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學文化重塑的重要性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古代文學作品中體育文化的展現

中國古代體育文化是從華夏先民的勞動生產中發源而來的,經過了長期發展變遷而趨于完善。早在戰國時代,體育活動已經在古代社會中有較為完整的體系雛形,體育已經進入社會生活,成為社會文化的一部分。隨著民族國家的興起,體育成為統治階級治國思想的一部分,與統治中華數千年的儒家文化融為一體。從此,中華體育文化的框架體系完全建立起來。近代戰爭打破了中國閉關鎖國的大門,西方體育文化精神傳入中國,與傳統的“天人合一”的中華體育精神不同,西方競技性、個人性的體育文化更適應新時期的發展,與中華傳統的體育精神相交流融合形成了發展的新起點。體育文化擁有廣闊的范疇,中華民族通過體育活動展現出來的民族精神、民族心理、理論體系和思維方式共同構成了中華體育文化,一切對體育文化產生影響的歷史遺跡和文學作品也都屬于體育文化的內容。在古代中國,體育文化和文學的聯系顯得尤為緊密。中國古代體育文化是隨著社會經濟、政治、文化、外交等多方面因素發展交織的結果,作為社會文化的一部分與文學聯系緊密??梢哉f文學記錄著中國體育文化的發展,體育反過來又擴大了文學的表現范圍,二者是相互融合、相互促進的。

一、古代體育文學作品繁榮的原因

中國古代文學作品中的體育文化反映了中國古代人民的體育生活,古代體育題材文學的繁榮得益于中國獨特的體育文化精神。中國與西方的體育文化精神內涵差別很大,西方體育從古希臘時期就設立了競爭機制,注重的是對肌肉與力量的追求,追求個人的爭強好勝,帶有功利性和個體性的特點。而中國古典體育文化與此不同,中國人注重“天人感應”和“天人合一”,強調的是人與自然和諧共舞的精神境界,體育是人與自然和諧統一的最好方式。體育活動更多的是對人自身的一種完善,主要是為了達到休閑養生的目的,帶有更多的娛樂性和群體性。中國傳統體育文化活動既包括騎獵、蹴鞠、拔河等較為激烈的體育活動,放風箏、下圍棋等較為輕松休閑的方式也在體育文化的范疇之內。在《論語》當中孔子尤為贊賞曾點的志向:“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曾點追求的是一種人與環境和諧的活動方式,這實際上亦是中國古代體育文化理想的縮影。其次,體育文化是社會文化的一部分,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由于政治、經濟、人文、科技等多方面因素的交織,文學、體育等社會文化精神是共同進步的,在文學中涉及大量對體育文化的記載,也就不足為奇。以我國古典文學最為繁盛的唐代舉例來說,體育文化的繁榮跟唐代經濟的昌盛、社會風氣的開放、唐朝社會的尚武精神、婦女社會地位的提高、人們對體育觀念上的更新都有很大的關系。社會的大環境拉動了體育活動的興盛,到了大唐時代,經過民族國家的長期演化和歷史積淀,許多文體活動已經定型,甚至出現了一些以體育活動為核心的組織,讓唐朝體育文化取得了空前的繁榮。體育文化的發展是與文學的發展方向相一致的,古代體育活動初具雛形,相應的文學體裁是書面形成的民歌、賦、駢文,如《詩經》《氣球賦》《圍棋賦》等;到了唐宋時代,唐詩宋詞的發展介入到體育活動的成熟中來,出現了《東京夢華錄》《擊球》《踏歌詞》《幸梨園觀打球應制》等詩詞;后來文學體裁愈發多樣,表現不再拘泥于固有的詞律形式,體育文化在雜文、民間故事、傳奇、小說中的表現就更為多元,出現了《徐霞客游記》《蹋鞠篇》等,在《水滸傳》《金瓶梅》等長篇小說作品中已經可以窺見中國古代體育文化在明清時期已達到成熟的巔峰。體育的發展擴大了文學表現的領域。體育文化逐漸成熟勢必要進入文學中來,文學在一定程度上又加深了社會熱衷體育的風氣。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體育文化的發展都是中國古代社會進步的標志,體育文學的成熟是華夏民族在發展長河中取得的成就。

