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文學知識轉變途徑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您現在的位置:公務員期刊網>>論文范文>>文學論文>>古代文學論文>>正文

圖片 1

古代文學桃源意蘊表達途徑

一、南朝文學中桃源意蘊仙境的文學表達

自陶淵明筆下的和諧自足的桃源世界產生之后,桃源意蘊便以特有的魅力進入了南朝文人的審美領域,桃花源的遠離世俗、寧靜超逸的自由境界成為追求山水自然的南朝文人向往。在“桃源”那里,波光粼粼,在凌波上泛舟而無所不適,在這里勾勒出了詩人們翹首遙望的樂園。徐陵在《山齋詩》中寫出:“桃源驚往客,鶴橋斷來賓。復有風云處,蕭條無俗人?!眲t將桃源的脫俗意蘊直接道出。北周庾信在其《徐報使來止得一相見》詩中寫道:“一面還千里,相思哪得論,更尋終不見,無異桃花源?!扁仔攀褂眠@個典故一方面表現了對美好故土的向往,另一方面是說與故人相見就像追尋渺茫的桃花源一樣難得,對自己深切的思鄉之戀有著獨特的領悟,化為了對桃源的情有獨鐘。南朝文學中桃源意蘊仙境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呈現,如張正見的《神仙篇》對神仙世界作了這樣的描述:“玄都府內駕青牛,紫蓋山中乘白鶴。潯陽杏花終難朽,武陵桃花未曾落。已見玉女笑投壺,復睹仙童欣六博。同甘玉文棗,俱飲流霞藥?!睆堈姟渡裣善分械摹皾£栃踊ā?、“白鶴”、“玉文棗”以及“流霞藥”與“武陵桃花”等,都是我國古代文學中最常見的仙界意蘊??梢?,《神仙篇》中的“武陵桃花”明顯是借用了陶淵明《桃花源記》中武陵漁人發現桃花林而入桃源之事。魏晉南北朝時期,道教經過內部的不斷改革,通過原始的民間宗教進化和發展,逐漸轉變為較為成熟的官方意識和比較完備的正宗宗教,由于對得道成仙的終極目標渲染增飾,這一時期神仙信仰逐漸深入人心。神仙道教說曾經給予中國古代文學深遠的影響,如漢代劉向的《列仙傳》、東晉葛洪的《神仙傳》、唐代杜光庭的《墉城集仙錄》等,都以活潑而嚴謹的散文筆法描述了光怪迷離的神仙世界。張正見的《神仙篇》顯然是在這種文學風氣影響之下的產物。當然,桃源的這種仙化的現象,可以從陶淵明《桃花源記》本身的構設條件上找到本質上的原因。

二、唐代文學中桃源意蘊個性化的文學表達

盛唐時代,儒、釋、道的融合使思想領域極為開放與自由,文人個性特征以及精神氣質得到了充分的彰顯,因而,桃源意蘊在不同文人筆下的文學意象也呈現出獨特的精神內涵。孟浩然作為盛唐文壇早期的詩人,較早地表現出他追尋桃源的思想傾向及對仕途的厭倦,孟浩然在其《南還舟中寄袁太?!吩娭袑懗觯骸把厮莘潜懔?,風波厭苦辛。忽聞遷谷鳥,來報五陵春。嶺北回征帆,巴東問故人。桃源何處是,游子正迷津?!边@種精神疲憊是詩人的仕途的風波所致。因此,其內心深處極其渴望尋得那片能夠棲息身心的桃源。顯然,此處的桃源意蘊與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有著相同的精神內涵,即對現實的否定和超越。浸染道教思想而又深通佛理的王維,將孟浩然詩中桃源意蘊內在超越的精神繼續發揮,其《桃源行》向我們詮釋著他心目中的桃源世界,“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直視桃源為“仙源”。杜甫詩歌中的桃源意蘊,則是其民胞物與情懷的折射,表達出對萬物各遂其性、各得其所的美好希冀,具有濃厚的現實主義色彩,如《春日江村五首》其一:“農務村村急,春流岸岸深。乾坤萬里眼,時序百年心。茅屋還堪賦,桃源自可尋。艱難賤生理,飄泊到如今?!痹娙藢⒋喝战逡暈椤疤以础?,一如陶淵明的祥和、閑適、躬耕稼穡的桃花源。杜甫由于生活于戰亂時代,更將桃源描寫為和平之地,如在其《北征》詩中這樣寫道:“乾坤含瘡痍,憂虞何時畢。靡靡逾阡陌,人煙眇蕭瑟。所遇多被傷,呻吟更流血……緬思桃源內,益嘆身世拙?!北闭魍窘浱以瓷降脑娙?,感慨戰亂帶來的蕭條凄慘的現實,不禁深切緬懷陶淵明筆下的避秦之亂的桃花源,表達了詩人對和平生活的真誠向往。中晚唐時期日趨黑暗、大廈將傾的社會現實瓦解了文人的樂觀文化心理,這一點也反映在文人的桃源意識上。中晚唐文人漸趨內斂的心態使他們對桃源的認定呈現為將園林或山居視為棲息身心的桃源,悠游而自適。中晚唐時期文人希求隱逸的心理,唐代文人頻頻造訪之處常常是寺觀或隱士的山居之所,這就是詩人現實中的“桃源”,其突出體現在錢起、劉長卿的詩歌中。如錢起《中書王舍人輞川舊居》詩中以“幾年家絕壑,滿徑種芳蘭。帶石買松貴,通溪漲水寬。誦經連谷響,吹律減云寒?誰謂桃源里,天書問考盤?!聘羯n翠,春雨半林湍。藤長穿松蓋,花繁壓藥欄?!泵枋鐾跎崛说呐f居是梵唄穿云、芳蘭蒼翠,筆調深微古樸,好一個幽寂的桃源,抒發了詩人寄情山水的隱逸情懷。在唐代精神領域的開放、道教的興盛、同林藝術的成熟等文化背景下,傳統文學中的桃源意蘊在不同文人筆下呈現出彼此有別的思想內涵,但無論各個時期的詩人在作品中如何藝術性地詮釋,桃源意蘊都成為遭受現實挫折、心慕林泉煙霞的唐代文人的精神慰藉,體現著他們渴望高蹈世外的主觀情懷。

三、清代文學中桃源意蘊追求的文學表達

清代文學中的桃源意蘊體現出對陶淵明筆下的桃源意境詮釋和理解。如沈復的《浮生六記》卷三:“華名大成,居無錫之東高山,面山而居,躬耕為業,人極樸誠,其妻夏氏,即蕓之盟姊也。是日午未之交,始抵其家。華夫人已倚門而侍,率兩笑女至舟,相見甚歡,扶蕓登岸,款待殷勤。四鄰婦人孺子哄然入室,將蕓環視,有相問訊者,有相憐惜者,交頭接耳,滿室啾啾。蕓謂華夫人曰:‘今日真如漁父人桃源矣?’華曰:‘妹莫笑,鄉人少所見多所怪耳?!源讼喟捕葰q?!薄懊嫔蕉?,躬耕為業,人極樸誠”、“款待殷勤”,沈復筆下描寫的華大成,儼然成為了陶淵明筆下的武陵桃源人,作者對桃源意蘊的解釋明顯秉承了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原意。而《儒林外史》第五十五回則這樣寫道:“荊元道:古人動說桃源避世,我想起來,那里要甚么桃源!只如老爹這樣清閑自在,住在這樣城市山林的所在,就是現在的活神仙了?!斌w現出對陶淵明桃源意蘊的避世隱逸意蘊的獨特理解,而這種理解與宋代蘇軾的桃源思想極為相近,即視桃源為一種超逸自得的心境。清代文學對陶淵明筆下桃源意境的理解還從對桃花源景觀的接受方面體現出來。如《夢中緣》第二回:“但見夾堤兩岸,俱是楊柳桃杏,紅綠相間,如武陵桃源一般?!眾A岸的桃林即是桃源的景觀特征。再如,《隋唐演義》第三十四回:“原來這清修院,四圍都是亂石,壘斷出路,惟容小舟,委委曲曲,搖得入去。里面許多桃樹,仿佛是武陵桃源的光景?!币彩菍⑶鷱酵ㄓ牡亩刺旌吞一ㄊ㈤_意境視為武陵桃源之境,充分體現出對《桃花源記》文本中桃源景觀特征的接受和認同。中國古代文學中的桃源意蘊在不同文人作品和不同時期中呈現出不同的理解和詮釋,這與作者自身的經歷以及所處的時代等因素相關,也正是因為這些不同的解釋和理解,才形成了中國古代文學中魅力無窮、意蘊豐厚的桃源現象。

