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首_勵志散文_好文學網

螞蟻屬小,螞蟻文也就小,小到不過五百字。螞蟻雖小,能量卻大,大的人類都比它不過。蟻類在這個星球上已生存上億年,而人類不過幾百萬年;螞蟻能舉起超過自身體重四百倍的東西,拖動一千七百倍的物體,人卻舉不過三倍。從這個意義上看,小小螞蟻不可小覷,更不可低估。螞蟻文是現代說法,針對手機文化而言,有人倡導,就有人響應。如今網絡文學,有走長的趨勢,長了,廢話便多。我不喜歡說廢話,喜歡長話短說,話說明白有意思便行,就借螞蟻行文數篇供人賞析。

注:《云海文集》,作者:云海;出版社: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時間:2015;ISBN:9787540237325
后記 ——歲月需要坦蕩面對
七十年代我出生于冀中平原一個貧窮的小鎮。小時候經常隨母親回姥姥家。姥姥與姥爺在母親婚前已辭世,只是住在大舅家。舅姐表姐說,她不敢與我睡一個炕,擔心我隨時死去。她大我十多歲,在炕頭就能聽到我在炕尾咚咚心跳。我曾問過母親,能聽到么。母親說,那么遠,聽不到的。估計是她常聽大人們議論說,這個孩子活不下去,心里有了我隨時會死的印念,才會這樣感覺吧。
在成年后,我翻到了一周歲時去北京兒童醫院檢查的診斷單:心室隔關閉不全。就是現在醫學上診斷的心肌缺損。我的動脈血不能很好的壓縮出去,供血不足,導致缺氧,這是每一分鐘都存在的缺氧。血循環障礙,全身體質就會減弱,抵抗力也隨之下降。
母親說,懷孕六個月時,有一天夜里下著大雨,被村上的人用大架子自行車載著去接生,淋了寒雨?;貋砗蟾邿齾柡?,用晾水潑過來的,然后起了一身麻疹,吃了許多中藥才好。那年做婦產科醫生的母親,與十多位叔叔阿姨調到新建的地段醫院,數年后才陸續調回縣城。
大架子自行車就是六、七十年代,中國農村的自行車鋪用鋼管簡單焊接的自行車。便宜,結實,載重量大。車件簡到只有前后兩輪、車架、車把與車座。車閘與拖泥板都沒有,需要停下時,抬起腳蹬著車輪外胎。那時人們的騎行能力都好。我見過七十多歲老漢還能利索上下這種笨鐵驢。
我一出生細長,接生阿姨說,像個小米粒。于是我的名字諧音,從這個米字上起了。細胳膊細腿,一些趕集上店的親戚,來我家吃飯,經??粗艺f:“這孩子真瘦?!备赣H拉著我的手,用拇指和食指圈一下我的胳膊,附和著:“像高粱稈?!?br /> 我滿月后,母親就要上班了,留下比我大兩歲的哥。那時母親借住在一所中學的一間偏房內,中學的老師經常對母親說,你們家孩子一直哭,若開著門,我們還能進去幫你哄哄。
后來母親回憶說:“那時真傻,有什么怕丟的呢,怎么不知開著門呢?!比缓竽赣H嘆著氣說:“你哥知道不哭了,我回來會告訴我,妹妹光哭?!焙髞砦蚁?,那時沒有被亂竄的老鼠咬個鼻子、咬掉手指,真是幸運。當時有太多故事,講什么豬啊狗啊拱開屋門,咬掉小孩子腳,咬破肚子之類。
