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恨了十年的老爹

圖片 1

可能很多人會罵我不孝,但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也很想從我父親身上找到一點讓我值得回憶的東西??晌覍嵲谑钦也坏?。

圖片 2

尊敬的楊老師:

我恨我的父親

當父母說出傷人的話,怎么自我調適?

?
我的父親排行最小,讀的書最多。他自以為聰明,心氣高。我記得我們小時候他出門打工,后來非但沒有錢寄回來,還要母親從家里匯款過去給他做回來的路費。

“就你這樣,活該一輩子都找不到男朋友”,那個肥頭大耳、頭發花白的老男人,面色鄙夷地對著我姐說完這句話后,表情里帶著對自己準確打擊對方弱點相當滿意的神態;離得不遠的我看著那張得意的面孔,怒氣直沖腦門,徑直跑過去幾乎要將他打倒在地。他摔倒在沙發上,立馬爬起來,面紅耳赤的大吼著:“你敢來打我,你敢來打你爸,你敢來?”,作勢要朝我沖過來。旁邊我媽拼命地把他攔住。我望著他,望望自己這雙推到他的手,不想再說話,心里感覺難過,悲涼。姐姐在旁邊看著我們,表情麻木。

您好!我有一些困惑,希望能夠向您訴說一下。

從我記事起,父親給我的印象就是一頭狼,一點也不夸張!在我小時候,我眼前最常出現的一幕就是父親在毆打我的母親,沒錯,就是毆打!舉個例子吧!01年的一天晚上,父親半夜在外面喝醉回家,那個時候我和我母親已經睡了,母親開門慢了,然后我就被一陣拳打腳踢聲和母親的哀嚎聲驚醒了!后來知道了事情的起因,父親和他的酒友打了一個賭,說他在家里說一不二,他敲門10秒鐘之內門肯定開!母親睡著了,所以開門慢了一點……

“那種撕裂真的是,你從來不曾想過,哇,我到這個年紀了,我五六十歲了,我竟然會去面對一個如此憎恨我的父親?!?/p>

?
那會兒,我不知道他回來給母親什么天花爛醉的理由。沒錢寄回家,還找出一大堆我母親聽不懂的道理。

這個老男人,是我們的親生父親。此刻他沒喝醉酒,沒賭輸錢,神志清醒地在家里大呼小叫,意圖讓客廳里每個人都臣服于他,贊同他。為此,他不會吝嗇腦袋里所有惡毒的言語,每一句話必然擊中對方要害。

為什么總是和他相處不好呢?我總是感覺他找我的麻煩。本來我們誰也不搭理誰這樣就挺好,可是他卻總是訓我,對我發脾氣。還說一些很傷人心的話。他的名字叫做父親。

在家中容不得別人說他半點不是,并且必須以他為中心!有事想起一出是一出,如果有一點沒做好,就是拳腳相加!可笑的是,他在家中從來不干家務活!不管是輕活還是重活都是我和母親兩個人干!

“走出病房我就站在醫院的走廊上面放聲痛哭,那時候真的是哭到很悲慘,可是哭完怎么辦,眼淚鼻涕擦一擦再回去,‘爸你晚上要吃什么,我去買便當’?!?/p>

?
我的母親不識字。嫁給我的父親,可能父親外出打工,讓她一個人獨守空閨吧。所以,不管我父親做出什么事情。她總是可以原諒。

在周圍鄰里眼里,這個父親是多么勤勞肯干的一個人。甚至一天打兩份工,少沾煙酒,不嫖不賭。我們家是多么幸福的一家,吃喝夠用,甚至在市區最好的地段買了房子,家里兒女從小上當地最好學校,女兒畢業后進入不錯的國企工作。

還是先介紹一下我的情況吧,我總是不聽他的話,我也說過,我一輩子都不會聽他的的。我現在休學在家,本來是調解心情的,可是每一次都是他讓我非常地不痛快。例如我不幫媽媽干活,和媽媽爭論了幾句,本來他回來的時候爭論就剛好停了,他卻問怎么了。還說了些很難聽的話。說不要這樣的孩子,在家里只知道動電腦看電視,也不干活,還說了不知道要臉。他明明知道我最忌諱別人說要不要臉這樣的話。他說這樣的孩子就應該打一頓,他明明知道我的自尊心強的要命。他還說,你不能在家里,不行,你不能讓我看見你!他今天早上還說,看見我就煩!可是我怎么了,他憑什么這樣對待我啊,好幾次了,他這樣冷言冷語,他這樣找我麻煩?

