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學之喻世明言·卷五

錢如流水去還來,恤寡周貧莫吝財。
  試覽石家金谷地,于今荊棘昔樓臺。
  話說晉朝有一人,姓石名崇,字季倫。當時未發跡時,專一在大江中駕一小船,只用弓箭射魚為生。忽一日,至三更,有人扣船言曰:“季倫救吾則個!”石崇聽得,隨即推篷。探頭看時,只見月色滿天,照著水面,月光之下,水面上立著一個年老之人。石崇問老人:“有何事故,夜間相懇?”老人又言:“相救則個!”石崇當時就令老人上船,問有何緣故。老人答曰:“吾非人也,吾乃上江老龍王。年老力衰,今被下江小龍欺我年老,與吾斗敵,累輸與他。老拙無安身之地,又約我明日大戰,戰時又要輸與他。今特來求季倫:明日午時彎弓在江面上,江中兩個大魚相戰,前走者是我,后趕者乃是小龍。但望君借一臂之力,可將后趕大魚一箭,壞了小龍性命,老拙自當厚報重恩?!笔缏犃T,謹領其命。那老人相別而回,涌身一跳,入水而去。
  石崇至明日午時,備下弓箭。果然將傍午時,只見大江水面上,有二大魚追趕將來。石崇扣上弓箭,望著后面大魚,風地一箭,正中那大魚腹上。但見滿江紅水,其大魚死于江上。此時風浪俱息,并無他事。夜至三更,又見老人扣船來謝道:“蒙君大恩,今得安跡。來日午時,你可將船泊于蔣山腳下南岸第七株楊柳樹下相候,當有重報?!毖粤T而去。
  石崇明日依言,將船去蔣山腳下楊柳樹邊相候。只見水面上有鬼使三人出,把船推將去。不多時,船回,滿載金銀珠玉等物。又見老人出水,與石崇曰:“如君再要珍珠寶貝,可將空船來此相候取物?!毕鄤e而去。這石崇每每將船于柳樹下等,便是一船珍寶,因致敵國之富。將寶玩買囑權貴,累升至太尉之職,真是富貴兩全。遂買一所大宅于城中,宅后造金谷園,園中亭臺樓館。用六斛大明珠,買得一妾,名曰綠珠。又置偏房姨奶侍婢,朝歡暮樂,極其富貴。結識朝臣國戚,宅中有十里錦帳,天上人間,無比奢華。
  忽一日排筵,獨請國舅王愷,這人姐姐是當朝皇后。石崇與王愷飲酒半酣,石崇喚綠珠出來勸酒,端的十分美貌。王愷一見綠珠,喜不自勝,便有奸淫之意。石崇相待宴罷,王愷謝了自回,心中思慕綠珠之色,不能勾得會。王愷常與石崇斗寶,王愷寶物,不及石崇,因此陰懷毒心,要害石崇。每每受石崇厚待,無因為之。
  忽一日,皇后宣王愷入內御宴。王愷見了姐姐,就流淚,告言:“城中有一財主富室,家財巨萬,寶貝奇珍,言不可荊每每請弟設宴斗寶,百不及他一二。姐姐可憐與弟爭口氣,于內庫內那借奇寶,賽他則個?!被屎笠姷苋绱苏f,遂召掌內庫的太監,內庫中借他鎮庫之寶,乃是一株大珊瑚樹,長三尺八寸。不曾啟奏天子,令人扛抬往王愷之宅。王愷謝了姐姐,便回府用蜀錦做重罩罩了。
  翌日,廣設珍羞美饌,使人移在金谷園中,請石崇會宴。
  先令人扛抬珊瑚樹去園上開空閑閣子里安了。王愷與石崇飲酒半酣,王愷道:“我有一寶,可請一觀,勿笑為幸?!笔缃倘チ隋\袱,看著微笑,用杖一擊,打為粉碎。王愷大驚,叫苦連天道:“此是朝廷內庫中鎮庫之寶,自你賽我不過,心懷妒恨,將來打碎了,如何是好?”石崇大笑道:“國舅休慮,此亦未為至寶?!笔缯埻鯋鸬胶髨@中看珊瑚樹、大小三十余株,有長至七八尺者。內一株一般三尺八寸,遂取來賠王愷填庫,更取一株長大的送與王愷。王愷羞慚而退,自思國中之寶,敵不得他過,遂乃生計嫉妒。
  一日,王愷朝于天子,奏道:“城中有一富豪之家,姓石名崇,官居太尉,家中敵國之富。奢華受用,雖我王不能及他快樂。若不早除,恐生不測?!碧熳訙首?,口傳圣旨,便差駕上人去捉拿太尉石崇下獄,將石崇應有家資,皆沒入官。王愷心中只要圖謀綠珠為妾,使兵圍繞其宅欲奪之。綠珠自思道:“丈夫被他誣害性命,不知存亡。今日強要奪我,怎肯隨他?雖死不受其辱!”言訖,遂于金谷園中墜樓而死,深可憫哉!王愷聞之,大怒,將石崇戮于市曹。石崇臨受刑時嘆曰:“汝輩利吾家財耳?!眲W釉唬骸澳慵戎敹嗪?,何不早散之?”
  石崇無言可答,挺頸受刑。胡曾先生有詩曰:一自佳人墜玉樓,晉家宮闕古今愁。
  惟余金谷園中樹,已向斜陽嘆白頭。
  方才說石崇因富得禍,是夸財炫色,遇了王愷國舅這個對頭。如今再說一個富家,安分守己,并不惹事生非;只為一點慳吝未除,便弄出非常大事,變做一段有笑聲的小說。
  這富家姓甚名誰?聽我道來:這富家姓張名富,家住東京開封府,積祖開質庫,有名喚做張員外。這員外有件毛病,要去那:虱子背上抽筋,鷺鷥腿上割股。古佛臉上剝金,黑豆皮上刮漆。痰唾留著點燈,捋松將來炒菜。
  這個員外平日發下四條大愿:
  一愿衣裳不破,二愿吃食不消,
  三愿拾得物事,四愿夜夢鬼交。
  是個一文不使的真苦人。他還地上拾得一文錢,把來磨做鏡兒,捍做磬兒,掐做鋸兒,叫聲“我兒”,做個嘴兒,放入篋兒。人見他一文不使,起他一個異名,喚做“禁魂張員外”。
  當日是日中前后,員外自入去里面,白湯泡冷飯吃點心。
  兩個主管在門前數見錢。只見一個漢,渾身赤膊,一身錦片也似文字,下面熟白絹緄拽扎著,手把著個笊籬,覷著張員外家里,唱個大喏了教化??诶锏溃骸俺掷K把索,為客周全?!?br />   主管見員外不在門前,把兩文撇在他笊籬里。張員外恰在水瓜心布簾后望見,走將出來道:“好也,主管!你做甚么,把兩文撇與他?一日兩文,千日便兩貫?!贝蟛较蚯?,趕上捉笊籬的,打一奪,把他一笊籬錢都傾在錢堆里,卻教眾當直打他一頓。路行人看見也不忿。那捉笊籬的哥哥吃打了,又不敢和他爭,在門前指著了罵。只見一個人叫道:“哥哥,你來,我與你說句話?!弊襟苫h的回過頭來,看那個人,卻是獄家院子打扮一個老兒。兩個唱了喏。老兒道:“哥哥,這禁魂張員外,不近道理,不要共他爭。我與你二兩銀子,你一文價賣生蘿卜,也是經紀人?!弊襟苫h的得了銀子,唱喏自去,不在話下。
  那老兒是鄭州奉寧軍人,姓宋,排行第四,人叫他做宋四公,是小番子閑漢。宋四公夜至三更前后,向金梁橋上四文錢買兩只焦酸餡,揣在懷里,走到禁魂張員外門前。路上沒一個人行,月又黑。宋四公取出蹊蹺作怪的動使,一掛掛在屋檐上,從上面打一盤盤在屋上,從天井里一跳跳將下去。
  兩邊是廊屋,去側首見一碗燈。聽著里面時,只聽得有個婦女聲道:“你看三哥恁么早晚,兀自未來?!彼嗡墓溃骸拔依頃昧?,這婦女必是約人在此私通?!笨茨菋D女時,生得:黑絲絲的發兒,白瑩瑩的額兒,翠彎彎的眉兒,溜度度的眼兒,正隆隆的鼻兒,紅艷艷的腮兒,香噴噴的口兒,平坦坦的胸兒,白堆堆的奶兒,玉纖纖的手兒,細裊裊的腰兒,弓彎彎的腳兒。