我六個月前,大多時間沒人照管,眼淚灌到耳朵中,得了很厲害的中耳炎,至今不能治愈。六個月后,母親請了鄰家一個12歲的女孩子,照顧我們半天,舍不得請人照顧一天。那時12歲的孩子可以幫家里做很多活計了。每個月給女孩家12元錢,相當于母親一半的工資。剛復員回來的父親,正實踐著扎根農村的理想。他認為只有農村才是廣闊的天地。
母親形容,12歲大的孩子,給我與哥煮米飯,不知生熟,用小勺喂我一口,喂哥一口的,我們兩個就這樣吃。
一歲時,母親把我送到了大姑家。大姑自己的孩子,長大的有六個,加上曾替別人家看過的孩子,據說我是她家老十。鄉村極窮,吃糠咽菜。有一次母親來看我,正看到我蹲在院子哭,問五歲的女兒,為什么哭。我說,拉不出來,姑父告訴我,哭就能拉出來了。母親說,哪有這個道理。摟著我落淚??墒?,仍沒把我接回去。
兩、三歲時,為了能讓大姑利索地做家務,早上經常由表姐們抱著去種田。表姐們經常說起我小時的故事,說我從小就是個小迷糊,喊起來穿衣服也迷糊著不睜眼,抱到地里還是迷糊著睡,然后放我在地頭上,還是迷糊。她們從早上六點左右做到九點多,叫出早工。要收工了,她們把我喊起來,我才睜眼,非常呆傻地看她們,再被她們抱著回來。
我記得她們做的多的早工就是用榔頭砸坷垃,把田中較大較硬的土塊敲碎些,以利耕種。一般是深秋或初春,早上在冰冷的地上睡幾個小時,也不會有東西蓋著,沒有今天感冒明天發燒的,真是奇跡。雖然從小體弱,那幾年大約是極少生病的。沒聽母親說起我什么時候病了,什么時候被接回來。用大姑的話說,跟著她散養,小臉吃得紅樸樸的。
我許多記憶是從五歲開始的。大約五歲時,大姑要忙十多口人的縫補與吃喝。我經常一個人在大姑的小院子玩。那個院子,南面是三間矮小的老土房,西側是殘破的院墻,北邊是另一家房子的后墻,東側有著土坯壘的門垛。雜木拼成的門沒有漆。在西側用土坯壘了個雙層雞窩,比我小孩子高些,下層宿雞,上層下蛋。雞下完蛋跳出雞窩,噶噶噠地叫。我爬上雞窩,掏出溫熱的雞蛋。這時大姑也從屋里踮著小腳跑出來,看到我已夠到雞蛋,又嘟嘟囔囔地轉回去。
如何知道這樣吃雞蛋,不記得了?,F在想來奇怪,記憶中的雞蛋殼,輕輕地只敲破一點口,不及小孩手指粗,沒有多余的裂縫,堪稱藝術品,可是為什么能把雞蛋黃也吸得特別干凈呢。那腥腥熱熱的生雞蛋是童年唯一的飲料,能恣意地啄食好久。
現在想來,大姑從沒因這事罵過我,是多么慈愛,一家人的食鹽全靠這噶噶噠呢。老家是鹽堿地很多的地區,成片的土地干硬不長莊稼,稀疏著幾棵雜草。我跟在姑后面,她提著一種橢圓形叫斗子的柳編敞籃,拿一個小鐵摟子,就是像小煤鏟,但是前面一塊薄鐵片彎向下,然后蹲在白花花的土地上摟這些堿土。只要上面淺淺的一層。裝滿斗子帶回家,經過水泡沉淀這樣的自然過濾后,淋了鹽水出來腌蘿卜吃,苦苦的?,F在知道這水含很多毒。那時家家院子中放一個粗瓷缸,下雨時上面蓋個破鐵鍋,晴天揭開來曬著,從地中帶回野菜、小白菜之類,扔里面。我姑家的只有大小不一的蘿卜,撈上來在餐桌上打持久戰。
七歲因為父母調動工作,來到了縣城。后來母親回憶說,原單位已辦完離職手續,新單位報道后還沒安排好住處的一個月,是一輩子快樂的時光,終于可以自己照看孩子了。
