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天涯喵汪戀(1)

摘要:
小帥看著小柔美麗的身姿,但是他絕對不是好色的公狗,他是很有正義感的。小帥晃了晃頭說:這里的陽光不錯,但是我不太愛曬太陽,我還是回狗舍當我的老大吧!說完,小帥不緊不慢地走了。陪我玩會兒,行嗎?小柔懇求著

摘要:
在一家寵物收容所,幾只小狗出生了。我可憐的小肖,我會想你的!寵物飼養員對著被賣掉的小肖道別,小肖也很舍不得,汪汪地叫著,不愿意離開這生活已久的大家庭。嗚飼養員握著手中的紙鈔,淚珠一滴一滴掉下來。小肖從

摘要:
小帥隨阿博走進了貓舍。喵喵的聲音千奇百怪,有的是開心的,還有的是不知名的憤怒,阿博到了3號小貓舍。貓媽媽看起來無精打采,只生了兩個小貓崽。多可愛的小貓??!小沖怎么會不喜歡呢?阿博用手輕輕撫摸著兩只小貓

歡送會(短篇小說)
  何老師開學這幾天,不知什么原因,總是愁眉不展,唉聲嘆氣,同事們都想問問她,但又怕惹她生氣,校長倒是略知一二,但也不愿戳破。但他心里明白何老師愁悶的“秘密?!?br />   去年下半年期末統考那天,她班上有個學生叫王小麗,又聰明又美麗,又文雅又大方,同學們都非常喜歡她,敬佩她,被同學們選為班長。當然她也是何老師的得意門生,有力的好助手。
  然而統考這天早晨,同學們都到齊了,唯有小麗遲遲沒到,何老師打電話催問,她家的電話無人接聽,她又派副班長鄭陽去找,還是不見她的蹤影,她只好親自去尋找,但也是空手而歸。
  這樣的一個成績優秀生,突然不來參考,這將給何老師出了怎樣的一個難題,既要給她的考核成績拉分,又給本校榮譽抹黑,更令她焦急的還是她的安全問題。
  但九點一定要趕到考場,現在都八點半了,五里路就要半個小時,她帶的學生真可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因此,她萬般無奈,只得帶隊奔赴考場。
  這時,在縣醫院的重癥監護室里,王小麗看著插著氧氣管的姥姥,她哭訴著,祈求著,醫生和護士都被她這種孝敬長輩的精神所感動,一個個也都是熱淚盈眶,他們都答應盡全力搶救,至于交藥費款,他們也都放在后一步。
  經過醫生和護士的全力搶救,小麗的姥姥終于睜開了一下眼睛,但很快又閉上了。
  小麗高興的喊醫生,“我姥姥醒啦!我姥姥醒啦!”醫生趕忙來到她姥姥的身旁,捺捺脈,又鉗著眼皮看了看,十分親切的對小麗說:“不要急,有搶救過來的希望!”
  院長這時也走過來,他深情的對小麗說:“你是她什么人?藥費你能付給我們嗎?”
  “我是她的外甥女,但不是親生的!說得不好聽一點,我是被她撿回來的,她也沒什么親人,我就是她的親人!叫她姥姥純屬于我小時候叫慣了的緣故。至于藥費錢,我一個小學生也沒能耐交!但我可以打一張欠條,等我回家再找親友挪借!您們就行行好吧!”
  “那你在什么學校讀書?”院長問。
  我要她好好獎勵你!”
  姥姥,您不是說“我是被你撿回來的嗎?這會兒怎么說我有媽媽呢?”
  “孩子,你知道嗎?
我這是罵你爸媽的,因為他們把你甩給我撫養才三歲,他們就出去打工,至今音信全無,我一個孤老婆靠吃低保和撿垃圾掙一點錢維持我倆的生活,我就當你爸媽都死了,所以……
  小麗一聽姥姥這話,情不自禁的痛哭起來,姥姥!等我長大了,一定好好孝敬您!
  “那我現在就不讀書了,和您一塊撿垃圾,掙錢,過好日子!”
  “孬孩子,沒出息!哪怕再苦再窮,我也要將你培養進大學,這樣你才有出路!”
  “姥姥,今天我沒有去參加考試,老師一定會批評我的,等您好了,請您向老師說明一下,好嗎?
  說來話長,小麗的爸媽當初出去打工,也是迫于無奈,更是慪了她外婆的一肚子氣,才一去五年不回家,既不和外婆通信,更不寄錢給她用。外婆在她們出走時,就說過:“我就當沒你這個女兒!”她也回敬她媽媽:“從今后,我也就沒你這個媽媽!”
  當年,小麗的媽媽王翠鳳,身材苗條,面容如花似玉,追她的男孩子一大串,外婆看中的,她看不中,她看得中的,外婆看不中。就這樣一拖四五年,眼看都要變成老閨女了,她心里怎不著急?
  
