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鴛鴦的結局殉主而亡

  話說鳳姐聽了小丫頭的話,又氣又急又傷心,不覺吐了一口血,便昏暈過去,坐在地下。平兒急來扶住,忙叫了人來攙扶著,慢慢的送到自己房中,將鳳姐輕輕的安放在炕上,立刻叫小紅斟上一杯開水送到鳳姐唇邊。鳳姐呷了一口,昏迷仍睡。秋桐過來略瞧了一瞧,便走開了,平兒也不叫他。只見豐兒在旁站著,平兒便說:“快去回明二位太太?!庇谑秦S兒將鳳姐吐血不能照應的話回了邢王二夫人。邢夫人打量鳳姐推病藏躲,因這時女親都在內里,也不好說別的,心里卻不全信,只說:“叫他歇著去罷?!北娙艘膊o言語。自然這晚親友來往不絕,幸得幾個內親照應。家下人等見鳳姐不在,也有偷閑歇力的,亂亂吵吵,已鬧得七顛八倒,不成事體了。

鴛鴦結局

奴大欺主還不清退,原因各有不同,

  話說賈母處兩個丫頭,匆匆忙忙來找寶玉,口里說道:“二爺快跟著我們走罷,老爺家來了?!睂氂衤犃?,又喜又愁,只得忙忙換了衣服,前來請安。賈政正在賈母房中,連衣服未換,看見寶玉進來請安,心中自是喜歡,卻又有些傷感之意。又敘了些任上的事情,賈母便說:“你也乏了,歇歇去罷?!辟Z政忙站起來,笑著答應了個“是”,又略站著說了幾句話,才退出來。寶玉等也都跟過來。賈政自然問問他的工課,也就散了。

  到二更多天,遠客去后,便預備辭靈,孝幕內的女眷,大家都哭了一陣。只見鴛鴦已哭的昏暈過去了,大家扶住,捶鬧了一陣,才醒過來,便說“老太太疼了一場,要跟了去”的話。眾人都打量人到悲哭,俱有這些言語,也不理會。及至辭靈的時候,上上下下也有百十馀人,只不見鴛鴦,眾人因為忙亂,卻也不曾檢點。到琥珀等一干人哭奠之時,才要找鴛鴦,又恐是他哭乏了,暫在別處歇著,也不言語。

很多人看了《紅樓夢》后對《紅樓夢》鴛鴦的結局很是好奇。其實鴛鴦最后死了。這沒什么好奇怪的。人固有一死,只不過大多數人為什么而死不同,或者死的方式不同罷了。那么《紅樓夢》鴛鴦的結局到底是怎么回事?

圖片 1

  原來賈政回京復命,因是學差,故不敢先到家中。珍、璉、寶玉頭一天便迎出一站去;接見了,賈政先請了賈母的安,便命都回家伺候。次日面圣,諸事完畢,才回家來。又蒙恩賜假一月,在家歇息。因年景漸老,事重身衰,又近因在外幾年,骨肉離異,今得宴然復聚,自覺喜幸不盡。一應大小事務,一概亦付之出度外,只是看書;悶了便與清客們下棋吃酒,或日間在里邊,母子夫妻,共敘天倫之樂。

  辭靈以后,外頭賈政叫了賈璉問明送殯的事,便商量著派人看家。賈璉回說:“上人里頭,派了蕓兒在家照應,不必送殯;下人里頭,派了林之孝的一家子照應拆棚等事。但不知里頭派誰看家?”賈政道:“聽見你母親說是你媳婦病了,不能去,就叫他在家的。你珍大嫂子又說你媳婦病得利害,還叫四丫頭陪著,帶領了幾個丫頭婆子,照看上屋里才好?!辟Z璉聽了,心想:“珍大嫂子與四丫頭兩個不合,所以攛掇著不叫他去。若是上頭就是他照應,也是不中用的。我們那一個又病著,也難照應?!毕肓艘换?,回賈政道:“老爺且歇歇兒,等進去商量定了再回?!辟Z政點了點頭,賈璉便進去了。

在《紅樓夢》中的鴛鴦,她一出生就背負著榮國府家奴隸的身份,雖然是賈府老祖宗賈母身邊的紅人,但是鴛鴦她并沒有因此恃寵而驕,她自重自愛,從沒有仗勢欺人,所以受到了賈府上上下下各色人等的好感和尊重。由于長得比較漂亮,被給看上了,非要娶了鴛鴦做小妾。海洋和鴛鴦的哥哥、嫂子來勸她。但是鴛鴦并沒有就這么屈服了。鴛鴦這個人見識很深,在他人看來能被賈府的大老爺賈赦看上,是天大的榮幸,但是鴛鴦不這么覺得,所以她拒絕了。被賈赦逼得緊了,鴛鴦就在賈母面前鉸發立誓:表示自己誰都不嫁,如果在逼她,她就只好一死了之,誰也不要想逼她嫁人。這是何等正氣凌然。她義正言辭的回答了無恥之徒的脅迫,表現出那種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高尚情操。

一、主子有把柄在奴才手里。比如王熙鳳的陪房來旺一家子,為什么來旺家的那個吃喝嫖賭,無惡不作的兒子,敢強聘王夫人房里出來的精明強干的彩霞,就因為是王熙鳳保媒。而王熙鳳之所以為一個奴才出頭,就因為來旺不但為王熙鳳造假過,還被王熙鳳命令殺人過(雖然沒殺,但是王熙鳳不知道),而王熙鳳放貸取利的違法事業還是來旺一家在經營。這種情況,就是殺人滅口也來不及,哪里還敢清退。

  因今歲八月初三日乃賈母八旬大慶,又因親友全來,恐筵宴排設不開,便早同賈赦及賈璉等商議,議定于七月二十八日起至八月初五日止,寧榮兩處齊開筵宴。寧國府中單請官客,英國府中單請堂客。大觀園中收拾出綴錦閣并嘉蔭堂等幾處大地方來做退居。二十八日,請皇親、駙馬、王公、諸王、郡主、王妃、公主、國君、太君、夫人等;二十九日,便是閣府督鎮及誥命等;三十日,便是諸官長及誥命并遠近親友及堂客。初一日,是賈赦的家宴;初二日,是賈政;初三日,是賈珍賈璉;初四日,是賈府中合族長幼大小共湊家宴;初五日,是賴大林之孝等家下官事人等共湊一日。