上小學時,記得有一次與母親說:“這次我沒跑倒第一?!蹦赣H問:“那會是誰呢?”我說:“我們班來了個麻痹癥的瘸子,她是倒第一?!焙芸?,這個同學就退學了,然而,我倒第一的機會也沒有了。隨著我頻繁的休克,學校不敢再讓我上體育課。
中學時,操場面積很大,上體育課的鈴聲一響,同學們蜂擁著排隊,嘰嘰喳喳地跑向操場,我眼巴巴的等同學們都去了操場,才走出教室,自己在操場邊看他們跑步、做操、打球、玩游戲,那是我無法加入的世界。頭部因為供血不足,旋暈與嗜睡一直陪伴我成長。無論我如何努力,成績也落后。
成年后,遇到小學二年級的班長,她非常熱情地拉著我手,與我說:“那時經常與兩、三個同學,送面色蒼白狂吐不止的你回家。有時看到你突然休克摔到,我們也不害怕?!蔽冶砬榉浅擂蔚匦?。
落后生抗打擊能力強,學習落后加健康也落后的人,抗打擊能力更強。自強不餒已不是定義。上學少,反而多了無數看閑書的時間。與外面有距離的眼睛才能看到更多的美好。
回城后,一直照看小我四歲的弟弟,他走到哪我跟到哪。不讓出自家院子。記得8歲那年該開學時,母親給我一本書,非常新的書,是小學一年級上學期語文。然后對我說,你再看一年弟弟吧。
現在我清晰地記得這本書,卻沒有翻開的記憶。沒有誰幫我翻開過。小學二年級,從一位親戚家借來《封神榜》,上下兩冊,繁體字,是親戚從別人處借來的。我請求看三天,抱得書歸。當時正值期中考試,晚上不做功課,讀這套書。十二點后被母親罵“不關燈,要看壞眼?!钡人?,蒙著被用那種裝干電池的老式手電筒看。三天后還了回去,說來慚愧,至今讀《封神榜》就那一次。但是里面許多故事記憶至今。沒有任何學前教育的二年級生,如何讀的繁體本,我也猜不通。
不知道評書起于何朝,在八十年代,中國街頭巷尾,傳出的不是流行歌曲,是單田芳與劉蘭芳等人說的評書。評書的內容,也成了當日茶前飯后的談資。那時家中沒有收音機,縣城主要街道裝有廣播喇叭,早、中、晚三次響起。內容是宣傳政通,許多轉自收音機,所以那時縣城沒有電視臺,只有廣播局。
有一段時間在晚八點,播劉蘭芳講的《楊家將》。我不管晚飯吃或沒吃,準時跑到街上,站在已關門的供銷社門檐下聽評書。
有一次下大雨,我穿著又瘦又小的雨衣,非要去聽評書,母親急得要給我幾巴掌。打沒挨上,人跑出去了。站在窄小的屋檐下,聽得入迷,忽略了冷?;貋砗鬅藥滋?,不敢與母親說。記得自己買得第一本小說是《胡延慶打擂》,內容延自《楊家將》。當時可能是1.8元。今日已想不起如何積攢的這筆巨額財富。當時三個孩子為了得到一盤2.2元的軍棋,每日跑到肌注室撿有鋁蓋的青霉素與鏈霉素小瓶,持續三個月,賣掉的鋁蓋剛剛夠買來一盤棋,軍棋也成了我學的第一種棋。
初中時,喜歡抬杠。一個同學說,寫詩需要靈感。我說,不需要。為了證明自己見解正確,然后每天寫一首詩給同學看,素材一般是每日所見所感,相當于日記。堅持了一年多后,是否需要靈感的爭論隨著學習緊張不了了之。根據這段歷史,我琢磨著寫詩需要勤奮是一定的,日思夜想全是想寫的文章,天賦就屬于你了。

