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魏伊斯蘭教 影響深切

梅山教淵源于古梅山地區,是古代梅山民眾的原始宗教。北宋神宗年間,章惇經略荊湖,以武力開拓梅山,使古不與中國通的梅山峒民成為宋王朝的編戶齊民,古老的梅山宗教也與漢文化有了交流的機會。在今天湖南地區梅山教的口傳歷史中,有張五郎五州拜法的傳說,敘述梅山教的啟教祖師張五郎向太上老君學法,與太上老君的女兒急急私奔,并由此獲得道法的傳授。這一傳說實際上反映了早期梅山教徒向道教學習的經歷。

根據現有文獻推測,早期梅山教所接觸到的可能是宋代道教中的新興符箓派如“天心正法”或“神霄派”等教派。

南北朝時期,道教雖已由原始道團向正規宗教進行轉型,但由于彼時門類派系仍很龐雜,道徒信仰的重點并不相同。當時的道教大致存在著兩大派系。一類是以修身養性、煉丹服食為主的丹鼎派,一類是擅長通冥達幽、畫符念咒的符箓派。前者號稱仙術,后者應歸作神術。修與煉,既需功夫又耗費巨資,因此丹鼎派的門人多是有錢有閑的社會上層人士,至于一般貧民萬不敢問津。符箓派鼓吹他們可上通天神、下驅邪鬼、治病消災、延年益壽,況且索資不多,故對各階層,尤其是普通百姓誘惑力很大。這也是它在一時廣為流布的重要原因。

道教是中國土生土長的民族宗教,它對中國古代封建社會各個時期的政治、經濟、學術思想、宗教信仰、文學藝術、民間風俗等諸多方面都有著重要的影響。誠如魯迅先生所說,中國的根柢全在道教以此讀史,有多種問題可迎刃而解。

符箓是道教表達對鬼神、自然事物等神秘力量的敬畏,并試圖達到天人感應效應的一種文圖語言。早在秦漢以前,民間每逢過年,就有在大門左右懸掛桃符的習俗。在中國道教發展史上,有許多關于畫符避災、符水治病的故事和傳說。東漢末張角用符水治病傳太平道,教病人叩頭思過,因以符水飲之。除此之外,天師后裔還用所謂木葉、鐵券等來治病防災。如第十九代張天師張修用一種木質符箓給人治病并治愈。書符作箓雖然主要是道教法式、齋醮科儀的內容,具有一定的神秘性和宗教崇拜性,但其起源、功能、方法和過程都蘊含著道教道法自然的思想。

根據現有文獻推測,早期梅山教所接觸到的可能是宋代道教中的新興符箓派如天心正法或神霄派等教派。這些道派的特點是以內丹外符合用,以所謂雷法的運用為特色。從現存湖南梅山教的一些實物數據和口傳歷史來看,其中確有受宋代新符箓道教影響的痕跡。

新符箓道教;梅山教;道教

符箓,又稱符、符咒、神符等。道士們的這種宗教手段,同佛教相較,可算是地道的“國貨”。如果追溯其淵源,能上至遠古的傳說時代?!妒挛锛o原?符篆》引《龍魚河圖》講:“蚩尤無道,帝討之。夢西王母遣人以符授之。帝悟,立壇而請。有玄龜銜符從水中出,置之壇中。蓋自是始傳符箓?!贝罅康奈墨I記載表明,周秦兩漢時代,巫覡以符箓代人祈禱神明,本是人們習見的社會現象。東漢末年,道教創立,符篆便是構成它的基本材料之一。據道典《漢天師世家》記載,天師道鼻祖張道陵“常以符咒治病”?!短角孱I書》也有零星的“丹書吞字”和“天上神簽語”“以言愈病”的符咒內容。書中卷-O四到卷-O七的四卷“復文”,大概是早期道教“符”文的范體字。