閱讀次數:人次

古代文學同夢情結意蘊

唐人白行簡對那些特別的“夢”有特別的研究。他說:“人之夢,異于常者有之?;虮藟粲兴擞鲋?,或此有所為而彼夢之者,或兩相通夢者?!保?]128在這里,白行簡的言論涉及到三種特別的“夢”。其實,進一步概括則只有兩種情況:一是數人異地的行為而由“夢”印證之,二是數人同時進入同一夢境。前一種情況,白行簡在《三夢記》中列舉了兩個故事印證之。第一個故事說官員劉幽求奉使歸家,在一個破舊的寺院中看到了意想不到的異常情況:見十數人,兒女雜坐,羅列盤饌,環繞之而共食。見其妻在坐中語笑。劉初愕然,不測其故久之。且思其不當至此,復不能舍之,又熟視容止言笑,無異。將就察之,寺門閉不得入。劉擲瓦擊之,中其罍洗,破迸走散,因忽不見?!戎疗浼?,妻方寢。聞劉至,乃敘寒暄訖,妻笑曰:“向夢中與數十人游一寺,皆不相識,會食于殿庭。有人自外以瓦礫投之,杯盤狼藉,因而遂覺?!眲⒁嗑哧惼湟?,蓋所謂彼夢有所往而此遇之者矣。[1]128第二個故事說元稹“為監察御史,奉使劍外”,十多天后,作者與哥哥白居易以及李杓直同游曲江,在飲酒的過程中,又發生一件怪事:兄停杯久之,曰:“微之當達梁矣?!泵}一篇于壁,其詞曰:“春來無計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籌。忽憶故人天際去,計程今日到梁州?!睂嵍蝗找?。十許日,會梁州使適至,獲微之書一函,后寄《紀夢詩》一篇,其詞曰:“夢君兄弟曲江頭,也入慈恩院里游。屬吏喚人排馬去,覺來身在古梁州?!比赵屡c游寺題詩日月率同,蓋所謂此有所為而彼夢之者矣。[1]128-129

上述第一個故事,寫一個男人回家途中,看到自己的妻子與別人飲酒作樂,于是憤怒地拋擲瓦礫,沖散了這些“狗男女”的“鬼混”。不料回到家中,才知道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不過是妻子的夢境而已。此種故事,在唐代可是熱門話題?!度龎粲洝范?,至少還有兩篇唐人小說寫到類似的情節。有張生者,家在汴州中牟縣東北赤城坂。以饑寒,一旦別妻子游河朔,五年方還?!鲇诓菝е?,見燈火熒煌。賓客五六人,方宴飲次。生乃下驢以詣之。相去十余步,見其妻亦在坐中,與賓客語笑方洽?!浦磷弦潞?,復請歌云:“須有艷意?!睆埰薜皖^未唱間,長須又拋一觥。于是張生怒,捫足下得一瓦,擊之,中長須頭。再發一瓦,中妻額。闃然無所見。張君謂其妻已卒,慟哭連夜而歸。及明至門,家人驚喜出迎。君問其妻,婢仆曰:“娘子夜來頭痛?!睆埦胧?,問其妻病之由。曰:“昨夜夢草莽之處,有六七人。遍令飲酒,備請歌。孥凡歌六七曲,有長須者頻拋觥。方飲次,外有發瓦來,第二中孥額。因驚覺,乃頭痛?!睆埦蛑蛞顾?,乃妻夢也。[2]362-363遐叔至蜀,羈棲不偶,逾二年乃歸?!瓘陀泄优晒彩當递?,青衣黃頭亦十數人,步月徐來,言笑宴宴。遂于筵中間坐,獻酬縱橫,履舄交錯。中有一女郎,憂傷摧悴,側身下坐,風韻若似遐叔之妻?!淦拊┮直?,若無所控訴,而強置于坐也。遂舉金爵,收泣而歌曰:“今夕何夕,存耶沒耶?良人去兮天之涯,園樹傷心兮三見花!”滿座傾聽,諸女郎轉面揮涕。一人曰:“良人非遠,何天涯之謂乎!”少年相顧大笑。

遐叔驚憤久之,計無所出。乃就階陛間,捫一大磚,向坐飛擊,磚才至地,悄然一無所有?!谑逯翆?,妻臥猶未興,良久乃曰:“向夢與姑妹之黨相與玩月,出金光門外,向一野寺,忽為兇暴者數十輩脅與雜坐飲酒?!庇终f夢中聚會言語,與遐叔所見并同。又云:“方飲次,忽見大磚飛墜,因遂驚魘殆絕,才寤而君至,豈幽憤之所感耶?”[2]434-435值得注意的是,以上故事中那些沖散他人夢境的憤怒的“莽撞者”,自身并沒有進入夢境。但無論如何,總有點“靈魂出竅”的意味,否則,你一個大活人怎么會平白無故地進入別人的夢境之中呢?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這其實是封建時代長期出門在外的男人擔心自己的妻子受人欺凌或者“紅杏出墻”的一種“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表現。雖然這種心理今天出門在外的男人也可能具有,但不會那么嚴重。因為現代人可以通過各種方式與妻子取得聯系或得到妻子的最新信息,實在不行,坐個飛機、火車回家看看,也就是一兩天的事。但是在交通相對落后的封建時代,長期在外的男人對妻子的擔心是很難盡快解除的。古人常說的恨不能生雙翅飛回家中,也就是這個意思。在這種心理的支配下,游子思鄉的情結就會油然而生,而且揮之不去。究其實,所謂“思鄉”,大半是思念家鄉的親人;而親人中間之“至親”者,無非是父母妻兒;而在父母妻兒之間,從道義到感情再到性欲這三者相結合的,唯有妻子而已。因此,思鄉情結的核心和重點應該是“思妻”。但是,這種原本正常不過的思想在封建時代是不能公開表達的,因為將思念妻子放在思念父母的前面,在當時會被認為是大逆不道的不孝行為。既然這種思妻情結在“顯意識”中不能得到充分的表達,那么,就只好將它們擠到“潛意識”中去。而“夢幻”,正是潛意識得到充分表達的重要通道。

明白了這一點,我們就會明白唐代的讀書人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做那種向調戲自己老婆的歹徒拋擲磚頭瓦礫的憤怒之夢了。至于白行簡向我們講述的第二個故事,更為迷離恍惚而令人匪夷所思。白行簡和他的哥哥白居易等人在京城曲江池游玩,白居易忽然說他們的好朋友元稹應該到梁州了,并且寫了一首詩來充當“計程器”。更妙的是,白氏兄弟等人的這種思念朋友的行為,居然被那位“被思念”的朋友夢中印證了,也寫了一首詩回來證明之。這個故事,較之上一個故事而言,由單方的“闖入”他人夢境進而成為帶有雙方“心靈感應”的意味,可以說是更“夢”進了一步。這種情況在古書的記載中也有不少,只是大多沒有什么趣味性,且篇幅所限,故不贅舉。然而,還有較之“心靈感應”更進一步的事情,那也就是前面講到的第二種情況,數人同時進入同一夢境,亦即白行簡所謂“兩相通夢”,古人又謂之“同夢”。