二、古代文學對體育文化的表達

最早對中國體育文化有記載的文學形式,是中國古代流傳下來的民歌,如《詩經》和《彈歌》等?!稄椄琛酚涊d了先民打獵的場景,全文僅八個字“斷竹,續竹,飛土,逐宍”,細致生動地寫出了古代勞動人民的勇敢和智慧:砍斷竹子,用竹節相連做成弓,將土搓成彈丸,攜彈弓追趕獵物。這首民歌已經不能斷定是什么人作的,它是古代人民集體智慧的縮影,從中也可以看出,古典文學對體育文化發展的記載,實際上也是對古代人類社會發展變遷的記錄?!对娊洝肪褪俏覈糯?1世紀到公元前6世紀社會變遷實錄,體育文化的發展亦是其中的一條重要脈絡?!对娊洝穼湃蓑T射、武術、出游都有細致生動的記載。射箭在原始社會是先民的生存方式,在先秦時期隨著民族國家的興起,逐漸變成了一種消遣娛樂的活動,由于軍事和統治階級選拔人才都以騎射作為重要的衡量標準,王公貴族又有狩獵的嗜好,所以社會上學習、比試騎射之風蔚然興起,這項體育活動在文學中得到了廣泛的記載。其中,《叔于田》以及《大叔于田》兩篇是借助騎射對青年男子的贊美,可見在先秦時期,男子御馬和射箭技術精湛是男子氣概的象征?!笆逵谔?,乘乘馬。執轡如組,兩驂如舞。叔在藪,火烈具舉。襢裼暴虎,獻于公所。將叔無狃,戒其傷女……”(《國風?鄭風?大叔于田》)詩歌以鋪排的寫作手法描寫了畋獵的場面,一個長于箭術、英俊瀟灑的青年男子漢躍然紙上,他手握幾輛馬車的韁繩,仿佛它們是操控世界的經緯,馬兒在叔的手中是那樣聽話,像滾滾的太陽一樣在平原上馳騁,男子箭術精良、毫發不離,是御馬和射箭的一把好手。對大、小《叔于田》自來有兩種不同的解讀,是程俊英版本的《詩經譯注》中稱,這是“一首贊美獵人的歌”,袁梅等學者則認為“叔”指男性情人,是女子對青年獵手的愛慕之歌。無論如何,詩歌都借助對主人公騎術的贊美,表現了青年男子身強體健、玉樹臨風,是個真正的男子漢。此外,中國古典文學對中國體育文化精神的記載簡直浩如煙海:李白詩歌中有數百首記錄自己騎術和劍術的詩歌,如“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等佳句;到了明清小說時代,帶有體育文學成分的作品就更多了,譬如《水滸傳》中有對蹴鞠、拳擊、武術等體育活動的描寫,《紅樓夢》中有對下圍棋、放風箏等場景的敘述等。

三、古代小說中的體育文化探究

研究古典文學中對體育文化的展現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首先,梳理中國古代文學作品中體育文學的發展脈絡,對我國現代體育文學的發展有重要的借鑒意義;其次,對體育文化的研究有利于擴大文學研究的領域。明清小說是古代中國體育文化精神發展到頂峰的產物,到了明清時期,長篇小說中往往包含對體育文化的敘述,體現著體育精神已經根植于社會文化,成為民族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督鹌棵贰分杏胁簧賹w育活動的描寫如“下象棋佳人消夜”一章中,下圍棋已經走進日常生活中來,“李瓶兒這里打發西門慶出來,和吳銀兒兩個燈下放炕桌兒,擺下棋子,對坐下象棋兒……李瓶兒與吳銀兒下了三盤棋,篩上酒來,拿銀鐘兒兩個共飲?!边€有擊壤、打秋千、雙陸、踢毽子、打球等對體育活動豐厚的描繪,對體育活動的描寫往往成為情節的重要轉折點,成為承上啟下不可或缺的環節,可見作者將體育文化放到了尤為重要的位置上?!端疂G傳》中對武術和拳擊等活動的描寫功力相當深厚。如武松復仇西門慶,將武松塑造成為一個有血有肉、活靈活現的勇士形象。武松得知武大郎的死因,立馬提刀奔向獅子樓,大喝一聲劈上去,被西門慶靈活躲過了,西門慶也是個頗有些功夫的人,于是和武松雙雙使出了平生武術絕學,大戰數十個回合仿佛是一場精彩的動作好戲,最后武松使出了少林功夫,飛起一腳將西門慶踢出老遠,這一系列渾然天成的動作不僅展現了武松嫉惡如仇的性格,更是古代人民對匡扶正義力量的一種贊美和歌頌?!都t樓夢》中除了吟詩作賦的文藝活動,還涉及了打秋千、下圍棋等體育活動,體現出體育娛樂已經深入閨閣,我國古代婦女群體在體育活動中也占據著相當重要的地位。賈寶玉做詩的功力不及釵、黛二人,但也有“女兒樂,秋千架上春衫薄”之句,但是寶玉此對句卻是在和眾公子哥兒們中間廝混之作;此外,在《紅樓夢》中,釵、黛等大家閨秀們都沒蕩過秋千,而是賈珍的小妾秀鸞蕩秋千,由此能夠看出,曹雪芹認為蕩秋千是一種略微輕薄的行為,不適合正經的女孩子做,而同樣作為體育活動,《紅樓夢》對圍棋的描寫卻是比比皆是,書中第一百一十一回集中筆力描寫了妙玉和惜春的對弈,又有“不聞永晝敲棋聲,燕泥點點污棋枰”等詩句,作者對這兩種體育活動的褒貶之心已經格外昭彰了。著眼體育活動描寫的細微之處,我們可以解讀文字下流動著的作者情感傾向和價值觀。