據開封市道教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閔欣介紹,由于宋代皇帝崇道、全國人民對道教熱衷,宋代道教的管理機制、理論、著作、派別等多個方面都獲得發展,對后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道教符箓文化起源于人類早期對自然神力的崇拜,并在古代蟲書、篆書的啟發下,摹寫云氣鳥獸等自然物,用特有的符號和圖文方式記載在某種特定的物品和材料上,逐漸形成了符箓系統龐大而復雜的符圖和文字。其內容不但代表了天神的意志、旨令,而且賦予了人們眾多的希望、祈禱和崇拜。古代有度朔山桃樹驅鬼避害的傳說,東海度朔山有大桃樹,其下有神荼、郁壘二神,能祛病辟百鬼。所以古人以桃木制成兩塊木板,左右各繪上神荼和郁壘的像,稱為桃符,這是最早的書符作箓。

首先是關于梅山教北極驅邪院印的問題。梅山教運用的印信中有名為北極驅邪院者,這并不是梅山本地宗教的原有內容。北極驅邪院是宋代新興符箓道教的重要信仰內容,來源于唐代北帝教的北帝信仰。宋代新興符箓道教天心正法派以三符、兩印為其法術的主要內容,兩印之一就是北極驅邪院印,傳說其創始人饒洞天為日值元君北極驅邪院使。

梅山教淵源于古梅山地區,是古代梅山民眾的原始宗教。北宋神宗年間,章惇經略荊湖,以武力開拓梅山,使“古不與中國通”的梅山峒民成為宋王朝的“編戶齊民”,古老的梅山宗教也與漢文化有了交流的機會。在今天湖南地區梅山教的口傳歷史中,有“張五郎五州拜法”的傳說,敘述梅山教的“啟教祖師”張五郎向太上老君學法,與太上老君的女兒“急急”私奔,并由此獲得道法的傳授。這一傳說實際上反映了早期梅山教徒向道教學習的經歷。

符箓,包括符與咒兩個部分。所謂“符”,就是道士在特制材料上書寫的神秘文字或圖畫。據學者研究,文字為一種甲骨文、金文、籀篆文與草書的變體合璧物。而“咒”,則是與“符”相配合的人神通話。咒語多采用韻文或歌謠的形式,文字淺顯且又易上口。道士把區分符咒的用途稱作符法。符法的種類很多,常用的主要有治病的吞符;趨吉避兇的護身符;人神溝通的祈天符;消災保平安的鎮宅符;借助鬼神代行誅殺的詛仇符;放于墓穴的玄宅符等等。關于這一時期人們使用符咒的情況,現存史籍中反映較多的是吞符、祈天符和詛仇符等方面的內容。據《隋書?經籍志》講,北魏太武帝敬奉道首寇謙之,特為其在代都起“重壇五層”的道場,“給道士百二十馀人,顯揚其法,宣布天下。太武親備法駕,而受符箓焉。自是道業大行。每帝即位,必受符篆,以為故事”。道士替人間帝王謀取上天承認而使用的符篆,當屬祈天符之類。南北朝人常延引道士為己詛仇,而且主要集中在上流社會。僅翻正史,這類例證便俯拾皆是。個中原因自然與統治階層權力角逐激烈有密切關系。詛仇的方式極端恐怖和露骨。劉宋明帝曾成為被詛對象。他描述說:“咒詛禱請,謹事邪巫。常被發跣足,稽首北極。遂圖畫朕躬,勒以名字?;蚣又溉?,或烹之鼎鑊?!睂Ξ嬙诜系某饠?,箭穿刀剁、湯滾油煤,確實能夠滿足精神上的一時發泄,但最終效果并不理想。幾乎沒有一個人被政敵詛死,相反這倒成了詛咒者因此致禍被殺的罪狀。用于治病的吞符,由于使用率太高,許多人家已不請道士,索性自己動手去弄。劉宋時期有個叫羊欣的人,“素好黃老,常手自書章,有病不服藥,飲符水而已”。

