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楓漁火對愁眠的上一句是什么

您的當前位置: 快讀網 > 詩歌大全 > 詩詞歌賦 > 正文

問: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表達了一幅怎樣的景象?

2018年11月16日,是袁莎箏樂團古箏研修班開班的第三天,第三位古箏老師黃偉杰也登臺亮相,為大家講解了箏曲《楓橋夜泊》。黃偉杰老師介紹此曲是一首用現代作曲方法與中國傳統五聲音階相結合得出的作品,取材于唐代詩人張繼的詩作《楓橋夜泊》。圖片 1青年古箏演奏家黃偉杰老師為了大家能更好理解樂曲的精神面貌和音樂思想,黃偉杰老師先帶領大家朗讀了唐詩《楓橋夜泊》,希望大家能通過詩句來想象場景、體會情感。接著便梳理了樂曲的段落、層次、樂句以及彈奏的速度和節奏,之后黃偉杰老師為學員們示范并講解了彈奏此曲的要點。第一他強調了此曲定弦的重要性,并教大家如何正確調音。第二他告訴大家,要想樂曲彈奏的具有張力,氣息是最重要;要想樂曲有豐富的情感變化則要注意彈奏時的力度變化、速度變化和氣息。第三他指出想要泛音彈得干脆,則要注意觸弦速度。在彈輪指時,則要找到力量慣性,由于大指與其他手指結構上存在差異,所以在練習和彈奏時要特別強調大指。圖片 2黃偉杰老師講解《楓橋夜泊》此外,黃偉杰老師告訴大家一些有標題的民樂古箏獨奏曲,其樂曲內涵是直接通過標題表達的,因此大家在演奏古箏時一定要注意樂曲的標題,以便理解作品所要傳達的精神面貌和思想感情。而大家在演奏時則要將無形的感受變成有形,與聽眾用“心”交流。

張繼到達蘇州的時候,天色已漸漸黑下來。對于一個普通勞作者,譬如撐船搖櫓的那個船老大來說,夜色降臨,泊舟岸邊,簡單地填飽肚子,然后,枕著一江濤聲,沉沉睡去,一夜到天明。文人的漂泊與遠行,本無多可記,然而,唐朝詩人張繼這一晚的睡眠,后來卻被無數人關注,借助文字,超越時空,進行想象和還原。

圖片 3

關于描寫霜降的詩句大全: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來源:快讀網 編輯:秩名 時間:2019-09-19

1、《漁家傲·秋思》

宋代:范仲淹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里,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發征夫淚。

2、《靜夜思》

唐代:李白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圖片 4

3、《楓橋夜泊》

唐代:張繼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 1
  • 2
  • 下一頁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于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于未聯系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并不愿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系:[email?protected],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圖片 5

中國幾千年的文化,無非是借助于山水間的漂流,借助于車輪上的馳騁,借助于文房四寶的鋪展與流淌,呈現在世人面前。在所有的藝術形態中,文字是最為普遍適用的。譬如懷念一個人,懷想某件事,文字要多于其他的表達方式。一部羅列世間萬象、勝敗存亡的歷史,亦多是以文字為主,其余為輔。張繼所乘坐的那只船,在秋風日甚的水面之上,在中唐的浩渺煙氣中,悠悠地、一點點地駛近了蘇州這個文化重鎮。

江楓漁火對愁眠的上一句:月落烏啼霜滿天。

月落烏啼總是千年的風霜,濤聲依舊不見當初的夜晚。每當聽到這首哀怨懷故的歌時,腦海里立即跳出“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詩句,繼而眼前浮現出詩中的意境,讓人驀然不勝傷感。這首詩出自于唐人張繼的《楓橋夜泊》全詩如下: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兩句意象密集:落月、啼烏、滿天霜、江楓、漁火、不眠人,構成了一幅意韻濃郁的秋景夜月圖。深秋的夜色,漫天遍野都是白花花的秋霜,月亮在西邊的天際落下去了,偶爾能夠聽到幾聲烏鴉的慘叫,更加使人感到凄涼。這種水鄉秋夜幽寂清冷的氛圍與羈旅者孤孑清寥的感受十分和諧地統一在一起,使這首詩成為寫羈旅愁思的名作。

船就停泊在楓橋邊。乘舟一日,飽覽秋色。可對于張繼來說,遲遲不得入眠,腦海里波瀾起伏,身靜而心不止。這是一個平常的秋夜,斜月如鉤,伴著瑟瑟秋風,他站在船頭,仍在張望什么,好一陣寒風,吹得水波翻滾,襟飄髯動!秋天,歷來是敏感而多變的季節,繁霜滿天,颯颯風聲,尤其在空曠無人的江河之上,格外的清冷寂然,蕭條四野。此刻,秋色正濃,夜色漸濃,張繼卻無端地被秋風所感,毫無睡意。讀書人的睡眠,始終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情。