  那婦女被宋四公把兩只衫袖掩了面,走將上來。婦女道:“三哥,做甚么遮了臉子唬我?”被宋四公向前一捽,捽住腰里,取出刀來道:“悄悄地!高則聲,便殺了你!”那婦女顫做一團道:“告公公,饒奴性命?!彼嗡墓溃骸靶∧镒?,我來這里做不是。我問你則個:他這里到上庫有多少關閉?”婦女道:“公公出得奴房,十來步有個陷馬坑,兩只惡狗。過了便有五個防土庫的,在那里吃酒賭錢,一家當一更,便是土庫。
  入得那土庫,一個紙人,手里托著個銀球,底下做著關棙子。
  踏著關棙子,銀球脫在地下,有條合溜,直滾到員外床前,驚覺,教人捉了你?!彼嗡墓溃骸皡s是恁地。小娘子,背后來的是你兀誰?”婦女不知是計,回過頭去,被宋四公一刀,從肩頭上劈將下去,見道血光倒了。
  那婦女被宋四公殺了。宋四公再出房門來,行十來步,沿西手走過陷馬坑,只聽得兩個狗子吠。宋四公懷中取出酸餡,著些個不按君臣作怪的藥,入在里面,覷得近了,撇向狗子身邊去。狗子聞得又香又軟,做兩口吃了。先擺番兩個狗子,又行過去,只聽得人喝么么六六,約莫也有五六人在那里擲骰。宋四公懷中取出一個小罐兒,安些個作怪的藥在中面,把塊撇火石,取些火燒著,噴鼻馨香。那五個人聞得道:“好香!
  員外日早晚兀自燒香?!敝还苈剚砺勅?,只見腳在下頭在上,一個倒了,又一個倒??匆娔俏鍌€男女,聞那香,一霎間都擺番了。宋四公走到五人面前,見有半掇兒吃剩的酒,也有果菜之類,被宋四公把來吃了。只見五個人眼睜睜地,只是則聲不得。
  便走到上庫門前,見一具胳膊來大三簧鎖,鎖著土庫門。
  宋四公懷里取個鑰匙,名喚做“百事和合”,不論大小粗細鎖都開得。把鑰匙一斗,斗開了鎖,走入土庫里面去。入得門,一個紙人手里,托著個銀球。宋四公先拿了銀球,把腳踏過許多關棙子,覓了他五萬貫鎖贓物,都是上等金珠,包裹做一處。懷中取出一管筆來,把津唾潤教濕了,去壁上寫著四句言語,道:宋國逍遙漢,四海盡留名。
  曾上太平鼎,到處有名聲。
  寫了這四句言語在壁上,土庫也不關,取條路出那張員外門前去。宋四公思量道:“梁園雖好,不是久戀之家?!边B更徹夜,走歸鄭州去。
  且說張員外家,到得明日天曉,五個男女蘇醒,見土庫門開著,藥死兩個狗子,殺死一個婦女,走去覆了員外。員外去使臣房里下了狀。滕大尹差王七殿直干遵,看賊蹤由。做公的看了壁上四句言語,數中一個老成的叫做周五郎周宣,說道:“告觀察,不是別人,是宋四?!庇^察道:“如何見得?”周五郎周宣道:“‘宋國逍遙漢’,只做著上面個‘宋’字;‘四海盡留名’,只做著個‘四’字;‘曾上太平鼎’,只做著個‘曾’字;‘到處有名聲’,只做著個‘到’字。上面四字道:‘宋四曾到’?!蓖醯钪钡溃骸拔揖寐劦米龅缆返?,有個宋四公,是鄭州人氏,最高手段。今番一定是他了?!北憬讨芪謇芍苄麑б恍凶龉?,去鄭州于辦宋四。
  眾人路上離不得饑餐渴飲,夜住曉行。到鄭州,問了宋四公家里,門前開著一個小茶坊。眾人入去吃茶,一個老子上灶點茶。眾人道:“一道請四公出來吃茶?!崩献拥溃骸肮π┎∥雌鹪?,等老子入去傳話?!崩献幼哌M去了,只聽得宋四公里面叫起來道:“我自頭風發,教你買三文粥來,你兀自不肯。每日若干錢養你,討不得替心替力,要你何用?”刮刮地把那點茶老子打了幾下。只見點茶的老子,手把粥碗出來道:“眾上下少坐,宋四公教我買粥,吃了便來?!?br />   眾人等個意休不休,買粥的也不見回來,宋四公也竟不見出來。眾人不奈煩,入去他房里看時,只見縛著一個老兒。
  眾人只道宋四公,來收他。那老兒說道:“老漢是宋公點茶的,恰才把碗去買粥的,正是宋四公?!北娙艘娬f,吃了一驚,嘆口氣道:“真個是好手,我們看不仔細,卻被他瞞過了?!敝坏贸鲩T去趕,那里趕得著?眾做公的只得四散,分頭各去,挨查緝獲,不在話下。
  原來眾人吃茶時,宋四公在里面,聽得是東京人聲音,悄地打一望,又像個干辦公事的模樣,心上有些疑惑,故意叫罵埋怨。卻把點茶老兒的兒子衣服,打換穿著,低著頭,只做買粥,走將出來,因此眾人不疑。
  卻說宋四公出得門來,自思量道:“我如今卻是去那里好?
  我有個師弟,是平江府人,姓趙名正。曾得他信道,如今在謨縣。我不如去投奔他家也罷?!彼嗡墓愀膿Q色服,妝做一個獄家院子打扮,把一把扇子遮著臉,假做瞎眼,一路上慢騰騰地,取路要來謨縣。來到謨縣前,見個小酒店,但見:云拂煙籠錦旆揚,太平時節日舒長。
  能添壯士英雄膽,會解佳人愁悶腸。
  三尺曉垂楊柳岸,一竿斜刺杏花傍。
  男兒未遂平生志,且樂高歌入醉鄉。
  宋四公覺得肚中饑餒,入那酒店去,買些個酒吃。酒保安排將酒來,宋四公吃了三兩杯酒。只見一個精精致致的后生,走入酒店來??茨侨藭r,卻是如何打扮:磚頂背系帶頭巾,皂羅文武帶背兒,下面寬口褲,側面絲鞋。
  叫道:“公公拜揖?!彼嗡墓ь^看時,不是別人,便是他師弟趙正。宋四公人面前,不敢師父師弟廝叫,只道:“官人少坐?!壁w正和宋四公敘了間闊就坐,教酒保添只盞來篩酒。吃了一杯,趙正卻低低地問道:“師父一向疏闊?”宋四公道:“二哥,幾時有道路也沒?”趙正道:“是道路卻也自有,都只把來風花雪月使了。聞知師父入東京去得拳道路?!彼嗡墓溃骸耙矝]甚么,只有得個四五萬錢?!庇謫栚w正道:“二哥,你如今那里去?”趙正道:“師父,我要上東京閑走一遭,一道賞玩則個,歸平江府去做話說?!彼嗡墓溃骸岸?,你去不得?!?br />   趙正道:“我如何上東京不得?”宋四公道:“有三件事,你去不得。第一,你是浙右人,不知東京事,行院少有認得你的,你去投奔阿誰?第二,東京百八十里羅城,喚做‘臥牛城’。
  我們只是草寇,常言:‘草入???,其命不久?!谌?,是東京有五千個眼明手快做公的人,有三都捉事使臣?!壁w正道:“這三件事都不妨。師父你只放心,趙正也不到得胡亂吃輸?!?br />   宋四公道:“二哥,你不信我口,要去東京時,我覓得禁魂張員外的一包兒細軟,我將歸客店里去,安在頭邊,枕著頭。你覓得我的時,你便去上東京?!壁w正道:“師父,恁地時不妨?!?br />   兩個說罷,宋四公還了酒錢,將著趙正歸客店里。店小二見宋四公將著一個官人歸來,唱了喏。趙正同宋四公入房里走一遭,道了“宋置”,趙正自去。當下天色晚,如何見得:暮煙迷遠岫,薄霧卷晴空。群星共皓月爭光,遠水與山光斗碧。深林古寺,數聲鐘韻悠揚;曲岸小舟,幾點漁燈明滅。枝上子規啼夜月,花間粉蝶宿芳叢。