宋代崇道,在真宗和徽宗時期迎來兩個高潮,然而,宋代道教盛世的奠基者則是宋太祖和宋太宗兩兄弟。

符箓還與兩漢時期的讖緯及星辰崇拜和天道自然有關,方士們根據天道自然、天神有符的信仰而書作符箓,其內容為圖、篆文或圖文結合,并被賦予神圣力量。符箓被認為是能代表玉帝、神仙權力和神通的信物,具有大道無為而無不為的力量?!鹅`寶無量度人上經大法》卷三十六曰:符者,上天之合契也,群真隨符攝召下降。同時,符箓形成過程還將符與精氣學說結合起來,認為符原本為天上云氣自然結成,由天真神明摹寫,始傳于世,故有召劾鬼神、安鎮五方等多重功效。

其次是關于梅山教三元法主信仰和申、薩、葛、許、張五天師信仰的問題。梅山教所供奉神偶除啟教祖師張五郎外,尚有三元法主和申、薩、葛、許、張五位天師和四值功曹。除張五郎屬梅山原始宗教之外,其余神偶都移植于道教。在梅山教崇奉的五位天師中,除具體情況不明的申天師外,其余四位都與宋代新符箓道教的雷法有密切的關系。三元法主是早期正一道的神靈,在宋代符箓道教中也有一定的地位。

根據現有文獻推測,早期梅山教所接觸到的可能是宋代道教中的新興符箓派如“天心正法”或“神霄派”等教派。這些道派的特點是以內丹外符合用,以所謂“雷法”的運用為特色。從現存湖南梅山教的一些實物數據和口傳歷史來看,其中確有受宋代新符箓道教影響的痕跡。

葛洪的《抱樸子》卷四收錄晉人使用的符文十八個。遺憾的是,南北朝時的符篆究竟是何種形式,后人無從道來。但隨著敦煌吐魯番文書的發現和整理,一些中古時期符箓的真品得以陸續在一千年之后重新面世。雖然它們大部分為唐人及其后世的遺物,但也有少量屬于南北朝時代的東西。其中一件出自吐魯番阿斯塔那三0三號墓的符箓,頗引人注意。墓主人名趙令達,死于麴氏高昌國和平元年。這與南朝梁簡文帝大寶二年、北朝西魏文帝大統十七年時間相當。高昌國位于今新疆吐魯番,是以漢人移民后裔為主的多民族居住區,“國人語言與中國略同,有五經、歷代史、諸子集”。雖地處邊陲,但漢文化影響根深蒂固。它和中原的北魏、西魏、北周以及江南的宋、齊、梁,長期保持著密切的政治、經濟、文化聯系。伴隨著道教的西傳,符箓也就很自然地在高昌地區出現了。

趙匡胤未當皇帝時,便與道士有所交往,他在奪取后周政權時,曾利用符命為其制造輿論。特別是華山道士陳摶曾以此幫助趙匡胤積極爭取百姓支持。趙匡胤稱帝后,盡管尚在戎馬倥傯之際,仍對道教發展給予極大的關注。他召見道士蘇澄、王昭素等人,并登門請教治世養生之術,賜贈封號、財物。他還召集京師道士進行學業考核,并斥退品學不良者,以提高道士的整體素質。此后,他又對道教的一些陋習進行整頓,這些對道教本身的發展大有好處。

在道教里,賦予了符箓具有超人力的自然神力,書符作箓成為道教徒的一項法術。據《三國志張魯傳》載:張陵學道鶴鳴山中,造作符書。太上老君傳授青童大帝的二十四廖中,也有服開明靈符、佩星象符、佩五神符等符箓。

最后是關于梅山道教教派傳承的問題。梅山教師、道二教分流,但又并行不悖,兩者之間影響至深。梅山道教部分派別傳承的是宋代新符箓道教中神霄派。在戴卿石道士的道教科本《道教啟請科》中,列出祖師神靈110位,其中可考者大都為宋代以后的神霄派道士。

首先是關于梅山教“北極驅邪院印”的問題。梅山教運用的印信中有名為“北極驅邪院”者,這并不是梅山本地宗教的原有內容?!氨睒O驅邪院”是宋代新興符箓道教的重要信仰內容,來源于唐代“北帝教”的“北帝信仰”。宋代新興符箓道教“天心正法派”以“三符”、“兩印”為其法術的主要內容,“兩印”之一就是“北極驅邪院印”,傳說其創始人饒洞天為“日值元君北極驅邪院使”。