一天早晨,小麗的媽媽又帶回一個大帥哥,她本以為她媽媽很滿意,誰知她媽媽又是一頓臭罵:“瞎了你的眼睛,那帥哥是遠近聞名的“無賴”,“流氓”,辦豬場,辦蛇場都是一塌糊涂,虧得傾家蕩產,登門要債的絡繹不絕,你跟了他,還不得受一輩子罪,造一生的孽!”
  然而,小麗的媽媽偏偏不聽小麗外婆的話,還說:這樣的有志青年,我不跟他,還跟誰?雖然他現在負了一點債,只要我們到外面打工幾年,還怕還不了那點錢?
  因此,小麗的媽媽和她媽媽各執一詞,越爭越生氣,越爭越發火,最后竟然吵得天翻地覆,火花四濺!所以……
  小麗的媽媽翠鳳和劉強出去打工,出門時甩了兩千元給她媽媽,然后就和她男朋友走了,從此三年杳無音信!
  可是在第三年的臘八日這天黎明,小麗的外婆還沒起床,突然聽到一陣嬰兒的啼哭,她外婆連忙穿衣起床,打開大門一看,一條花圍裙包著一個嬰兒放在門前,她急忙抱起來,走進堂屋,解開那孩子衣服一看,是一個女嬰兒!還有一封信,信中夾了三千元錢。
  信是這樣寫的:“請您老人家收養這個孩子,因她爸爸在車禍中喪生,本人要忙著掙錢,無暇喂養,等我忙完這一陣,再回家說明情況!其實,她就是您的外甥女!”
  姥姥一看這信,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本不想收留這個孩子,但她畢竟是自己的親骨肉,
  不收也得收!況且,這孩子長得那么好看!將來必有大出息!
  小麗的姥姥斷斷續續的說了這么多,是拼著最后的氣力的,因為她害怕她一閉眼,小麗就成了孤兒,成了真正的撿來的小姑娘,也就是連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都不知道的可憐孩子,這該是多么的悲哀!
  不過,小麗的姥姥還沒有到山窮水盡地步,她還有一線生機,因為她的高血壓漸趨平穩,現在由200降到了160,脈搏跳動也漸漸正?!?br />   小麗見姥姥的病情有所好轉,也抹掉臉上的淚水,便起身給姥姥倒了一杯水,然后一匙
一匙的喂到姥姥的嘴里。
  有沒有靈魂托夢這事還很說清楚,但骨肉親情總會有些感應。
  小麗的媽媽這幾天總覺心神不定,眼皮老是跳個不停,連做夢也總是和母親在一起。她一想起她的媽媽小時候怎樣關愛她,心就卡蹦卡蹦的跳個不停,她和自己的母親斷絕關系,這是孝道忤逆,親情???。她開始后悔了……
