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輕波里依洄。

圖片 1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溫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風 ?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 ?我是在夢中 ? 在夢的輕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甜美是夢里的光輝。

? ? ?
?近日,讀《不是人間富貴花:民國名媛情事》一書,書中有一章講述林徽因的一生,有過幾段頗受后人關注的情事,有著一位才女的成長和人生經歷。雖然只是縮影,卻也讓人看得想入非非。最糾結的不過是和徐志摩這樣一位浪漫才子的相遇,相知,相愛。在這一篇記錄中林徽因真的是喜歡過徐志摩的,不管是她在英國上中學時寂寞孤單或是純粹的少女心思,都能找到她對徐志摩那點點輕盈的喜愛。我們在徐志摩先生的詩中可以看出他們初遇時的綺麗“云自在輕盈在空際上隨風飄移,偶爾與地面上的一流澗水相遇,于是便產生了投影關系?!?/p>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負心,我的傷悲。

? ? ?
?從1920年的11月19日到1931年11月19日整整11年的似友非友的糾糾纏纏,徐志摩遇到了陸小曼,林徽因遇到了梁思成,可徐志摩依然在心里有林徽因的一席之地,依然眼里,心里的喜歡著林徽因,即便結果不可能,這也許就是“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這樣一份糾結的歡喜在徐志摩1931年11月19日因飛機事故喪生為句點。留給陸小曼的是一份歉疚,留給林徽因的是愧疚,可具體徐志摩的真實心情在那一刻誰也無法揣摩。著也未嘗不是一種最好的歸宿,如若不然,浪漫的才子在現實生活中和夢中情人之間該是有多悲傷的心情?一邊是對林徽因求之不得的悵然,一邊是和陸小曼的岌岌可危的婚姻。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悲哀里心碎!

? ? ?
?其實從徐志摩和陸小曼之間的婚姻可以看出,浪漫和生活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生活會慢慢消耗你所有的浪漫情懷。曾經想象的美好婚姻不過是好夢一場,終歸是要醒的。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黯淡是夢里的光輝?! ?br />  ?、賹懹?928年,初載同年3月10日《新月》月刊第一卷第1號,署名志摩?!?

? ? ?
?好了,繼續說徐志摩先生的詩吧,因為書中對于林徽因和徐志摩的情感描述的比較多,在我的意識里,徐志摩是喜歡林徽因多過陸小曼的。從徐志摩先生的始終可以看出他對林徽因是一見鐘情,有詩為證“那一天我初次望到你,你閃亮得如同一顆星,我只是人叢中的一點,一撮沙土,但一望到你,我就感到異樣的震動,猛襲到我生命的全部……”。而對于陸小曼總讓我想到盡管是他們結婚了,可總不免讓我想起“退而求其次”這一句話,徐志摩也許真的是浪漫到骨子里的詩人,所以已為人婦的陸小曼也未躲過。不過,這其中不缺陸小曼這樣一位女子的心機。

  《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這道詩,可以說是徐志摩的“標簽”之作。詩作問世后,文壇上只要聽到這一聲誦號,便知是公子駕到了。
  全詩共6節,每節的前3句相同,輾轉反復,余音裊裊。這種刻意經營的旋律組合,渲染了詩中“夢”的氛圍,也給吟唱者更添上幾分“夢”態。熟悉徐志摩家庭悲劇的人,或許可以從中捕捉到一些關于這段羅曼史的影子。但它始終也是模糊的,被一股不知道往哪個方向吹的勁風沖淡了,以至于欣賞者也同吟唱者一樣,最終被這一股強大的旋律感染得醺醺然,陶陶然了。

? ? ?
?之所以喜歡徐志摩先生的詩,因為讀起來大膽,火熱,赤裸裸的誘惑,充滿著故事性。對于初戀的記憶,徐志摩先生用《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來娓娓道來的,這首詩發表在1928年林徽因與梁思成婚禮前夕,很有深意哦!其實,林徽因和梁思成早在1927年年底就訂婚了,為什么徐志摩那時候不寫這首詩呢?問的好!