在我上高中的某一天,他又在家中吼叫的時候,我壓抑已久的情緒爆發了出來,一掌將家里的茶幾打斷了,那聲音把我自己也嚇了一跳,我能從他的眼睛里看到驚駭,我記得我當時沒經過大腦就來了一句“你是一個失敗的男人,更不配有家庭!”從那以后他不在動手了,可是嘴也越來越惡毒!后來我不管是上大學還是工作,我半年才回一次家!是真的不想回去!

沒有勝利者的戰爭

?
我記得小時候偷偷的看過父親小解,看到他那個地方發育完好,不像我的,讓我一生都活在自卑之中。

一個發小和我說:我小時候曾經很羨慕你有這樣的爸爸。

我的心情差勁極了。我恨我的爸爸,我討厭他!因為他昨天晚上對我大發脾氣,說要我走,他不想再看到我,我就真的很恨他!我不理解,我搞不懂他為什么這樣對我,我又沒怎么勇氣和他明說。我害怕我們會吵起來。他說,不養只知道玩不干活的人,不要這個!我恨死他了,我恨死他了,我恨死他了!我該怎么不恨他,我該怎樣理解他?

在他看來,養育子女不是自己的責任而是一種施舍!我有一個妹妹,今年已經上高二了,學習一直很好,暑假想報一個補習班,他把錢交過以后第一句話就是“你知道你花了我多少錢嗎?”因為母親現在已經有工作了,不用看他來過活,母親當時就說多少錢?我給你!他就說了一句,那你把以前欠我的都還給我吧!還說了一大串非常惡毒的話,又將以前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拉出來說了一遍(這是他的專長,別人還真沒那么八婆)還說讓我舅舅、我外公外婆把欠他的都還給他,我媽當時也就說了一句“一口唾沫一顆釘,你說的話當真嗎?”他當時就說好,可是第二天又連昨天的事情提也不提,連道歉也沒有,你們說他這是想干嘛?

文|張曼娟

? 可能是由于父親太正常了。以至于后來家庭稍微富裕了一點他就不安分了。

但眼前這一幕,不過是這么多年在家里發生的很尋常的一幕。

還有我們家四口人,全憑他一個人賺錢,他工作應該比較辛苦。而且我們的關系一直都很緊張,我對他的行為有時會很看不慣。我不聽他的。一點都不聽。我以前也對他說過很過分的話。說他廢。我們以前也經常會吵架。我真的好累啊。

各位大哥大姐,幫我出出主意吧!你們說我該怎么辦?

節選自《我輩中人:寫給中年人的情書》

在我上高三那年,他居然小了一個女人,那會我問他要錢,要了三次,最后給我打了五十塊錢。五十塊錢。記憶太深了。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我對父親失望了呢?

我對媽媽說,媽媽卻要我反思一下自己,說讓我想想為什么別人好好地上學你卻休學??蓩寢屨f話總是愛著急,我很反感,再者我覺得我沒有什么錯誤。我有的只是困惑與迷茫。我現在真的好恨他!我應該怎么辦呢。我好恨他,好恨他。我感覺我應該好好地愛他,可是他現在的這種態度我真的好恨他,恨他!