《楓橋夜泊》是唐朝安史之亂后,詩人張繼途經寒山寺時,寫下的一首羈旅詩。在這首詩中,詩人精確而細膩地講述了一個客船夜泊者對江南深秋夜景的觀察和感受,勾畫了月落烏啼、霜天寒夜、江楓漁火、孤舟客子等景象,有景有情有聲有色。此外,這首詩也將作者羈旅之思,家國之憂,以及身處亂世尚無歸宿的顧慮充分地表現出來,是寫愁的代表作。

以詩人之名流傳后世的張繼,《全唐詩》里僅收錄了一首他的詩《楓橋夜泊》,號稱寫愁第一人。全詩抄錄如下:

席間尚有一壺酒,并無人對飲。被叫過來的船家,只是默默地吃了一兩盅,終究擋不住陣陣襲來的疲憊,倒身便睡。張繼是善飲的,倘有好友劉長卿或者皇甫冉在側,那么,這將是一場浩大的酒事,可惜他們都不在身邊。有多少次,文朋詩友,相聚在一起,只飲得春暖花開,飲得日落月升。現在,形單影只的他,坐在船邊獨飲,漫不經心地想著往事或者心事。偏偏這個時候,傳來了烏鴉的啼叫之聲。起先是一只,繼而是一群。呃—啊—呃—啊……黑色的烏鴉借著黑夜的夜空,繞樹盤旋,驅之不去,傳遞著悲涼凄迷、斷腸銷魂的凄凄鳴叫。月落之下,烏啼聲聲,江風陣陣,水流嘩嘩,張繼的耳邊,是一個充滿了奇異聲響的孤獨世界。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這一夜,張繼在想些什么,后來的無數人百般猜度,莫衷一是。有人說他是剛剛落榜,失意之下,泛舟江南。有人說他傷時感世,揪心于安史之亂前夕兵荒馬亂的動蕩時局。還有人認為張繼正在赴任途中。總之,張繼的交待是模糊的。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千里泛舟,遠在他鄉,作為一名孤獨的旅行者,應該是復雜多元的旅人羈思,并不能確定地指向一個方向。有許多的人和事,一旦驗證確鑿,反而失去了撲朔迷離的神秘面目。旅途并非歸途,他鄉不是故鄉,就像此刻張繼站在船頭,孤獨地四顧悵望,那對岸邊的點點漁火,遠遠地望去,明明滅滅,似母親妻兒一雙雙盼歸的眼睛,又似白日里見到的火紅楓葉。這寒涼秋夜里的一點暖色,恰恰可以緩解緊張、釋放內心的寸寸柔情。微醺之下,其實更難入眠,有一種東西,慢慢地涌上來。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那東西大約便是愁了。伴著張繼緩緩躺下的,無聲無形、難以言明卻又蓬蓬勃勃、恣意縈繞的,是千百年來中國文人骨子里的清愁吧。借著一點酒意,張繼便進入了浮想聯翩的思維空間。“調與時人背,心將靜者論。終年帝城里,不識五侯門”,張繼是一個內心安靜的人,他在長安城里讀書終日,從來都是借著詩書入眠,住了很長時間,卻連王公侯門都不識一家,這與世情,與當時士子們干謁成風的普遍狀況,實在是格格不入。李白盡管才高八斗,仍然寫過為數不少的干謁詩,希望因此引起別人的注意,他的那篇《與韓荊州書》,就曾明確地描述了自己“十五好劍術,遍干諸侯;三十成文章,歷抵卿相”的沖天激情。張繼沒有這樣做,就像他在洛陽所寫的一首詩:“書成休逐客,賦罷遂為郎。貧賤非吾事,西游思自強”。張繼是一個嚴謹自律的人,更是一個純粹的書生,他只是想,文人要像李斯、司馬相如一樣,以一手錦繡文章,博取功名,然后安濟天下,換得百世功名。

此詩是詩人在“安史之亂”后夜宿姑蘇城外江邊客船上無眠時而作。全詩有情有景有聲有色,情景交融。把那個時代的家愁國恨,亂世之景像和內心的憂慮充分地展現了出來。月色,烏啼,冷秋,霜色,江邊楓葉,遠處漁火,對愁而眠,說眠而未眠,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國家之愁,自身安危之愁,思鄉之愁,千頭萬緒,無從說起,夜半時分,詩人在船上聽著鐘聲,看著漁火徘徊又徘徊,徐步吟哦出了這首千古流傳之佳作來。