作者原名:姚常梅,助理統計師,山東省日照人。

杏子樹下,聽杜宇、啼喚遲遲。

有時候都曾迷茫,我們何以為人。

這石好玩,說是戈壁石。色黝黑,透出一種古銅的紅,棱角處淺淺的,像被觸摸地退了顏色。形怪異,說有形又無形,像一只伏地的蟬,卻無腿無翼;倒著瞧,又像野兔的頭顱,只是沒了下頜骨。亂象中,沒有一處線條是直的,沒有一個棱角是圓的,不規不則,又不狐不媚,就是那么骨楞楞、硬錚錚地伏臥在書桌上。

江山文學優秀編輯,江山首席論壇發稿人、中國文字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家協會會員
。

落絮闌珊,蝶夢水之湄。

從古到今,對于個人的價值,我們并沒有停止過追求,我們的到來也許只是要為了證明自身能力的存在而努力。經過,漫漫長的幾千年的文明歷史長河中,我們依然保持著前人不變的追求,所以我們繁衍至今。

這石不大,一掌可握,握住了就涼涼的舒心。若是寫倦了文字,心血緩動,握住了它,一股清泉瞬間入心,頭腦頓時清靈許多。此石有頑性,說它是石又似物,是戈壁灘上的秋蟬!還是一只野性十足的兔子!都不像。因為它重,它硬,硬的像鐵,有鐵的質地,頑性如石,任何風雨也奈它不得。

在中國文字緣、中國散文網,江山文學網相繼發表二百多篇詩歌,散文,小說。

人遠天涯生別恨。楊柳岸,又青青、折一枝。

如果可以,讓問題想得再深一點,允許讓思緒漂得更遠,如果能找到其中的樂趣。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必須要放下,一些行為跟思想相矛盾的成見,避免讓個人的一些情感滲入其中,讓心靈可以回歸到初始的狀態。對于這一切,會帶來一些新的認識,如果可以,還可以充份發揮著穿越古今無窮盡的想像力和伶聽我們一直熟悉已久,來自于自己心靈深處跳動的呼吸,享受自然的感覺。我覺得,找回自己,這是為之一個~人~的根本。

戈壁是什么!是沙漠的兄弟,是風雨的姐妹,是兇悍的自然產下的怪物,也是人類世界的另類世界。戈壁石生在戈壁中,它究竟有多大!百年、千年還是上萬年!它的質地告訴你,它不同尋常。它的重量告訴你,它不可低估。

被各大網站推薦精品八十多篇。

闌珊燈火掩窗欞。怕蛩鳴,又蛩鳴。

有了自己的思想,才有了自己的文明,我們受每個文化時期形成的環境影響,所以我們也隨著環境變化而不斷的進化。也許不必想的太遠吧,任何一個物種繁衍到至今都有它的道理的,況且單純上我們只是一個給自己被命名為人的人,凡事,都應該站在一個人的角度上去看,那許多問題都得到合理的解釋,理所當然了。

它真的是個謎,一個永遠無法解開的謎。有人采了它,輾轉無數,卻讓我買了它,靜靜地放在書桌上。這便是石緣,這緣能穿索時空,將此刻拉向遙遠與神秘,讓我永遠帶著疑惑。

從小就喜歡讀書,寫日記。

低映眉山,小倚在羅屏。

既然我們生為人,那對于自私,小氣,吝嗇等等所不喜歡的人,在心里,我們都應該用另一種眼光平常心欣然看待。畢竟我們生為人,我們的理想,追求,衣食住行和金錢,注定,脫不了關系,而他{她}們,在某種觀念上只是把金錢看得重一點點而已,也許他{她}們才真正算是一個人吧,因為他{她}們的所為更貼近這個現實的世界。這并不奇怪,我們所衍生出來的,受歷史,環境,家庭,和身邊人所影響,自然是會有各種各樣的人了。

我說它好玩,玩的明光锃亮,它也就安心地待在我的生命里。

喜歡以手寫心,用一顆琉離的心,寫意自己;以梅的品質做人;