要了解“同夢”的一般狀態,我們還是先看白行簡在《三夢記》中講述的第三個故事:貞元中扶風竇質與京兆韋旬同自亳入秦,宿潼關逆旅。竇夢至華岳祠,見一女巫,黑而長。青裙素襦,迎路拜揖,請為之祝神。竇不獲已,遂聽之。問其姓,自稱趙氏。及覺,具言于韋。明日,至祠下,有巫迎客,容質妝服,皆所夢也。顧韋謂曰:“夢有征也?!蹦嗣鼜恼咭暷抑械缅X而環,與之。巫撫掌大笑,謂同輩曰:“如所夢矣!”韋驚問之,對曰:“昨夢二人從東來,一髯而短者祝醑,獲錢二環焉。及旦,乃遍述于同輩,今則驗矣?!备]因問巫之姓氏。同輩曰:“趙氏?!弊允技澳?,若合符契。蓋所謂兩相通夢者矣。[1]129竇質夢見一女巫,長得如何如何,且與他如何如何對話;不料,那女巫竟然在相同的時間進入了同一夢境,也夢見竇質長得如何如何,且與她如何如何對話。這就是“同夢”的一般狀態:兩個人同時進入同一個夢境,但是這兩個人之間并沒有什么特殊的關系。在這里,“同夢”不過是作為一種稀奇古怪的現象被人記載而已,并沒有什么深刻的文化內涵。然而,關于“同夢”的記載和描寫,絕非始于白行簡,而是早在《詩經》中就有所表現,并且還具有些許文化意義?!对?齊風?雞鳴》:“蟲飛薨薨,甘與子同夢?!泵珎?“古之夫人配其君子,亦不忘其敬?!编嵭{:“蟲飛薨薨,東方且明之時,我猶樂與子臥而同夢,言親愛之無已?!保?]349

《雞鳴》篇中的這句詩,通過夫妻同夢的描寫生動而深刻地表現了夫妻間的深情厚意。這本來是民間的匹夫匹婦之間正常感情的一次“超?!北磉_,“毛傳”所謂“不忘其敬”的闡述有些過于強調倫理化,“鄭箋”所謂“言親愛之無已”的理解則頗為恰切。雖然說“詩無達詁”,但對同一句詩做出完全不同的解釋,還是體現了一種文化闡釋上的差異。秦漢以降,大量的詩文小說作品對這種“同夢”現象作了不同程度的描寫,而其間的文化意蘊也各各不同。請看:桓哲,字明期。居豫章時,梅玄龍為太守,先已病矣,哲往省之,語梅曰:“吾昨夜忽夢見作卒,迎卿來作太山府君?!泵仿勚等?,曰:“吾亦夢見卿為卒,著喪衣來迎我?!睌等?,復同夢如先,云二十八日當拜。至二十七日晡后,桓忽中惡,腹脹滿,遣人就梅索麝香丸。梅聞,便令作兇具。二十七日桓便亡,二十八日而梅卒。[4]514這便是魏晉南北朝那么一個篤信鬼神的時代人們通過“同夢”現象而編織的兩個老朋友共同遵守的死亡之旅的時間表,除了體現當時開始泛濫成災的“宿命”思想而外,并無太多的積極意義。但下面這一篇的文化意蘊可就深刻得多了。隴西李捎云,范陽盧若虛女婿也。性誕率輕肆,好縱酒聚飲。其妻一夜夢捕捎云等輩十馀人,雜以娼妓,悉被發肉袒,以長索系之,連驅而去,號泣顧其妻別。驚覺,淚沾枕席,因為說之。而捎云亦夢之,正相符會。因大畏惡,遂棄斷葷血,持《金剛經》,數請僧齋,三年無他。后以夢滋不驗,稍自縱怠。因會中友人,逼以酒炙。捎云素無檢,遂縱酒肉如初。明年上巳,與李蒙、裴士南、梁褒等十馀人,泛舟曲江中,盛選長安名倡,大縱歌妓。酒正酣,舟覆,盡皆溺死。[5]239唐人小說中對于鬼神世界的理解較之六朝小說有青藍之勝,這些作品中的鬼神世界更為完整有序,而且中間因果報應的思想也滲透得更為深入,這大概與到唐代時佛教始真正“漢化”有關。當然,唐代也是一個充分人性化的時代,不然,該篇中那個大食葷腥的李捎云何以能夠被陰曹地府判了“死緩”并“監外執行”呢?只怪他李某人不知悔改,舊態復萌,故而最后還是由“水路”到陰間報到。但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這故事的轉折點卻是由于一次夫妻間的“同夢”。

由此亦可見得,對于某些犯罪分子,讓其家屬、親人做思想工作是有特別效果的?,F在我們某些司法部門的這種有效措施,原來古人早有研究。然而,對于執法者而言,他們如果犯了錯誤、尤其是在執法過程中犯了重大錯誤,那卻是不可饒恕的,因為這種錯誤的社會影響太過惡劣。對這種“犯官”,閻王爺是不會輕易放過他的。謂予不信,請看五代十國時人們對犯官的態度:孟蜀工部侍郎劉義度判云安日,有押衙覃隲,夢與友人胡針同在一官署,廳前見有數人引入劉公,則五木被體,孑然音旨,說理分解。似有三五人執對,久而方退,于行廊下坐。見進食者,皆是鮮血。覃因問旁人,答曰:“公為斷刑錯誤所致,追來已數日矣?!彼煊X。及早,見胡針,話之。針曰:“余昨夜所夢,一與君葉,豈非同夢乎?”因共袐之。劉公其日果吟感懷詩十韻,其一首曰:“昨日方髽髻,如今滿頷髯。紫閣無心戀,青山有意潛?!苯衿湓娊詣X于石上,人皆訝其詩意。不數日而卒,豈非斷刑之有錯誤乎?[5]240你看,一個在執法過程中有重大失誤的官員,陰曹地府必定要對他執行“死刑”,而且,在執行判決之前,還要通過“同夢”的方式向這位“犯官”的屬下等人廣為宣傳,并且是頗為殘酷、頗為血腥、頗為刺激的夢境畫面的宣傳。這難道不是民眾意愿的一種強烈表現嗎?這難道對當時的和此后的犯官們不是當頭棒喝嗎?這難道不值得后人永久而深刻地記取嗎?“同夢”寫到這個份上,確乎有點“意在言外”的韻味了。

宋代的“同夢”題材的作品,也有自身的特點:各種文學體裁的作品,分別體現了各社會階層人士不同的情感訴求。首先來看詩詞作品中體現的異性之間的友好情誼:比翼曾同夢,雙魚隔異鄉。玉樓依舊暗垂楊,樓下落花流水自斜陽。[6]69當然,這里所謂“同夢”,或許只是“愛情”的一種形象表現而已,并非一定要雙方同時進入同一夢境。筆記中的記載則與詩詞中的表達大異其趣。愛情自不待言,即便是在表達親情友情的時候,也是一定要真正“同夢”的。我們不妨先看看關于蘇軾乃五戒禪師之后身的“同夢”描寫:蘇子由初謫高安時,云庵居洞山,時時相過。聰禪師者,蜀人,居圣壽寺。一夕,云庵夢同子由、聰出城迓五祖戒禪師。既覺,私怪之,以語子由,未卒,聰至。子由迎呼曰:“方與洞山老師說夢,子來亦欲同說夢乎?”聰曰:“夜來輒夢見吾三人者,同迎五戒和尚?!弊佑赊允执笮υ?“世間果有同夢者異哉?”良久,東坡書至,曰:“已次奉新,旦夕可相見?!倍舜笙?,追筍輿而出城。至二十里建山寺,而東坡至。坐定,無可言,則各追繹向所夢以語坡。[7]47云庵禪師、聰禪師與蘇軾的弟弟蘇轍,三人同做了一個夢,夢見他們共同迎接早已圓寂的“五戒禪師”,結果,卻迎來了蘇東坡。于是,在三個“禪者”的強烈“感覺”下,蘇軾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了五戒禪師之后身。這種充滿宿命意味的題目,正是禪悅之風盛行的宋代文人所津津樂道的。只不過,這里借用了“同夢”作為載體。與上述這種充滿禪意的朋友之情同時出現的還有執著而熱烈的骨肉親情,這種親情同樣可以借助“同夢”得到表達。家居泰,偽蜀眉州下方壩民。姓家氏,名居泰。夫妻皆中年,唯一男。既冠,忽患,經年羸瘠。日加醫藥,無復瘳減。父母遂虔誠置千金方一部于所居閣上,日夜焚香,望峩眉山,告孫真人,禱乞救護,經旬余。一夕,夫婦同夢白衣老翁云:“汝男是當生時授父母氣數較少,吾今教汝,每旦,父母各呵氣,令汝男開口而咽之。如此三日,汝男當愈?!狈驄D覺而皆說,符協如一,遂冥心依夢中所教。初則骨未始壯,次乃能食而行。積年,諸苦頓愈。后冠褐入道,常事真人無怠焉。[8]夫妻二人中年得子,不料卻過分羸弱。日漸衰老的父母擔心兒子生命是否久永,只好“日夜焚香,望峩眉山,告孫真人,禱乞救護”。如此舐犢之情果然感動了神仙,在夫妻共同的夢境中,他們終于得到了解救兒子的方法,那就是不斷給兒子增加“人氣”,而且是世界上最親的“人氣”———父母的氣息。這個故事的內涵其實是非常感人的,尤其是當今世界上那些不肖兒孫聽了以后,多少應該受到一點觸動。