  宋四公見天色晚,自思量道:“趙正這漢手高。我做他師父,若還真個吃他覓了這般細軟,好吃人笑,不如早睡?!彼嗡墓珔s待要睡,又怕吃趙正來后如何,且只把一包細軟安放頭邊,就床上掩臥。只聽得屋梁上知知茲茲地叫,宋四公道:“作怪!
  未曾起更,老鼠便出來打鬧人?!毖雒嫦蛄荷峡磿r,脫些個屋塵下來,宋四公打兩個噴涕。少時老鼠卻不則聲,只聽得兩個貓兒,乜凹乜凹地廝咬了叫,溜些尿下來,正滴在宋四公口里,好臊臭!宋四公漸覺困倦,一覺睡去。
  到明日天曉起來,頭邊不見了細軟包兒。正在那里沒擺撥,只見店小二來說道:“公公,昨夜同公公來的官人來相見?!?br />   宋四公出來看時,卻是趙正。相揖罷,請他入房里,去關上房門。趙正從懷里取出一個包兒,納還師父。宋四公道:“二哥,我問你則個,壁落共門都不曾動,你卻是從那里來,討了我的包兒?”趙正道:“實瞞不得師父,房里床面前一帶黑油紙檻窗,把那學書紙糊著。吃我先在屋上,學一和老鼠,脫下來屋塵,便是我的作怪藥,撒在你眼里鼻里,教你打幾個噴涕;后面貓尿,便是我的尿?!彼嗡墓溃骸靶笊?,你好沒道理!”趙正道:“是吃我盤到你房門前,揭起學書紙,把小鋸兒鋸將兩條窗柵下來;我便挨身而入,到你床邊,偷了包兒。再盤出窗外去,把窗柵再接住,把小釘兒釘著,再把學書紙糊了,恁地便沒蹤跡?!彼嗡墓溃骸昂?,好!你使得,也未是你會處。你還今夜再覓得我這包兒,我便道你會?!壁w正道:“不妨,容易的事?!壁w正把包兒還了宋四公道:“師父,我且歸去,明日再會?!毖耸肿匀?。
  宋四公口里不說,肚里思量道:“趙正手高似我,這番又吃他覓了包兒,越不好看,不如安排走休!”宋四公便叫將店小二來說道:“店二哥,我如今要行。二百錢在這里,煩你買一百錢爊肉,多討椒鹽,買五十錢蒸餅,剩五十錢,與你買碗酒吃?!钡晷《x了公公,便去謨縣前買了爊肉和蒸餅。卻待回來,離客店十來家,有個茶坊里,一個官人叫道:“店二哥,那里去?”店二哥抬頭看時,便是和宋四公相識的官人。
  店二哥道:“告官人,公公要去,教男女買爊肉共蒸餅?!壁w正道:“且把來看?!贝蜷_荷葉看了一看,問道:“這里幾文錢肉?”店二哥道:“一百錢肉?!壁w正就懷里取出二百錢來道:“哥哥,你留這爊肉蒸餅在這里。我與你二百錢,一道相煩,依這樣與我買來,與哥哥五十錢買酒吃?!钡甓绲溃骸爸x官人?!钡懒吮闳?。不多時,便買回來。趙正道:“甚勞煩哥哥,與公公再裹了那爊肉。見公公時,做我傳語他,只教他今夜小心則個?!钡甓绯隽俗匀?。到客店里,將肉和蒸餅遞還宋四公。宋四公接了道:“罪過哥哥?!钡甓绲溃骸霸玳g來的那官人,教再三傳語,今夜小心則個?!?br />   宋四公安排行李,還了房錢,脊背上背著一包被臥,手里提著包裹,便是覓得禁魂張員外的細軟,離了客店。行一里有余,取八角鎮路上來。到渡頭看那渡船,卻在對岸,等不來,肚里又饑,坐在地上,放細軟包兒在面前,解開爊肉裹兒,擘開一個蒸餅,把四五塊肥底爊肉多蘸些椒鹽,卷做一卷,嚼得兩口,只見天在下,地在上,就那里倒了。宋四公只見一個丞局打扮的人,就面前把了細軟包兒去。宋四公眼睜睜地見他把去,叫又不得,趕又不得,只得由他。那個丞局拿了包兒,先過渡去了。
  宋四公多樣時蘇醒起來,思量道:“那丞局是阿誰?捉我包兒去。店二哥與我買的爊肉里面有作怪物事!”宋四公忍氣吞聲走起來,喚渡船過來,過了渡,上了岸,思量那里去尋那丞局好。肚里又悶,又有些饑渴,只見個村酒店,但見:柴門半掩,破旆低垂。村中量酒,豈知有滌器相如?陋質蠶姑,難效彼當壚卓氏。壁間大字,村中學究醉時題;架上麻衣,好飲芒郎留下當。酸醨破甕土床排,彩畫醉仙塵土暗。
  宋四公且入酒店里去,買些酒消愁解悶則個。酒保唱了喏,排下酒來,一杯兩盞,酒至三杯。
  宋四公正悶里吃酒,只見外面一個婦女入酒店來:油頭粉面,白齒朱唇。錦帕齊眉,羅裙掩地。
  髩邊斜插些花朵,臉了微堆著笑容。雖不比閨里佳人,也當得壚頭少婦。
  那個婦女入著酒店,與宋四公道個萬福,拍手唱一只曲兒。宋四公仔細看時,有些個面熟,道這婦女是酒店擦卓兒的,請小娘子坐則個。婦女在宋四公根底坐定,教量酒添只盞兒來,吃了一盞酒。宋四公把那婦女抱一抱,撮一撮,拍拍惜惜,把手去摸那胸前道:“小娘子,沒有奶兒?!庇秩ッ庨T,只見累累垂垂一條價。宋四公道:“熱牢,你是兀誰?”那個妝做婦女打扮的,叉手不離方寸道:“告公公,我不是擦卓兒頂老,我便是蘇州平江府趙正?!彼嗡墓溃骸按蚣沟膿觳?!我是你師父,卻教我摸你爺頭!原來卻才丞局便是你?!壁w正道:“可知便是趙正?!彼嗡墓溃骸岸?,我那細軟包兒,你卻安在那里?”趙正叫量酒道:“把適來我寄在這里包兒還公公?!?br />   量酒取將包兒來。
  宋四公接了道:“二哥,你怎地拿下我這包兒?”趙正道:“我在客店隔兒家茶坊里坐地,見店小二哥提一裹爊肉。我討來看,便使轉他也與我去買,被我安些汗藥在里面裹了,依然教他把來與你。我妝做丞局,后面踏將你來。你吃擺番了,被我拿得包兒,到這里等你?!彼嗡墓溃骸绊サ啬阏鎮€會,不枉了上得東京去?!奔磿r還了酒錢,兩個同出酒店。去空野處除了花朵,溪水里洗了面,換一套男子衣裳著了,取一頂單青紗頭巾裹了。宋四公道:“你而今要上京去,我與你一封書,去見個人,也是我師弟。他家住汴河岸上,賣人肉饅頭。姓侯,名興,排行第二,便是侯二哥?!壁w正道:“謝師父?!钡角懊娌璺焕?,宋四公寫了書,分付趙正,相別自去。宋四公自在謨縣。
  趙正當晚去客店里安歇,打開宋四公書來看時,那書上寫道:師父信上賢師弟二郎、二娘子:別后安樂否?
  今有姑蘇賊人趙正,欲來京做買賣,我特地使他來投奔你。這漢與行院無情,一身線道,堪作你家行貨使用。我吃他三次無禮,可千萬剿除此人,免為我們行院后患。
  趙正看罷了書,伸著吞頭縮不上?!皠e人便怕了,不敢去。我且看他,如何對副我!我自別有道理?!痹侔涯菚鄣?,一似原先封了。