這件符篆是玄宅符,也有符和咒兩個部分。符是原件右上角“黃”字及其上面持鋼叉的玄宅神,可惜沒有神秘扭曲的符文。咒是神像下面的文字。咒文為:“天帝神前,泣煞百子。死鬼斬后,必道:鬼不得來近。護令達若顏上。急急如律令也?!贝笠馐牵河行裨诖?,各路惡鬼嚇得痛哭流涕。他們被斬殺后還必須轉告同類:不可靠近這里。有玄宅神的保護,墓主人可以永遠平安無事。末句“急急如律令”,是符箓專用的套語。用意何在?在唐代已有爭論。李濟翁在《資暇錄》中說:“符咒之類末句急急如律令者,人皆以為如飲酒之律令,速去不得滯也。一說:漢朝每行下文書,皆云如律令,言非律非令之文書,行下當亦如律令,故符咒之類,末句有如律令之言。并非也。按,律令之令字,宜平聲,讀若零,音若毛詩盧令令之令,若人姓令狐氏之令也。律令是雷邊捷鬼,學者豈不知之?此鬼善走,與雷相疾速,故云如此鬼之疾走也?!蔽覀€人理解,“如律令”說更合理些。符咒代表天神的意志,當然愿意妝點上一些法令的尊嚴。至于以“律令”命名雷邊捷鬼,大概是后代道士的發明創造,絕非祖師爺排定符箓格式的初衷。

太宗趙光義即位后,召見道徒更為頻繁,并對黃白等術頗感興趣。在他統治時期,陳摶、丁少微、王懷隱、陳利用、郭恕先、張契真、趙自然、柴通玄等人均受到尊崇。太宗還不斷地興建宮觀,積極搜集道書,命散騎常侍徐鉉、知制誥王禹等校正,刪去重復部分,共得三千七百三十七卷,寫演分賜宮觀。本來由于五代之亂出現的道教微弱,星弁霓襟,逃難解散,經籍亡逸,宮宇摧毀衰敗局面,經過太祖和太宗的大力扶持,道教得以逐漸恢復,并為它的進一步發展奠定了基礎。到真宗趙恒時,將這種崇道政策推至高潮。

道教信徒認為符箓具有無為之功效,既能抵御自然災害、呼風喚雨又能驅鬼避害;既能保佑人的安全健康,又能成為聯系神仙與凡人的媒介,因而普遍信奉。如道教里有服符之說,即以符水治病、服食道符的方法。道符中有許多供人們服食以延生治病的,其法大致有兩種。一為吞服?!妒勒f新語術解》載:郗情信道甚精勤,?;几箖葠?,諸醫不可療,于法開為合一劑湯,與之一服。這是將服符作為道教修煉的一種方式。二為以水沖服,即飲符水。北宋徽宗時,天下瘟疫流行,第三十代天師張繼先書符投大甕貯水以飲疫者,皆愈。明初,第四十二代天師張正常入朝京師,求符者日以千百計,待吏不暇給,閉關拒之不能止,乃錄巨符,投朝天宮井中,人爭汲之,須臾水竭土見,猶弗已。

在湖南和廣西等梅山教流傳區域,有張五郎、張趙二郎、閭山九郎等人學法的傳說,地點或是閭山,或是龍虎山,或是撫州。據考證,閭山即是廬山。無論是廬山、龍虎山還是撫州,都在今江西境內,這一區域正是宋代新符箓道教諸派的主要活動地區。宋代新符箓道教諸派,無論是天心正法派、神霄派、凈明派或是陳楠以后的道教南宗,都以劾治鬼神、行使雷法為號召,與魏晉神仙道教、唐宋內丹道教面目迥然不同,但卻與宋代南方的巫術信仰一拍即合,在宋以后的南方地區得以廣泛流傳,這在宋人洪邁《夷堅志》關于天心正法的諸多記載中可以得到證明。宋元明時期,隨著湖南地區的開發,不斷有江西等地的移民進入湖南,道教新符箓派的信仰內容很可能是隨著移民的浪潮而逐步移入湖南,并被融合在梅山教的信仰系統中。