“同夢”的故事延及明清兩代,在一些戲劇小說作品中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其表現形態更其復雜,其文化內涵更其發人深思,其趣味性更其濃烈,總之是更其美妙絕倫。在湯顯祖的《牡丹亭》中,男女主人公杜麗娘、柳夢梅同入風流夢境是全劇最關鍵、最感人、最美麗的關目。無論是梅派的“游園驚夢”,還是青春版的《牡丹亭》,演到這里都是神采飛揚、美不勝收的。之所以如此,除了美的人物、美的情節、美的思想、美的觀念以外,還有一個至關緊要的因素———美的境界。這個境界就是在牡丹亭邊、芍藥欄畔、梅花樹下,千里迢迢的柳夢梅與緊鎖深閨的杜麗娘情愛的魂靈在同一夢境中擁抱到了一起、融合到了一起。這是任何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力量都無法阻止的擁抱和融合。由于篇幅的限制,我們只能將這個境界中證明“同夢”的兩個片斷稍作展示,至于誰要想得到整體的感受,當然只有去讀原著了?!碜永Хα?,且自隱幾而眠?!苞L逢日暖歌聲滑,人遇風情笑口開。一徑落花隨水入,今朝阮肇到天臺?!毙∩樎穬焊判〗慊貋?,怎生不見?小生那一處不尋訪小姐來,卻在這里!…………[9]44-45……秀才啊,你也曾隨蝶夢迷花下。俺因此上弄鶯簧赴柳衙。若問俺妝臺何處也,不遠哩,剛剛在宋玉東鄰第幾家。是了。曾后花園轉西,夕陽時節,見小娘子走動哩。便是了。[9]141-142如果說,湯顯祖是從“美妙”的角度使得“同夢”描寫得到最佳表現的話,那么,蒲松齡則從“曲折”的角度進一步增強了“同夢”故事的可讀性。鳳陽一士人,負笈遠游。

……妻翹盼綦切。一夜,才就枕,紗月搖影,離思縈懷,方反側間,有一麗人,珠鬟絳帔,搴帷而入,笑問:“姊姊,得無欲見郎君乎?”妻急起應之。麗人邀與共往?!茣r,見士人跨白騾來。見妻大驚,急下騎,問:“何往?”女曰:“將以探君?!庇诸檰桘惾艘琳l?!咳俗⒁曽愓?,屢以游詞相挑。夫妻乍聚,并不寒暄一語?!匍g,麗人偽醉離席;士人亦起,從之而去?!氉?,塊然無侶,中心憤恚,頗難自堪。思欲遁歸,而夜色微茫,不憶道路。輾轉無以自主,因起而覘之。近其窗,則斷云零雨之聲,隱約可聞。又聽之,聞良人與己素常猥褻之狀,盡情傾吐?!瓚嵢环叫?,忽見弟三郎乘馬而至,遽便下問。女具以告。三郎大怒,立與姊回,直入其家,則室門扃閉,枕上之語猶喁喁也。三郎舉巨石如斗,拋擊窗欞,三五碎斷。內大呼曰:“郎君腦破矣!奈何!”……女頓驚寤,始知其夢。越日,士人果歸,乘白騾。女異之而未言。士人是夜亦夢,所見所遭,述之悉符,互相駭怪。既而三郎聞姊夫遠歸,亦來省問。語次,問士人曰:“昨宵夢君歸,今果然,亦大異?!笔咳诵υ?“幸不為巨石所斃?!比摄等粏柟?,士以夢告。三郎大異之。蓋是夜,三郎亦夢遇姊泣訴,憤激投石也。三夢相符,但不知麗人何許耳。[10]187-190鳳陽士人的故事,直接繼承的是唐人小說《張生》、《獨孤遐叔》等作品。不過,那些作品并未明明白白寫到“同夢”,而蒲松齡不僅寫了“同夢”,而且是三人同夢。尤其是加上了“麗人”錦上添花,“小舅子”大打出手,使得故事更加曲折,更加情味盎然。由此,我們也不得不佩服聊齋先生編織故事的能力。從故事性的角度看問題,《聊齋志異》中的這篇《鳳陽士人》毫無疑問是“同夢”題材中最精彩、最引人入勝同時也是最具有諧趣意味的。

“同夢”故事既有湯若士筆下的美妙絕倫,又有蒲留仙筆下的趣味橫生,似乎再也沒有向前發展的余地了。殊不知中國文學史總是不斷出現奇跡,偏偏有人能在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當然,這位站在文學巨匠肩頭上更“巨”的“匠”,就非曹雪芹莫屬了?!都t樓夢》中至少有兩處寫到“同夢”,一次是甄賈寶玉同夢,一次是寶黛同夢。我們先看第一次:不覺就忽忽的睡去,不覺竟到了一座花園之內?!灰娔切┭诀咝Φ?“寶玉怎么跑到這里來了?”寶玉只當是說他,自己忙來陪笑說道:“因我偶步到此,不知是那位世交的花園,好姐姐們,帶我逛逛?!北娧诀叨夹Φ?“原來不是咱家的寶玉。他生的倒也還干凈,嘴兒也倒乖覺?!薄瓕氂窦{悶道:“從來沒有人如此涂毒我,他們如何更這樣?真亦有我這樣一個人不成?”一面想,一面順步早到了一所院內?!灰婇缴夏莻€少年嘆了一聲。一個丫鬟笑問道:“寶玉,你不睡又嘆什么?想必為你妹妹病了,你又胡愁亂恨呢?!睂氂衤犝f,心下也便吃驚。只見榻上少年說道:“我聽見老太太說,長安都中也有個寶玉,和我一樣的性情,我只不信。我才作了一個夢,竟夢中到了都中一個花園子里頭,遇見幾個姐姐,都叫我臭小廝,不理我。好容易找到他房里頭,偏他睡覺,空有皮囊,真性不知那里去了?!睂氂衤犝f,忙說道:“我因找寶玉來到這里。原來你就是寶玉?”榻上的忙下來拉住:“原來你就是寶玉?這可不是夢里了?!睂氂竦?“這如何是夢?真而又真了?!币徽Z未了,只見人來說:“老爺叫寶玉?!被5枚私曰帕?。一個寶玉就走,一個寶玉便忙叫:“寶玉快回來,快回來!”襲人在旁聽他夢中自喚,忙推醒他,笑問道:“寶玉在那里?”此時寶玉雖醒,神意尚恍惚,因向門外指說:“才出去了?!币u人笑道:“那是你夢迷了。你揉眼細瞧,是鏡子里照的你影兒?!?/p>