  誰知此時鴛鴦哭了一場,想到:“自己跟著老太太一輩子,身子也沒有著落。如今大老爺雖不在家,大太太的這樣行為,我也瞧不上。老爺是不管事的人,以后便‘亂世為王’起來了,我們這些人不是要叫他們掇弄了么?誰收在屋子里,誰配小子,我是受不得這樣折磨的,倒不如死了干凈。但是一時怎么樣的個死法呢?”一面想,一面走到老太太的套間屋內。剛跨進門,只見燈光慘淡,隱隱有個女人拿著汗巾子,好似要上吊的樣子。鴛鴦也不驚怕,心里想道:“這一個是誰?和我的心事一樣,倒比我走在頭里了?!北銌柕溃骸澳闶钦l?咱們兩個人是一樣的心,要死一塊兒死?!蹦莻€人也不答言。鴛鴦走到跟前一看,并不是這屋子的丫頭。仔細一看,覺得冷氣侵人,一時就不見了。鴛鴦呆了一呆,退出在炕沿上坐下,細細一想,道:“哦!是了,這是東府里的小蓉大奶奶??!他早死了的了,怎么到這里來?必是來叫我來了。他怎么又上吊呢?”想了一想,道:“是了,必是教給我死的法兒?!兵x鴦這么一想,邪侵入骨,便站起來,一面哭,一面開了妝匣,取出那年鉸的一綹頭發揣在懷里,就在身上解下一條汗巾,按著秦氏方才比的地方拴上。自己又哭了一回,聽見外頭人客散去,恐有人進來,急忙關上屋門。然后端了一個腳凳,自己站上,把汗巾拴上扣兒,套在咽喉,便把腳凳蹬開??蓱z咽喉氣絕,香魂出竅!正無投奔,只見秦氏隱隱在前,鴛鴦的魂魄疾忙趕上,說道:“蓉大奶奶,你等等我?!蹦莻€人道:“我并不是什么蓉大奶奶,乃警幻之妹可卿是也?!兵x鴦道:“你明明是蓉大奶奶,怎么說不是呢?”那人道:“這也有個緣故,待我告訴你,你自然明白了:我在警幻宮中,原是個鐘情的首坐,管的是風情月債;降臨塵世,自當為第一情人,引這些癡情怨女,早早歸入情司,所以我該懸梁自盡的。因我看破凡情,超出情海,歸入情天,所以太虛幻境‘癡情’一司,竟自無人掌管。今警幻仙子已經將你補入,替我掌管此司,所以命我來引你前去的?!兵x鴦的魂道:“我是個最無情的,怎么算我是個有情的人呢?”那人道:“你還不知道呢。世人都把那淫欲之事當作‘情’字,所以作出傷風敗化的事來,還自謂風月多情,無關緊要。不知情之一字,喜怒哀樂未發之時,便是個‘性’;喜怒哀樂已發,便是‘情’了。至于你我這個情,正是未發之情,就如那花的含苞一樣。若待發泄出來,這情就不為真情了?!兵x鴦的魂聽了,點頭會意,便跟了秦氏可卿而去。

雖然鴛鴦依靠著賈母,暫時抑制住了賈赦對自己的逼迫,是賈赦的陰謀無法得逞。但是鴛鴦自己清楚依靠賈母對抗賈赦不是長久之計,所以她對自己的命運有著清晰的認知。鴛鴦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所以在賈母一死,鴛鴦就自殺了。這可能是殉主而死,但是更多的可能是想用死來保全自己的清白,保護自己不被賈赦所玷污。

二、奴才實力大于主子。比如周瑞家的干兒子,為什么他敢在王熙鳳的生日宴上不好好工作,喝醉酒,把饅頭撒的遍地都是,還頂撞鳳姐兒,就是仗著他的干老子周瑞是王夫人的陪房,在賈府人脈廣,姐夫冷子興交接官府。后來雖被王熙鳳下令趕出去,卻又因為賴嬤嬤的幾句求情而不得不收回成命。

  自七月上旬,送壽禮者便絡繹不絕。禮部奉旨:欽賜金玉如意一柄,彩緞四端,金玉杯各四件,帑銀五百兩。元春又命太監送出金壽星一尊,沉香拐一支,伽楠珠一串,福壽香一盒,金錠一對,銀錠四對,彩緞十二匹,玉杯四只。馀者自親王駙馬以及大小文武官員家,凡所來往者,莫不有禮,不能勝記。堂屋內設下大桌案,鋪了紅氈,將凡有精細之物都擺上,請賈母過目。先一二日,還高興過來瞧瞧,后來煩了,也不過目,只說:“叫鳳丫頭收了,改日悶了再瞧?!?

  這里琥珀辭了靈,聽邢王二夫人分派看家的人,想著去問鴛鴦明日怎樣坐車,便在賈母的那間屋里找了一遍。不見,又找到套間里頭。剛到門口,見門兒掩著;從門縫里望里看時,只見燈光半明半滅的,影影綽綽。心里害怕,又不聽見屋里有什么動靜,便走回來說道:“這蹄子跑到那里去了?”劈頭見了珍珠,說:“你見鴛鴦姐姐來著沒有?”珍珠道:“我也找他,太太們等他說話呢。必在套間里睡著了罷?”琥珀道:“我瞧了,屋里沒有。那燈也沒人夾蠟花兒,漆黑怪怕的,我沒進去。如今咱們一塊兒進去,瞧看有沒有?!辩甑冗M去,正夾蠟花,珍珠說:“誰把腳凳撂在這里,幾乎絆我一跤!”說著,往上一瞧,唬的“噯喲”一聲,身子往后一仰,“咕咚”的栽在琥珀身上。琥珀也看見了,便大嚷起來,只是兩只腳挪不動。外頭的人也都聽見了,跑進來一瞧,大家嚷著,報與邢王二夫人知道。

紅樓夢鴛鴦

圖片 2

  至二十八日,兩府中俱懸燈結彩,屏開鸞鳳,褥設芙蓉,笙簫鼓樂之音,通衢越巷。寧府中,本日只有北靜王、南安郡王、永昌駙馬、樂善郡王并幾位世交公侯蔭襲;榮府中,南安王太妃、北靜王妃并世交公侯誥命。賈母等皆是按品大妝迎接。大家廝見,先請至大觀園內嘉蔭堂,茶畢更衣,方出至榮慶堂上拜壽入席。大家謙遜半日,方才入座。上面兩席是南北王妃,下面依序便是眾公侯命婦。左邊下手一席,陪客是錦鄉侯誥命與臨昌伯誥命;右邊下手方是賈母主位。邢夫人王夫人帶領尤氏鳳姐并族中幾個媳婦,兩溜雁翅站在賈母身后侍立。林之孝賴大家的帶領眾媳婦,都在竹簾外面,伺候上菜上酒。周瑞家的帶領幾個丫鬟,在圍屏后伺候呼喚。凡跟來的人,早又有人款待,別處去了。

  王夫人寶釵等聽了,都哭著去瞧。邢夫人道:“我不料鴛鴦倒有這樣志氣!快叫人去告訴老爺?!敝挥袑氂衤犚姶诵?,便唬的雙眼直豎。襲人等慌忙扶著說道:“你要哭就哭,別彆著氣?!睂氂袼烂牟趴蕹鰜砹?。心想:“鴛鴦這樣一個人,偏又這樣死法!”又想:“實在天地間的靈氣,獨鐘在這些女子身上了。他算得了死所。我們究竟是一件濁物,還是老太太的兒孫,誰能趕得上他?”復又喜歡起來。那時,寶釵聽見寶玉大哭了出來了,及到跟前,見他又笑。襲人等忙說:“不好了,又要瘋了?!睂氣O道:“不妨事,他有他的意思?!睂氂衤犃?,更喜歡寶釵的話,“到底他還知道我的心,別人那里知道?!闭诤紒y想,賈政等進來,著實的嗟嘆著說道:“好孩子,不枉老太太疼他一場!”即命賈璉:“出去吩咐人連夜買棺盛殮,明日便跟著老太太的殯送出,也停在老太太棺后,全了他的心志?!辟Z璉答應出去,這里命人將鴛鴦放下,停放里間屋內。