澳門十大網上博網址 ,作者:侯秋香 單位:吉林司法警官職業學院基礎部

閱讀次數:人次

高校中古代文學作品教學的思考

摘要:高校古代文學作品教學往往更注重課程的知識性,這是遠遠不夠的。古代文學作品的教學,應當充分發掘其豐厚的人文精神內涵及其對學生的精神化育作用,擔負起陶冶學生情操,培養學生人文素質,塑造大學生靈魂的重任。

關鍵詞:古代文學作品;教學;情操;人文素質

習總書記在中央黨校建校80周年慶祝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學習和掌握其中的各種思想精華,對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很有益處?!倍袊糯鷥炐阄膶W作品正是中華傳統文化精華之所在,它包蘊著豐富的思想內涵,高尚的人格情愫,熾熱的愛國思想和雄渾的民族精神,是我國古代人民的思想、情感、智慧和真、善、美的結晶,是先輩留給我們的寶貴精神遺產。因此,許多高校除中文專業之外,還對不同專業的大學生開設相關課程。但是,在教學實踐中,教師往往更注重課程的知識性,對如何通過課程教學陶冶學生情操和提高學生人文素質重視不夠,未能充分發掘課程豐厚的人文精神內涵及其對學生的精神化育作用。朱自清先生曾經說過:“在中等以上的教育里,經典訓練應該是一個必要的項目。經典訓練的價值不在實用,而在文化?!惫糯膶W教學中所選的作品,都是歷代流傳下來的經典。大學教育作為高等教育,古代文學教學的過程正應該是對大學生進行經典訓練的過程。因此,要真正實現古代文學作品育人的目的,就必須要求教師在教學實踐中,進一步強化文學作品深厚的人文精神內涵,以擔負起塑造大學生靈魂和培養大學生人文素質的重任。

一、培養大學生的民族自豪和愛國情懷

中國古代文學源遠流長,光輝燦爛,涌現了無數的優秀文學家及經典名作,閱讀學習古代優秀的文學作品,能讓大學生感受到中華民族的偉大,激發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同時,學習的過程也是與古人交通,感受優秀傳統文化精神的過程。古人云:“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庇纱丝梢?,我們的古人對國家、對民族、對人民有著深深的責任感,無論是居廟堂之高,還是處江湖之遠,憂國憂民之心,時刻不敢忘卻。許多文學家,同時又是愛國志士,在他們的作品中,洋溢著強烈的愛國情懷。如《離騷》、《過零丁洋》、《正氣歌》、《滿江紅》等愛國詩詞,蕩氣回腸,壯懷激烈,千百年來,讓不同時代的人們產生共鳴,將愛國主義精神不斷發揚光大??偠灾?,高揚愛國主義精神,是中國古代文學的主旋律和最強音。當今世界處于大繁榮、大發展時期,但戰爭仍時有發生,和平也只是局部的、暫時的,大學生作為祖國的棟梁,必須將愛國主義情懷根植于心底,對于生養自己的國土和民族懷有深切的依戀和崇敬的深厚感情,這對國家、民族的生存和發展有著不可估量的巨大的作用。如此,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才有了堅實的基礎。

二、培養大學生的遠大理想和高尚情操

物質空前發展的時代,人們往往產生種種欲望,年輕一代更容易心情浮躁,急功近利,很多年輕人甚至出現了拜金主義,更有了流行一時的“寧愿坐在寶馬里哭泣,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車上微笑”,缺乏遠大的理想追求和高尚的情操。古代優秀作品中展現的仁人志士的形象及其思想情感,為年輕學子樹立起榜樣,可以培養大學生追求遠大的理想和高尚的情操。如《大學》講“止于至善”、“修身為本”。屈原九死不悔,為理想獻身。陶淵明鄙棄榮華,安貧樂道。高尚的情操、遠大的理想的實現要通過刻苦學習、努力奮斗去實現。而當代大學生獨生子女較多,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物質生活的富足,他們幾乎無法感受貧困、苦難是什么。古代文學作品中表現的孫敬“頭懸梁”,蘇秦“錐刺股”,匡衡“鑿壁偷光”,車胤“囊螢映雪”等刻苦求學的事跡正可激勵大學生戰勝困難,讓他們學會不妄自菲薄,不自甘墮落,練就堅強的意志和刻苦求學的決心,做一個對國家對人民有益的人,勇于擔負起中華民族復興的使命。