  明日天曉,離了客店,取八角鎮;過八角鎮,取板橋,到陳留縣,沿那汴河行。到日中前后,只見汴河岸上,有個饅頭店。門前一個婦女,玉井欄手巾勒著腰,叫道:“客長,吃饅頭點心去?!遍T前牌兒上寫著:“本行侯家,上等饅頭點心?!?br />   趙正道:“這里是侯興家里了?!弊邔⑷肴?,婦女叫了萬福,問道:“客長用點心?”趙正道:“少待則個?!本图贡成先聛?。一包金銀釵子,也有花頭的,也有連二連三的,也有素的,都是沿路上覓得的。侯興老婆看見了,動心起來,道:“這客長,有二三百只釵子!我雖然賣人肉饅頭,老公雖然做贊老子,到沒許多物事。你看少間問我買饅頭吃,我多使些汗火,許多釵子都是我的?!?br />   趙正道:“嫂嫂,買五個饅頭來?!焙钆d老婆道:“著!”楦個碟子,盛了五個饅頭,就灶頭合兒里多撮些物料在里面。趙正肚里道:“這合兒里便是作怪物事了?!壁w正懷里取出一包藥來,道:“嫂嫂,覓些冷水吃藥?!焙钆d老婆將半碗水來,放在卓上。趙正道:“我吃了藥,卻吃饅頭?!壁w正吃了藥,將兩只箸一撥,撥開饅頭餡,看了一看,便道:“嫂嫂,我爺說與我道:‘莫去汴河岸上買饅頭吃,那里都是人肉的?!┥?,你看這一塊有指甲,便是人的指頭,這一塊皮上許多短毛兒,須是人的不便處?!焙钆d老婆道:“官人休耍,那得這話來!”
  趙正吃了饅頭,只聽得婦女在灶前道:“倒也!”指望擺番趙正,卻又沒些事。趙正道:“嫂嫂,更添五個?!?br />   侯興老婆道:“想是恰才汗火少了,這番多把些藥傾在里面?!壁w正懷中又取包兒,吃些個藥。侯興老婆道:“官人吃甚么藥?”趙正道:“平江府提刑散的藥,名喚做‘百病安丸’。婦女家八般頭風,胎前產后,脾血氣痛,都好服?!焙钆d老婆道:“就官人覓得一服吃也好?!壁w正去懷里別搠換包兒來,撮百十丸與侯興老婆吃了,就灶前顛番了。趙正道:“這婆娘要對副我,卻到吃我擺番。別人漾了去,我卻不走?!?br />   特骨地在那里解腰捉虱子。
  不多時,見個人挑一擔物事歸。趙正道:“這個便是侯興,且看他如何?”侯興共趙正兩個唱了喏。侯興道:“客長吃點心也未?”趙正道:“吃了?!焙钆d叫道:“嫂子,會錢也未?”
  尋來尋去,尋到灶前,只見渾家倒在地下,口邊溜出痰涎,說話不真,喃喃地道:“我吃擺番了?!焙钆d道:“我理會得了,這婆娘不認得江湖上相識,莫是吃那門前客長擺番了?”侯興向趙正道:“法兄,山妻眼拙,不識法兄,切望恕罪?!壁w正道:“尊兄高姓?”侯興道:“這里便是侯興?!壁w正道:“這里便是姑蘇趙正?!眱蓚€相揖了。侯興自把解藥與渾家吃了。趙正道:“二兄,師父宋四公有書上呈?!焙钆d接著,拆開看時,書上寫著許多言語,末梢道:“可剿除此人?!焙钆d看罷,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道:“師父兀自三次無禮,今夜定是壞他性命!”向趙正道:“久聞清德,幸得相會!”即時置酒相待,晚飯過了,安排趙正在客房里睡,侯興夫婦在門前做夜作。
  趙正只聞得房里一陣臭氣,尋來尋去,床底下一個大缸。
  探手打一摸,一顆人頭;又打一摸,一只人手共人腳。趙正搬出后門頭,都把索子縛了,掛在后門屋檐上。關了后門,再入房里,只聽得婦女道:“二哥,好下手!”侯興道:“二嫂,使未得!更等他落忽些個?!眿D女道:“二哥,看他今日把出金銀釵子,有二三百只。今夜對副他了,明日且把來做一頭戴,教人唱采則個?!壁w正聽得道:“好也!他兩個要恁地對副我性命,不妨得?!?br />   侯興一個兒子,十來歲,叫做伴哥,發脾寒,害在床上。
  趙正去他房里,抱那小的安在趙正床上,把被來蓋了,先走出后門去。不多時,侯興渾家把著一碗燈,侯興把一把劈柴大斧頭,推開趙正房門,見被蓋著個人在那里睡,和被和人,兩下斧頭,砍做三段。侯興揭起被來看了一看,叫聲:“苦也!
  二嫂,殺了的是我兒子伴哥!”兩夫妻號天灑地哭起來。趙正在后門叫道:“你沒事自殺了兒子則甚?趙正卻在這里?!焙钆d聽得焦燥,拿起劈柴斧趕那趙正,慌忙走出后門去,只見撲地撞著侯興額頭,看時卻是人頭、人腳、人手掛在屋檐上、一似鬧竿兒相似。侯興教渾家都搬將入去,直上去趕。
  趙正見他來趕,前頭是一派溪水。趙正是平江府人,會弄水,打一跳,跳在溪水里。后頭侯興也跳在水里來趕。趙正一分一蹬,頃刻之間,過了對岸。侯興也會水,來得遲些個。趙正先走上岸,脫下衣裳擠教干。侯興趕那趙正,從四更前后,到五更二點時候,趕十一二里,直到順天新鄭門一個浴堂。趙正入那浴堂里洗面,一道烘衣裳。正洗面間,只見一個人把兩只手去趙正兩腿上打一掣,掣番趙正。趙正見侯興來掣他,把兩禿膝樁番侯興,倒在下面,只顧打。
  只見一個獄家院子打扮的老兒進前道:“你們看我面放手罷?!壁w正和侯興抬頭看時,不是別人,卻是師父宋四公,一家唱個大喏,直下便拜。宋四公勸了,將他兩個去湯店里吃盞湯。侯興與師父說前面許多事。宋四公道:“如今一切休論。
  則是趙二哥明朝入東京去,那金梁橋下,一個賣酸餡的,也是我們行院,姓王,名秀。這漢走得樓閣沒賽,起個渾名,喚做‘病貓兒’。他家在大相國寺后面院子里祝他那賣酸餡架兒上一個大金絲罐,是定州中山府窖變了燒出來的,他惜似氣命。你如何去拿得他的?”趙正道:“不妨?!钡瘸情T開了,到日中前后,約師父只在侯興處。
  趙正打扮做一個磚頂背系帶頭巾,皂羅文武帶背兒,走到金梁橋下,見一抱架兒,上面一個大金絲罐,根底立著一個老兒:鄆州單青紗現頂兒頭巾,身上著一領筩楊柳子布衫。腰里玉井欄手巾,抄著腰。
  趙正道:“這個便是王秀了?!壁w正走過金架橋來,去米鋪前撮幾顆紅米,又去菜擔上摘些個葉子,和米和葉子,安在口里,一處嚼教碎。再走到王秀架子邊,漾下六文錢,買兩個酸餡,特骨地脫一文在地下。王秀去拾那地上一文錢,被趙正吐那米和菜在頭巾上,自把了酸餡去。卻在金梁橋頂上立地,見個小的跳將來,趙正道:“小哥,與你五文錢,你看那賣酸餡王公頭巾上一堆蟲蟻屎,你去說與他,不要道我說?!?br />   那小的真個去說道:“王公,你看頭巾上?!蓖跣愠骂^巾來,只道是蟲蟻屎,入去茶坊里揩抹了。走出來架子上看時,不見了那金絲罐。
  原來趙正見王秀入茶坊去揩那頭巾,等他眼慢,拿在袖子里便行,一徑走往侯興家去。宋四公和侯興看了,吃一驚。