紅樓夢鴛鴦,顧名思義,說的算就是《紅樓夢》里的丫鬟金鴛鴦。鴛鴦是紅樓人物之一。金鴛鴦在《紅樓夢》中,是賈母的大丫頭。紅樓夢鴛鴦的父親姓金,所以叫金鴛鴦。金鴛鴦一家世代在賈家為奴,所以金鴛鴦在賈府的丫頭中有很高的地位。

比如賴嬤嬤,為什么敢對著王熙鳳賈寶玉等說主子們的不是,還不是因為她的兩個兒子分別為寧國府和榮國府的總管,掌握著寧國府榮國府的命脈。而且家中樓堂館閣,儼然一個小大觀園??梢娊疱X實力也不比榮國府寧國府弱。并且榮府大管家賴大的兒子賴尚榮竟然放了七品正堂,前途一片光明。

  一時參了場,臺下一色十二個未留發的小丫頭,都是小廝打扮,垂手伺候。須臾,一個捧了戲單至階下,先遞給回事的媳婦,這媳婦接了,才遞給林之孝家的。林之孝家的用小茶盤托上,挨身入簾來,遞給尤氏的侍妾佩鳳,佩鳳接了才奉與尤氏,尤氏托著走至上席。南安太妃謙讓了一回,點了一出吉慶戲文,然后又讓北靜王妃,也點了一出。眾人又讓了一回,命隨便揀好的唱罷了。

  平兒也知道了,過來同襲人鶯兒等一干人都哭的哀哀欲絕。內中紫鵑也想起自己終身,一無著落,恨不跟了林姑娘去,又全了主仆的恩義,又得了死所。如今空懸在寶玉屋內,雖說寶玉仍是柔情密意,究竟算不得什么,于是更哭得哀切。

《紅樓夢》里鴛鴦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因為在古代奴隸生的子女還會是奴隸,所以在《紅樓夢》里金鴛鴦的父母世代都是在賈家做奴隸的,她是榮國府的“家生女兒”,她一出生背負的就是在賈府為奴的命運。但是幸運的是上天給了鴛鴦一雙好的面容,記得書中是這么描寫說鴛鴦模樣生得“水蔥兒似的”,長得如此可人,而且有聰明能干,所以很受賈母的喜愛。

三、主子怯懦無能。賈迎春的奶媽媽之所以敢偷拿迎春的累絲鳳首飾當錢做莊頭,奶媽媳婦敢要挾迎春出錢贖回頭飾,就是因為迎春為人軟弱,不敢抗爭,被人稱為二木頭。遇事不敢據理力爭,也不敢聲張,能躲就躲,實在躲不過,吃虧為上。

  少時,菜已四獻,湯始一道,跟來各家的放了賞,大家便更衣服入園來,另獻好茶。南安太妃因問寶玉。賈母笑道:“今日幾處廟里念保安延壽經,他跪經去了?!庇謫柋娦〗銈?。賈母笑道:“他們姊妹們病的病,弱的弱,見人靦腆,所以叫他們給我看屋子去了。有的是小戲子傳了一班在那邊廳上,陪著他姨娘家姊妹們也看戲呢?!蹦习蔡Φ溃骸凹冗@樣,叫人請來?!辟Z母回頭命了鳳姐兒,“去把史、薛、林四位姑娘帶來。再只叫你三妹妹陪著來罷?!兵P姐答應了,來至賈母這邊,只見他姊妹們正吃果子看戲,寶玉也才從廟里跪經回來。鳳姐說了,寶釵姊妹與黛玉湘云五人來至園中,見了大眾,俱請安問好。內中也有見過的,還有一兩家不曾見過的,都齊聲夸贊不絕。其中湘云最熟,南安太妃因笑道:“你在這里,聽見我來了還不出來,還等請去!我明兒和你叔叔算帳?!币蛞皇掷酱?,一手拉著寶釵,問:“十幾歲了?”又連聲夸贊,因又松了他兩個,又拉著黛玉寶琴,也著實細看,極夸一回,又笑道:“都是好的!不知叫我夸那一個的是?!痹缬腥藢溆枚Y物打點出幾分來:金玉戒指各五個,腕香珠五串。南安太妃笑道:“你姊妹們別笑話,留著賞丫頭們罷?!蔽迦嗣Π葜x過。北靜王妃也有五樣禮物。馀者不必細說。

  王夫人即傳了鴛鴦的嫂子進來,叫他看著入殮,遂與邢夫人商量了,在老太太項內賞了他嫂子一百兩銀子,還說等閑了將鴛鴦所有的東西俱賞他們。他嫂子磕了頭出去,反喜歡說:“真真的我們姑娘是個有志氣的有造化的!又得了好名聲,又得了好發送?!卑呉粋€婆子說道:“罷呀嫂子,這會子你把一個活姑娘賣了一百銀便這么喜歡了,那時候兒給了大老爺,你還不知得多少銀錢呢,你該更得意了?!币痪湓挻亮怂┳拥男?,便紅了臉走開了。剛走到二門上,見林之孝帶了人抬進棺材來了,他只得也跟進去,幫著盛殮,假意哭嚎了幾聲。

鴛鴦雖說是賈府許許多多的丫鬟中地位最高的,就因為她是伺候賈母的。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伺候位高權重人的仆人,其他人對這個仆人也會禮待有加。比如說皇帝身邊的太監就有很大的權利,在時期,十常侍已經在禍亂朝政了。所以在賈府中,賈母可是老祖宗級別的,所以伺候她的鴛鴦,也很受他人的的尊重?!都t樓夢》中有鴛鴦到屋里去,鳳姐和都起身讓座,鳳姐甚至要叫她鴛鴦姐姐,其實鳳姐和鴛鴦是差不多大的。賈府的規矩之大可見一斑。所以鴛鴦受到的禮遇要高于一般的丫鬟。但是他善良、為人有很公道,從不弄權。

圖片 3

  吃了茶,園中略逛了逛,賈母等因又讓入席。南安太妃便告辭,說:“身上不快。今日若不來,實在使不得。因此,恕我竟先要告別了?!辟Z母等聽說,也不便強留,大家又讓了一回,送至園門,坐轎而去。接著北靜王妃略坐了一坐,也就告辭了。馀者也有終席的,也有不終席的。賈母勞乏了一日,次日便不見人,一應都是邢夫人款待。有那些世家子弟拜壽的,只到廳上行禮,賈赦、賈政、賈珍還禮,看待至寧府坐席,不在話下。

  賈政因他為賈母而死,要了香來,上了三炷,作了個揖,說:“他是殉葬的人,不可作丫頭論,你們小一輩的都該行個禮兒?!睂氂衤犃?,喜不自勝,走來恭恭敬敬磕了幾個頭。賈璉想他素日的好處,也要上來行禮,被邢夫人說道:“有了一個爺們就是了,別折受的他不得超生?!辟Z璉就不便過來了。寶釵聽著這話,好不自在,便說道:“我原不該給他行禮,但只老太太去世,咱們都有未了之事,不敢胡為。他肯替咱們盡孝,咱們也該托托他,好好的替咱們伏侍老太太西去,也少盡一點子心哪?!闭f著,扶了鶯兒走到靈前,一面奠酒,那眼淚早撲簌簌流下來了。奠畢,拜了幾拜,狠狠的哭了他一場。眾人也有說寶玉的兩口子都是傻子,也有說他兩個心腸兒好的,也有說他知禮的,賈政反倒合了意。一面商量定了看家的,仍是鳳姐惜春,馀者都遣去伴靈。一夜誰敢安眠。一到五更,聽見外面齊人。到了辰初發引,賈政居長,衰麻哭泣,極盡孝子之禮。靈柩出了門,便有各家的路祭,一路上的風光,不必細述。走了半日,來至鐵檻寺安靈,所有孝男等俱應在廟伴宿,不提。