其次是關于梅山教“三元法主”信仰和“申、薩、葛、許、張五天師”信仰的問題。梅山教所供奉神偶除“啟教祖師”張五郎外,尚有三元法主和申、薩、葛、許、張五位天師和四值功曹。除“張五郎”屬梅山原始宗教之外,其余神偶都移植于道教。在梅山教崇奉的五位“天師”中,除具體情況不明的申天師外,其余四位都與宋代新符箓道教的“雷法”有密切的關系?!叭ㄖ鳌笔窃缙谡坏赖纳耢`,在宋代符箓道教中也有一定的地位。

真宗統治時期,趙宋王朝的統治已日益鞏固,社會經濟也比較繁榮。澶淵之盟后,外部威脅緩和,趙恒將更多的精力和物力扶持道教。他為了達到以神道設教的整治目的,欲效仿老子的作法,但因自己姓趙,不便奉老子為圣祖,便從道教中另立一位趙姓者作為圣祖。他假托夢寐,捧出神仙趙玄郎為道教的圣祖,利用百姓心理致舉國上下醉心宗教,以此來掩飾對北方軍事和外交的失敗。閔欣說:正因真宗如此,導致后來徽宗沉迷道術、迷信巫師,假托鬼神扶乩邪術,想依靠天神的保佑來阻止敵國入侵,終至身為俘虜、國破家亡。

道教認為,書符作箓必須中有神炁穴,內有坎離精,主張收為胎息用為竅,要掌握內在技巧,運用人體內的神秘能量炁,須閉炁書作,或向相應的方位吸炁吹于筆上書之。道教符箓本質上為精氣,如道教符箓道法匯編《道法會元》卷四《書符筆法》記載:師曰:符者合也,信也。以我之神合彼之神,以我之炁合彼之炁。神炁無形而形于符書符之法,不過發先天之妙用,運一氣以成符。符箓中的符與圖都為空玄之炁結成,是道法自然在符箓文化中的體現。在書符作箓的執筆上妙用神氣,體現了道教符箓以內炁為本,遵循道之規律,精氣為用的特點。

梅山教是湖南地區梅山先民的原始宗教信仰,在其發展過程中,不斷受到道教和佛教的影響。梅山蠻信仰道教當始于兩晉時期,許遜、吳猛、梅子真等人皆曾赴湘中蠻區傳教,但當時不通中國,即使有道教傳入影響也很微弱。北宋章惇開梅山之后,梅山文化才有了與漢文化大規模接觸和交流的機會。兩宋之際巫法盛行,又正值道教新符箓派興起,諸種文化交流碰撞,對梅山教的既有形態起到了極大的塑造作用。在今天廣西等地的瑤族道教中,道徒自稱梅山弟子,以梅山教為淵源,又號串通閭梅二教,應用道教儀式,反映的應當就是宋代開梅山以后梅山教和道教融合的艱難過程。

最后是關于梅山道教教派傳承的問題。梅山教師、道二教分流,但又并行不悖,兩者之間影響至深。梅山道教部分派別傳承的是宋代新符箓道教中“神霄派”。在戴卿石道士的道教科本《道教啟請科》中,列出祖師神靈110位,其中可考者大都為宋代以后的“神霄派”道士。

徽宗繼位后,為了發展道教,甚至不顧國家財力的匱乏而大興宮觀。崇寧元年七月,徽宗建長生宮于京師,以祠熒惑。政和三年四月,他在出生地福寧殿東側建玉清昭陽宮,后因自稱神霄玉清王下凡,于政和七年五月改名為玉清神霄宮。政和五年四月,他于京師建葆真觀。政和六年四月,他又在皇宮附近建上清寶宮,并于城上建復道與皇宮相通,以便經常前往作齋醮和授等事,之后又鑄神霄九鼎,奉安于該宮的神霄殿。同年九月,令天下洞天福地普遍修建宮觀,塑造圣像。政和七年,又令將全國天寧萬壽觀改建為神霄玉清萬壽宮,仍于殿上設長生大帝君、青華帝君神像。