  趙正道:“我不要他的,送還他老婆休!”趙正去房里換了一頂搭颯頭巾,底下舊麻鞋,著領舊布衫,手把著金絲罐,直走去大相國寺后院子里。見王秀的老婆,唱個喏了道:“公公教我歸來,問婆婆取一領新布衫、汗衫、褲子、新鞋襪,有金絲罐在這里表照?!逼抛硬恢怯?,收了金絲罐,取出許多衣裳,分付趙正。趙正接得了,再走去見宋四公和侯興道:“師父,我把金絲罐去他家換許多衣裳在這里。我們三個少間同去送還他,博個笑聲。我且著了去閑走一回耍子?!?br />   趙正便把王秀許多衣裳著了,再入城里,去桑家瓦里,閑走一回,買酒買點心吃了,走出瓦子外面來。
  卻待過金梁橋,只聽得有人叫:“趙二官人!”趙正回過頭來看時,卻是師父宋四公和侯興。三個同去金梁橋下,見王秀在那里賣酸餡。宋四公道:“王公拜茶?!蓖跣阋娏藥煾负秃疃?,看了趙正,問宋四公道:“這個客長是兀誰?”宋四公恰待說,被趙正拖起去,教宋四公:“未要說我姓名,只道我是你親戚,我自別有道理?!蓖跣阌謫枎煾福骸斑@客長高姓?”宋四公道:“是我的親戚,我將他來京師閑走?!蓖跣愕溃骸叭绱??!奔磿r寄了酸餡架兒在茶坊,四個同出順天新鄭門外僻靜酒店,去買些酒吃。
  入那酒店去,酒保篩酒來,一杯兩盞,酒至三巡。王秀道:“師父,我今朝嘔氣。方才挑那架子出來,一個人買酸餡,脫一錢在地下。我去拾那一錢,不知甚蟲蟻屙在我頭巾上。我入茶坊去揩頭巾出來,不見了金絲罐,一日好悶!”宋四公道:“那人好大膽,在你跟前賣弄得,也算有本事了。你休要氣悶,到明日閑暇時,大家和你查訪這金絲罐。又沒三件兩件,好歹要討個下落,不到得失脫?!壁w正肚里,只是暗暗的笑,四個都吃得醉,日晚了,各自歸。
  且說王秀歸家去,老婆問道:“大哥,你恰才教人把金絲罐歸來?”王秀道:“不曾?!崩掀湃淼溃骸霸谶@里,卻把了幾件衣裳去?!蓖跣銢]猜道是誰,猛然想起今日宋四公的親戚,身上穿一套衣裳,好似我家的。心上委決不下,肚里又悶,提一角酒,索性和婆子吃個醉,解衣卸帶了睡。王秀道:“婆婆,我兩個多時不曾做一處?!逼抛拥溃骸澳阍S多年紀了,兀自鬼亂!”王秀道:“婆婆,你豈不聞:‘后生猶自可,老的急似火?!蓖跣阍缫七^共頭,在婆子頭邊,做一班半點兒事,兀自未了當。
  原來趙正見兩個醉,掇開門躲在床底下,聽得兩個鬼亂,把尿盆去房門上打一抧。王秀和婆子吃了一驚,鬼慌起來??磿r,見個人從床底下趲將出來,手提一包兒。王秀就燈光下仔細認時,卻是和宋四公、侯興同吃酒的客長。王秀道:“你做甚么?”趙正道:“宋四公教還你包兒?!蓖豕恿丝磿r,卻是許多衣裳。再問:“你是甚人?”趙正道:“小弟便是姑蘇平江府趙正?!蓖跣愕溃骸叭绱?,久聞清名?!币虼税葑R。便留趙正睡了一夜。
  次日,將著他閑走。王秀道:“你見白虎橋下大宅子,便是錢大王府,好拳財?!壁w正道:“我們晚些下手?!蓖跣愕溃骸耙埠??!钡饺那昂?,趙正打個地洞,去錢大王土庫偷了三萬貫錢正贓,一條暗花盤龍羊脂白玉帶。王秀在外接應,共他歸去家里去躲。明日,錢大王寫封簡子與滕大尹。大尹看了,大怒道:“帝輦之下:有這般賊人!”即時差緝捕使臣馬翰,限三日內要捉錢府做不是的賊人。
  馬觀察馬翰得了臺旨,分付眾做公的落宿,自歸到大相國寺前。只見一個人背系帶磚頂頭巾,也著上一領紫衫,道:“觀察拜茶?!蓖氩璺焕?,上灶點茶來。那著紫衫的人懷里取出一裹松子胡桃仁,傾在兩盞茶里。觀察問道:“尊官高姓?”
  那個人道:“姓趙,名正,昨夜錢府做賊的便是小子?!瘪R觀察聽得,脊背汗流,卻待等眾做公的過捉他。吃了盞茶,只見天在下,地在上,吃擺番了。趙正道:“觀察醉也?!狈鲎∷?,取出一件作怪動使剪子,剪下觀察一半衫袖,安在袖里,還了茶錢。分付茶博士道:“我去叫人來扶觀察?!壁w正自去。
  兩碗飯間,馬觀察肚里藥過了,蘇醒起來??蹿w正不見了,馬觀察走歸去。
  睡了一夜,明日天曉,隨大尹朝殿。大尹騎著馬,恰待入宣德門去,只見一個人裹頂彎角帽子,著上一領皂衫,攔著馬前,唱個大喏,道:“錢大王有札目上呈?!彪笠恿?,那個人唱喏自去。大尹就馬上看時,腰裹金魚帶不見撻尾。簡上寫道:“姑蘇賊人趙正,拜稟大尹尚書:所有錢府失物,系是正偷了。若是大尹要來尋趙正家里,遠則十萬八千,近則只在目前?!贝笠戳嗽浇乖?,朝殿回衙,即時升廳,引放民戶詞狀。詞狀人拋箱,大尹看到第十來紙狀,有狀子上面也不依式論訴甚么事,去那狀上只寫一只《西江月》曲兒,道是:是水歸于大海,閑漢總入京都。三都捉事馬司徒,衫褙難為作主。盜了親王玉帶,剪除大尹金魚。要知閑漢姓名無?小月傍邊疋士。
  大尹看罷道:“這個又是趙正,直恁地手高?!奔磫抉R觀察馬翰來,問他捉賊消息。馬翰道:“小人因不認得賊人趙正,昨日當面挫過。這賊委的手高,小人訪得他是鄭州宋四公的師弟。若拿得宋四,便有了趙正?!彬v大尹猛然想起,那宋四因盜了張富家的土庫,見告失狀未獲。即喚王七殿直王遵,分付他協同馬翰訪捉賊人宋四、趙正。王殿直王遵稟道:“這賊人蹤跡難定,求相公寬限時日;又須官給賞錢,出榜懸掛,那貪著賞錢的便來出首,這公事便容易了辦?!彪笠犃?,立限一個月緝獲;依他寫下榜文,如有緝知真贓來報者,官給賞錢一千貫。
  馬翰和王遵領了榜文,徑到錢大王府中,稟了錢大王,求他添上賞錢。錢大王也注了一千貫。兩個又到禁魂張員外家來,也要他出賞。張員外見在失了五萬貫財物,那里肯出賞錢!眾人道:“員外休得為小失大。捕得著時,好一主大贓追還你。府尹相公也替你出賞,錢大王也注了一千貫。你卻不肯時,大尹知道,卻不好看相?!睆垎T外說不過了,另寫個賞單,勉強寫足了五百貫。馬觀察將去府前張掛,一面與王殿直約會,分路挨查。
  那時府前看榜的人山人海,宋四公也看了榜,去尋趙正來商議。趙正道:“可奈王遵、馬翰日前無怨,定要加添賞錢緝獲我們;又可奈張員外慳吝,別的都出一千貫,偏你只出五百貫,把我們看得恁賤!我們如何去蒿惱他一番,之出得氣?!彼嗡墓补智胺跗叩钪鳖I人來拿他,又怪馬觀察當官稟出趙正是他徒弟。當下兩人你商我量,定下一條計策,齊聲道:“妙哉!”趙正便將錢大王府中這條暗花盤龍羊脂白玉帶遞與宋四公,四公將禁魂張員外家金珠一包就中檢出幾件有名的寶物,遞與趙正。兩下分別各自去行事。
  且說宋四公才轉身,正遇著向日張員外門首捉笊籬的哥哥,一把扯出順天新鄭門,直到侯興家里歇腳。便道:“我今日有用你之處?!蹦亲襟苫h的便道:“恩人有何差使?并不敢違?!彼嗡墓溃骸白鞒赡愠靡磺ж炲X養家則個?!蹦亲襟苫h的到吃一驚,叫道:“罪過!小人沒福消受?!彼嗡墓溃骸澳阒灰牢?,自有好處?!比〕霭祷ūP龍羊脂白玉帶,教侯興扮作內官模樣:“把這條帶去禁魂張員外解庫里去解錢。這帶是無價之寶,只要解他三百貫,卻對他說:‘三日便來取贖,若不贖時,再加絕二百貫。你且放在鋪內,慢些子收藏則個?!焙钆d依計去了。