寶玉向前瞧了一瞧,原是那嵌的大鏡對面相照,自己也笑了。[11]795-796“甄賈”寶玉同夢實際上也就是“真假”寶玉同夢,賈寶玉夢中神游江南甄府,然而他所看到的卻是大觀園中的人和物,甚至包括他自己。在這里,作者是在讓賈寶玉照鏡子,讓他跳出自己的身外來觀察自身,也就是讓他站在對面來認識自己的廬山真面目。至于賈府的寶玉是真抑或甄府的寶玉是真,這個問題作者在全書剛剛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明明白白告訴讀者了:“假作真時真亦假”。甄賈寶玉同夢一段,不僅僅體現了“你夢見我時,我也夢見你”,而且還體現了“我夢見的你其實是我,你夢見的我其實是你”,甚至進而體現了“夢中的假其實是真,現實的真其實是假”。這真有點“莊生夢蝶”的意味。殊不知這便是一種哲學思考,是在美麗的幻境中將人生點透。能認識到這一點的人,還有什么東西不能參透,還有什么東西不能割舍呢?這也正是曹雪芹高于所有寫“同夢”故事的作者的地方。甄賈寶玉同夢不僅是美麗的,還是迷離的,不僅是幻妙的,還是思辯的。至于寶黛同夢一段,出現在后四十回,究竟是曹雪芹的構思抑或是高鶚的手筆,今天很難考證清楚。但無論如何,它都是一段非常成功的藝術描寫。黛玉恍惚又象果曾許過寶玉的,心內忽又轉悲作喜,問寶玉道:“我是死活打定主意的了。你到底叫我去不去?”寶玉道:“我說叫你住下。你不信我的話,你就瞧瞧我的心?!闭f著,就拿著一把小刀子往胸口上一劃,只見鮮血直流。黛玉嚇得魂飛魄散,忙用手握著寶玉的心窩,哭道:“你怎么做出這個事來,你先來殺了我罷!”寶玉道:“不怕,我拿我的心給你瞧?!边€把手在劃開的地方兒亂抓。黛玉又顫又哭,又怕人撞破,抱住寶玉痛哭。寶玉道:“不好了,我的心沒有了,活不得了?!闭f著,眼睛往上一翻,咕咚就倒了。

黛玉拼命放聲大哭。只聽見紫鵑叫道:“姑娘,姑娘,怎么魘住了?快醒醒兒脫了衣服睡罷?!摈煊褚环?,卻原來是一場惡夢。[11]1184襲人輕輕走過來問道:“姑娘睡著了嗎?”紫鵑點點頭兒,問道:“姐姐才聽見說了?”襲人也點點頭兒,蹙著眉道:“終久怎么樣好呢!那一位昨夜也把我唬了個半死兒?!弊嚣N忙問怎么了,襲人道:“昨日晚上睡覺還是好好兒的,誰知半夜里一疊連聲的嚷起心疼來,嘴里胡說白道,只說好象刀子割了去的似的。直鬧到打亮梆子以后才好些了。你說唬人不唬人。今日不能上學,還要請大夫來吃藥呢?!保?1]1191這一段描寫較之甄賈寶玉同夢具有強烈的刺激性,因為它寫得有些赤忱到赤裸裸的地步。一邊是黛玉眼睜睜地看著寶玉將心挖出來給她看,一邊是寶玉說心痛得像被刀割了一樣。這兩個片斷,一詳一略,一正一側,相互照應,從寫作學的角度看當然是上乘制作。但較之甄賈寶玉同夢的描寫而言,畢竟少了一點蘊藉,少了一點含蓄,也少了一點深邃。因此,我相信這是出自高鶚的手筆,如果“黛玉之死”也出自高鶚筆下的話。因為“寶黛同夢”和“黛玉之死”這兩段都是強調對比、對應,強調刺激、甚至血色的刺激。似乎曹雪芹不太喜歡采用這種方式。當然,話說回來,如果沒有“甄賈寶玉同夢”的描寫,“寶黛同夢”一段完全可以算得中國文學史上最高級的“同夢”描寫。這多少能給人一點“既生瑜何又生亮”的感覺。

在《紅樓夢》的前前后后,當然還有不少小說中有關乎“同夢”的描寫,但那都不過是《紅樓夢》這座藝術顛峰的來龍去脈而已。試看如下例子:這許玄見他去了,掛起冰弦,心中歡喜,吃了些晚酒,情思迷離,便向床中和衣去睡?!灰娨慌由碇惙?,兩鬢堆雅,拂翠雙眉,櫻唇半露,輕移蓮步近前萬福?!挥X樓頭五鼓,蓉娘拔下金鳳釵一只,……將釵付與許生,……許生亦從袖里取扇上玉魚墜一個,……將墜付與蓉娘?!€要綢繆,忽見一聲響亮,許玄一驚,醒來卻是一夢,且驚且喜。走起身來,總然有聲,把燈往床邊一照,拾起一看,果夢中蓉娘所付金鳳釵也。大為驚異道:“此夢非常?!被貞泬糁?,付蓉娘玉墜而扇上則無了?!艺f蓉娘一夢醒來,好生驚異說:“日里果然情動,為何就做路一夢?”……秋鴻忙去整被,枕側忽見白玉魚墜一枚,……蓉娘一見,忙取向袖中藏了,隨覓金釵,失去一枚。蓉娘思曰,此生夢里姻緣,這般靈感,曾記拈香設誓,兩無嫁娶。[12]173-176(《歡喜冤家?許玄之賺出重囚牢》)玉壇受了尤氏一場大罵,出來氣倒在床,……扒起身來,走到書桌前,將這一切薄情輕節的劣跡,先寫了一篇大略。復又照著情節,吟成一首長句毀之。才得寫完,覺得陰風一陣,冷氣逼人,燈影漸微,毫毛直豎,不覺雙眸怠倦,就憑幾睡著了?!仁弦嘣趬糁?,坐在榻上,正想要戒飭玉壇,忽見一個赤發獠牙的抓住玉壇跪在面前?!仁蠈⒆旨堃豢?,氣滿胸臆。施辣手送一根硬木棍子與尤氏,尤氏便將王壇拖翻在地,拽起棍子向著玉壇上上下下一口氣打了七八十下?!雎劥巴饷髋谝宦?,兩處俱驚醒了,原來是南柯一夢。

玉壇醒來,一身大汗,遍身猶覺隱隱作痛。心中以為日之所思夜之所夢而已。這里尤氏醒來,夢中的事歷歷如見。[13]273-275話說挹香一夢醒來,不勝驚奇,又將詩意細參,依然不解。甫黎明,起身梳洗,正欲往拜林處訴其事,恰巧拜林來。挹香大喜,請入書房。拜林道:“我昨得一怪夢?!鞭谙愕?“得非遇見瀟湘妃子乎?”拜林大驚道:“如何與我夢相同,難道冊子果同你一處見的?”挹香遂把昨日之夢細述一遍。[14]26以上三例,第一例在《紅樓夢》前,后二例在《紅樓夢》之后。就第一例而言,許玄之與蓉娘的同夢實際上是“欲火”的相互點燃,從這里“走向”寶黛同夢,所完成的正是從“欲”到“情”或曰從“肉”到“靈”的轉換。第二例,寫少年才子玉壇和半老徐娘尤氏愛恨交加的同夢與寶黛同夢相比則不啻天壤之別,因為一邊是美艷的哀情,一邊是醋意的惡趣。第三例就更不用多說了,挹香與拜林同夢,不過是兩個風流才子準備“捧妓女”時的心心相印,其間所體現的,乃是從情愛描寫的康莊大道誤入狹邪幽巷的遷徙延俄?!巴瑝簟惫适聦懙竭@里,真可謂從藝術顛峰上的極度滑落。但即便如此,它們也有存在的價值的和趣味。因為,梅花是花,牡丹是花,桃花也是花,罌粟還是花。只有各種各樣的花,才能構成百花園?!皦簟?,就是人類精神生活的百花園?!巴瑝簟?,則是這百花園中最為神秘的一角。在“你夢見我時,我也夢見你”這個最為神秘的夢境花壇中,永遠盛開著五顏六色、千奇百怪的花朵。