三、培養大學生健全的人格和心理

大學教育不僅僅要傳授知識,更要注重學生健全的人格培養,培養學生寬容、平和、達觀、灑脫的人生態度,具備頑強的意志、健康的心理和較強的調適能力。許多古代文學作品可以作為對學生進行人格心理教育的好教材。例如《孟子?告子下》說:“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边@是教育人們要用豁達的胸懷正確面對人生的困境和挫折。閱讀《史記?李將軍列傳》,可以看到令人景仰的飛將軍李廣人生悲劇的造成,固然有著其他種種原因,但與其心胸狹隘這一人格缺陷不無關系,可以作為大學生的反面教材。而《史記》的作者司馬遷,面對人生的巨大挫折磨難,沒有消沉,而是以堅韌不拔的毅力發憤著書,終于完成了《史記》這一輝煌巨著。如果面對挫折自暴自棄,就不會有司馬遷的揚名于后世和《史記》的流傳。閱讀唐詩宋詞,我們還能感受到唐代詩人李白“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自信,傾慕宋代詞人蘇軾“休將白發唱黃雞”、“也無風雨也無晴”的灑脫、曠達的人格風范,這對大學生健康人格的培養大有裨益。

四、培養大學生的仁愛悲憫情懷

古代文學作品充滿了對人與萬物的仁愛之心,表現出以人為本的人性關懷,對人民疾苦的關注,對弱者的同情,對親情、友情和愛情的珍惜,這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集中體現。如孟郊吟誦母子之情的《游子吟》,蘇軾懷念亡妻的《江城子》,李白感動于朋友之情的《贈汪倫》,杜甫深切掛念一個于己毫不相干的孤苦老婦的《又呈吳郎》,還有蘇軾對廣大蕓蕓眾生關愛的《荔枝嘆》等,這些作品都從不同角度抒發了人與人之間這種最美好的深情厚誼。但隨著社會的發展,金錢、名利等扭曲了人的心靈,導致社會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人與人的關系變得冷漠。我們強烈呼吁人們最本質、最淳樸的仁愛精神的回歸!學習誦讀古代文學那些仁愛悲憫之情的感人作品,重溫孟子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體會杜甫的“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以此來引導學生,宣揚我們中華民族一貫的傳統博愛精神,培養學生悲天憫人的人文情懷,是重建人與人和諧關系的良好途徑。

參考文獻:

[1]習近平.在中央黨校建校80周年慶祝大會暨2013年春季學期開學典禮上的講話[N].人民日報,2013.

[2]朱自清.經典常談[M].北京:中國工人出版社,2015.

[3]孟軻著;楊伯峻,楊逢彬注譯.孟子[M].長沙:岳麓書社,2000.

作者:劉炳辰 單位:肇慶學院文學院

閱讀次數:人次

文化語境中闡釋古代文學研究

在當前的古代文學教學與研究中,教師們所長期普遍使用的模式是文學史的梳理和文學作品的分析。文學史的梳理過程中往往是簡單的文學作品的產生流程介紹,而很少涉及到文學作品所產生的文化語境、文化傳統;在分析文學作品時,往往是傳統的分析模式———時代背景、作家介紹、主題分析、人物形象、藝術特色等。這種模式的講解以簡單僵化的套式將千姿百態的文學創作單一化、模式化,輕易地把作品的豐富內容遮蔽和拋棄了,而且學生不容易理解和接受,教學效果不理想。要想突破這種傳統的講解模式,就必須將古代文學作品還原到其所產生的文化語境之中,在大的文化語境下,闡釋每一部文學作品的獨特的深刻意義。