  張員外是貪財之人,見了這帶,有些利息,不問來由,當去三百貫足錢。侯興取錢回覆宋四公。宋四公卻教捉笊籬的到錢大王門上揭榜出首。錢大王聽說獲得真贓,便喚捉笊籬的面審。捉笊籬的說道:“小的去解庫中當錢,正遇那主管,將白玉帶賣與北邊一個客人,索價一千五百兩。有人說是大王府里來的,故此小的出首?!卞X大王差下百十名軍校,教捉笊籬的做眼,飛也似跑到禁魂張員外家,不由分說,到解庫中一搜,搜出了這條暗花盤龍羊脂白玉帶。張員外走出來分辯時,這些個眾軍校,那里來管你三十二十一,一條索子扣頭,和解庫中兩個主管,都拿來見錢大王。錢大王見了這條帶,明是真贓,首人不虛,便寫個鈞帖,付與捉笊籬的,庫上支一千貫賞錢。
  錢大王打轎,親往開封府拜滕大尹,將玉帶及張富一干人送去拷問。大尹自己緝獲不著,到是錢大王送來,好生慚愧,便罵道:“你前日到本府告失狀,開載許多金珠寶貝。我想你庶民之家,那得許多東西?卻原來放線做賊!你實說這玉帶甚人偷來的?”張富道:“小的祖遺財物,并非做賊窩贓。
  這條帶是昨日申牌時分,一個內官拿來,解了三百貫錢去的?!?br />   大尹道:“錢大王府里失了暗花盤龍羊脂白玉帶,你豈不曉得?
  怎肯不審來歷,當錢與他?如今這內官何在?明明是一派胡說!”喝教獄卒,將張富和兩個主管一齊用刑,都打得皮開肉綻,鮮血迸流。張富受苦不過,情愿責限三日,要出去挨獲當帶之人。三日獲不著,甘心認罪。滕大尹心上也有些疑慮,只將兩個主管監候。卻差獄卒押著張富,準他立限三日回話。
  張富眼淚汪汪,出了府門,到一個酒店里坐下,且請獄卒吃三杯。方才舉盞,只見外面踱個老兒入來,問道:“那一個是張員外?”張富低著頭,不敢答應。獄卒便問:“閣下是誰?要尋張員外則甚?”那老兒道:“老漢有個喜信要報他,特到他解庫前,聞說有官事在府前,老漢跟尋至此?!睆埞俜讲牌鹕淼溃骸霸谙卤闶菑埜?,不審有何喜信見報?請就此坐講?!?br />   那老兒捱著張員外身邊坐下,問道:“員外土庫中失物,曾緝知下落否?”張員外道:“在下不知?!蹦抢蟽旱溃骸袄蠞h到曉得三分,特來相報員外。若不信時,老漢愿指引同去起贓。見了真正贓物,老漢方敢領賞?!睆垎T外大喜道:“若起得這五萬貫贓物,便賠償錢大王,也還有余。拚些上下使用,身上也得干凈?!北銌柕溃骸袄险杉热坏拇_,且說是何名姓?”那老兒向耳邊低低說了幾句,張員外大驚道:“怕沒此事?!崩蟽旱溃骸袄蠞h情愿到府中出個首狀,若起不出真贓,老漢自認罪?!?br />   張員外大喜道:“且屈老丈同在此吃三杯,等大尹晚堂,一同去稟?!?br />   當下四人飲酒半醉,恰好大尹升廳。張員外買張紙,教老兒寫了首狀,四人一齊進府出首。滕大尹看了王保狀詞,卻是說馬觀察、王殿直做賊,偷了張富家財,心中想道:“他兩個積年捕賊,那有此事?”便問王保道:“你莫非挾仇陷害么?
  有什么證據?”王保老兒道:“小的在鄭州經紀,見兩個人把許多金珠在彼兌換。他說家里還藏得有,要換時再取來。小的認得他是本府差來緝事的,他如何有許多寶物?心下疑惑。
  今見張富失單,所開寶物相像,小的情愿跟同張富到彼搜尋。
  如若沒有,甘當認罪?!彪笠菩挪恍?,便差李觀察李順,領著眼明手快的公人,一同王保、張富前去。
  此時馬觀察馬翰與王七殿直王遵,但在各縣挨緝兩宗盜案未歸。眾人先到王殿直家,發聲喊,徑奔入來。王七殿直的老婆,抱著三歲的孩子,正在窗前吃棗糕,引著耍子。見眾人羅唣,吃了一驚,正不知什么緣故??峙聡槈牧撕⒆?,把袖榅子掩了耳朵,把著進房。眾人隨著腳跟兒走,圍住婆娘問道:“張員外家贓物,藏在那里?”婆娘只光著眼,不知那里說起。眾人見婆娘不言不語,一齊掀箱傾籠,搜尋了一回。
  雖有幾件銀釵飾和些衣服,并沒贓證。李觀察卻待埋怨王保,只見王保低著頭,向床底下鉆去,在貼壁床腳下解下一個包兒,笑嘻嘻的捧將出來。眾人打開看時,卻是八寶嵌花金杯一對,金鑲玳瑁杯十只,北珠念珠一串。張員外認得是土庫中東西,還痛起來,放聲大哭。連婆娘也不知這物事那里來的,慌做一堆,開了口合不得,垂了手抬不起。眾人不由分說,將一條索子,扣了婆娘的頸。婆娘哭哭啼啼,將孩子寄在鄰家,只得隨著眾人走路。眾人再到馬觀察家,混亂了一常又是王保點點搠搠,在屋檐瓦欞內搜出珍珠一包,嵌寶金釧等物,張員外也都認得。
  兩家妻小都帶到府前,滕大尹兀自坐在廳上,專等回話。
  見眾人蜂擁進來,階下列著許多贓物,說是床腳上、瓦欞內搜出,見有張富識認是真。滕大尹大驚道:“常聞得捉賊的就做賊,不想王遵、馬翰真個做下這般勾當!”喝教將兩家妻小監候,立限速拿正賊,所獲贓物暫寄庫。首人在外聽候,待贓物明白,照額領賞。張富磕頭稟道:“小人是有碗飯吃的人家,錢大王府中玉帶跟由,小人委實不知。今小的家中被盜贓物,既有的據,小人認了晦氣,情愿將來賠償錢府。望相公方便,釋放小人和那兩個主管,萬代陰德?!彪笠橹獜埜辉┩?,許他召保在外。王保跟張員外到家,要了他五百貫賞錢去了。原來王保就是王秀,渾名“病貓兒”,他走得樓閣沒賽。宋四公定下計策,故意將禁魂張員外家土庫中贓物,預教王秀潛地埋藏兩家床頭屋檐等處,卻教他改名王保,出首起贓,官府那里知道!
  卻說王遵、馬翰正在各府緝獲公事,聞得妻小吃了官司,急忙回來見滕大尹。滕大尹不由分說,用起刑法,打得希爛,要他招承張富贓物,二人那肯招認?大尹教監中放出兩家的老婆來,都面面相覷,沒處分辯,連大尹也委決不下,都發監候。次日又拘張富到官,勸他且將己財賠了錢大王府中失物,“待從容退贓還你?!睆埜槐还俑评詹贿^,只得承認了。
  歸家想想,又惱又悶,又不舍得家財,在土庫中自縊而死。
  可惜有名的禁魂張員外,只為“慳吝”二字,惹出大禍,連性命都喪了。那王七殿直王遵、馬觀察馬翰,后來俱死于獄中。這一班賊盜,公然在東京做歹事,飲美酒,宿名娼,沒人奈何得他。那時節東京擾亂,家家戶戶,不得太平。直待包龍圖相公做了府尹,這一班賊盜方才懼怕,各散去訖,地方始得寧靜。有詩為證,詩云:只因貪吝惹非殃,引到東京盜賊狂。
  虧殺龍圖包大尹,始知官好自民安。