閱讀次數:人次

古代文學知識轉變途徑

能否享受文學生活是衡量人生活質量高下的一個重要指標,小到個人,大到民族,都是如此。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是一個懂得享受文學生活的民族,文學承載著民族文化,傳達著民族的心聲,是國人的精神家園,古代文學研究者應該為建設好這個家園出力。這一道理古代文學研究者都懂。但是如何出力,很多人可能沒有思考過。我想一項重要的工作就是為國人提供新鮮而準確的古代文學知識,用理工科學者的話就是“注意知識的轉化”。知識是生活前提,沒有某一方面的知識,就沒有某一方面的生活。目前古代文學研究已經相當深入,取得了大量新的成果,但是很少有學人致力于把這些成果轉化成教科書上的知識。結果是,古代文學研究日新月異,進入教育系統和公眾傳播系統的古代文學知識卻陳陳相因,甚至存在許多不準確之處。首先說不新鮮。解放后的前三十年,在特殊意識形態作用下,古代文學研究形成了一個特殊的闡釋模式,以人民性為內容標準,以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為藝術標準來評價所有的作家作品?!袄畎资莻ゴ蟮睦寺髁x詩人”“,杜甫是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成了不可移易的經典描述。那個時代如今已經過去了三十多年,那種特殊的闡釋模式在古代文學研究界已被徹底拋棄,但是在眾多中小學教科書中,在中國中小學教師的傳授中,李白仍然是“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杜甫仍然是“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其次說不確切。筆者幾年前偶爾翻女兒新發的初中語文課本,是蘇教版的,課文選有柳宗元的《黔之驢》,心里很高興。

我在1984年考研時就是靠這篇初中時背的課文而答上“默寫唐宋八大家一篇古文”一道大題的??稍倏匆幌抡n文所歸入單元,就高興不起來了。單元名稱竟然是“動物世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語文讀本3》對岑參《胡笳歌送顏真卿赴河隴》、《熱海行送崔侍御還京》寫作背景交代是“:唐代開國以后,西域邊關戰事不斷……”這一描述對第二首詩比較合適,對第一首就不是那么合適了?!昂与]”雖然在西部,但畢竟不能和“西域”混為一談。再看人民教育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語文3》中對“秋興”的解釋:“就是借秋天的景色感物抒懷之意?!苯忉屛幢劐e,但很不貼切?!扒锱d”是因秋景引發的詩思,強調秋景的興發感動,而非先有詩興再借秋景以抒懷。造成上述知識陳舊和錯誤的一個直接原因,是古代文學研究者很少參與中小學教材的編寫?,F有的編寫者多是學習現代漢語的、現當代文學的和語文教學法的。由于知識結構所限,或是沒有能力到眾多古代文學研究成果中找尋新知,或是不愿去尋找新知,有的甚至對教材中選不選古文都產生了質疑。一位曾主持中學教材編寫的現當代文學學者就公開表示沒有必要把古文選入中學課本。理由是課本使用者是現代人,用的是白話文,何必要學古文?由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基礎教育教學研究中心和北京師范大學附屬實驗中心編寫的,由開明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九年義務教育三年制初級中學語文讀本》,共有六本,就一篇古文也沒選。細碎的學科設置造成學者通識貧乏固然是形成上述局面的一個原因,但古代文學研究者在知識普及和轉化方面意識不強,努力不夠,恐怕也是一個原因。大多數古代文學研究者非常重視創造新知,卻不太重視將新知轉化為常識。而常識作用是巨大的,一個人不可能成為所有領域的專家,大多數人對眾多領域的了解僅限于常識。

如果你和一個不研究古代文學的人講:宋以后也有好詩,甚至不比唐詩差,將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其實費多少口舌,講多少道理,都不如編一本《宋詩三百首》,或《元詩三百首》、《明詩三百首》、《清詩三百首》。如果選出來的詩真比《唐詩三百首》中的作品好,甚至超過那三百多篇唐詩,就會大大改變人們對這些朝代詩歌的印象。在很多人那里,五萬首唐詩就是三百首唐詩,二十五萬首宋詩就是三百首宋詩。文學史從來都是選家的文學史。但近些年來學者很少把精力花在選注選講上。人們完全可以再選出一本與《唐詩三百首》不重復的水平絲毫不降低的《新編唐詩三百首》,但沒有人做這樣的工作,大眾了解唐詩還在使用清人的選本。既然大眾所需古代文學知識是有限的,把有限的知識選擇好,更新好,傳播好,就十分重要了。當你知道從幼兒園到大學的學生都需要了解這些知識時,當你知道需要這些知識的讀者數以億計時,難道你還能說這是不值得花費精力的小事嗎?廣大古代文學研究者應該發起一個“重讀名篇,清理常識”活動,以幾十年研究古代文學積攢起來的功力,把常見的名作重新讀過,把積非成是的說法翻過來,把最新獲得的知識加進來,把精彩動人的地方講出來。常見的東西不見得沒有問題。劉禹錫《竹枝詞》“楊柳青青江水平”一首是否表現男女調情的歡歌?溫庭筠《菩薩蠻》“小山重疊金明滅”是否表現了一個女子苦悶的情思?李商隱《登樂游原》是否在感嘆唐帝國將要滅亡?都有問題。劉禹錫善唱《竹枝詞》,白居易《憶夢得》詩題下自注云:“夢得能唱《竹枝》,聽者愁絕?!?/p>

歡快的情歌如何能唱入令人愁絕的曲調?“道是無晴卻有晴”一定是在使用南朝樂府的雙關手法嗎?溫庭筠《菩薩蠻》“小山重疊金明滅”明明是寫一個新嫁娘晨起刻意打扮,怎么就成了表現閨中女子的愁緒呢?更何況這首詞是被人以“中呂宮”的歡快曲調演唱的。李商隱《登樂游原》寫詩人因心緒不佳而登樂游原,登上后欣賞夕陽美景留戀不舍,怎么就成了感嘆唐帝國將要滅亡呢?要注意把那些得到學人公認的成果轉化成知識。例如關于唐代詩人大量的生平事跡的考證就已經取得了相當多的成果。韋應物家族墓志的發現,我們就知道了韋應物的字是什么了。類似這樣,孟浩然的字是什么?《菩薩蠻》是不是李白所作?學術界都有了相對一致的意見,應該成為可以傳播的常識。要注意把古代文學作品的表現經驗傳達出來,以提高民族的語文能力。例如發掘唐人在創作過程中如何寫景,如何抒情,如何敘事,如何議論,如何表達自己的情感和意志;如何使學生學會讀詩,把詩歌的好處讀出來,進而能以恰當的語言把這些感受表達出來,如何使唐詩的名言警句成為今天生活的話語,為我們今天人們的生活增加藝術的品味等等,都是需要學人花大力氣琢磨的。由于考試的需要,中小學語文教材和教參的編寫者一貫的想法是力圖使語文變成一門他們所認為的科學,要在具有高度個性化和創造性的文學作品中找出類似于數學公式的東西來,結果眼睛只盯在字、詞、句、篇上,至于這些作品中表現出來的文化價值、審美韻味則說不好,也壓根兒不想說。完整的藝術品被拆碎得不成片段,豐富多彩的古代文學變成了興味索然的東西。

