孤兒的劇本,更別說去讀《史記、趙世家》這樣的素材源頭作品了,但他們大多數都看過電影。在古代文學的課堂上,我讓同學們去讀《史記?趙世家》③中的選段,選文不長,茲錄如下:趙朔妻,成公姊,有遺腹,走公宮匿。趙朔客曰公孫杵臼,杵臼謂朔友人程嬰曰:“胡不死?”程嬰曰:“朔之婦有遺腹,若幸而男,吾奉之;即女也,吾徐死耳?!本訜o何,而朔婦免身,生男,屠岸賈聞之,索于宮中。夫人置兒绔中,祝曰:“趙宗滅乎,若號;即不滅,若無聲?!奔八?,兒竟無聲。已脫,程嬰謂公孫臼曰:“今一索不得,后必且復索之,奈何?”公孫杵臼曰:“立與死孰難?”程嬰曰:“死易,立孤難耳?!惫珜O杵臼曰:“趙氏先君遇子厚,子強為其難者,吾為其易者,請先死?!蹦硕酥\取他人嬰兒負之,衣以文葆,匿山中。程嬰出,謬謂諸將軍曰:“嬰不肖,不能立趙孤。誰能與我千金,吾告趙氏孤處?!敝T將皆喜,許之,發師隨程嬰攻公孫杵臼。杵臼謬曰:“小人哉程嬰!昔下宮之難不能死,與我謀匿趙氏孤兒,今又賣我??v不能立,而忍賣之乎!”抱兒呼曰:“天乎天乎!趙氏孤兒何罪?請活之,獨殺杵臼可也?!敝T將不許,遂殺杵臼與孤兒。諸將以為趙氏孤兒良已死,皆喜。然趙氏真孤乃反在,程嬰卒與俱匿山中。讀完之后,我告訴他們,由于司馬遷在寫作《史記》的時候,也是憑借的二手材料,對當年的歷史事件進行了大致的“還原”,對許多細節問題他其實也是語焉不詳的,這就使得趙氏孤兒案的敘述有了很多的邏輯空白和疑點,需要我們發揮法官判案的精神去尋找蛛絲馬跡。同學們一聽說要破案,興趣大增,課堂上,同學們當場提出了五大疑點:1.嬰兒藏于趙姬的褲襠里真的能不哭嗎?2.在宮禁森嚴的情況下,嬰兒怎么被帶出宮?3.程嬰為什么獨能進出宮中,并甘冒生命危險救出趙氏孤兒?4.程嬰出告,最后又亡匿山中,屠岸賈怎么能不懷疑呢?5.程嬰和公孫杵臼之關系,何至于決裂到出賣對方,屠岸賈能不追究嗎?6.嬰兒是真是假,屠岸賈怎能不查呢?而當我把問題匯總之后,很多同學立即明白了,原來無論電影和電視對這段歷史敘述的再創作,恰恰正是緊緊圍繞他們的疑問而展開的。歷史的簡略敘述恰巧為現代的影視創作留下了廣大的空間。同學們在這樣的提問中,一下子發現,原來自己的疑問正是影視編輯進行再創作的出發點,原來自己也可以到達再創作的起點,甚至可以發揮自己的想象,進行藝術的再生產。這樣調動起來的主觀能動性,比單純地講解元雜劇《趙氏孤兒》的思想意蘊和藝術成就,教學效果要好很多,同學在不斷地推敲事情的因果中,課堂氣氛也相當活躍。追根溯源,從原點出發,尋找藝術創作的靈感、空間和方向,從現實出發,尋找表達現實生存欲望和困境的歷史載體。以文學創作者生產者的身份介入文學和文化資源的再生產環節,考量成品的得失成敗。不再是百科全書式的題材來源的追溯,展示,被動地接受現成的結論,而是主動的參與文學文化資源的理解傳承,質疑和改造,從而達到對古代社會政治文化、倫理道德,古代士階層人生觀價值觀的理解。提問,讓學生成為提問的主體,最終也才能讓學生成為解決問題的主體。二對于經典名著,師生難免有審美和接受的疲勞。對教師來說,講出新意,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其實,在這樣的情況下,是完全可以讓學生來分擔這種壓力的。學生思想活躍,甚至青春叛逆,作為教師的,只要放下自己思考和說話的霸權,還學生以思考的權力,給學生自由表達的機會,給學生搭建展示自己特長的舞臺,文學解讀就會新意層出,課堂效果就會生動活躍。老師所要做的,就是以文學文本為思考的起點和素材,在他們思考的路途給予助力,推動思考的深入。并適當地選擇師生對話的平臺,引導思考的方向。一堂課就是教師敲打思維的惰性和慣性,從而與學生共同完成創新性思維的過程。當然,在教學過程中,像四大名著這樣的煌煌巨著,教師不可能事無巨細地章章俱講,這時候,就需要老師巧選章節,管中窺豹了?!度龂萘x》,筆者往往選擇第一回,讓同學們在文本細讀中提問,具體要求于無疑問處生疑,無中生有;于有疑問處再生疑,刨根問底;同中求疑,異中求疑等等。同學們的問題大致如下,一,開篇卷首詞與整個文本的關系如何?它昭示了一種什么樣的歷史觀。二,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與詞中的歷史觀相同嗎?三,作者到底有什么樣的歷史觀。四,對漢室興亡的敘述,表現了一種怎樣的歷史觀。五,劉備的出場和張飛關羽曹操董卓的出場有何異同。六,英雄少年時的事跡敘述,和他們以后的歷史表現有何關聯。六,為什么要選在桃園而不是杏園梨園?等等,不一而足,同學們的問題匯集起來多達二十多條,有的問題,可以當堂請學生回答,有的需要教師的深入解釋。因為問題來自學生,所以他們對答案的尋覓自然顯得迫切。教師利用文本這個平臺,給學生提供思考的機會,在師生共同的對話探討當中,問題得到解決,而許多獨特的視角,都來自學生們的“天真”發問。教學相長,只有解放學生的手腳,發動他們思維的馬達,才能達到教與學雙贏的效果。在學習《水滸傳》時,我僅選私放晁蓋那一回,調動學生來了一個法制現場的調查。就是讓學生把此事當做一樁現代社會的刑事案件來考查,把朝野內外各色人等的行為方式與現代法制社會的人們的正常反應進行對比,從而達到對古代社會生態群落的整體認識,對特定職業、特殊場所生活細節、生存狀態、運行模式的深入了解。學生們以今逆古,真正達到了對文學人物的歷史理解和邏輯認識。事關自身,人們才有興趣去了解,古代文學作品所描述的生活,必須接上現代人生活的地氣,才有活氣,學生也才愿意去學習,道理正在于此。所以一部《紅樓夢》,潘知常教授才會以職場各色人物相類,讓學生在人物性格命運的分析揣摩中,得到心靈的成長和智慧的啟迪。學問學問,不就是學會提問嗎?沒有問題的提出,沒有事關自身的困惑的解決,怎么可能有學業的精進和大道的領悟。所以說,始于解惑,經由授業,終于傳道,才是教育的科學路徑。覺而知之,是為改善的開始,知而行之,是為改善的過程,行而能之,更需要長期地磨練。只有高等教育的課堂,先行改革,才能帶動整個基礎教育理念和方法的更新!參考文獻[1]張學忠主編:《唐宋八大家文觀止》,陜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16頁.[2]楊伯峻:《論語譯注》,北京,中華書局,1980年版,第68頁.[3]韓兆琦主譯:《史記》,中華書局,2010年版,第944頁.作者:李良芳
單位:南京曉莊學院文學院

閱讀次數:人次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