“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情戀落花”一句最早出現在明代馮夢龍的 《喻世明言·
第十三卷 張道陵七試趙升
》,而非《溫州龍翔竹庵士珪禪師》之文,此為子虛烏有。

窮馬周遭際賣縋媼

圖片 1

前程暗漆本難知,秋月春花各有時。靜聽天公分付去,何須昏夜苦奔馳?

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情戀落花

話說大唐貞觀改元,太宗皇帝仁明有道,信用賢臣。文有十八學士,武有十八路總管。真個是:鴛班濟濟,鷺序彬彬。凡天下育才有智之人,無不舉薦在位,盡其抱負。所以天下太平,萬民安樂。就中單表一人,姓馬,名周,表字賓王,博州往乎人氏。父母雙亡,一貧如洗;年過一旬,尚未娶妻,單單只剩一身。自幼精通書史,廣有學問;志氣謀略,件件過人。只為孤貧無援,沒有人薦拔他。分明是一條神龍困于泥淖之中,飛騰不得。眼見別人才學萬倍不如他的,一個個出身通顯,享用爵祿,偏則自家懷才不遇。每曰郁郁自嘆道:“時也,運也,命也?!币簧鷴甑靡桓焙镁屏?,悶來時只是飲酒,盡醉方休。日常飯食,有一頓,沒一頓,都不計較;單少不得杯中之物。若自己沒錢買時,打聽鄰家有酒。便去瞳吃。卻大模大樣,不謹慎,酒后又要狂言亂叫、發風罵坐。這伙一鄰四舍被他聯噪的不耐煩,沒一個不厭他。背后喚他做“窮馬周”,又喚他是“酒鬼”。那馬周曉得了,也全不在心上。正是:未逢龍虎會,一任馬牛呼。

不過縱使如此,我仍心有所動。

且說博州刺史姓達,名奚,素聞馬周明經有學,聘他為本州助教之職。到任之曰,眾秀才攜酒稱貿,不覺吃得大醉。次日,刺史親到學官請教。馬周幾自中酒,爬身不起。刺史大怒而去。馬周醒后,曉得刺史曾到,特往州衙謝罪,被刺史責備了許多說話。馬周口中唯唯,只是不能使改。每通門生執經問難,便留住他同飲。支得傣錢,都付與酒家,幾自不敷,依據曰在門生家喝酒。一日,吃醉了,兩個門生左右扶住,一路歌詠而回。恰好遇著刺史前導,喝他回避,馬周那里肯退步?喧著雙眼到罵人起來,又被刺史當街發作了一場。馬周當時酒醉不知,次日醒后,門生又來勸馬周,在刺史處告罪。馬周嘆口氣道:“我只為孤貧無援,欲圖個進身之階,所以屈志于人。今因酒過,屢被刺史責辱,何面目又去鞠躬取憐?古人不為五斗米析腰,這個助教官兒也不是我終身養老之事?!北惆压桓堕T生,教他繳還刺史,仰天笑,出門而去。正是:此去好憑一寸舌,再來不值一文錢。自古道:水不激不躍,人不激不奮。馬周只為吃酒上受刺史責辱不過,嘆口氣出門,到一個去處,遇了一個人提攜,直做到吏部尚書地位。此是后話。