顧影沉吟人不覺,沙漏遠,一更更、調玉箏。

既然我們生為人,生存在現在這個社會上,我想,如果可以,任何一個人會都夢想著有朝一曰能名成利就,那怕要用這一生的努力去追求。但是,我們也知道不可能每一個人都有這樣的成就,這是一個夢,我們是踏著幾千年以來人們相同的追求而在尋夢。因為夢想,我們才有了追求,而在這個過程中,一點點滴的挫折,難免就有了壓力,難以否認,生存在這個社會上,一個人的成長是需要適度壓力的存在的,也只有適度壓力的存在,我們才可以才能夠不斷的進步,正因為如此,才衍生出各種各樣的切身的問題,而這些問題也都實實在在的在每天的生活中與我們同存在而我們,卻無能為力去改變。

晨有雨,蒙蒙的,臉上總像有東西在觸摸,清涼爽心。

更喜歡用清香靚麗小字,雋秀愛的浪漫;

玉箏,玉箏,與誰聽?夜清清,冷似冰。

我們用自己夢想的,創造出來的方式生活著,也用自己所能理解的水平來詮釋這一切,直到現在。

地上有水,一圈一圈的,像明鏡。能看到天,看清樹,就是看不見自己。水中的天就沒有顏色,灰灰的暗淡;水中的樹也沒有顏色,明明開著粉紅的花,花朵滿枝,可就是看不到顏色,黑糊糊的一片。

在此,我以梅的姿態邀您一起入詩!

且剔燭淚,玉鏡里、怕影伶仃。

奇怪!顏色哪兒去了?自己又去了哪里?為什么水中就看不到呢!

幾縷閑愁,花落在空庭。

都說人生像一面鏡子,能折射出周圍的人和事,可你自己往往就看不清自己,你的影子倒是別人看的清。

有夢欲尋無從去,蕉葉上,也魂銷、聽雨聲。

就像這地中之水,你是怎么看都看不清楚,不遠處卻有人在瞧著你笑。

娟娟小月夜朦朧。葉千重,影千重。

雨是四季都有,春天蒙蒙,夏時嘩嘩,秋里就纏綿不斷,只有到了冬天才變為雪花,漫天飛舞。

無語憑欄,脈脈系簾櫳。

當雨來到這個世界上,人的心情為之一動。想起童年的雨,站在葡萄藤下,看著金巴牛一次又一次地鉆進大串的葡萄里,允吸果汁和浮在葉上的雨珠。我用手去觸摸,它便嗡地一聲,飛向天空,飛往雨的故鄉。望著它漸漸遠去,我便產生夢幻似的想象,是騎在金巴牛的背上,與這滿世界的雨兒盡情戲耍,又像白雪公主似的暢游在童年的神話里。

梔子香飛幽苑外,和新曲,與誰彈、付蜀桐。

青春的雨夢,從童話回到現實,我爬在黃土高坡的陡灣里,順著大雨沖下的泥漿往下溜,望著泥塘中漂浮著羊糞蛋兒在那里打旋,仿佛看到水中花兒一樣開心。我餓著肚子看雨,雨是天上的尤物,落到地上,讓人想象無限,時兒柔情、時兒纏綿、時兒憂心忡忡,時兒悲傷掉淚。

蜀桐,蜀桐,離愁濃。淚盈瞳,對曉風。

步入暮年,秋雨綿綿,人心凄迷,但且冷靜。就想到風雨人生,想到雨與人類那些扯不清的聯系,那些動情交往,就像兩種生命交織在一起。從生到死,再生再死,循環往復不已。

嘆也嘆也,嘆世事、聚散匆匆。

雨有生命么!為什么它能讓人產生愉悅、寧靜和舒心;能帶來憂愁、郁悶甚至傷感!