一、在時代語境中把握文學作品的主題

在各時代的文化語境中把握文學作品的主題,真正做到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在古代文學的教學過程中,往往將具體的文學作品分析的比較到位,把握了各個點,但很少在史的聯絡中把握作品。比如對王實甫《西廂記》的解讀,以往關注的是反封建主題和“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喜劇性結尾,但很少有人追問,從唐代元稹的《鶯鶯傳》到金代董解元的《西廂記諸宮調》再到王實甫的《西廂記》,西廂故事由悲劇轉為喜劇的緣由何在?張生的“始亂終棄”變成崔張“私相結合”又是如何為人所接受的?這些問題的解答,都有賴于將文學作品還原至其所產生的文化背景中?!拔鲙适隆眲撟饔诓煌臅r代,反映了不同時代的婚姻習俗、文化傳統。元稹的《鶯鶯傳》以唐代文人士子與歌姬的愛戀故事為題材,崔鶯鶯的自薦枕席、投懷送抱,最后被張生拋棄,時人卻贊揚“始亂終棄”是善于補過。崔鶯鶯對張生用情至深,卻落得紅顏禍水、天生尤物的評價:“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于人,使崔氏子遇合富貴,乘寵嬌,不為云為雨,則為蛟為螭,吾不知其所變化矣。昔殷之辛,周之幽,據百萬之國,其勢甚厚。然而一女子敗之,潰其眾,屠其身,至今為天下笑?!倍搅私鹪獣r期,少數民族獨特的婚姻觀念、婚姻習俗,使得崔張二人能夠突破傳統的門第觀念、突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婚姻觀念,從而成就美滿姻緣。金元時期,婚戀中的女性的主體意識加強,女性的貞操觀念有所淡化,因此,崔張二人的“愿普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屬”才廣為人所接受、傳唱。在《欽定重訂大金國志》中記載“其婚嫁,富者則以牛馬為幣。貧者則女年及笄,行歌于途。其歌也,乃自敘家世、婦工、容色,以伸求侶之意。聽者有未娶欲納之者,即攜而歸,其后方具禮偕女來家以告父母?!保?]706貧家的女子有“行歌于途”,尋找如意伴侶的自由。還有“其俗謂男女自媒,勝于納幣而婚者”的情形,即男女有自行擇偶、自行婚配的自由。在金代還有“搶婚習俗”的變體,“唯正月十六日則縱偷一日為戲,妻女、寶貨、車馬為人所竊,皆不加刑?!嘤邢扰c室女私約,至期而竊去者,女愿留則聽之?!保?]678正是這種寬松自由的婚姻觀念,才有了崔張二人共同反封建禮教的成功。這種主題是由當時文化語境產生出來的。文化語境是理解和闡釋文學主題的非常重要的內容,對此,必須注意給予足夠的重視,把握各時代的文化語境,才能更精準地解讀文學作品,讓學生們有更深刻的理解。

二、在“圖志”背景下闡釋文學

注意在各種文化信息中解讀古代文學作品,而不是把古代文學固化為單純的文字表述。許多學者都把當下的社會稱之為“讀圖時代”“后經典時代”,在這樣的文化語境中,古代文學的教學尤其遭遇困境。以往經典的文學巨著,已經吸引不了學生的注意,他們的興趣更多在新型的傳媒之上,網絡、圖畫、影視等等。因此,在古代文學教學中,就要充分利用學生的興趣愛好,從各種“圖志”———繪畫、壁畫、石刻、石窟、陶瓷畫俑、考古實物———中,創造出“以史帶圖,以圖出史,圖史互動”的形象生動的文學史寫作形態,從而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例如一系列有關“熊圖騰”的圖像、考古實物的發現,為我們重新解讀中國古代的“鯀禹化熊”“黃帝號有熊氏”“禹會萬國以建熊旗”的神話傳說提供了生動的實證。在2002年上海博物館展出的戰國楚竹書《容成氏》中描述了禹建熊旗的情形:“禹然后始為之旗號,以辨其左右,思民毋惑。東方之旗以日,南方之旗以蛇,中正之旗以熊,北方之旗以鳥”[2]。這則新發現的文獻詳盡記載了禹以熊為中正之旗,表明禹與熊的關系;而中國各地有關熊的考古實物的發現,———二里頭文化遺址出土的鑲嵌綠松石的熊形銅牌、殷墟婦好墓出土的玉熊龍、河南禹州禹廟中的大禹化熊圖、黃帝故里的熊足大鼎、遼寧建平紅山文化遺址的熊頭骨、興隆洼文化遺址的石雕熊等等———為熊是黃帝、禹的象征性動物提供了形象的說明,而這種“圖志”遠比文字表述更具形象性說服力。因此,在古代文學的教學過程中,要充分利用各種“圖志”豐富、更新教學內容,讓學生在生動形象的圖志中,領略圖志背后的深意與真相。