  翠鳳趕忙去公司領了一個月的工資,還另從銀行卡中取出五千元,總計一萬元。她還向老總請了五天假,她得趕緊回家看望自己的母親,親親自己的女兒,還要給自己的父親燒點紙錢,給亡夫燒點紙錢,…….
  第天傍晚,小麗的媽媽翠鳳趕到了醫院,她一見自己的母親躺在病床上,滿頭銀發,面容憔悴,兩眸深深陷入眼窩,正靜靜的養著精神。
  小麗一見這年輕的婦女進門,她以為這是她姥姥的什么朋友,也不搭理她,她也似乎沒看到這個小女孩子,也不和她打招呼。
  小麗的媽媽一見她母親病成這樣,兩眶熱淚頓時從她清癯的面頰上如溪水一般流下來,她痛悔自己的不孝,痛悔自己的任性,痛悔自己的無情!
  現在,她自己的親骨肉站在自己的面前,卻視同陌生,她很想叫一聲:“小麗,媽媽就在你的面前,你怎么不喊一聲媽媽?
然而,她沒有勇氣說出來!
  更令人傷心的是小麗也不認識她這個媽媽,是小麗裝作不認識呢?還是真的不認識!
  只見小麗目不轉睛看著她姥姥的眼神變化,一會兒哭,一會兒笑,一會兒怒,她幾次想叫醒她姥姥,但終于沒開口。
  許久許久,小麗看著她姥姥,她媽媽看著小麗,什么也說不出來,什么也不想說。
  也許是親情感應吧!姥姥終于睜開了雙眼,她一見她的女兒回來了,激動的淚水也是奪眶而出!
  媽媽!女兒不孝!女兒是無情鳥,請您原諒!翠鳳一邊啜泣,一邊訴說她的不幸遭遇……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小麗,快喊你媽媽!她就是你的媽媽!現在,我快要走了,你……你……你們要……要好好過日子!
  護士小姐!醫生!快來呀!我媽媽不行了,快來搶救呀!
  姥姥!姥姥!姥姥!您不能把我們丟下呀!您說過要送我上大學的呀!嗚嗚…….
  嗚嗚!
  小麗的姥姥走了,她微笑著離開了她們母女倆,因為她看到了女兒和外甥女的團聚。
  第二年開學后,小麗的媽媽為了外出打工的便利,她來到她的學校,向校長和班主任了解小麗的在校的學習情況,說明小麗要轉學的特殊情況,校長立馬給開了轉學證,何老師表面上不得不同意,但是她的心里好像失去了一塊寶玉一般難舍難分,她有許多話要對她們母女倆說,但又不知從何處說起,她很想立刻召開一個全班歡送會,在全班會上表揚一下小麗那種孝敬長輩,做懂事的好孩子的好品德,好精神!然而她們已買了車票,立刻就要上車,……
  何老師微笑著走出校門,和小麗母女倆一一握手道別,并祝她們一路平安,祝小麗在新的學校取得好成績。
  