雁序成行,又遂去無蹤。

我視它為生命之物,因為它給世間的生命帶來太多的樂趣,生命就不感覺孤獨。

剔盞殘燈仍不寐,人瘦也,似銀鉤、斷信鴻!

這雀兒極小,小到可愛的地步。羽毛黃黃的、絨絨的,嘴兒腿兒泛著一種淡淡的紅。它在那里跳躍,好像很有頭腦,總在察看周圍的人,又好像能懂人語,在做著意想不到的事。

更深又倚小朱窗。月微涼,夜微涼。

雀兒不在鳥籠里,放在地上,地上鋪著一塊印滿文字的布,文字是彩色的,布卻是臟兮兮的。文字的內容與八卦算命有關,雀兒做的事便是替人抽簽。

霜惹薄衣,廋影在花旁。

由于雀兒的可愛,誘來一群人圍觀,地攤上就耍起攤主的嘴皮。油腔滑調的,人不大相信,可那只雀兒卻叫人疑惑不解。于是就有人去翻那生日的牌,握在手中,讓攤主猜。攤主胸有成竹,不去揭底,竟讓那只雀兒在一個紙盒里抽簽,這個過程就相當誘人。

隔院誰家琴柱斷,添凄切,倍離觴、又難忘。

雀兒在紙盒邊來回的跳躍,攤主的話語就極具挑逗。突然,雀兒站住,啄出一個命簽,放在主子的手中。這簽竟和求簽人手中的牌是一個生辰八字。人群嘩然,大惑不解!簽上的命運之說還能不信!就有人丟錢,又有人求卦。

難忘,難忘,柔情藏。自彷徨,在惠房。

這是一個什么謎局!讓一只可愛又純潔的雀兒參與,竟然就顛覆了人心中那塊柔軟的凈地。是人心里缺少了什么!還是攤主過于高明!不過這個把戲歷史悠久,常人是破不了的。

欲寄尺素,雁字遠,千里茫茫。

可惜了這雀兒的純潔心,如果視它為欺騙,那這雀兒就可憎。若是列為魔術,倒可迷惑情趣,引人一笑。只是這只雀兒又能知道什么呢!

剪燭愴神,夢短冷宵長。

不大喜歡廣場舞,認為較俗,卻見過兩位舞者,印象極為深刻。一位男士,是老者,雙鬢白發,氣質儒雅,舞姿如云飄逸而柔美,步態輕盈似水而超然,極像樂中的一朵花,圍觀者皆投去敬慕眼神。我好生奇怪,都是舞者,為何他能如此!

一片傷心無處訴,聞更漏,憶前時、嘆海棠。

又見兩位舞者,女士,風度翩翩,跳的蒙古舞曲,節奏極強,舞者在音樂中陶醉,肢體融在語言里,如草原夜鷹,忽上忽下,忽旋忽頓,跳的激情如火,燃燒的一群老外掌聲不絕。我很納悶!眾多舞者,她們的肢體語言竟如此脫穎。

寒蘆簌簌岸邊斜。染云霞,迎云霞。

想到聽歌,有時就很動心,渾身有一種顫酥,心血慢慢上涌,想象的閘門忽然頓開,一張一張的圖片在腦海浮現,激情的自己隨了歌曲飛往一種特別感動的情景里。我被什么所感動!是旋律還是歌詞!但是一樣的歌,有人唱了,你卻無動于衷。

山似青螺,嵐岫漫涼沙。

讀文章,也有過激動,心里熱熱的,文中的東西讓人很感奮。似曾經歷卻不曾認識,似曾感受且不曾深入,整天看著的,竟由眼前悄悄逝去,而作者把它描寫的惟妙感人。你是被美麗的文字感動!還是為一種思想所動!

