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作品賞析: 附錄:徐志摩作品要目

   匆匆匆!催催催!
  一卷煙,一片山,幾點云影,
  一道水,一條橋,一支櫓聲,
  一林松,一叢竹,紅葉紛紛:

  去吧,人間,去吧!
   我獨立在高山的峰上;
  去吧,人間,去吧!
   我面對著無極的穹蒼。

 

   艷色的田野,艷色的秋景,
  夢境似的分明,模糊,消隱,——
   催催催!是車輪還是光陰?
  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俅嗽娮饔?923年10月30日。發表于1923年《小說月報》第14卷第11號,原名《滬杭道中》?!?

  去吧,青年,去吧!
   與幽谷的香草同埋;
  去吧,青年,去吧!
   悲哀付與暮天的群鴉。

  ·詩  集·

  將朱自清的散文《匆匆》與徐志摩這首《滬杭車中》比較來讀或許是饒有趣味的事。朱自清用舒緩從容的筆墨描寫了時光匆匆流逝的步履、印痕,徐志摩卻用極其簡潔的文字再現了匆匆時光的形態、身姿。朱自清的時光是擬人化的,徐志摩的時光卻是強大的建筑式的。
  有誰目睹過時光?盡管時間以晝夜黑白的形式重復升降在我們生命之中,時光的本質到現代才真正成為人類致命的敏感。如果說朱自清的《匆匆》讓我們注意到時光在細小事物中的停留和消逝,徐志摩的《滬杭車中》則要我們與時光對視、相向而行。它以詩所特有的語言將空間豎起,時間化為邃道?!稖架囍小方o人的感受是緊張和尖銳。這首詩的詩題就是動態空間:滬杭車中。上海與杭州短暫的距離已被現代交通工具火車不經意打破了。時間和空間本是相對物,此刻簡直就是渾然一體了:“匆匆匆!催催催!”兩組擬聲詞把這種渾然表達得淋漓盡致。隨著這到來的時空的渾然,時空中原本渾然一體的自然反被切割成零碎的片斷:“一卷煙,一片山,幾點云影;/一道水,一條橋,一支櫓聲,/一林松,一叢竹,紅葉紛紛”更深刻的、實質意義的分裂乃是人類自身的安寧的夢境的分裂。和大自然一樣安寧而永恒的夢境(或說大自然本身就是一個夢境)由分明而“模糊,消隱?!薄按叽叽?!”這現代文明的速度和頻率不能不使詩人驚嘆:“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第一段寫現代時空對自然的影響,第二段寫現代時空在人類精神深處的投影,二段互為呼應、遞進,通過“催催催”這逼人驚醒的聲音讓人正視時間。這種強烈的現代時間意識,正是現代詩創作的原動力。徐志摩曾在《猛虎集》序文中談到時間意識遲鈍的痛苦:“尤其是最近幾年,有時候自己想著了都害怕:日子悠悠的過去內心竟可以一無消息,不透一點亮,不見絲紋的動?!边t鈍和敏感或許是一枚硬幣的兩面。事實上詩人的時間感是現代時間意識的多重折射。徐志摩寫于《滬杭車中》之后的1930年的《車眺》和1931年的《車上》所表達的便分別是時間永恒和時間在生命中生生不息的主題。無論“車”這一意象多么富于流動動蕩的時間感,如下的詩句帶給我們的安寧幾乎是不可擊碎的:“綠的是豆畦,陰的是桑樹林,/幽郁是溪水傍的草叢,/靜是這黃昏時的田景,/但你聽,草蟲們的飛動!”(《車眺》)而“她是一個小孩,歡欣搖開了她的歌喉;/在這冥盲的旅程上,在這昏黃時候,/象是奔發的山泉,/象是狂歡的曉鳥,/她唱,直唱得一車上滿是音樂的幽妙?!保ā盾嚿稀罚﹦t使我們無不為生命與時間同在并使時間生機勃勃而感動。徐詩三篇寫時間的詩皆以車為象征,而《滬杭車中》堪稱象征的一個小奇跡:滬杭車這一具體事物及催與匆同聲同義不同態擬聲詞的巧妙運用,實在是詩人天才的悟性和語言敏感的反應。然而,如果我們讀《滬杭車中》而不去讀《車眺》和《車上》,便是一個不小的遺憾。它們是徐志摩時間觀的統一體。
  既有朱自清洋洋灑灑的《匆匆》,又有徐志摩雕塑建筑式的《滬杭車中》,現代文學史中的時間概念才真正是可觸可感。
                          ?。ɑ牧郑?/p>

  去吧,夢鄉,去吧!
   我把幻景的玉杯摔破;
  去吧,夢鄉,去吧!
   我笑受山風與海濤之賀。

  志摩的詩
  翡冷翠的一夜
  猛虎集
    新月書店1931年8月出版。
  云游
  譯寫白話詞12首
  集外詩集
  集外譯詩集

  去吧,種種,去吧!
   當前有插天的高峰;
  去吧,一切,去吧!
   當前有無窮的無窮!  
 ?、賹懹?924年5月20日,原題為《詩一首》,載于同年6月17日《晨報副刊》署名徐志摩?!?