紅樓夢鴛鴦扮演者

四、對主子有功。焦大在寧國府借酒裝醉,敢揭主子的短兒,對著主子喊出”扒灰的爬灰,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就是因為仗著曾經把老太爺從死人堆里背出來的功勞。

  這幾日尤氏晚間也不回那府去,白日間待客,晚上陪賈母玩笑,又幫著鳳姐料理出入大小器皿以及收放禮物。晚上往園內李氏房中歇宿。這日伏侍過賈母晚飯后,賈母因說:“你們乏了,我也乏了,早些找點子什么吃了,歇歇去罷。明兒還要起早呢?!庇仁洗饝?,退出去,到鳳姐兒屋里來吃飯。鳳姐兒正在樓上看著人收送來的圍屏呢,只有平兒在屋里,給鳳姐疊衣服。尤氏想起二姐兒在時多承平兒照應,便點著頭兒,說道:“好丫頭,你這么個好心人,難為在這里熬?!逼絻喊蜒廴阂患t,忙拿話岔過去了。尤氏因笑問道:“你們奶奶吃了飯了沒有?”平兒笑道:“吃飯么還不請奶奶去?”尤氏笑道:“既這么著,我別處找吃的去罷,餓的我受不得了?!闭f著就走。平兒忙笑道:“奶奶請回來,這里有餑餑,且點補些兒,回來再吃飯?!庇仁闲Φ溃骸澳銈兠γΦ?,我園里和他姐兒們鬧去?!币幻嬲f一面走,平兒留不住,只得罷了。

  且說家中林之孝帶領拆了棚,將門窗上好,打掃凈了院子,派了巡更的人,到晚打更上夜。只是榮府規例:一交二更,三門掩上,男人就進不去了,里頭只有女人們查夜。鳳姐雖隔了一夜,漸漸的神氣清爽了些,只是那里動得。只有平兒同著惜春各處走了一走,吩咐了上夜的人,也便各自歸房。

《紅樓夢》是我國四大名著之一,它有被翻拍成很多的電視劇和電影。那么有了翻拍的作品,自然就有其中的人物?!都t樓夢》中就會出現那個賈府地位很高的丫鬟鴛鴦,大家對《紅樓夢》鴛鴦的扮演者很感興趣。

  且說尤氏一徑來至園中,只見園中正門和各處角門仍未關好,猶吊著各色彩燈,因回頭命小丫頭叫該班的女人。那丫環頭走入班房中,竟沒一個人影,回來回了尤氏。尤氏便命傳管家的女人。這丫頭應了便出去,到二門外鹿頂內,乃是管事的女人議事取齊之所。到了這里,只有兩個婆子分果菜吃。因問:“那一位管事的奶奶在這里?東府里的奶奶立等一位奶奶,有話吩咐?!边@兩個婆子只顧分菜果,只聽見是東府里的奶奶,不大在心上,因就回說:“管家奶奶們才散了?!毙⊙绢^道:“既散了,你們家里傳他去?!逼抛拥溃骸拔覀冎还芸次葑?,不管傳人,姑娘要傳人,再派傳人的去?!毙⊙绢^聽了道:“噯喲!這可反了!怎么你們不傳去?你哄新來的,怎么哄起我來了。素日你們不傳,誰傳去?這會子打聽了體己信兒,或是賞了那位管家奶奶的東西,你們爭著狗顛屁股兒的傳去,不知誰是誰呢!璉二奶奶要傳,你們也敢這么回嗎?”這婆子一則吃了酒,二則被這丫頭揭著弊病,便羞惱成怒了,因回口道:“扯你的臊!我們的事傳不傳,不與你相干。你未從揭挑我們,你想想你那老子娘,在那邊管家爺們跟前,比我們還更會溜呢。各門各戶的,你有本事排揎你們那邊的人去!我們這邊,你離著還遠些呢?!毖绢^聽了,氣白了臉,因說道:“好好,這話說的好!”一面轉身進來回話。

  卻說周瑞的干兒子何三,去年賈珍管事之時,因他和鮑二打架,被賈珍打了一頓,攆在外頭,終日在賭場過日。近知賈母死了,必有些事情領辦,豈知探了幾天的信,一些也沒有想頭,便噯聲嘆氣的回到賭場中,悶悶的坐下。那些人便說道:“老三,你怎么不下來撈本兒了嗎?”何三道:“倒想要撈一撈呢,就只沒有錢么?!蹦切┤说溃骸澳愕侥銈冎艽筇珷斈抢锶チ藥兹?,府里的錢,你也不知弄了多少來,又來和我們裝窮兒了?!焙稳溃骸澳銈冞€說呢。他們的金銀不知有幾百萬,只藏著不用。明兒留著,不是火燒了,就是賊偷了,他們才死心呢?!蹦切┤说溃骸澳阌秩鲋e。他家抄了家,還有多少金銀?”何三道:“你們還不知道呢。抄的是撂不了的。如今老太太死后,還留了好些金銀,他們一個也不使,都在老太太屋里擱著,等送了殯回來才分呢?!眱戎杏幸粋€人聽在心里,擲了幾骰,便說:“我輸了幾個錢也不翻本兒了,睡去了?!闭f著,便走出來,拉了何三道:“老三,我和你說句話?!焙稳鰜?。那人道:“你這么個伶俐人,這么窮,我替你不服這口氣?!焙稳溃骸拔颐锔F,可有什么法兒呢?”那人道:“你才說榮府的銀子這么多,為什么不去拿些使喚使喚?”何三道:“我的哥哥!他家的金銀雖多,你我去白要一二錢,他們給咱們嗎?”那人笑道:“他不給咱們,咱們就不會拿嗎?”

《紅樓夢》鴛鴦扮演者鄭錚

  尤氏已早進園中,因遇見了襲人、寶琴、湘云三人,同著地藏庵的兩個姑子正說故事玩笑。尤氏因說餓了,先到怡紅院,襲人裝了幾樣葷素點心出來給尤氏吃。那小丫頭子一徑找了來,氣狠狠的把方才的話都說了。尤氏聽了,半晌冷笑道:“這是兩個什么人?”兩個姑子笑推這丫頭道:“你這姑娘好氣性大,那糊涂老媽媽們的話,你也不該來回才是。咱們奶奶萬金之體,勞乏了幾日,黃湯辣水沒吃,咱們只有哄他歡喜的,說這些話做什么?”襲人也忙笑拉他出去,說:“好妹子,你且出去歇歇,我打發人叫他們去?!庇仁系溃骸澳悴挥媒腥?,你去就叫這兩個老婆來,到那邊把他們家的鳳姐叫來?!币u人笑道:“我請去?!庇仁闲Φ溃骸捌挥媚??!眱蓚€姑子忙立起身來笑說:“奶奶素日寬洪大量,今日老祖宗千秋,奶奶生氣,豈不惹人議論?”寶琴湘云二人也都笑勸。尤氏道:“不為老太太的千秋,我一定不依。且放著就是了?!?