三、在俗文化傳統中解讀俗文學的創作

突破傳統的雅俗文化界限,在民間文化的立場上解讀古代文學作品的價值與意義。中國古代文學的創作有其獨特的民族性,包含著豐富多彩的文學形態,既有陽春白雪的高雅文學也有下里巴人的通俗文學,既有文字記錄的書面文學,也有口耳相傳的口傳文學。在漫長的創作過程中,中國古代文學逐漸形成了大雅大俗、雅俗共賞、雅俗互動的宏大格局。但從文學創作的源頭上看,中國古代文學的許多文體往往起于俗,成于雅。從文化根源上看,雅是源于俗的。因而,找到雅文學的俗文化根源,就是很重要的一個任務?!对娊洝分械膰L,詞中的“新聲”,“真詩在民間”的觀念,都表明了中國古代文學與民間文化有著不解之緣。尤其是長篇章回小說的創作,在其創作的起始階段,更是在民間文化的土壤中孕育成長起來的。早期的長篇章回體小說,大都是世代累積型創作,而非文人獨立創作的文學作品。以《三國演義》《水滸傳》最具代表性,它們的主題、人物、故事在民間廣泛流傳,經過了幾百年的積淀、醞釀,最后在元末明初才被文人整理加工出來,成為膾炙人口的“奇書”“名著”。在這些作品被文人整理加工之前,在民間廣泛流行的是“說話”“雜劇”“傳說”“故事”等通俗文藝的表現,在這漫長的醞釀過程中,積淀了濃重的民間文化的特色?!叭龂适氯宋铩痹诿耖g發酵已久,已經涂抹了鮮明的民間文化的特色,普通民眾的喜怒哀樂、愛恨喜憎已經表達非常的充分———“涂巷中小兒薄劣,其家所厭苦,輒與錢令聚坐,聽說古話。至說三國事,聞劉玄德敗,顰蹙有出涕者;聞曹操敗,即喜唱快?!保?]可見在民間已經形成了鮮明的“擁劉貶曹”的特色,《三國演義》小說是對這一民間文化特色的繼承與強化.“水滸人物故事”同樣在民間大眾中廣泛流傳,石頭孫立、花和尚、青面獸、武行者、及時雨等形象與故事已深入人心,“宋江事見于街談巷語”,民間已經在這些耳熟能詳的題材中寄寓了強烈的感情,這些好漢最終受招安,官封節度使,這就是普通民眾的人心所向。因此,可以說《三國演義》《水滸傳》等作品都是在民間文化的基礎上加工出來的,只有從民間文化的立場上,才能更好的解讀文本?!度龂萘x》中的人物都是在民間文化的土壤中塑造出來的,民間文化的特色是善惡分明、好壞凸顯,所以三國人物都具有非常鮮明的極致化傾向,以致“欲顯劉備之長厚而似偽,狀諸葛之多智而近妖”[4],人物形象個性異常突出,這符合普通大眾的審美;《水滸傳》中的人物,所謂梁山好漢也是在民間立場塑造出來的,他們不是視金錢如糞土鏟奸除惡的江湖俠客,也不是濟世救民的英雄豪杰,在梁山好漢身上更具有民間市井的氣息———恩怨分明,意氣相投,快意恩仇,重情重義,他們聚在一起是義氣使然,向往“大碗喝酒、大塊吃肉、論秤分金銀”的狂歡式生活,他們是為了“快活”而聚在一起,而非單純的懲惡揚善、替天行道。因此,《三國演義》《水滸傳》這一類民間性鮮明的文學作品,就不宜用傳統的雅文學的標準來衡量其人物形象、藝術特色,更不能用現代人的審美標準、價值標準來評價古人。在教學過程中,就要凸顯其民間性、大眾性特色。文學講授應該是與時俱進的,應該及時地吸收新的文學研究方法,打破那種單一化的解讀模式。還原文化語境是其中一種非常重要的方法,能夠把某種文學同當時的某種文化語境聯系在一起,從而找到某種文學得以發生的原因,以及某種文學主題出現的根由。離開了文化語境的文學解讀,往往顯得單薄、枯燥、隔膜和言不盡意,原因就在于,離開語境之后,就把文本架空了。某種程度上,講解一部文學作品就像講一棵離開了土地的樹,離開了土地,樹也就沒有了生命。文化語境會讓文學作品豐富起來,深刻起來,“活”起來。只有把古代文學作品還原到文化語境中,才能把握古代文學的精髓,才能真正的闡明古代文學作品的意義和價值。