在書符作箓時,需要掌握具體的用符之法,即要明道法,包括準備、識符、畫符、運筆、用符等環節。道符種類繁多,必須知其名稱筆意、筆法、用途而正確使用,這是書符作箓的關鍵。只有遵循道法,不妄于紙上,才被認為是靈驗的符箓。

有學者鑒于《夷堅志》中記載的天心正法,以及瑤族道教中關于北極驅邪院的信仰,提出梅山教所傳承的道教教派是天心正法派。然而,《夷堅志》的作者洪邁對于道教的情況并不熟悉,只是用天心正法一詞統括當時流行的新符箓道教雷法信仰,《夷堅志》中也有關于神霄派創始人王文卿、林靈素的大量記載。北極驅邪院印雖然為天心正法派的重要法印,但卻淵源于唐代北帝教,宋代雷法信仰流行之后,其他教派亦有以此為號召者,如白玉蟾就自稱五雷副使知北極驅邪院事。因此,北極驅邪院印是否為天心正法派的獨家法印,尚存疑問。

在湖南和廣西等梅山教流傳區域,有張五郎、張趙二郎、閭山九郎等人學法的傳說,地點或是閭山,或是龍虎山,或是撫州。據考證,閭山即是廬山。無論是廬山、龍虎山還是撫州,都在今江西境內,這一區域正是宋代新符箓道教諸派的主要活動地區。宋代新符箓道教諸派,無論是“天心正法派”、“神霄派”、“凈名派”或是陳楠以后的道教南宗,都以劾治鬼神、行使雷法為號召,與魏晉神仙道教、唐宋內丹道教面目迥然不同,但卻與宋代南方的巫術信仰一拍即合,在宋以后的南方地區得以廣泛流傳,這在宋人洪邁《夷堅志》關于“天心正法”的諸多記載中可以得到證明。宋元明時期,隨著湖南地區的開發,不斷有江西等地的移民進入湖南,道教新符箓派的信仰內容很可能是隨著移民的浪潮而逐步移入湖南,并被融合在梅山教的信仰系統中。

宣和元年八月,京師神霄宮建成,徽宗親自撰文并書寫《神霄玉清萬壽宮記》,令京師神霄宮刻于碑上,以碑本賜天下摹勒立石,于是神霄玉清之祠遍天下。在崇寧、大觀年間,還于茅山建元符萬寧宮,在龍虎山遷建上清觀,增建靖通庵、靈寶觀等,使宋代出現宮觀盛極一時的現象。

道教符箓的種類繁多,有老君符、壺公符、天師符等;有治病符、鎮妖符、護身符、召風符、致雨符等。道教將在煉度、九幽等超度亡靈的法事中使用的符稱為陰符;在延壽、祈嗣一類法事中使用的符稱為陽符。構成符的主要是符字,有多種字體,不少符中還嵌有星圖、神像等。符的常用書寫材料有紙、木簡、桃板、鐵札等。少量符被鐫刻于玉石、錢、鏡及某些飾件之上,以作厭勝之用。書符作箓有時間禁忌,如端午節是畫符、造符水的吉日,而農歷三月初九、六月初二等日子則不可亂作符。書符作箓還必須明確所畫符形、文字的要求及下筆起落步驟,而且還應掌握相應的咒、訣、步以及存想等,并嚴格遵守各種相應的程序。

宋代的新符箓道教對梅山教產生過重要影響,但具體梅山教所傳承的是何教派,已無法考證,需要有新的文獻材料的支撐。

梅山教是湖南地區梅山先民的原始宗教信仰,在其發展過程中,不斷受到道教和佛教的影響。梅山蠻信仰道教當始于兩晉時期,許遜、吳猛、梅子真等人皆曾赴湘中蠻區傳教,但當時“不通中國”,即使有道教傳入影響也很微弱。北宋章惇“開梅山”之后,梅山文化才有了與漢文化大規模接觸和交流的機會。兩宋之際巫法盛行,又正值道教新符箓派興起,諸種文化交流碰撞,對梅山教的既有形態起到了極大的塑造作用。在今天廣西等地的瑤族道教中,道徒自稱“梅山弟子”,以梅山教為淵源,又號“串通閭梅二教”,應用道教儀式,反映的應當就是宋代“開梅山”以后梅山教和道教融合的艱難過程。