  

摘要:
喂,你們不要拉著我,不要隨便說我!悅悅大叫著。派出所到了!小沖指著前面。汪!那只藏獒叫了一聲。干嘛,嚇死人了!悅悅斥責著他。走吧!別和這個壞女人吵架了。阿博微笑著說。悅悅顯然心不在焉。突然,悅悅掙脫了

小帥看著小柔美麗的身姿,但是他絕對不是好色的公狗,他是很有正義感的。小帥晃了晃頭說:“這里的陽光不錯,但是我不太愛曬太陽,我還是回狗舍當我的老大吧!”說完,小帥不緊不慢地走了?!芭阄彝鏁?,行嗎?”小柔懇求著說?!拔乙矡o聊的要死,我是很討厭貓的!”小帥也不看小柔一眼,“我的主人就是差點因為你們而死亡,不然他就不會把我養得那么強壯了!”小帥有點厭惡的看著小柔?!翱赡侵回埉吘共皇俏?,我只是看你長得俊才肯理你,你居然那么不領情,討厭卑鄙,不可饒??!”小柔扔完話就走了。小帥沒有一點遺憾,只是覺得更自在了。

在一家寵物收容所,幾只小狗出生了?!拔铱蓱z的小肖,我會想你的!”寵物飼養員對著被賣掉的小肖道別,小肖也很舍不得,汪汪地叫著,不愿意離開這生活已久的大家庭?!皢琛憋曫B員握著手中的紙鈔,淚珠一滴一滴掉下來。小肖從小就是自己飼養大的,和自己有很深的感情,但是終究逃不過經銷的危機,飼養員阿博望著這輛車中的小肖遠去?!昂?!阿博,別傷心,該來的總會來的!”小沖過來拍拍他的肩膀說,“別難過了,又有幾只小狗出生了,去看看那些可愛的小家伙吧!”小沖同感深觸的說:“還要給他們取名字呢!還有很多要忙呢!快點吧!”阿博擦了擦眼淚,“恩,好吧!”

小帥隨阿博走進了貓舍。喵喵的聲音千奇百怪,有的是開心的,還有的是不知名的憤怒,阿博到了3號小貓舍。貓媽媽看起來無精打采,只生了兩個小貓崽?!岸嗫蓯鄣男∝埌?!小沖怎么會不喜歡呢?”阿博用手輕輕撫摸著兩只小貓瞇。小帥進到了里面,起初,他還防范著他們,覺得他們沒有攻擊性后,才肯舔一下小貓咪?!斑鳌蹦侵恍∝垳厝岬亟辛似饋?,聲音是多么柔和,只不過眼睛還閉著,沒能看到小帥。小帥似乎被陶醉了,他向貓咪親切的問道:“你現在還好嗎?”小帥關心著她?!斑€——好!”小貓做出了回答。阿博撓撓頭說,你們在聊天嗎?那我不打擾了,小帥,如果覺得無聊就跟我出來??!“小帥對小貓咪說:”我的大恩人小沖主人很討厭你們,他上次和我聊天說‘唉——當初還以為貓是多么天真無邪??!到后來卻無情地用爪子抓我,害的我進醫院打狂犬疫苗花了好幾千。那時候我幾乎快破產了!小帥,你知道嗎?我是怎么靠我的工資熬過來的…’我也討厭你們?!靶泴ω堖湔f完就走了。那只小貓瞇表示很無奈,但是不管她怎么睜開眼睛,始終也看不到他。

“喂,你們不要拉著我,不要隨便說我!”悅悅大叫著?!芭沙鏊搅?!”小沖指著前面?!巴簟?!”那只藏獒叫了一聲?!案陕?,嚇死人了!”悅悅斥責著他?!白甙?!別和這個壞女人吵架了?!卑⒉┪⑿χf。悅悅顯然心不在焉。突然,悅悅掙脫了他們,跑往了人來人往的菜市場?!罢咀?,別跑!”小沖趕緊跑過去。還伴隨著一聲聲狗叫?!鞍 让?!”悅悅跑著?!鞍?!”悅悅的腿被藏獒咬到?!昂猛?!”悅悅還是不停地跑著和呻吟著?!鞍?,好痛??!”悅悅抹著淚,一瘸一拐地跑往那個岔道?!巴炅?,抓不到她了!”小沖感嘆道?!八懔?,她挺可憐的,隨她去吧!”阿博嘆息著。