作者:張麗紅 單位:吉林師范大學

閱讀次數:人次

古代文學文化重塑的重要性

一、文化的概念與中國古代文學

在中國古代典籍中,文化一詞最早見于《周易?賁卦》的《彖》辭“:剛柔交錯,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碧煳氖顷庩柖獾慕诲e氤氳,反映的是季候變化;人文與天文相對應,是天道運化在人身上的顯現,也是人依照天道進行教化的社會規則,即禮樂制度。在《周易》中,文明與文化并無本質區別,指的是“文”所顯現的內容或變化的結果,既包括精神層面,也包括制度層面和器物層面。嚴格來說,文化與文明是有區別的。在西方語境中,文化一詞最初由“培養,自然的成長”類推為人類訓練的過程。這種含義與中國《周易》中的文化有些相似。工業革命興起,文化的意蘊發生了變化。英國文化學者雷蒙德?威廉斯在其著作《文化與社會》中將西方的“文化”概念界定在精神方面,特指語言、文學、藝術、宗教信仰、哲學思想等,而文明則往往指物質成就,諸如科學技術成果、社會政治經濟制度以及各種物質建設。中國當代學者張汝倫先生將文化解釋為“我們看待自己和世界的方式”,其核心是“原創性的思想和一些特殊的精神”。中國古代文學作為中國傳統精神的產品形式之一,是中華民族思想情感和道德標準的重要載體,學習、鑒賞古代文學作品,就是接近、探尋古代文化的過程。因而,古代文學不僅要重視文學特性的分析,更要透過文學本身,肩負起傳承文化的重任。就像曾經有位學者說的:“一個民族如果沒有了文學性,我們將不會找到民族詩性的生產軌跡,而一個民族失去了文化血緣,它就不會再有未來的出路?!比欢?,時代一去不復返,在當下“信息海洋”的潮水和“文化大發展”的浮光掠影中,中國古代文學也已顯得尷尬和悖論。

二、中國文化的命運與古代文學的傳承問題

古代文學作為傳統文化的載體,與中國文化的命運息息相關。古代文學在當代文化重塑上的困境恰恰是文化危機的表征?,F代教育理念強調以“學”為中心,注重激發受體的興趣。然而,興趣的培養不能只靠“戲說”形式的鋪染,而是要建立在價值認同的基礎上?,F代中國的年輕人與傳統文化之間,缺少的正是這種價值認同。中國文化經歷了漫長歷史長河的積淀,形成了自己根深蒂固的特性。外來文化常常被消化為中國文化的一部分,正如佛教被內化為禪宗。近代以來,西方文化對中國的影響無處不在,一部分人甚至認為中國最終的出路在于對西方文化的學習和復制。在這種意識形態下,西方近現代的文化價值全面取代了中國原有文化的精神內涵。再加上改革開放后一次次商業文化的侵蝕和沖擊,中國文化已如奄奄一息的老人。當代年輕人,基本是在現代性的文化條件下長大,天然地容易傾向現代性的邏輯,會覺得與傳統中國文化精神格格不入,再加上深入中國人心的社會進化論的集體無意識,人們很容易用現代性的邏輯去改造和包裝中國文化。于是“反英雄主義”的思潮興起,顛覆權威、褻瀆神圣的“軾父”情結猖獗。同時,大眾文化又為這種潮流推波助瀾,顛覆快感與世俗趣味、感官刺激、享樂主義相映成趣。經典被解構,圣賢被搞笑,真理不復存在,有的只是任意與狂放。古代文學作品的解讀,似乎成了“對牛彈琴”,或者說是一種不求深刻、只講形式的嘩眾取寵。在這樣的背景下,對大眾分析能力、鑒賞能力培養及至人格境界的塑造,或只是一句空談。

三、古代文學與中國文化的重塑

張汝倫先生在《當代中國的文化命運》一文中,稱當下復興中國文化是天命。人類需要中國文化,是因為中國文化具有普適價值,張汝倫先生說這種普適性在“德性”,在“克己復禮的人生態度、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天下為公的政治理想、和而不同的共同生活原則和思想原則、義利之辨的道德理念、己立立人與己達達人的淑世情懷、四海一家與天下太平的世界圖景”。這種“德性”便是責任,要擔當起這份責任,需要立足當代重新解讀和建構傳統文化的專家學者,也需要借助新型媒介再造傳統文化的開發和傳播人才,這是時代賦予中國古代文學工作者的使命。因此,古代文學服務于當代文化重塑,必須從學習到傳播再到服務運用走出困境,進行標本兼治。

1.校正教育理念。由興趣到意志建構主義教學理論強調:學習者要積極建構他們自己的知識,而不是被動地接受教師和課本傳遞給他們的信息。因此,學習者的興趣和意志力很重要。其中,興趣關聯娛樂,而意志指向勤奮。目前的教育理念強調興趣,為引起觀眾、聽眾、讀者、學生的興趣,不惜花大力氣追求漂亮的形式,在一定程度上忽視了其主旨內容。在實際上,包括在校的本科學生在內的成年人,意志力的培養仍至關重要。從價值角度告知他們所學習、傳播內容的重要性,然后依靠自身的意志力去接受,去刻苦,應該是當下教育理念調整的方向。古代文學與傳統文化共存共榮,價值比興趣更重要。