宋代帝王崇道,在促進道教管理機制、理論和著作等發展的同時,也使道教出現了新的派別。

在書符作箓的過程中還包含有各種要求和戒忌?!兜婪〞吩唬悍矔?,先疑神定慮,物我兩忘。書符作箓前要凈心,須齋戒浴身、凈口虔誠,焚香祝告,三拜九叩。在思想上聚精會神,誠心誠意,清除雜念;在態度上認真嚴肅,凈身凈面,凈手漱口;在物質上準備充分,備好祭物,備辦果、酒、香、文具用品,放置畫符用具;在心理上念咒存想、虔誠威嚴等。不管何種符箓都要求做到各種戒避,主要包括戒貪財無厭、魯莽從事、假公濟私、褻瀆神明等。

有學者鑒于《夷堅志》中記載的“天心正法”,以及瑤族道教中關于“北極驅邪院”的信仰,提出梅山教所傳承的道教教派是“天心正法派”。然而,《夷堅志》的作者洪邁對于道教的情況并不熟悉,只是用“天心正法”一詞統括當時流行的新符箓道教“雷法信仰”,《夷堅志》中也有關于神霄派創始人王文卿、林靈素的大量記載?!氨睒O驅邪院印”雖然為“天心正法派”的重要法印,但卻淵源于唐代“北帝教”,宋代“雷法信仰”流行之后,其他教派亦有以此為號召者,如白玉蟾就自稱“五雷副使知北極驅邪院事”。因此,“北極驅邪院印”是否為“天心正法派”的獨家法印,尚存疑問。

一是天心派。天心派是宋代正一派的一支,以傳授新符篆天心正法而得名,創始人為天心初祖饒洞天。據記載,饒洞天是撫州臨川人。太宗淳化五年八月,他自稱靠夢中神人指引,在華蓋山山頂掘地得玉仙經,題曰《天心經正法》。后遇南唐道士譚紫霄并得其道,才知仙經之妙,于是立天心派授徒。宋人金允中所著《上清靈寶大法》卷四十三載:自漢天師宏正一之宗,而天心正法出矣。五季之后,有譚先生、饒先生相繼祖述而成書。

宋代的新符箓道教對梅山教產生過重要影響,但具體梅山教所傳承的是何教派,已無法考證,需要有新的文獻材料的支撐。

之后,道士王太初以天心正法治鬼收妖而聞名于世。北宋末年、南宋初期,朝散侍郎路時中也以用天心正法驅邪而聞名,民間稱其為路真官,其編有《無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無上三天玉堂正宗高奔內景玉書》。金允中在書上記載:紹興之初,路真官再編天心法,則用世法以定之者尤眾。路君高才博達之士,撰傳度科文,又于其法十卷之首,各作一序,極為精確。

(作者單位:湖南省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

宋末元初,武昌道士雷時中改天心正法為混元法,不再祖述饒洞天,而是以晉人路大安為祖師,以《度人經》為經典,開壇傳授弟子數千人,分東南和西蜀兩大派,大行于世,成為較為盛行的天心支派。

二是神霄派。神霄派是北宋政和末年、宣和初年形成的以神霄玉清真王、青華帝君為宗師,五雷法、符篆、內煉為主要方術的道教新派別,屬符篆三宗分衍的一支。神霄派的實際創始人是溫州永嘉人林靈素。史云:靈素,浙江溫州人。少從浮屠,因苦其師笞罵,去為道士。林靈素在流浪途中被一位趙姓道士收為徒,得五雷法。政和三年,他到京師居東太一宮。政和七年,他經左階道錄徐知常引薦,向徽宗獻神霄說而得寵,并通過徽宗創立了神霄派。