  何三聽了這話里有話,忙問道:“依你說,怎么樣拿呢?”那人道:“我說你沒有本事,若是我,早拿了來了?!焙稳溃骸澳阌惺裁幢臼??”那人便輕輕的說道:“你若要發財,你就引個頭兒。我有好些朋友,都是通天的本事。別說他們送殯去了,家里只剩下幾個女人,就讓有多少男人也不怕。只怕你沒這么大膽子罷咧?!焙稳溃骸笆裁锤也桓?,你打量我怕那個干老子嗎!我是瞧著干媽的情兒上頭,才認他做干老子罷咧,他又算了人了?你剛才的話,就只怕弄不來,倒招了饑荒。他們那個衙門不熟?別說拿不來,倘或拿了來,也要鬧出來的?!蹦侨说溃骸斑@么說,你的運氣來了。我的朋友還有海邊上的呢,現今都在這里??磦€風頭,等個門路,若到了手,你我在這里也無益,不如大家下海去受用,不好么?你若撂不下你干媽,咱們索性把你干媽也帶了去,大家伙兒樂一樂,好不好?”何三道:“老大,你別是醉了罷?這些話混說的是什么?!闭f著,拉了那人走到個僻靜地方,兩個人商量了一回,各人分頭而去,暫且不提。

歷來中國對名著的翻拍很是頻繁,所以《紅樓夢》也不例外。因為《紅樓夢》翻拍的多,所以《紅樓夢》鴛鴦的扮演者也很多,比如說是早期的唐月瑛、徐志群、鄭錚等人都是鴛鴦的扮演者。近期的比如說柯淑勤、蔡飛雨也是《紅樓夢》鴛鴦扮演者。知道了這么多就簡單介紹一下她們。

  說話之間,襲人早又遣了一個丫頭去到園門外找人??汕捎鲆娭苋鸺业?,這小丫頭子就把這話告訴他了。周瑞家的雖不管事,因他素日仗著王夫人的陪房,原有些體面,心性乖滑,專慣各處獻勤討好,所以各房主子都喜歡他。他今日聽了這話,忙跑入怡紅院,一面飛走,一面說:“可了不得,氣壞奶奶了。偏我不在跟前。且打他們幾個耳刮子,再等過了這幾天算帳!”尤氏見了他,也便笑道:“周姐姐你來,有個理你說說:這早晚園門還大開著,明燈蠟燭,出入的人又雜,倘有不妨的事,如何使得。因此,叫該班的人吹燈關門。誰知一個人牙兒也沒有!”周瑞家的道:“這還了得!前兒二奶奶還吩咐過的,今兒就沒了人。過了這幾日,必要打幾個才好?!庇仁嫌终f小丫頭子的話。周瑞家的說:“奶奶不用生氣。等過了事,我告訴管事的,打他個賊死,只問他們誰說‘各門各戶’的話。我已經叫他們吹燈關門呢。奶奶也別生氣了?!闭齺y著,只見鳳姐兒打發人來請吃飯。尤氏道:“我也不餓了,才吃了幾個餑餑,請你奶奶自己吃罷?!?

  且說包勇自被賈政吆喝,派去看園,賈母的事出來,也忙了,不曾派他差使。他也不理會,總是自做自吃,悶來睡一覺,醒時便在園里耍刀弄棍,倒也無拘無束。那日賈母一早出殯,他雖知道,因沒有派他差使,他任意閑游。只見一個女尼帶了一個道婆,來到園內腰門那里扣門。包勇走來,說道:“女師父那里去?”道婆道:“今日聽得老太太的事完了,不見四姑娘送殯,想必是在家看家??炙拍?,我們師父來瞧他一瞧?!卑碌溃骸爸髯佣疾辉诩?,園門是我看的,請你們回去罷。要來呢,等主子們回來了再來?!逼抛拥溃骸澳闶悄抢飦淼膫€黑炭頭,也要管起我們的走動來了?!卑碌溃骸拔蚁幽銈冞@些人,我不叫你們來,你們有什么法兒?”婆子生了氣,嚷道:“這都是反了天的事了,連老太太在日還不能攔我們的來往走動呢。你是那里的這么個橫強盜,這樣沒法沒天的?我偏要打這里走!”說著,便把手在門環上狠狠的打了幾下。妙玉已氣的不言語,正要回身便走,不料里頭看二門的婆子聽見有人拌嘴,連忙開門一看,見是妙玉,已經回身走去,明知必是包勇得罪了走了。近日婆子們都知道上頭太太們四姑娘都和他親近,恐他日后說出門上不放進他來,那時如何耽得住,趕忙走來,說:“不知師父來,我們開門遲了。我們四姑娘在家里,還正想師父呢??煺埢貋???磮@的小子是個新來的,他不知咱們的事?;貋砘亓颂?,打他一頓,攆出去就完了?!泵钣耠m是聽見,總不理他。那禁得看腰門的婆子趕上,再四央求,后來才說出怕自己擔不是,幾乎急的跪下。妙玉無奈,只得隨著那婆子過來。包勇見這般光景,自然不好再攔,氣得瞪眼嘆氣而回。

鄭錚飾演的是1987年的《紅樓夢》。鄭錚是中國內地的女演員,山東濟南人。在中央戲劇學院畢業的組建了一個話劇團,但是因為沒有合適的劇本和機會,沒多久劇團就被停止了。

  一時,周瑞家的出去,便把方才之事回了鳳姐。鳳姐便命:“將那兩個的名字記上,等過了這幾日,捆了送到那府里,憑大奶奶開發?;蚴谴?,或是開恩,隨他就完了。什么大事!”周瑞家的聽了,巴不得一聲,素日因與這幾個人不睦,出來了便命一個小廝到林之孝家去傳鳳姐的話,立刻叫林之孝家的進來見大奶奶;一面又傳人立刻捆起這兩個婆子來,交到馬圈里,派人看守。林之孝家的不知甚么事,忙坐車進來,先見鳳姐。至二門上,傳進話去,丫頭們出來說:“奶奶才歇下了。大奶奶在園內,叫大娘見見大奶奶就是了?!绷种⒓业闹坏眠M園來里,到稻香村。丫鬟們回進去。尤氏聽了,反過不去,忙喚進他來,因笑向他道:“我不過為找人找不著,因問你;你既去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誰又把你叫進來?倒叫你白跑一趟。不大的事,已經撂過手了?!绷种⒓业囊残氐溃骸岸棠檀虬l人傳我,說奶奶有話吩咐?!庇仁系溃骸按蠹s周姐姐說的。你家去歇著罷,沒有什么大事?!崩罴w又要說原故,尤氏反攔住了。林之孝家的見如此,只得便回身出園去??汕捎鲆娳w姨娘,因笑說:“噯喲喲!我的嫂子!這會子還不家去歇歇,跑什么?”林之孝家的便笑說:“何曾沒家去?”如此這般,“進來了?!壁w姨娘便說:“這事也值一個屁!開恩呢,就不理論;心窄些兒,也不過打幾下就完了,也值的叫你進來!你快歇歇去,我也不留你喝茶了?!?