“謝謝!”悅悅拿著一杯水在一旁悠閑地喝著,“真的很感謝你,肌肉也縫合好了,我該回去了…”悅悅說完轉身就要走?!鞍Α葎e走啊,你不是很討厭那些人嗎?”莉莉有些著急了,“我可忍受不了他們欺負你,我給你做主!”莉莉使勁拍了一下桌子。強大的震動使一只老鼠震驚而跑出來?!鞍?!”悅悅嚇死了,差點摔倒?!拔铱烧媸堑姑拱?!紅顏薄命??!”悅悅感到生不如死?!昂昧?!別傻了?!崩蚶驘o辜地說?!澳俏乙侥睦锶スぷ靼??”悅悅擦擦淚水,“反正我不怕苦,只要不送到我親戚那里就行!”“好,你就去那邊吧!”莉莉拿起一張海報,上面精致的細紋,顯得十分耀眼?!笆裁?!”悅悅突然笑了,“我去當明星?”她又轉瞬即逝地難過說:“這怎么可能?”悅悅說著又哭了,“我不可能的,我五音雖然全了,唱歌也不錯,但我…唉!就是不可能嘛!”悅悅盯著海報,心里有無限的失落感?!皼]關系,你能面試成功的!相信自己吧!”莉莉拍了拍悅悅的肩膀?!澳呛冒?!”悅悅站起來?!鞍?!”悅悅的腳又扭了,“哎呀好痛??!”悅悅淚流不止,“嗚,怎么又扭了,我的腿還沒痊愈呢!”悅悅用拳頭打著地上?!霸趺磿敲吹姑?,紅顏薄命??!”莉莉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狗媽媽不停地舔著自己的小寶貝,就算是對自己信任的飼養員也不讓他們捧自己的寶貝?!昂昧?!蒂拉!”阿博安慰她,“你多休息吧!”小沖指著中間剛出生的小狗,說:“好丑!”小沖故意裝作要吐的姿勢。阿博說:“那叫他小丑吧!”他撓撓頭?!昂俸?!這個名字好!”小沖叫著,準備抱起這只小狗仔細打量?!皠e動!”阿博說,“小狗剛出生時不能抱的,會抹掉他身上的黏膜,狗媽媽就是靠這個來辨別小狗的!不然以后會不疼他的!”可惜已經晚了,小沖已經抱起了小狗,“呵呵,沒關系的,哪有什么黏膜??!”小沖果然是一個粗心又是新手的飼養員?!鞍パ?!”阿博頭疼著說:“這只小狗以后要我們親自照管他了,狗媽媽不會疼他了!”阿博想起了小肖,小肖的母親只生下了他一個,然后就死了。狗爸爸又不疼他,經常咬他,可憐的小肖只能盡力討好他??上э曫B員還不知道小肖爸爸對他的態度,疏忽了他。小肖每天只能吃爸爸剩下的飯粒,沒吃過一片肉。想吃香噴噴美肉的他,去搶其他小狗的食物,被咬得慘不忍睹。飼養員小沖發現后,教訓那些咬小肖的狗狗?!敖心銈兤圬撍?!”小沖還打死了那只咬得最狠的小狗。還在老板面前說:“那是死有余辜,誰叫他欺負小肖的!我賠錢!”他把紙鈔放在老板桌上,看也不看一眼就走了。阿博和小肖就對這只小狗特別好,天天吃到肉,把小肖養的又高又壯。連做錯事批評他也舍不得。就這樣寵壞了他,無惡不作,最后老板教訓了他,并把他賣走了?!?/p>