當我意識到,這是與時間對抗的一場戰爭,我便明白,就算全力以赴,傾盡所有,也是枉然。這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戰爭。

? 后來他的錢被騙了。高利貸還了十幾年都不知道有沒有還清,他才安分守己。

小學四年級,語文考了94分??吹匠煽兡且豢?,我知道打是逃不過了?;丶依侠蠈崒?、低聲下氣地匯報成績,希望不要被打得太慘。頭還沒抬起來,八厘米厚的漢語詞典就砸到肚子上,瘦小的身軀瞬間被砸倒在地上。我捂著肚子、張著嘴巴,想叫卻叫不出聲。父親撿起修車用的細鐵絲,使勁抽在我身上。我躺在地上,腦袋里剩下一個念頭:這個人是我爸爸嗎?

老師,您幫幫我吧。我真的好累啊。我不原諒他,我找不到理由。還有他原來是一個脾氣很好的人。我都不想問他,因為我們只要一說話,就可能吵起來。我媽媽說不管這件事。

一直都與父母同住的我,當然曾經揣想過,當父母變得更年邁,老與病的摧折相繼而來,那會是什么樣的情景。老與病使人孱弱無依,需要悉心照顧,我想象的景況是這樣的。事實上卻全然不是如此。父親九十歲爆發了精神分裂癥,他沒有變弱,反而變得更強,狂躁、暴怒、沖動,破壞力強大。場面常常失控,家人的關系瀕臨崩解,照顧之路竟如此狂戾暴動、寢食脫序、晝夜難安,完全超出了想象,令我束手無策。在許多暗黑的、無眠的夜晚,最壞的負面情緒攫住我,我覺得自己再也撐不下去了,我想要毀滅。

?
然而,不是所有的過錯都可以原諒。記得那兩年,家中常出現要賬的人,后來,他開始安分了。但是。我卻變了。我的兩個姐姐都相繼嫁人了,他也沒那個精力在外面風流了。再說他年紀也大了,身體還有經濟都支撐不起他再次亂來。

我從來沒有跟人提起過,我的右眼球看東西有幾個黑點,那是跟父親在一次爭執中被抓傷的;也沒有提起過,他曾經拿菜刀用力砸我身上;更沒有提起過,他曾死死地掐著媽媽的脖子,讓我和姐姐跪下磕頭。

這位同學:

天亮以后,又有新的念頭升起,自小到大,父母從不因為我是個女孩而輕視我,甚至給予更多的珍視與疼愛,是他們把我塑造成自尊、自重的人,我不可以就這樣自暴自棄,敗下陣來。雖然,生病的父親已經不是原來的父親了,但我還是原來的女兒。我必須自救,而后才能救我的父親,救我的家庭。

我母親,還有我兩個姐姐都原諒了他,可在我的心里,他永遠都是那么的臟,那么不能讓我親近。?

所有肉體傷害不過是建立統治的基礎手段,作為一個有幾十年社會閱歷的人,心理攻擊更為狠辣。他習慣于在親朋好友面前,站在道德的制高點指責你,大聲呵斥你。甚至于曾經赤裸裸地對兒女炫耀:你們不是愛面子嘛,等下我到學校在你同學老師面前罵死你,我看你在學校還抬不抬得起頭。

您好!記得聾啞盲人海倫·凱勒在她的自傳中這樣寫道:“我感謝大自然給予我溫暖的陽光,我感謝父母給予我敏感的觸覺,我感謝我的老師給予我美妙的知識……”海倫?凱勒從小雙目失明,又聾又啞,她靠手摸,用嘴嘗味,用鼻子嗅聞,來熟悉和了解周圍黑暗寂寞的世界。這樣一位重度殘疾的少女,就是懷著感恩的心面對原本不公的天賦,她甚至感謝上天給予她的不幸,因為正是不幸使得她比常人更加堅強,更加不屈不撓。她克服了重重困難,不僅學會了說話,而且學會了用盲文寫作,奇跡般地成為了世界各國所尊敬的作家和演說家。一個人快樂與否,不取決于別人給予了什么或得到了什么,而是取決于他計較了什么。為什么我們能夠輕而易舉地原諒一個陌生人的過失,卻對生養自己的父母耿耿于懷呢?為什么我們可以為一個陌路人的點滴幫助而感激不盡,卻無視朝夕相處的父母的種種恩惠,將一切視之為理所當然?如果我們在生活中不是動輒就尋找借口來為自己開脫,而是主動的幫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事兒爸爸能那樣說你么?一味地計較別人給予了什么或得到了什么,那么就會對生活、對周圍的人和事始終抱以苛責的態度,牢騷滿腹,怨天尤人。如果我們能換一種心態設身處地站在父母的角度著想,或者你是自己的爸爸又如何來看待你這樣的孩子呢?通過這樣的思考,你就會理解父母不近人情、苛刻背后所蘊藏的深愛和摯愛。