  這里妙玉帶了道婆走到惜春那里,道了惱,敘些閑話。惜春說起:“在家看家,只好熬個幾夜,但是二奶奶病著,一個人又悶又害怕,能有一個人在這里我就放心,如今里頭一個男人也沒有。今兒你既光降,肯伴我一宵,咱們下棋說話兒,可使得么?”妙玉本來不肯,見惜春可憐,又提起下棋,一時高興應了。打發道婆回去取了他的茶具衣褥,命侍兒送了過來,大家坐談一夜。惜春欣幸異常,便命彩屏去開上年蠲的雨水,預備好茶。那妙玉自有茶具。道婆去了不多一時,又來了一個侍者,送下妙玉日用之物。惜春親自烹茶。兩人言語投機,說了半天。那時天有初更時候,彩屏放下棋枰,兩人對弈。惜春連輸兩盤,妙玉又讓了四個子兒,惜春方贏了半子。不覺已到四更,正是天空地闊,萬籟無聲。妙玉道:“我到五更須得打坐,我自有人伏侍,你自去歇息?!毕Т邯q是不舍,見妙玉要自己養神,不便扭他。

柯淑勤飾演的是1996年的《紅樓夢》。她是臺灣實力派的演員,被稱為是臺灣戲劇界的大姐頭,獲得過多個獎項的提名,在2004年還獲得過亞太影展的最佳女配角獎。

  說畢,林之孝家的出來。到了側門前,就有才兩個婆子的女兒上來哭著求情。林之孝家的笑道:“你這孩子好糊涂!誰叫他好喝酒、混說話?惹出事來,連我也不知道。二奶奶打發人捆他,連我還有不是呢,我替誰討情去?”這兩個小丫頭子才十來歲,原不識事,只管啼哭求告。纏的林之孝家的沒法,因說道:“糊涂東西,你放著門路不去求,盡著纏我。你姐姐現給了那邊大太太的陪房費大娘的兒子,你過去告訴你姐姐,叫親家娘和太太一說,什么完不了的?”一語提醒了這一個,那一個還求。林之孝家的啐道:“糊涂攮的!他過去一說,自然都完了。沒有單放他媽、又打你媽的理?!闭f畢上車去了。

  剛要歇去,猛聽得東邊上屋內上夜的人一片聲喊起。惜春那里的老婆子們也接著聲嚷道:“了不得了!有了人了!”唬得惜春彩屏等心膽俱裂,聽見外頭上夜的男人便聲喊起來。妙玉道:“不好了,必是這里有了賊了?!闭f著趕忙的關上屋門。便掩了燈光,在窗戶眼內往外一瞧,只見幾個男人站在院內?;5貌桓易髀?,回身擺著手,輕輕的爬下來,說:“了不得!外頭有幾個大漢站著?!闭f猶未了,又聽得房上響聲不絕,便有外頭上夜的人進來吆喝拿賊。一個人說道:“上屋里的東西都丟了,并不見人。東邊有人去了,咱們到西邊去?!毕Т旱睦掀抛勇犚娪凶约旱娜?,便在外間屋里說道:“這里有好些人上了房了?!鄙弦沟亩嫉溃骸澳闱?,這可不是嗎!”大家一齊嚷起來。只聽房上飛下好些瓦來,眾人都不敢上前。

蔡飛雨飾演的就是近幾年新版《紅樓夢》中的鴛鴦了。蔡飛雨是遼寧鳳城人。她畢業于解放軍藝術學院的表演系。她在2006的時候參加“紅樓夢中人”選秀獲得寶釵組的冠軍。在2007年更是因為全國紅樓夢中人獲得了《最具古典氣質獎》。更加值得蔡飛雨高興的是,她在2008年的時候參加了北京電視臺的春節聯歡晚會。

  這一個小丫頭子,果然過來告訴了他姐姐,和費婆子說了。這費婆子原來是個大不安靜的,便隔墻大罵一陣,走了來求邢夫人,說他親家“與大奶奶的小丫頭白斗了兩句話,周瑞家的挑唆了二奶奶,現捆在馬圈里,等過兩日還要打呢。求太太和二奶奶說聲,饒他一次罷”。邢夫人自為要鴛鴦討了沒意思,賈母冷淡了他;且前日南安太妃來,賈母又單令探春出來,自己心內早已怨忿。又有在側一干小人,心內嫉妒,挾怨鳳姐,便調唆的邢夫人著實憎惡鳳姐。如今又聽了如此一篇話,也不說長短。

  正在沒法,只聽園里腰門一聲大響,打進門來。見一個梢長大漢,手執木棍,眾人唬得藏躲不及。聽得那人喊說道:“不要跑了他們一個!你們都跟我來!”這些家人聽了這話,越發唬得骨軟筋酥,連跑也跑不動了。只見這人站在當地,只管亂喊。家人中有一個眼尖些的看出來了,你道是誰,正是甄家薦來的包勇。這些家人不覺膽壯起來,便顫巍巍的說道:“有一個走了,有的在房上呢?!卑卤阆虻叵乱粨?,聳身上房,追趕那賊。這些賊人明知賈家無人,先在院內偷看惜春房內,見有個絕色尼姑,便頓起淫心。又欺上屋俱是女人,且又畏懼,正要踹進門去,因聽外面有人進來追趕,所以賊眾上房。見人不多,還想抵擋,猛見一人上房趕來,那些賊見是一人,越發不理論了,便用短兵抵住。那經得包勇用力一棍打去,將賊打下房來。那些賊飛奔而逃,從園墻過去。包勇也在房上追捕。豈知園內早藏下了幾個在那里接贓,已經接過好些。見賊伙跑回,大家舉械保護。見追的只有一人,明欺寡不敵眾,反倒迎上來。包勇一見生氣,道:“這些毛賊,敢來和我斗斗!”那伙賊便說:“我們有一個伙計被他們打倒了,不知死活,咱們索性搶了他出來?!边@里包勇聞聲即打。那伙賊便輪起器械,四五個人圍住包勇,亂打起來。外頭上夜的人也都仗著膽子只顧趕了來。眾賊見斗他不過,只得跑了。包勇還要趕時,被一個箱子一絆,立定看時,心想東西未丟,眾賊遠逃,也不追趕,便叫眾人將燈照看。地下只有幾個空箱,叫人收拾,他便欲跑回上房。因路徑不熟,走到鳳姐那邊,見里面燈燭輝煌,便問:“這里有賊沒有?”里頭的平兒戰兢兢的說道:“這里也沒開門,只聽上屋叫喊,說有賊呢,你到那里去罷?!卑抡恢奉^,遙見上夜的人過來,才跟著一齊尋到上屋。見是門開戶啟,那些上夜的在那里啼哭。