古代文學研究者有責任教會人們應該如何欣賞優秀的古代文學作品。古代文學研究者要積極宣傳新的知識,自覺維護已有的常識,積極參與到各層次的教材和普及讀物的編寫當中,通過各種手段向“全國中小學教材審定委員會”之類的機構施加影響。例如袁行霈主編的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普通高中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語文》里的古文選取眼光就明顯高于以往同類教材?!段膶W遺產》應該開辟專欄,發動學者監督大中小學教材中古代文學知識的使用情況,發揮權威刊物的批評和引導作用。批評可以避免知識上以訛傳訛,引導可以使師生在教和學中有所歸依。古代文學研究者要進一步改進古代文學知識的宣講方式。中央電視臺“百家講壇”節目很吸引人,但講古代文學時多愛講故事,成了另一種“說書”,沒有達到宣講的最高境界。宗教界人士特別注意宣講,歷史上曾留下“石點頭”、“天花亂墜”的故事。星云大師一場演講下來,很多人立刻跟著出家。這種能觸動人心的宣講經驗值得借鑒。應該把眾多優秀作家作品的真精神講出來,講得令人心馳神往。古代文學研究界應該出現一批這樣的宣講家。

閱讀次數:人次

古代文學課程改革途徑

1.積極引導,加強學生對課程重要性的認識。在中國歷史上,許多文學家往往兼具政治家、思想家的身分,往往具有較高的音樂、美術、書法等藝術修養,他們留存至今的作品,也因此具有較高的思想與文化價值,為后世文學創作積累了豐富寶貴的經驗。當今文學作品表現的主題、使用的文學手段,大多可以在古代文學中找到源頭。因此,學好中國古代文學,讀懂各歷史階段重要的文學作品,把握中國古代文學發生、發展、嬗變的歷史,對傳承中國古代文學與文化意義重大。此外,文學作品所展現的豐富多樣的精神世界、思想內蘊、感情意象可以使學生在怡悅精神和情感滿足的藝術享受中增益自身的心靈美和情操美。如勞動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對光明幸福的憧憬可以培養他們的崇高理想;仁人志士報國濟時、視死如歸、持節不渝的忠誠可以激發他們獻身國家的浩然正氣;哲人學者己饑己溺、民胞物與的博大胸襟可以培養他們憂國憂民的情懷;清流賢達反勢利、反庸俗的磊落氣度和冰清玉潔涅而不緇的高尚品質可以培養他們良好的道德風范;自然風光、人文勝跡的謳歌可以培養他們對祖國山水的自豪與熱愛之情。而且中華民族文學獨有的樣式和特色,可以使青年學生了解中國悠久的歷史、燦爛的文化,了解祖國優秀的思想道德傳統,更能夠從中國思想、文化的發展過程中,深刻理解理想信念、歷史使命和社會責任,真正做到用人類創造的財富和知識,豐富武裝自己的頭腦??梢哉f,古代文學是我們祖先創造和留傳下來的珍貴財富,而古代文學教學,是這一珍貴財富繼承和發揚的重要途徑。通過學習,學生可以了解豐富燦爛的中國古代文化、樹立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培養扎實過硬的專業基礎、提高個人綜合素質。對課程的這些重要性,教師有必要在課前和課中對學生進行相關講解和引導教育。有了這樣的思想動員,學生可能不會再存在“有用無用”的顧慮,而是去想方設法完成好學習任務。

2.優化教學內容,適應課程改革需要。從時間跨度上看,古代文學教學的內容從先秦到近代,縱貫三千年,涉及的作家作品浩如煙海;從涉及學科上看,它是文獻學、文化學、哲學、美學、史學等多種學科的綜合,因此,它知識覆蓋面廣、內容難度大。與龐大的教學內容相比,幾乎所有的高校在古代文學教學中都存在教學容量大而教學時數少的矛盾。如何解決這一矛盾,使學生通過該課程的學習,既獲得開闊的知識視野,又能獲得審美直覺能力與對經典作品的感悟能力,這就需要對該課程內容進行大膽改革。一直以來,教師授課都遵循著以文學史為綱的基本線索,以作品閱讀分析為輔助,以選修課為補充,力求全方位打好學生古代文學知識基礎這樣一種思路,筆者認為這是不應改變的。教師需要的是對具體教學內容的深度認知及如何科學地傳授等問題的思考,這是改革的關鍵。文學史的基本知識、發展線索、文學流派、作家風格等,屬于基本知識積累的層面;文學發生原因的深層追尋,文學發展嬗變的邏輯歸納,以及對經典作家作品的深層體悟等,屬于思維訓練與能力培養層面。兩個層面怎樣才能進行科學的結合,筆者認為關鍵是課程設置及處理好基礎必修課和選修課之間的關系?;A課強調基礎知識的積累,選修課則強調研究性與前瞻性。兩者相互補充,不僅可以使學生建立起系統的知識結構,而且也有利于思維訓練,能力培養,并使知識結構趨于優化。

為了提高教學效率,節約教學時間,針對文學史和作品閱讀與分析的不同特點,應采取不同方式。文學史以點帶面,其基本知識、發展線索等以教為主,文學流派、作家風格等則以自學為主。作品閱讀與分析點面結合,經典性作品以教為主,一般性作品可以以討論的方式進行。這樣在知識優化的同時,又進行了思維訓練,培養了審美直覺能力和作品感悟能力。古代文學在教學內容的改革上還應做到與相關學科的整合。應該強調與文字、音韻、訓詁學的近緣整合,這對打牢基礎、充實底氣、克服浮躁學風都是必須的;還應強調關于與中國古代史、文化史、哲學史等近鄰學科的整合,目的是為古代文學教學提供多維視角和眾多參照系;還要強調與中國古代文獻學的整合,這是古典文學研究和教學自身的需要,因為對教師來說,若不收集完備的資料則根本沒有發言權;同時要強調與文藝學、現當代文學乃至音樂、美術等學科的整合,使教學在新世紀體現與時俱進的特色,并對“古典文學”進行真正的“文學”還原,對她的藝術魅力進行深入分析探索。教學中還應注重當代意識與古典領域的交融,注重古今貫通,引導學生從民族精神文化底蘊,及歷史變化角度理解古代作品。努力發掘古代文學史在現代社會生活中所具的人文價值,啟發學生思辨能力,拓展其人文思維的深度和廣度。

3.改革教學方法與手段。傳統的古代文學教學手段單調,教學形式單一,以“填鴨式”、“滿堂灌”為主,師生之間溝通不夠,相互啟發、促進不夠。然而,作為教師如果想更好地完成教學任務的話,就應該從科學研究的角度看待教育教學工作,努力改革教學方法,找到一個良好渠道與學生進行溝通。改革教學方法,應加強教學設計,提倡在采用傳統講解法的同時,采用討論法教學,推行暢所欲言式教學方式。這種方法能引導學生關注學術熱點,特別有利于打開學生的思路,引發學生的學術興趣,充分發揮學生的主觀能動性,把專業知識的傳授和學生智力的開發與創新意識的培養結合起來,從而師生形成對話格局。關于討論的問題,可以布置一些熱點話題,也可以布置課堂講授的一般性問題,要求學生閱讀、收集材料,形成自己的基本觀點,然后在課堂上評述各家觀點,有根有據地表述自己的看法,加深學生對問題進一步理解。學生課外查閱資料,動手動腦,更容易給學生留下深刻的印象。推行教學手段的現代化改革,充分利用現代化教育技術已成為提高教學效能的新途徑。將現代化多媒體手段引入古代文學教學,以聲光畫綜合形式感染學生,使學生自然親近古代文學,可以提高古代文學教學效率和質量。文學作品是作家通過藝術體驗和藝術想象營造的“幻象”世界。在古代詩詞教學中,有些詩歌的“幻象”就比較朦朧含蓄,甚至難以言傳,運用多媒體轉化為畫面的形式,能化朦朧為清晰,化含蓄為直觀,可以啟發想象。古代文學的許多名詩詞、名小說、名戲曲都已經譜成歌曲、拍成電影電視,我們在講授這些內容時都可以利用,以便寓教于樂,使學生在形象生動的愉悅中受到古代文學的熏陶和影響。