  我不知道風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輕波里依洄。

? ? ?
?徐志摩和陸小曼是在1926年結婚的,居然在林徽因結婚的時候發表這樣一首詩,這是一種赤裸裸的挑逗和誘惑??!如果林徽因決定棄梁思成和徐志摩一起私奔,我想徐志摩先生一定也會背棄陸小曼女士的??上?,林徽因多理智,她懂得浪漫,也懂得生活的現實。于是,徐志摩先生的與初戀長情就這樣的在風里翻飛,沒有方向。

  全詩的意境在一開始便已經寫盡,而詩人卻鋪衍了六個小節,卻依然鬧得讀者一頭霧水。詩人到底想說些什么呢?有一千個評論家,便有一千個徐志摩。但也許該說的已說,不明白卻仍舊不明白。不過我認為徐氏的一段話,倒頗可作為這首詩的腳注?,F抄錄如下:
  “要從惡濁的底里解放圣潔的泉源,要從時代的破爛里規復人生的尊嚴——這是我們的志愿。成見不是我們的,我們先不問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功利也不是我們的,我們不計較稻穗的飽滿是在那一天?!鼜乃暮诵睦锕┙o我們信仰,供給我們忍耐與勇敢。為此我們方能在黑暗中不害怕,在失敗中不頹喪,在痛苦中不絕望。生命是一切理想的根源,它那無限而有規律的創造性給我們在心靈的活動上一個強大的靈感。它不僅暗示我們,逼迫我們,永遠望創造的、生命的方向上走,它并且啟示我們的想象?!覀冏罡叩呐δ繕耸桥c生命本體相綿延的,是超越死線的,是與天外的群星相感召的?!保ā丁靶略隆钡膽B度》)
  這里說的既是“新月”的態度,也是徐志摩最高的詩歌理想,那就是:回到生命本體中去!其實早在回國之初,徐志摩就多次提出過這種“回復天性”的主張(《落葉》、《話》、《青年運動》等)。他為壓在生命本體之上的各種憂慮、怕懼、猜忌、計算、懊恨所苦悶、蓄精勵志,為要保持這一份生命的真與純!他要人們張揚生命中的善,壓抑生命中的惡,以達到人格完美的境界。他要擺脫物的羈絆,心游物外,去追尋人生與宇宙的真理。這是怎樣的一個夢??!它決不是“她的溫存,我的迷醉”、“她的負心,我的傷悲”之類的戀愛苦情。這是一個大夢,一種大的理想,雖然到頭來總不負黯然神傷,“在夢的悲哀里心碎?!睆倪@一點上,我們倒可以推衍出《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的一層積極的意義。
  由于這首詩,許多人把“新月”詩人徐志摩認作了“風月”詩人。然而,當我們真的沉入他思想的核心,共他一道“與生命的本體同綿延”,“與天外的群星相感召,”我們自可以領略到另一個與我們錯覺截然不同的徐志摩的形象。
                          ?。ㄍ醮ǎ?/p>

? ? ?
?讀徐志摩先生的《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有甜蜜的愛戀,有熱切的情感,也有別離的憂傷,有得不到的憂傷,有失去的悲哀。一段愛情就這樣無頭無腦的在風里,被分離,被零落。風是自由而不可控的,就像極了愛情的自由和不可控一樣,沒有方向,沒有目的??僧旓L遇到了一個足以讓她停留的港灣,它便不再四處游蕩。徐志摩就是那居無定所的風,林徽因最終也沒有給他一個淺淺的港灣,所以,我們的老徐先生一定是在夜色的湖邊,暗自獨飲?!拔也恢里L
? 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 ?我是在夢中 ? 在夢的悲哀里心碎!”

? ? ?
?徐志摩先生就這樣在與林徽因的這場夢里迷失了方向。他的詩有主人,可是他沒有;他筆下可以用處炙熱的情絲,可是內心卻依然孤獨。那場偶然的也是必然的相遇耗盡了他所有的氣力和幸運,去依然沒有留住,林徽因入風一般卷起了徐志摩內心的萬千愛情浪潮。風早已離去,只是漣漪依舊在蕩漾。

? ? ?
?歡喜是因為風起,憂愁是風的不遠不近,悲傷是因為風落。而歲月不變,風依舊在流轉。

? ? ? ?人早已是故人。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