半部論語,一卷詩經,滋長著讀書人的理想與希望。也許在張繼的內心世界里,理想與現實的沖突,如風如雨,揮之不去。忽然,他想起夜宿洛陽的白馬寺,那一夜,一夜秋雨,而這個流浪異鄉的才子,也猛然悟出了“白馬馱經事已空,斷碑殘剎見遺蹤”的道理。短暫的安閑,可以令人有相對充裕的時間,來思考身外之事。

正值月隱高山,秋霜滿天,濃霧籠罩水面,寒冷無比,大江遠離喧囂,一片沉靜,間或有寒鴉幾聲不時傳來;漁家小舟上燈光隱隱約約地明滅于江面,愁緒滿腹他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著能改變自己命運的鐘聲到來;輾轉反側,無法入眠;終于,萬籟俱寂的時候,一聲沉悶而清脆的鐘聲撞破寂靜無垠的夜空,敲打著詩人的耳鼓……

現在,他浮于水上,如同一叢浮萍,隨波逐流,前途不可測,歸路渺茫茫。黑暗里,他輕輕地轉過身來,復又轉過身去,大約還有一聲輕輕的嘆息。漫漫長夜,他只能枕著淡淡清愁,半睡半醒。

月落則黑,烏啼則悲,霜天則寒,后一句直說愁了,所以全詩表達的是一幅黑暗寒冷凄涼憂愁的景象,分別從光、聲、物三方面來表達。

夜半時分,江風漸小,烏啼暫歇,隔岸漁火也紛紛熄滅,慢慢地,張繼在船體的輕搖之下,聆聽天籟之音,心境漸平,睡意如煙。忽地,一記鐘聲,由遠而近,穿透茫茫夜色,越過山丘,掠過樹梢,貼著潺潺水波,傳進耳里。可憐剛剛淺睡的張繼,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兀地驚醒。鐘聲不絕,前音后繼,撞擊著一顆敏感的心靈。這個失眠的夜晚,注定了什么,暗示著張繼,他披衣而起: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張繼《楓橋夜泊》

詩人張繼用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五種景物描寫一種特定的環境,創造出一種凄清的氣氛,對”愁”眠、用一”愁”字點出了詩人在此時此景下的心情。接著用寒山寺的鐘聲夜半傳到詩人對”愁”眠的客船,由于是夜深人靜,鐘聲聽起來更加清晰,從而把這種凄涼的氣氛烘托得更加濃烈,詩人的感情當然也就更加憂傷了。我每當朗誦張繼這首《楓橋夜泊》詩后,心中情不自禁涌起一種仿佛和詩人共鳴的憂傷、清愁。

正是這短短二十余字,從此讓人們記住了蘇州,記住了寒山寺,也讓人們記住了這個失眠的讀書人,和他的一夜清愁。

古代的詩人。除了唐伯虎之外。基本都是窮困的家境,所以就出現了不少悲觀的詩句。

楓橋不遠處,便是寒山寺。翌日,張繼一定是踏著秋霜,徒步去了寺里。昨夜的鐘聲,已經讓他心儀神往。這鐘聲,讓失眠的他猛然警醒;這鐘聲,安撫了他內心的愁緒,再次甜甜入夢。他一路循聲,逶迤而往。寒山寺里的鐘聲,一直沒有停歇。對于所有的士子,紅塵中人,均可閑來駐足,都能聽到這悠揚而示警的鐘聲的。張繼的前往,只不過印證昨夜的詩境。

初月月如鉤,鉤起游客愁。

張繼無意間的造訪,卻給這座規模不大的寺廟帶來了游人如織、千年不衰的香火。著名學者俞平伯先生的曾祖父、清代國學大師俞樾曾在《新修寒山寺記》如是記述:“吳中寺院不下千百區,而寒山寺以懿孫一詩,其名獨膾炙于中國,抑且傳誦于東瀛,余寓吳久,凡日本文墨之士咸造廬來見,見則往往言及寒山寺,且言其國三尺之童,無不能誦是詩者。”他所描摹的月下蘇州,楓橋,以及寒山寺,已經成為一個文學世界里的定格。人們今天聽到這鐘聲,仍然會不自覺地與他當年的鐘聲聯系起來。而張繼與寒山寺的淵源,亦仿佛是天造地設。不知在此后的人間歲月里,張繼的耳邊,是否還會一直縈繞著這樣的清涼鐘聲。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這是唐代詩人張繼所寫《楓橋夜泊》中的詩句。

蘇杭二地,歷來被譽為人間天堂,秀甲天下。張繼到了蘇州,也登臨了閶門,正是在這里,詩人的筆下,展現了一個令所有唐人為之驚駭的情景:

張繼,字懿孫,今湖北襄陽人。天寶十二年進士,曾任撿校祠部員外郎,洪州鹽鐵判官。其詩多登臨紀行之作。“不雕不飾,豐姿清迥,有道者風”。有《張祠郎詩集》。

耕夫召募逐樓船,春草青青萬頃田。
試上吳門窺郡郭,清明幾處有新煙?——張繼《閶門即事》

一千二百多年前,江南水鄉的秋夜,一個游子從停泊在楓橋邊的船中醒來,四顧曠野茫茫,天霜水寒,耳畔鐘聲繚繞,凄清.惆悵.感動…諸般思緒涌上心頭,不禁吟詩一首,成為千古傳頌的名篇。

今天如果我們到蘇州城,不論大街小巷,還是酒肆街坊,都是人潮如涌,熱鬧與繁華,園林美景與江南美食,成為這座城市接納八方游客的驕傲。可是,張繼到達的時候,這座城市正陷入一場史無前例的人荒。就連耕夫都參軍去了,萬頃良田,長滿春草。可嘆啊,清明時節,就連焚香祭祖的新煙,也是寥寥可數。天地之間的一切,都為戰爭的陰霾所籠罩。“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杜甫失落的感喟,在公元761年張繼的這次蘇州之行里,同樣得到了最殘酷的體現。

“月落烏啼霜滿天”從視覺,聽覺,感覺三方面寫夜半時分的景象,月亮落下去了,樹上的烏鴉在啼叫,清寒的霜氣彌漫在秋夜幽寂的天地。三個主謂短語并列,以簡潔而鮮明的形象,細致入微的感受,靜中有動的渲染出秋天夜幕下江南水鄉的深邃.蕭瑟.清遠和夜宿客船的游子的孤寂。

盛世漸行漸遠,從安史之亂起,謳歌江山萬年青、春風花草香的主題,四夷賓服、八方來朝的天朝自信,以及夢想中國、倜儻不羈的格調,統統煙消云散,不復再來。接下來的中唐,仿佛一個加速衰老的老翁,坐在風雨飄搖、歸期難料的夜航船上,激昂的情緒也隨之平靜,漸而被懷舊的主題,傷感迷離的格調所取代。這樣的轉變,是無奈的。盡管有許多人,還在內心深處,期待著大唐中興的局面出現。

楓橋所在的水道,只是江南水鄉縱橫交錯的狹窄河道之一,并無茫茫水面。“江楓漁火對愁眠”句,一說當地有兩座橋,一是江橋,一是楓橋,“江楓”指二橋。但“江楓”二字本身的美感和豐富的文化內涵,給了我們極大的想象空間。我們姑且想象出一片空闊浩淼的水面,岸邊有經霜的紅楓,水中漁火點點,船中游子滿懷愁緒入眠。山川風物自有它的情致,夜泊的主人翁也自有他的情懷,主客體相對獨立又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種和諧而優美的藝術境界。

流年似水。蘇州之行,并非張繼的人生終點。之后,他還在繼續“浮客了無定”的漂泊生活,直到最后與妻子相繼客死洪州。張繼死時,他的孩子還小。好朋友劉長卿聲淚俱下地撰寫了《哭張員外繼》,“世難愁歸路,家貧緩葬期”。張繼習慣了漂泊,習慣了困頓,葬期之晚,已經不能算什么了。不過,他在楓橋畔的一夜清愁,已經定格了一位中唐書生的漂泊與清愁。

張繼的這兩句詩語言明白曉暢,優美簡潔,物象的選擇動靜結合,明暗相對,結構上對仗工整,照應嚴謹,情景交融,塑造了一個幽遠的夜泊愁眠的藝術意境,極富韻味。

這是唐代詩人張繼的《楓橋夜泊》,全詩: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讀來給人詩意的畫面,弟一句七個字就描繪了三個境象,在秋冬時節的深夜,落月,烏啼,清寒霜露。使人仿佛值身在這個凄清的夜景中。這種大自然的景象也寓意著詩人此刻的內心。

江楓漁火對愁眠。這一句七個字,描繪了兩種境象,和對前面意境的感受。看著清夜的江橋和楓橋,,在橋下和遠處漁舟上點點如寂星的燈火,詩人怎么也睡不著了。

這兩句表達了寒夜的楓橋,天地的自然境觀和人間的舟船漁火的凄美畫面。給人以與眾不同的享受。

畫景是冷清的,而透出的則是作者不可言說的愁緒。

一個身在異鄉泊船上的游子,回思那月落之后,滿天霜氣里,烏之寒鳴,水之清冷,楓橋邊上,孤寂與愁悶和著這天地之象,夜不能眠。

而夜半時分,姑蘇城外寺廟的鐘聲,在茫茫夜色里,卻突兀地傳來,這是自然之聲,卻撞擊在人心最脆弱的部位,使得羈旅在外的客人之憂思更加深濃。

經霜,楓橋,烏啼,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客船。

這每一個字,在此地此時,所透出的都不是溫暖撫慰,冷色調的一切浸透了作者一顆愁緒滿盈的心。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