在介紹作家、引證材料、相關比較等方面,都涉及大量的文字板書,運用課件形式直接提供給學生,只須輔之以簡單敘述,這也能節約有限的教學時間。為了適應多媒體教學手段的需要,教師應該大量收集準備音像資料,制作成多媒體課件。運用多媒體教學,要注意發揮多媒體技術的優勢,加大信息量、增強講授的直觀性、形象性、引發學生興趣,也要注意教師與學生的雙向交流和啟發學生思考問題、回答問題,活躍課堂氣氛。此外,根據古代文學課程的內容和特點,文獻檢索和搜集學術信息非常重要,通過課件,把圖書館電子檢索手段與傳統的古文學文獻查閱結合起來,豐富了教學內容,也激發了學生的興趣,使他們獲取了更多學術信息,為古代文學學習打下了厚實基礎,也調動了學生進一步深入研究的積極性??偠灾?,雖然在新的歷史環境中,中國古代文學課程已經出現了一些問題,但是,只要我們以高度的責任感和創新意識,發揚扎實苦干的精神,銳意改革,加強學生對課程重要性認識方面的引導,優化教學內容,革新教學方法和手段,努力提高課堂效率,那么,目前所面臨的困境是容易克服的。

閱讀次數:人次

故宮博物院正在熱展的《清明上河圖3.0》高科技互動藝術展演,觀眾到訪總量近日突破90萬人次,不少觀眾向清明上河圖高科技互動藝術展演官方微博、微信留言,并在各大社交平臺大呼比演唱會門票還難搶、轉發錦鯉,保佑預約成功等。隨著展演的一波波觀展熱浪,大家對其中4D虹橋球幕影院的音畫效果一致好評:感動到流淚。

《清明上河圖3.0》真的是太贊了!用一個坐在船上的視角跟隨著音樂進入北宋繁華的河道,最后音樂一起,萬盞孔明燈齊飛,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真的好棒!有網友在微博上分享,甚至不少人看完后有一種油然而生的文化自豪感。來自丹麥的外國觀眾則表示,那感覺簡直令人驚嘆,就好像你真的置身其中。

眾多觀眾用手機拍攝《清明上河圖3.0》4D虹橋球幕影院高潮部分

《清明上河圖3.0》球幕影院,讓觀眾以畫中人的身份感受搖曳在船舶如織的汴河上,體驗北宋汴京的人文生態。在短短7分鐘里,因為音樂與聲效的豐富鋪陳,時而有疏淡的宋詞意蘊,時而有磅礴的盛世情懷;音樂制作人何沐陽介紹此次專門為4D影片原創了富有中華傳統審美的旋律,試圖從音樂角度構建一個連接虛擬與現實、融古通今的氛圍,實現情景的交融與觀眾的浸入。

中國意蘊加入國際化表達

創作過《月亮之上》、《彩云之南》等名曲的音樂家何沐陽,在《清明上河圖3.0》開幕前一個月才正式接受創作的邀約,時間緊迫,但他面臨的最大難題是如何在科技手段表達中國傳統畫卷的空間中,將中國風與現代流行元素通過音樂、聲效的形式連接貫穿,帶給觀眾穿越時空和心潮澎湃的視聽體驗。最終,何沐陽團隊選擇了為4D球幕提供交響與民樂兩種不同版本的樂曲,無論是大氣磅礴的西洋交響,還是清新綺麗的民樂,均以中華傳統韻味的表現手法進行延展呈現。

《清明上河圖3.0》4D虹橋球幕音樂制作人何沐陽

在中國人心中極具分量的《清明上河圖》蘊含著中國傳統意蘊,所以在對《清明上河圖3.0》虛擬現實影院的音樂進行創造時,我們首先選用以五聲調為基礎的中國音樂根源;何沐陽強調,五聲調式是由五個音構成的調式,它廣泛存在于中國古代與民間音樂中,通常也稱作民族五聲調式。用五聲調式譜出的樂曲,回到了中國古典音樂最本質的結構,即便交合了十余種中西樂器演奏,卻在西洋樂器恢弘感的烘托中,更展現東方獨有的細膩與韻味。

在當代高科技塑造的時空中,面對3D畫面、4D動感體驗,如何調動觀眾的共鳴回到傳統、回到宋代,何沐陽說中國的意蘊、意向加入國際化的表達方式,這種融合就是傳統和未來的對話。

五聲調式就是中國人血液里面流淌的一種音樂根源。所以這個音樂一播出,我相信都不用去多做解釋,大家就能感覺,這就是中國的。但是對于國外的這些觀眾來說的話,他們也會很直接感受到,就是來自東方的意蘊。

音樂家的創作初衷迅速在《清明上河圖3.0》展覽中收獲了觀眾的共鳴。來自廈門的一位小朋友體驗后留言:聲音的震撼效果讓我感覺到一種深深的民族自豪感,真的聽著音樂再看那個畫面,要落淚了。

有學者評論這支球幕影片的樂曲不僅能夠帶領觀眾進入到高科技呈現的《清明上河圖》中,還能夠因應影片劇情的需要,引起感情上的升華,在國內外觀眾心中形成中國聲音的傳播。

何沐陽與團隊在《清明上河圖3.0》搭建現場調試音效

傳遞繁華盛世引震撼

平面靜態的原畫被轉化為視覺上可移動的立體空間,全包圍式的球幕占據了觀眾整個視野,特殊的座椅制造出坐船游歷汴河時搖墜的身體感受,4D虹橋球幕給觀眾以人在畫中游的沉浸之感。完成這種沉浸體驗,不僅需要音樂與畫面的一致表達,更需要音樂制作人對節奏與細節的成熟把控。何沐陽坦言這次與鳳凰衛視故宮博物院的合作是很富有挑戰且有意義的嘗試。

為了使觀眾的音效感知更加豐富,與球幕影片的配合精確度更高,何沐陽團隊為球幕影院的6個音響點位分別錄制了聲音。我們是按照國際標準5.1聲道來制作的,通過對音效的反復修改,力求將它做到最完美的呈現,讓現場聲音的立體感和空間感更強。

我是先看到球幕影片,然后原創音樂再加入聲效制作的。音樂與畫面配位,樂曲節奏與觀影情緒融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沐陽坦言,團隊在工作室里反復數十次觀看、分析、體驗樣片,經過無數次調試,終于實現了重要節點的全部吻合,這讓整個團隊都欣喜不已。從畫面剛剛呈現、進入汴京、再到游歷虹橋,華燈初上;這幾個節點在沒有破壞音樂節奏的前提下,全掐到點,不得不說也有運氣的成分。

何沐陽與鳳凰藝術CEO黃曉燕等主創團隊

一起討論音樂制作

虛擬現實影院的畫面中,北宋孩童一出場,歡笑聲漸起,音樂隨著船只搖搖晃晃地鋪開。觀眾坐在仿制宋代結構動感座椅上,隨著畫中的場景以及音樂的起伏,有節奏地搖晃著身體;汴河兩岸的市井繁華聲鋪面而來。當船只穿過人聲鼎沸的虹橋,北宋都城夜景初上,音樂融合畫面氣勢磅礴,感染力達到巔峰。許多觀眾在體驗后詢問現場工作人員:這個音樂真的是太棒了,能在手機音樂軟件上聽到嗎?好想在網上下載下來,回家仔細聽。也有資深的文化人士因受這部樂曲的感動寫下詩篇。

鳳凰藝術策展人說,音樂是形成文化感知,讓文物活起來的重要部分。
我們希望《清明上河圖3.0》能夠在音樂與聲效兩個方面都生動起來,讓大家能夠真正沉浸在文化國寶里面;音樂家何沐陽說,感受到《清明上河圖》所描摹的繁華,也正好對應我們現在這個盛世。希望音樂能夠隨著這個《清明上河圖3.0》展帶給體驗者更多的傳統文化的震撼。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鳳凰藝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如需獲得合作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獲得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鳳凰藝術。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