2情人節到了,貓貓狗狗們似乎也知道了,都很好動。小沖今天也很興奮,他跑到小帥面前,蹲下,”小帥,你知道嗎?今天是我能改變以后所有日子的時候,今天我無論如何也要追到她,以后會多一個人陪你玩?!靶_穿著正經的西裝,手捧一束鮮花,”這些東西花了我不少錢,不過為了以后也不算什么。呵呵,小帥,祝福我??!“小帥把爪子放在小沖的肩膀上,吐著舌頭,叫了一聲?!庇辛四氵@份祝福就足夠了!“小沖興致勃勃的走出家門?!睂α?,小帥,今天我一天都可能不會回來了,一天的狗糧我全放好了。自己玩??!不要添亂!“小帥聽了這話立刻高興起來。以前小沖不讓他亂蹦亂跳,這個碰碰,那個抓抓的,今天終于可以玩個痛快了!今天還有一大堆狗糧,餓了自己吃,多么好??!小帥跳下沙發,走進廁所?!边@個地方有點丑??!“小帥說,”不過我們狗狗就喜歡那么臭的!“小帥看著大浴缸,”這是什么東西?“他想跳上馬桶再跳進里面。結果跳上馬桶時,才發現護板忘記關了,一個趔趄掉進里面?!卑パ?!真好玩!“小帥游來游去,”只不過這游泳池太小了。他想上去了,可是周壁太滑,爪子也打滑?!翱蓯?!”小帥鼓足力氣使勁向上跳去,跳進了浴缸里?!巴?!這空間好大哦!”小帥驚呆了,“太好了,就算跳也能跳得出去。先玩會兒吧!”小帥說道?!斑?,這是什么?”小帥打開水龍頭,水嘩啦嘩啦地流出來。由于外面的溫度太高,水也變得很熱?!皢琛趺崔k??!”小帥費力地旋閉水龍頭?!捌鋵嵰餐Σ诲e的!”小帥滿足地說,“真好玩,水溫還那么合適,洗澡一點也不像其他小伙伴們說的那么恐怖??!”他悠閑地游來游去,“這是什么東西,上面還印著狗狗的圖案?”小帥用爪子拉開它,“恩——真香??!”小帥貪婪地聞著。他倒了一點玩,滿池都是香噴噴的。

“嗚——真的好痛!”悅悅躺在垃圾桶旁邊,不停地哭泣?!把?,血流的好多!”悅悅被滿手的鮮血嚇得魂飛魄散。拿開手,一大塊肉全被藏獒咬下來,還透著陰森的白骨?!拔艺娴暮猛?,我就是一個孤兒!我要死了!我沒親戚,他們都是讓我做牛做馬長大的。我該怎么辦?”悅悅大聲喊著。說著便暈了過去。

“這樣不太好吧!”小沖迷茫的眼睛盯著阿博?!皼]關系的!”阿博手里拿著三只香,桌前放著一面鏡子,鏡子上貼著悅悅的照片。旁邊的鬼符還沒燒完,在鐵盆子里吱吱作響?!斑@會出人命的!”小沖說著就要組織阿博?!皼]關系的,她害你那么慘,就算是死了也死有余辜?!卑⒉┖吡藥茁?,把香往鏡子上拜?!翱墒菒倫偤芸蓱z??!”小沖的心又開始軟了,“算了吧,在所難免的呀!”阿博把香扔到地上的鐵盆子?!吧盍秩瞬恢?,用樹葉埋好走人吧!”阿博冷漠地說,“我就不信她不死!”“做人不能這樣??!”小沖有點傷心地說,“你跟誰學的??!那個人肯定沒出息!”小沖撇著嘴說?!澳憧刹荒苤渌?!”阿博肉若有所思地說,“墨墨去社會拼搏了,是富是貧還不知道,但他有錢了會來找我們的!”阿博突然微笑起來?!岸魇堑?,他一定會來找我們的!”小沖也微笑起來。