  至次日一早,見過賈母。眾族人到齊,開戲。賈母高興,又今日都是自己族中子侄輩,只便妝出來堂上受禮。當中獨設一榻,引枕、靠背、腳踏俱全,自己歪在榻上。榻之前后左右,皆是一色的矮凳。寶釵、寶琴、黛玉、湘云、迎春、探春、惜春姊妹等圍繞。因賈[王扁](左王右扁)之母也帶了女兒喜鸞,賈瓊之母也帶了女兒四姐兒,還有幾房的孫女兒,大小共有二十來個,賈母獨見喜鸞四姐兒生得又好,說話行事與眾不同,心中歡喜,便叫他兩個也坐在榻前。寶玉卻在榻上,與賈母捶腿。首席便是薛姨媽,下邊兩溜順著房頭輩數下去。簾外兩廊,都是族中男客,也依次而坐。先是那女客一起一起行禮,后是男客行禮。賈母歪在榻上,只命人說:“免了罷?!比缓筚嚧蟮葞ьI眾家人,從儀門直跪至大廳上磕頭。禮畢,又是眾家下媳婦。然后各房丫鬟。足鬧了兩三頓飯時。然后又抬了許多雀籠來,在當院中放了生。賈赦等焚過天地壽星紙,方開戲飲酒。直到歇了中臺,賈母方進來歇息,命他們取便,因命鳳姐兒留下喜鸞四姐兒玩兩日再去。鳳姐兒出來,便和他母親說。他兩個母親素日承鳳姐的照顧,愿意在園內玩笑,至晚便不回去了。

  一時賈蕓林之孝都進來了,見是失盜,大家著急。進內查點,老太太的房門大開,將燈一照,鎖頭擰折。進內一瞧,箱柜已開。便罵那些上夜女人道:“你們都是死人么?賊人進來,你們都不知道么?”那些上夜的人啼哭著說道:“我們幾個人輪更上夜,是管二三更的。我們都沒有住腳,前后走的。他們是四更五更。我們才下班兒,只聽見他們喊起來,并不見一個人。趕著照看,不知什么時候把東西早已丟了。求爺們問管四更五更的?!绷种⒌溃骸澳銈儌€個要死!回來再說,咱們先到各處看去?!鄙弦沟哪腥祟I著走到尤氏那邊,門兒關緊。有幾個接音說:“唬死我們了!”林之孝問道:“這里沒有丟東西呀?”里頭的人方開了門,道:“這里沒丟東西?!绷种е俗叩较Т涸簝?,只聽得里面說道:“了不得,唬死了姑娘了。醒醒兒罷!”林之孝便叫人開門,問是怎么了。里頭婆子開門,說:“賊在這里打仗,把姑娘都唬壞了。虧得妙師父和彩屏才將姑娘救醒。東西是沒失?!绷种⒌溃骸百\人怎么打仗?”上夜的男人說:“幸虧包大爺上了房把賊打跑了去了,還聽見打倒了一個人呢?!卑碌溃骸霸趫@門那里呢,你們快瞧去罷?!辟Z蕓等走到那邊,果然看見一個人躺在地下死了,細細的一瞧,好象是周瑞的干兒子。眾人見了詫異,派了一個人看守著,又派了兩個人照看前后門。走到門前看時,那門俱仍舊關鎖著。林之孝便叫人開了門,報了營官。立刻到來查勘賊蹤,是從后夾道子上了房的,到了西院房上,見那瓦片破碎不堪,一直過了后園去了。眾上夜的人齊聲說道:“這不是賊,是強盜?!睜I官著急道:“并非明火執仗,怎么便算是強盜呢?”上夜的道:“我們趕賊,他在房上撇瓦,我們不能到他跟前,幸虧我們家的姓包的上房打退。趕到園里,還有好幾個賊竟和姓包的打起仗來,打不過姓包的,才都跑了?!睜I官道:“可又來,若是強盜,難道倒打不過你們的人么?不用說了,你們快查清了東西,遞了失單,我們報就是了?!?

  邢夫人直至晚間散時,當著眾人,陪笑和鳳姐求情說:“我昨日晚上聽見二奶奶生氣,打發周管家的奶奶兒捆了兩個老婆,可也不知犯了什么罪?論理我不該討情,我想老太太好日子,發狠的還要舍錢舍米,周貧濟老,咱們先倒挫磨起老奴才來了?就不看我的臉,權且看老太太,暫且竟放了他們罷?!闭f畢,上車去了。鳳姐聽了這話,又當著眾人,又羞又氣,一時找尋不著頭腦,別的臉紫脹,回頭向賴大家的等冷笑道:“這是那里的話?昨兒因為這里的人得罪了那府里大奶奶,我怕大奶奶多心,所以盡讓他發放,并不為得罪了我。這又是誰的耳報神這么快?”王夫人因問:“為什么事?”鳳姐笑將昨日的事說了。尤氏也笑道:“連我并不知道,你原也太多事了?!兵P姐兒道:“我為你臉上過不去,所以等你開發,不過是個禮。就如我在你那里,有人得罪了我,你自然送了來盡我。憑他是什么好奴才,到底錯不過這個禮去。這又不知誰過去,沒的獻勤兒,這也當作一件事情來說?!蓖醴蛉说溃骸澳闾f的是。就是你珍大嫂子也不是外人,也不用這些虛禮。老太太的千秋要緊,放了他們為是?!闭f著,回頭便命人去放了那兩個婆子。鳳姐由不得越想越氣越愧,不覺的一陣心灰,落下淚來。因賭氣回房哭泣,又不使人知覺;偏是賈母打發了琥珀來叫,立等說話。琥珀見了,詫異道:“好好的,這是什么原故?那里立等你呢?!兵P姐聽了,忙擦干了淚,洗面另施了脂粉,方同琥珀過來。

  賈蕓等又到了上屋里,已見鳳姐扶病過來,惜春也來了。賈蕓請了鳳姐的安,問了惜春的好,大家查看失物。因鴛鴦已死,琥珀等又送靈去了,那些東西都是老太太的,并沒見過數兒,只用封鎖,如今打從那里查起?眾人都說:“箱柜東西不少,如今一空,偷的時候兒自然不小了。那些上夜的人管做什么的?況且打死的賊是周瑞的干兒子,必是他們通同一氣的?!兵P姐聽了,氣的眼睛直瞪瞪的,便說:“把那些上夜的女人都拴起來,交給營里去審問!”眾人叫苦連天,跪地哀求。不知怎生發放,并失去的物件有無著落,下回分解。

  賈母因問道:“前兒這些人家送禮來的,共有幾家有圍屏?”鳳姐兒道:“共有十六家。有十二架大的,四架小的炕屏。內中只有甄家一架大屏,十二扇大紅緞子刻絲‘滿床笏’,一面泥金‘百壽圖’的是頭等。還有粵海將軍鄔家的一架玻璃的還罷了?!辟Z母道:“既這么樣,這兩架別動,好生擱著,我要送人的?!兵P姐答應了。鴛鴦忽過來,向鳳姐臉上細瞧。引的賈母問說:“你不認得他?只管瞧什么?”鴛鴦笑道:“我看他的眼腫腫的,所以我詫異?!辟Z母便叫“過來”,也細細的看。鳳姐笑道:“才覺的發癢,揉腫了些?!兵x鴦笑道:“別又是受了誰的氣了罷?!兵P姐笑道:“誰敢給我氣受?就受了氣,老太太好日子,我也不敢哭啊?!辟Z母道:“正是呢。我正要吃飯,你在這里打發我吃,剩下的,你和珍兒媳婦吃了。你們兩個在這里幫著師父們替我揀佛頭兒,你們也積積壽。前兒你妹妹們和寶玉都揀了,如今也叫你們揀揀,別說我偏心?!闭f話時先擺了一桌素饌來,兩個姑子吃。然后擺上葷的,賈母吃畢,抬出外間。尤氏鳳姐二人正吃著,賈母又叫把喜鸞四姐兒二人叫來,跟他二人吃畢,洗了手,點上香,捧上一升豆子來,兩個姑子先念了佛偈,然后一個一個的揀在一個笸籮內,明日煮熟了,令人在十字街結壽緣。賈母歪著,聽兩個姑子說些因果。