數十年來,書寫一直都是我的救贖,于是,我又走上這條路。當我陪父親住院或門診,??匆娫S多老人臥病在床,照顧著他們的多半是大齡子女,推著病床或輪椅,花白的發絲,略微吃力的身影,都讓我覺得酸楚。在那些身影的內在,又隱藏著多少不可言說的艱辛與煎熬呢?

?
如今事情都已經過去十年了,每次打電話回家都是給我母親打,如今想來,我真的不知道我該恨誰。他是我的爸爸,按道理說,我母親。我姐姐都原諒了他,我有什么立場去恨他呢?

姐姐剛畢業不久,父親就要求姐姐每個月都要寄錢回家。他大聲呵斥:養你這么大,你掙錢了不寄回來,你就是個廢人、爛人。

著名作家三毛講過一個故事:每個孩子身邊都有一對天使,他們都有大大的厚厚的翅膀,可是卻從不用來飛翔,他們高舉著這大大厚厚的翅膀,為孩子擋風遮雨,為孩子撐起一片天空,呵護著孩子長大。孩子慢慢的長大了,而天使的翅膀隨著時間的流逝,風雨的吹打,羽毛慢慢的脫落,翅膀也漸漸僵硬了。終于有一天,孩子長大離開了家,離開了天使的翅膀去實踐自己的人生,而天使的翅膀卻僵硬得再也無法揮動,只能在地上遙望著飛高飛遠了的孩子,自己卻留在原地,慢慢老去。有一天,當長大的孩子發現自己也在用翅膀呵護著自己的孩子的時候,才意識到天使其實就是自己的父母,才理解到了父母的愛,想到好好地孝順他們。

你也是獨力照顧著老人嗎?你還在上班嗎?你有沒有好好吃頓飯?你晚上不用安眠藥也能入睡嗎?你會不會覺得好孤寂?

?
可是,我真的很恨他。不知道是我內心的自卑,還是他真的讓人恨,我真的一生想不起他有什么好。

上大學的時候,每次臨近期末,我非常羨慕那些興高采烈地收拾東西的家伙,每個人都迫不及待地給家里打電話、告知回家日期。而我永遠是宿舍里那個離校最晚的,要呆到了實在不能再留校。家,對我而言永遠不是避風的港灣,我深深地恐懼著面對父親?;氐郊亦l,一定會再去朋友家住兩天才回家。

不知道我以上所談對你是否有啟發,你的朋友楊永龍請你批評參考。

你還能感受到愛嗎?

這樣的父親,我不應該恨嗎?恨,恨死了!十幾年里無數次幻想過如果他出門被車撞死,我是不是該燒鞭炮慶祝一下;

有好幾次,我在醫院等電梯的時候,看見那些背影,都忍不住地濕了眼眶。

沒關系,以后畢業了,經濟獨立了,永遠不回家。

親愛的照顧者,你真的好辛苦。我能夠明白。

圖片 3

于是,在照顧著父親九個月后,在他的病情起起伏伏中,我開始在臉書寫下一系列的短文《照顧著老去的父母,才真正理解人生》。

后來真的畢業了。

不管如何耗盡心力,他們都不會變“好”,因為,他們沒有病,他們只是“老”了,并且愈來愈老。

要過年回家了,依舊是默不作聲從家門徑直走向房門。余光里我看見陽臺上,有個剃了平頭的老人背對著客廳,蹲在地上洗衣服。綠色的棉褲起球、泛白、側邊爆出一點棉絮,上半身的保暖內衣不夠長,露出了一大截屁股,實在不雅觀。我走近,隔著玻璃,征住了,這個佝僂的背影有點熟悉。我靜靜地看著,老頭子在賣力地搓著衣服,察覺不到身后的動靜??吹剿煲赐炅?,我悄悄離開家門。