神霄派的神仙學說把以皇帝為首的中央機構官員說成是天上神霄府派下的,直接神化整個封建核心組織,以徽宗為教主,主張皇權、政權、神權合一奉行,經典著作有《道德經》《南華真經》《玉嬰神變經》等。神霄派思想上提倡儒道合一,道術上以融合內丹、符篆為主要特征?!队駤肷褡兘洝肥菙⑹鲇钪嬗^和內丹、吸氣、保神、養心術的著作,書中認為,上至九品圣人,下至九地無窮世界之眾,均受道氣而成。北宋末年,神霄派編有《集成玉篇》《雷書》《高上神霄玉清真王紫書大法》《高上神霄玉清秘篆》等道書,建有上千座神霄宮,每次所傳會者有800人,王公大臣無不受經受篆。宣和元年,教主徽宗北狩,神霄派勢力轉為在民間發展。南宋初期,王文卿立壇傳教,在江南地區十分流行。金丹南派的陳楠、白玉蟾等人亦兼行神霄雷法。元朝吳興人莫月鼎又廣為傳教,神霄派勢力在蘇、浙、閩、廣等地都有所發展。

三是內丹派南宗和北宗。南宗是南宋形成的道教內丹派別,因地處江南,與在金朝興起的全真教相對,故后人稱為南宗。南宗奉紫陽真人張伯端的《悟真篇》為祖經,自稱其丹法源于鐘離權、呂洞賓。據說,張伯端傳道給石泰,石泰傳薛道光,薛道光傳陳楠,陳楠傳白玉蟾,此五人后被南宗尊為南五祖。其實,前四祖皆為單傳,并未形成道派,南宗的實際創立人是白玉蟾。據記載,白玉蟾本姓葛,名長庚,字如晦,號海瓊子、神霄散吏,瓊州人。他12歲舉童子科,后因任俠殺人,改裝為道士四處游蕩。寧宗嘉定五年八月,白玉蟾在羅浮山遇陳楠,得其授金丹火候訣及五雷法。嘉定十年,白玉蟾收弟子彭招、留元長等人,之后在武夷山止庵廣招門徒、傳道授法,正式創立金丹南宗。

北宗則為全真教,是中國道教的一個重要派別,始創人王重陽改派,汲取儒、釋、道的部分思想,主張三教合一。據記載,金大定元年,王重陽掘地為穴,居于其中修道,榜其所居為活死人墓。數年后,他得呂洞賓真傳,在關中廣收門徒,以三教同源為根本性指導思想,組建了世界道教主流全真教。之后,他云游四方,在山東、河南等地傳道,其弟子馬鈺、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王處一、郝大通和孫不二被稱為全真七子。金大定十年,王重陽攜弟子馬鈺、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4人返歸關中,途中卒于大梁。全真教以《道德經》《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孝經》等為主要經典,教人孝謹純一和正心誠意、少思寡欲,并留下了大批內丹著作,對我國醫學、人體科學的發展有一定貢獻。

四是凈明道。凈明道又稱凈明忠孝道,是南宋初年從靈寶派分衍而成的,興起于隆興府南昌西山的道教派別,創教人是西山玉隆萬壽宮道士何守證。何守證又稱何真公,生平事跡不可詳考。甫宋初年,金人南侵,兵禍連綿,生靈涂炭,民族矛盾尖銳。何守證利用民間對許遜的信仰,稱紹興元年八月十五,許真君降臨玉隆萬壽宮,授《飛仙度人經》《凈明忠孝大法》二經書。建翼真壇,傳度弟子五百余人,消鑲厄會,民賴以安。何守證所創之教,主要在民間流傳,影響不大。宋末元初,西山道士劉玉再次興教,廣招弟子,再造經書,公開稱源自凈明忠孝道,在社會上產生了很大影響。元朝中期,凈明道逐漸合并于正一道。凈明道與儒家倫理道德、佛教禪宗有密切關系,它倡言凈明,旨在教人清心寡欲,使自己的意念行為符合封建倫理規范。

此外,兩宋時期還出現大量不明道派的隱逸高人及道教思想家,其中不乏造詣高深者,如賈善翔撰有《猶龍傳》三卷、《高道傳》十卷、《南華真經直音》一卷等。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