  ·小說 戲劇集·

  《去吧》這首詩,好象是一個對現實世界徹底絕望的人,對人間、對青春和理想、對一切的一切表現出的不再留戀的決絕態度,對這個世界所發出的憤激而又無望的吶喊。
  詩的第一節,寫詩人決心與人間告別,遠離人間,“獨立在高山的峰上”、“面對著無極的穹蒼”。此時的他,應是看不見人間的喧鬧、感受不到人間的煩惱了吧?面對著闊大深邃的天宇,胸中的郁悶也會遣散消盡吧?顯然,詩人因受人間的壓迫而希冀遠離人間,幻想著一塊能桿泄心中郁悶的地方,但他與人間的對抗,分明透出一股孤寂蒼涼之感;他的希冀,終究也是虛幻的希冀,是一個浪漫主義詩人逃避現實的一種方式。
  由于詩人深感現實的黑暗及對人的壓迫,他看到,青年——青春、理想和激情的化身,更是與現實世界誓不兩立,自然不能被容存于世,那么,就最好“與幽谷的香草同埋”,在人跡罕至的幽谷中能不被世俗所染污、能不被現實所壓迫,同香草作伴,還能保持一己的清潔與孤傲,由此可看出詩人希望在大自然中求得精神品格的獨立性。然而,詩人的心境又何嘗不是悲哀的,“與幽谷的香草同埋”,豈是出于初衷,而是不為世所容,為世所迫的??!“青年”與“幽谷的香草同埋”的命運,不正是道出詩人自己的處境與命運嗎?想解脫悲哀?“付與暮天的群鴉”。也許暮天的群鴉會幫詩人解脫心中的悲哀,也許也會使悲哀愈加沉重,愈難排解,終究與詩人的愿望相悖。這節詩抒寫出了詩人受壓抑的悲憤之情以及消極、凄涼的心境。
  “夢鄉”這一意象,在這里喻指“理想的社會”,也即指詩人懷抱的“理想主義”。詩人留學回國后,感受到人民的疾苦、社會的黑暗,他的“理想主義”開始碰壁,故有“我把幻景的玉杯摔破”的詩句。但與其說是詩人把“幻景的玉杯摔破”,不如說是現實摔破了詩人“幻景的玉杯”,所以詩人在現實面前才會有一種憤激之情、一種悲觀失望之意;詩人似乎被現實觸醒了,但詩人并不是去正視現實,而是要逃避現實,“笑受山風與海濤之賀”,在山風與海濤之間去昂奮和張揚抑郁的精神。這節詩與前兩節一樣,同樣表現了一個浪漫主義詩人在現實面前碰壁后,轉向大自然求得一方精神犧息之地,但從這逃避現實的消極情緒中卻也顯示出詩人一種笑傲人間的灑脫氣質。
  第四節詩是詩人情感發展的頂點,詩人至此好象萬念俱滅,對一切都抱著決絕的態度:“去吧,種種,去吧!”、“去吧,一切,去吧!”,但詩人在否定、拒絕現實世界的同時,卻肯定“當前有插天的高峰”、“當前有無窮的無窮”,這是對第一節詩中“我獨立在高山的峰上”、“我面對著無極的穹蒼”的呼應和再次肯定,也是對第二節、第三節詩中所表達思緒的正方向引深,從而完成了這首詩的內涵意蘊,即詩人在對現實世界悲觀絕望中,仍有一種執著的精神指向——希望能在大自然中、在博大深邃的宙宇里尋得精神的歸宿。
  《去吧》這首詩,流露出詩人逃避現實的消極感傷情緒,是詩人情感低谷時的創作,是他的“理想主義”在現實面前碰壁后一種心境的反映。詩人是個極富浪漫氣質的人,當他的理想在現實面前碰壁后,把眼光轉向了現實世界的對立面——大自然,希望在“高峰”、“幽谷的香草”、“暮天的群鴉”、“山風與海濤”之中求得精神的慰藉,在“無極的穹蒼”下對“無窮的無窮”的冥思中求得精神的超脫。即使詩人是以消極悲觀的態度來反抗現實世界的,但他仍以一個浪漫主義的激情表達了精神品格的昂奮和張揚,所以,完全把這首詩看成是消極頹廢的作品,是不公允的。
                          ?。ㄍ醯录t)

  輪盤小說集
  集外小說集
  英國曼殊斐兒小說集
  渦堤孩
  贛第德
  瑪麗瑪麗
  集外翻譯小說集
  卞昆岡
  集外翻譯戲劇集

  ·散 文 集·

  落葉
  巴黎的鱗爪
  自剖文集
  秋
  集外譯文集
  集外文集

  ·書信集 日記·

  書信集
  日記
  志摩日記
  愛眉小札
    上海良友圖書印刷公司1936年3月出版。
  集外日記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