  鴛鴦早已聽見琥珀說鳳姐哭之一事,又和平兒前打聽得原故,晚間人散時,便回說:“二奶奶還是哭的,那邊大太太當著人給二奶奶沒臉?!辟Z母因問:“為什么原故?”鴛鴦便將原故說了。賈母道:“這才是鳳丫頭知禮處。難道為我的生日,由著奴才們把一族中的主子都得罪了,也不管罷?這是大太太素日沒好氣,不敢發作,所以今兒拿著這個作法,明是當著眾人給鳳姐兒沒臉罷了?!闭f著,只見寶琴來了,也就不說了。

  賈母忽想起留下的喜姐兒四姐兒,叫人吩咐園中婆子們:“要和家里的姑娘一樣照應。倘有人小看了他們,我聽見可不饒?!逼抛哟饝?,方要走時,鴛鴦道:“我說去罷。他們那里聽他的話?”說著,便一徑往園里來。先到稻香村中,李紈與尤氏都不在這里。問丫鬟們,都說:“在三姑娘那里呢?!兵x鴦回身,又來至曉翠堂,果見那園中人都在那里說笑。見他來了,都笑說:“你這會子又跑到這里做什么?”又讓他坐。鴛鴦笑道:“不許我逛逛么?”于是把方才的話說了一遍。李紈忙起身聽了,即刻就叫人把各處的頭兒喚了一個來,令他們傳與諸人知道,不在話下。這里尤氏笑道:“老太太也太想的到。實在我們年輕力壯的人,捆上十個也趕不上?!崩罴w道:“鳳丫頭仗著鬼聰明,還離腳蹤兒不遠,咱們是不能的了?!兵x鴦道:“罷喲,還提‘鳳丫頭’‘虎丫頭’呢。他的為人,也可憐見兒的。雖然這幾年沒有在老太太、太太跟前有個錯縫兒,暗里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偠灾?,為人是難做的:若太老實了,沒有個機變,公婆又嫌太老實了家里人也不怕;若有些機變,未免又‘治一經損一經’。如今咱們家更好,新出來的這些底下字號的奶奶們,一個個心滿意足,都不知道要怎么樣才好,少不得意,不是背地里嚼舌根,就是調三窩四的。我怕老太太生氣,一點兒也不肯說,不然我告訴出來,大家別過太平日子。這不是我當著三姑娘說:老太太偏疼寶玉,有人背地怨言還罷了,算是偏心;如今老太太偏疼你,我聽著也是不好。這可笑不可笑?”探春笑道:“糊涂人多,那里較量得許多?我說倒不如小戶人家,雖然寒素些,倒是天天娘兒們歡天喜地,大家快樂。我們這樣人家,人都看著我們不知千金萬金、何等快樂,殊不知這里說不出來的煩難,更利害!”

  寶玉道:“誰都象三妹妹心多事?我常勸你總別聽那些俗語、想那些俗事,管安富尊榮才是,比不得我們,沒這清福,應該混鬧的?!庇仁系溃骸罢l都象你是一心無掛礙,只知道和姊妹們玩笑,餓了吃,困了睡,再過幾年,不過是這樣,一點后事也不慮?!睂氂裥Φ溃骸拔夷軌蚝玩⒚脗冞^一日,是一日,死了就完了,什么后事不后事?!崩罴w等都笑道:“這可又是胡說了。就算你是個沒出息的,終老在這里,難道他姐兒們都不出門子罷?”尤氏笑道:“怨不得都說你空長了個好胎子,真真是個傻東西?!睂氂裥Φ溃骸叭耸码y定,誰死誰活?倘或我在今日明日、今年明年死了,也算是隨心一輩子了?!北娙瞬坏日f完,便說:“越發胡說了!別和他說話才好。要和他說話,不是呆話,就是瘋話?!毕阐[因笑道:“二哥哥,你別這么說,等這里姐姐們果然都出了門,橫豎老太太、太太也悶的慌,我來和你作伴兒?!崩罴w尤氏都笑道:“姑娘也別說呆話。難道你是不出門子的嗎?”一句說的喜鸞也臊了,低了頭。當下已起更時分,大家各自歸房安歇,不提。

  且說鴛鴦一徑回來,剛至園門前,只見角門虛掩,猶未上閂。此時園內無人來往,只有班兒房子里燈光掩映,微月半天。鴛鴦又不曾有伴,也不曾提燈,獨自一個,腳步又輕,所以該班的人皆不理會。偏要小解,因下了甬路,找微草處走動,行至一塊湘山石后大桂樹底下來。剛轉至石邊,只聽一陣衣衫響,嚇了一驚不小。定睛看時,只見是兩個人在那里,見他來了,便想往樹叢石后藏躲。鴛鴦眼尖,趁著半明的月色,早看見一個穿紅襖兒、梳鬅頭、高大豐壯身材的,是迎春房里司棋。鴛鴦只當他和別的女孩子也在此方便,見自己來了,故意藏躲,嚇著玩耍,因便笑叫道:“司棋!你不快出來,嚇著我,我就喊起來,當賊拿了。這么大丫頭,也沒個黑家白日,只是玩不夠?!边@本是鴛鴦戲語,叫他出來。誰知他賊人膽虛,只當鴛鴦已看見他的首尾了,生恐叫喊出來,使眾人知覺,更不好;且素日鴛鴦又和自己親厚,不比別人:便從樹后跑出來,一把拉住鴛鴦,便雙膝跪下,只說:“好姐姐!千萬別嚷!”

  鴛鴦反不知他為什么,忙拉他起來,問道:“這是怎么說?”司棋只不言語,渾身亂顫。鴛鴦越發不解。再瞧了一瞧,又有一個人影兒,恍惚象是個小廝,心下便猜著了八九分,自己反羞的心跳耳熱,又怕起來。因定了一會,忙悄問:“那一個是誰?”司棋又跪下道:“是我姑舅哥哥?!兵x鴦啐了一口,卻羞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司棋又回頭悄叫道:“你不用藏著,姐姐已經看見了??斐鰜砜念^?!蹦切P聽了,只得也從樹后跑出來,磕頭如搗蒜。鴛鴦忙要回身,司棋拉住苦求,哭道:“我們的性命都在姐姐身上,只求姐姐超生我們罷了!”鴛鴦道:“你不用多說了,快叫他去罷。橫豎我不告訴人就是了。你這是怎么說呢!”一語未了,只聽角門上有人說道:“金姑娘已經出去了,角門上鎖罷?!兵x鴦正被司棋拉住,不得脫身,聽見如此說,便忙著接聲道:“我在這里有事,且略等等兒我出來了?!彼酒迓犃?,只得松手,讓他去了。要知端底,下回分解。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