“喂,阿博!”小沖沒大沒小的拍拍阿博的腦袋?!芭?!”阿博終于回過神來,“額,好吧,就叫小丑…”小沖笑著說:“既然他媽媽不疼他,我就當他爸爸吧,雖然他很丑,但是我還是很喜歡他!不知道為什么,應該是我太善良了吧!”小沖緊緊握著小丑,露出了會心的微笑?!肮飞崂镉泄反蚣?,莉莉,快來幫忙??!”阿博和莉莉跑進狗舍里?!澳闶莻€壞小孩!”莉莉拎起希希,“每天打架,不累??!很厲害嗎?有本事來咬我??!”希希不但不低頭認錯,還從鼻子里吐著氣,表現的很不滿足?!按蛄藙e人還不認錯,你個土匪,隔離——”莉莉把他放到空無一狗的小隔離室。希希不停叫著,他狠毒的眼睛盯著莉莉,似乎想報復她。小丑已經一周了,金黃的狗毛鑲嵌在全身,小沖待他很好,經過了老板的同意帶到家撫養,教會了他很多,比如不要隨地大小便等等。小沖今天帶著小丑來到狗狗收養所見阿博?!鞍⒉?,你看!”他指著手上的小狗說,“怎么樣,現在一點也不丑,和我呆在一起還變帥了呢!”阿博說:“好像是哎,呵呵,你撫養的真不錯??!”阿博突然醒悟,“哦,對了,隔壁的小貓也出生了呢!”“真的??!雖然小貓很可愛,但不忠誠,我討厭他們。還有,小丑現在不丑了,叫他小帥吧!”小沖急躁的說?!昂冒?!”阿博笑著說,“其實貓有時候也很忠誠的!”阿博說,“名字我都取好了,小貓很健康,不介意的可以和我一起去看一下!”“我才不要看呢!”小沖撇著嘴,“小帥,你也不想去看,對不對?!毙浛粗_搖了搖頭?!昂呛?,他想認識一下他們,那就和我走吧!”阿博說?!昂冒?,我討厭貓,我先回家了,你就先照顧他吧!”小沖走了,“記住,不要讓他被貓抓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又沒有你粗心!”小帥在旁邊跟著阿博進了貓舍。

“小帥,我回來啦!”小沖異常高興,他走進廁所,“呵呵,小帥,你洗澡了??!”小沖高興地笑著說。

“咦,這里怎么會有一個女生?”寵物收養所的工人莉莉看著她?!安缓昧?,出人命了!”莉莉撥打了120。

“這是哪里,我…”悅悅醒過來了,迷惑不解地說?!澳愫?,我是莉莉!”莉莉拿著一杯白開水說,“你怎么回事?”悅悅不好意思地說:“我,我被藏獒咬了…不小心的!”“哦!”莉莉說,“你現在沒事了,不要大驚小怪!”莉莉溫柔地說?!翱墒?,我沒有家…”悅悅哭了起來?!澳恰阕∥壹野?!”莉莉笑著說,“不過你也要去打工,你可以陪我去打工!”“好??!”悅悅說。突然,悅悅的頭腦爆出了一連串的警告,想著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場景:“臭婊子,一天吃一個包子就夠了,還敢偷我的面條!”悅悅的二叔手里拿著棍子對著悅悅說。九歲時的悅悅餓極了,不停地吃著偷來的面條?!昂冒?,還敢吃我的面,你個畜生!”二叔拿著棒子打下去?!皢琛睈倫傄贿咅I極了地吃著面條,一邊忍受著二叔的痛打?!爸罌],偷錢包就這樣簡單,可不要給我出差錯。不然我就像你二叔一樣扒了你的皮!”舅媽告誡著悅悅?!爸懒?,我!”悅悅不停地撫摸著手上被拉開的皮?!坝行⊥?!”一個女士的包被悅悅偷了,悅悅飛快地跑著。別人還幫女士一起追?!鞍?!好痛!”原來有一個人扔過來了一塊石子。走進岔道小巷連忙脫下衣服,反著穿上。扎好原來松散的頭發,用濕巾擦好很臟的臉。有過經驗的悅悅一分鐘之內搞定,別人都認不出來了她。一次被抓進了派出所,滿期時出來?!俺翩蛔?,你不知道我們十個你的親戚都靠你吃飯嗎?我快餓死了,這一年??次也淮蛩滥?!”悅悅又慘遭毒手。二十七歲的悅悅騙完男人的錢只給親戚。自己一天只吃一個包子…“??!——”悅悅回過神來,幾乎快瘋了?!斑@什么破親戚??!就是土匪!土匪!”說著說著又暈了?!皭倫?!悅悅!”莉莉搖著她,“醫生!”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