風過新浪紋細細,看朱鷺,劃新芽、啄蓼花。

你得琢磨這里面的東西。舞者、歌者、作者所以出彩,都是生命與靈魂的出彩,好的藝術無不與生命和靈魂相關。他們用靈魂在歌在舞在鑄造文字,這樣的東西怎能不震撼人心。

蓼花,蓼花,伴蒼葭。煙靄遮,秋雁賒。

山澗里有泉水在動,水色青灰,水面開闊處,就有著一層薄薄的冰,冰上繡滿棱狀花紋,冰下有水在流。見氣泡兒浮在水中游走,像一顆靈動的卵石,走走停停,時兒橢圓,時兒如月,走著走著就不見了。那里就有河石突出水面,石邊的水永遠湍急,冰是封鎖不住它的,氣泡又回到了空氣里??諝獗緞t無形,可它到了水的世界,竟能表現出如此動人的形態。

白水淺岸,燕蝶遠,自在閑遐。

廣場上一個孩子在玩肥皂泡,用一個玩具可以讓氣泡變幻無窮,那水樣的泡兒就浮在空中,時兒上升,時兒飄下,渾身裹滿彩色的光芒。那泡兒有時就很大,大的滴溜滴溜的,好像要破,有時卻很小,像蠶豆綠豆,滿世界里亂飛,滿世界都是彩色的光芒,也滿世界都充滿了人類的美麗幻想。這氣泡兒本是水物,突然來到了空氣中,就幻化為飄逸的模樣。

汀畔幽芳,素潔去繁華。

想到人的思維,是否也要常常打破慣性定勢,跳躍到另一個空間里,思想的火花興許就會燃燒,甚至大放光彩。就像牛頓看到落地的蘋果,發現了萬有引力定律,莫泊桑由一個偶然的噴嚏,寫成了流芳百世的短小說《套中人》
。其實人類的思維應當是無限的,在任何時空中都能迸出火花,創造出精美的藝術。

開此不聞凡俗事,浮靜好,綻婆娑、宿暮鴉。

此草多在沿階,極普通。屬百合科,多年生常綠草本,葉兒線形,寬如指。無論三伏或寒冬,總是綠綠叢叢,夏時開淡紫色花,花無味,玲瓏耐看。不曾招蜂引蝶,更不見自鳴得意,因為它太不起眼。晚秋,結深紫色豆兒數枚,黑豆般模樣,輕易不會蒂落。其根膨大成紡錘狀,藏于泥土,且潔白如玉,有著蓮的品性。此草經得起旱澇,耐得住殘酷,無論環境如何待它,照樣漫地而生,郁郁蔥蔥的,極顯生命力。

疏桐影里落花勻。葉紛紛,雨紛紛。

由此它便有了一個不死的名聲:鐵韭菜和不死草。因這種秉性,人們用它綠化大地,美麗人居,常常就栽在楞坎、沿階處,那些足跡踐踏的死去活來的地方。而它居然叢生不敗,始終都保持一種極為旺盛和活躍的生命態勢。

衣袂漸寬,合掌握晨昏。

這便很讓人感動,可人還是以貌取物,它就排不上名次。其實它對人類的真正貢獻,在于它草根的藥用價值,那潔白如玉的紡錘,藥名麥門冬,入藥,能養陰生津,潤肺止咳,性寒味甘微苦。它能不苦么!身世貧微又凳不上大雅之堂,雖說到處都有它的身影,顯現著它的光彩。

別樣心情眉眼上,惆悵了,逝流光、老夢魂。

這倒讓人想起了農民工、打工族以及為了生計而飄泊不定的人們。想到了,人心就很憋屈,就想吶喊。他們的甘苦、寒涼、酸楚、悲傷之情,誰又能理解!就像這沿階上的草兒,知其味者唯有它了。

夢魂,夢魂,不堪溫。傷十分,沾淚巾。

一雙鞋引出一段悲情,令人惋慟。

去歲一諾,從別后、散入煙塵。

夜色愔愔,漫將信書焚。

小立苔前遙望遠,燈滟處,去無痕、夢不真。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