你可以選擇離開痛苦的愛情,你可以辭去不如意的工作,但你不能放棄他們。哪怕他們為你帶來很大的痛苦和挫折。

還有三天就過年了。寒冬臘月,有個老頭住在這個城市的市中心,學區房,身上穿著十年前的棉褲,在陽臺上,用冷水搓衣服。這條棉褲初中時我就穿過。他每搓一下,我心情便緊張一分。

這是你從未擁有的經驗,一直在迎戰,卻永遠沒有勝利。只能減少遺憾。

這套房,應該是花了他畢生的積蓄吧。所以他甚至連一個洗衣機都負擔不起了。雖然他沒說,但我知道,房子是給我結婚用的。

如果你和我一樣,正在照顧老去的父母,

走在前往商場的路上,我又想起了很多事。

請一定要把自己照顧好。

我開始想起小時候自己在家門口玩耍,為了吸引正在修車的老爹的注意力,故意躺在地板上假裝睡著了,然后老爹嘴里叼著煙,輕輕地把我抱回家里;想起小學被鄰居家的小混混打成豬頭,老爹很霸氣地把人家找來,恐嚇對方“別讓我再看到我兒子受傷,不管是誰干的,我只找你麻煩”,從此沒再受過欺負;想起老爹晚上開三輪車載客,凌晨3點,被乘客打劫,打得半死,一瘸一拐在家門口敲門,喊媽媽的名字;想起他那雙白天去餐具清洗配送中心洗桌布,晚上在餐廳后廚打工的手,被漂白劑腐蝕得又紅又腫。

有些照顧者,是拼了命在做;有些則是例行公事,點卯打卡的性質。當然也有找了人代勞便不再聞問的,那些人不能稱為照顧者,只是資方。

恨?還是 不恨?

拼了命投入的照顧者,在我看來是高危險群,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透支了體力與情感,不知道過度的疲累與沮喪,正以怎樣的速度摧折著他們的健康和心智。他們為了傾盡全部心力與時間,已經失去了工作,取消了休閑,犧牲了家庭,斷送了人際關系。他們只把自己活成一個純度百分百的照顧者,再無其他。一旦被照顧者離世之后,不僅是龐大的悲痛難以承受,更可怕的是無邊無際的失落與空虛,人生再沒有目標與意義了。

這個老頭帶給我們太多的傷害和影響。姐姐慢慢變得性格暴躁,每次回家不出三天,一定會和父親吵架。我也逐漸察覺,自己和女友吵架說話的惡毒,像極了這個老頭。

照顧者不該承擔全部責任。如果身邊有家人,就要與家人共同承擔,讓其他人也理解照顧是怎么一回事,這是每個人都該有的學習。如果沒有家人,也不要為了照顧而把自己全部取消,依然保留著部分工作,維持著人際關系,給自己找樂子的時間和機會——雖然都是零零碎碎的,但這些片斷聯結起來,才能讓我們有活著的感覺。

但這個老頭,也一直在為他的孩子努力付出呢。

我們是照顧者,必須好好活著。

這個老頭認真努力撐起一個家庭。但同時他執意認為,既然撐起了一個家庭,那整個家庭都應在他的統治之下。他只有初中文化,卻認真學習英語指導孩子,但同時又嘲諷孩子垃圾的成績。

-End-

每個人性格必然有好的一面,有差的一面。我的父親這么多年始終沒有改變,他暴躁、易怒、自私自利、從不承認錯誤,我恨他。他嘔心瀝血,我感激他。

編輯:朱奕臻

難道就這么一直恨下去嗎?這樣對一個頭發半百的老頭,又跟他有什么區別。

過去的已經過去,再糾結也無濟于事。我們努力地向前看,希望可以忘掉過去,敞開胸懷,讓下一代不再經歷這一代的苦痛。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