2.取其精華去其糟粕?;貧w元典傳統文化中,對社會和人類具有普適意義的精華部分,需要繼承,對由于時代變遷變得腐朽的部分,必須摒棄。只有這樣,社會和人類才能不斷完善。立足當代對精華和糟粕進行甄別,重塑中國文化的形象,是增強中國文化感召力的重要工作。當下信息泛濫,魚目混珠,網絡、影視,甚至主流媒體,歪曲元典思想的現象時有發生。重塑傳統,挖掘中國文化的普適價值,必須回歸元典。正如袁行霈先生在《中國文學史》總緒論中強調的那樣“:文學史著就應立足于文學本身……文學創作才是文學史的根本,文學理論、文學鑒賞,批評是文學史的輔助方面,文學傳媒是文學史的另一輔助面。文學本位就是指強調文學創作的中心位置和緊抓另外輔助的兩個方面?!币晕膶W為本位,就要以經典作品為本位。借助網絡資源提供的線索,順藤摸瓜,查閱元典,是正確解讀傳統文化的良方。

3.立足傳播基礎。注重語言分析針對由于古文功底薄弱造成閱讀、傳播困難的情況,學習古代文學作品的時候,應該把漢語語言學與文學鑒賞相結合,增加語言分析的力度。一方面掃清閱讀障礙,另一方面又使文學風格、情感意蘊找到依托。例如,駢文中起伏跌宕的情感如何通過句式和語音來表現;《左傳》描寫戰爭前的游說所體現的禮樂思想;用典對詩文典雅、簡約之風的作用;詩歌意象間的意脈邏輯與哲理及詩風的關聯,等等。相對枯燥的語言與相對空泛的文學、文化互相補充,相長相生。另外,“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做詩也會吟”、“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的古訓是萬萬不可廢的,配合元典閱讀,強化背誦名篇、名段,加強寫作訓練,也是提高民族的文化綜合水平,促使當代中國文化重塑的良策。

4.重視服務實踐。加速成果轉化在古代文學服務于當代文化重塑中,現代技術是一把雙刃劍,只有合理地運用,才能充分發揮它的價值。首先,要堅持把影視、網絡、多媒體作為傳播的輔助設施的原則,切不可拋開主旨內容而片面強調形式,造成喧賓奪主。其次,針對不同的接受對象要區別對待。對社會大眾,在娛樂過程中要正確解讀歷史文化,切不可一味“戲說”或講“野史”。在高校中,對理工學科可充分借助多媒體文學進行素質教育;對中文、新聞等人文學科來說,應強化分析、讀寫等基本能力的訓練,必要時輔以多媒體;對理論性較強的人文學科,鼓勵將傳統文化的研究成果進行整合,及時創作出各種形式的文化產品,適應社會需要,這也是人文學科服務社會的重要環節。

閱讀次數:人次

新中國成立以來最流行的幾部中國古代文學史,如游國恩本、文學所本、袁行霈本、章培恒本等,都略去”古代”二字,徑直稱做《中國文學史》。這并非故弄玄虛,而是充分肯定了古代文學的當代價值。對當代中國人來說,我國豐厚的古代文學遺產,并非遙遠的記憶,而是現實的營養;并非死氣沉沉的往昔夢魘,而是生生不息的生命體驗。古代文學,主要是漢語文學,不僅是中國文學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而且是中華民族文化的根基,是鑄就當代中國人文化人格的靈魂和動力。盡管當代社會是開放的社會,當代人的眼界更加開闊,遠比前人更多地接觸到外來的文化,但古代文學依然是當代中國人的文化源頭和文化主食,恰似牛奶面包雖然日漸普及,菜湯米飯和饅頭面條依舊是中國人的日常飲食一樣。

但是,文言漢語畢竟不是當代中國人的日常用語,古代文學也確與當代中國人有些隔膜,盡管其傳承始終沒有斷絕,其活力也確有衰減的趨勢。這主要表現在傳承過程中必不可免的斷裂、解構與漠視。斷裂主要指因古今生活的變動、觀念的轉換以及文化積累的變異,以致其傳承常常出現誤解和遺忘,造成文獻的中斷、傳播的空白等文化含量衰減,以及受眾人數的縮減。如今人能通讀《詩經》、《莊子》等經典的已越來越少,而且讀過的人對其真諦的理解也未必合于古人的原意。解構主要表現為當代人往往用自身好惡和理解評價和改造古代文學,使其變味變形、面目全非,傳給今人乃至后人的根本不是傳統的中華文化,而是解構后重組的雜糅貨色,如各種“戲說”所傳播的歷史和文化知識,只能誤導受眾,部分群眾卻簡單地認為這樣的東西傳承了古代文學。漠視主要表現為將古代文學看做過時的歷史遺產,認為只需少數愛好者傳承即可,而對當代世界的主流文化即西方文化盲目崇拜。這些負面的影響,對于古代文學的傳播當

< 1 > < 2 >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