落花遇見流水,實屬天意,而流水不戀落花,亦是無奈。

且說如今到那里去?他想著:“沖州撞府,沒甚大遭際,則除是長安帝都,公侯卿相中,有個能舉薦的蕭相國,識賢才的魏無知,討個出頭日子,方遂乎生之愿?!蓖麇七姸?。不一日,來到新豐。原來那新豐城是漢高皇所筑。高皇生于豐里,后來起兵,誅秦滅項,做了大漢天子,尊其父為太上皇。太上皇在長安城中,思想故鄉風景。高皇命巧匠照依故豐,建造此城,遷豐人來居住。凡街市、屋宇,與豐里制度一般無二。把張家雞兒、李家犬兒,縱放在街上,那雞犬也都認得自家門首,各自歸家。太上皇大喜,賜名新豐。今日大唐仍建都于長安,這新豐總是關內之地,市井稠密,好不熱鬧!只這招商旅店,也不知多少。

我們的萍水相逢、擦肩而過,你的無意回顧。我的一見鐘情。最終成了你轉瞬即逝的人生一幕而我經久難忘的相思。

馬周來到新豐市上,天色己晚,只揀個大大客店,踱將進去。但見紅塵滾滾,車馬紛紛,許多商販客人,馱著貨物,挨一頂五的進店安歇。店主王公迎接了,慌忙指派房頭,堆放行旅。眾客人尋行逐隊,各據坐頭,討漿索酒。小二哥搬運不迭,忙得似走馬燈一般。馬周獨自個冷清清地坐在一邊,并沒半個人睬他。馬周心中不忿,拍案大叫道:“主人家,你好欺負人!偏俺不是客,你就不來照顧,是何道理?”王公聽得發作,便來收科道:“客官個須發怒。那邊人眾,只得先安放他;你只一位,卻容易答應。但是用酒用飯,只管分付老漢就是?!瘪R周道:“俺一路行來,沒有洗腳,且討些干凈熱水用用?!蓖豕溃骸板佔硬环奖?,要熱水再等一會?!瘪R周道:“既如此,先取酒來?!蓖豕溃骸坝枚嗌倬??”馬周指著對面大座頭上一伙客人,向主人家道:“他們用多少,俺也用多少?!蓖豕溃骸八麄兾逦豢腿?,每人用一斗好酒?!瘪R周道:“論起來還不勾俺半醉,但俺途中節飲,也只用五斗罷。有好嘎飯盡你搬來?!蓖豕指缎《^了。一連暖五斗酒,放在桌上,擺一只大磁甌,幾碗肉菜之類。馬周舉匝獨酌,旁若無人。約莫吃了一斗有余,討個洗腳盆來,把剩下的酒,都傾在里面;驪脫雙靴,便伸腳下去洗灌。眾客見了,無不驚怪。王公暗暗稱奇,知其非常人也。同時岑文本畫得有《馬周濯足圖》,后有煙波釣叟題贊于上,贊曰:

這么“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戲劇性場景,但多情總被無情惱,那無情的風景,總讓人牽懷。

世人尚口,吾獨尊足。

你永遠不會知道,你驚艷了我的時光,同時也溫柔了我的歲月。我也不會讓你知道,你是我珍藏的回憶。

口易興波,足能涉陸。

處下不傾,干雖可逐。

勞重賞薄,無言忍辱。

酬之以酒,慰爾仆仆。

今爾右忱,勝吾厭腹。

吁嗟賓王,見趁凡俗。

當夜安歇無話。次日,王公早起會鈔,打發行客登程。馬周身無財物,想天氣漸熱了,便脫下狐襲與王公當酒錢。王公見他是個慷慨之士,又嫌狐襲價重,再四推辭不受。馬周索筆,題詩壁上。詩云:

古人感一飯,干金棄如展。

巴箸安足酬?所重在知己。

我飲新豐酒,狐裘力用抵。

賢哉主人翁,意氣傾間里!

后寫往乎人馬周題。王公見他寫作俱高,心中十分敬重。便問:“馬先生如今何往?”馬周道:“欲往長安求名?!蓖豕溃骸霸邢嗍煸⑺??”馬周回道:“沒有?!蓖豕溃骸榜R先生大才,此去必然富貴。但長安乃米珠薪桂之地,先生資釜既空,將何存立?老夫有個外甥女,嫁在彼處萬壽街賣彈趙一郎家。老夫寫封書,送先生到彼作寓,比別家還省事:更有白銀一兩,權助路資,休嫌菲薄?!瘪R周感其厚意,只得受了。王公寫書已畢,遞與馬周。馬周道:“他日寸進,決不相忘?!弊髦x而別。

行至長安,果然是花天錦地,比新豐市又不相同。馬周徑問到萬壽街趙賣縋家,將王公書信投遞。原來趙家積世賣這粉食為生,前年趙一郎已故了。他老婆在家守寡,接管店面,這就是新豐店中王公的外甥女兒。年紀雖然一十有余,幾自豐艷勝人。京師人順口都喚他做“賣縋媼”。北方的“媼”字,即如南方的“媽”字一般。這王媼初時坐店賣縋,神相袁天罡一見大驚,嘆道:“此媼面如滿月,唇若紅蓮,聲響神清,山根不斷,乃大貴之相!他日定為一品夫人,如何屈居此地?”偶在中郎將常何面前,談及此事。常何深信袁天罡之語,分付蒼頭,只以買縋為名,每曰到他店中閑話,說發王媼嫁人,欲娶為妻。王媼只是干笑,全不統一。正是:姻緣本是前生定,不是姻緣莫強求。

卻說王媼隔夜得一異夢,夢見一匹自馬,自東而來到他店中,把縋一口吃盡。自己執箠趕逐,不覺騰上馬背。那馬化為火龍,沖天而去。醒來滿身都熱,思想此夢非常。恰好這一日,接得母舅王公之信,送個姓馬的客人到來;又與周身穿自衣。王媼心中大疑,就留住店中作寓。一日一餐,殷勤供給。那馬周恰似理之當然一般,絕無謙遜之意。這里王媼也始終不怠。災區耐鄰里中有一班淳蕩子弟,乎曰見王媼是個俏麗孤孀,閑常時倚門靠壁,不一不四,輕嘴薄舌的狂言挑撥,王媼全不招惹!眾人到也道他正氣。今番見他留個遠方單身客在家,未免言一語四,選出許多議論。,王媼是個精細的人,早己察聽在耳朵里,便對馬周道:“踐妾本欲相留,親孀婦之家,人言不雅。先生前程遠大,宣擇高校棲止,以圖上進;若埋沒大才于此,枉自可惜?!瘪R周道:“小生情愿為人館賓,但無路可投耳?!?/p>

言之未己,只見常中郎家蒼頭又來買縋。王媼想著常何是個武臣,必定少不得文士相幫。乃向蒼頭問道:“有個薄親馬秀才,飽學之士,在此覓一館舍,未知你老爺用得著否?”蒼頭答應道:“甚好?!痹瓉砟菚r正值天旱,太宗皇帝謠五品以上官員,都要悉心竭慮,直言得失,以憑采用。論常何官職,也該具奏,正欲訪求飽學之士,請他代筆,恰好王媼說起馬秀才,分明是饑時飯,渴時漿,正搔著癢處。蒼頭回去察知常何,常何大喜,即刻道人備馬來迎。馬周別了王媼,來到常中郎家里。常何見馬周一表非俗,好生欽敬。當日置酒相持,打掃書館,留馬周歇宿。

次日,常何取自金二十兩,彩絹十端,親送到館中,權為贄禮。就將圣旨求言一事,與馬周商議。馬周索取筆研,拂開素紙,手不停揮,草成便宜二十條。常何嘆服不己。連夜繕寫齊整,明日早朝進皇御覽。太宗皇帝看罷,事事稱善。便問常何道:“此等見識議論,非卿所及,卿從何處得來?”常何拜伏在地,口稱:“死罪!這便宜二十條,臣愚實不能建自。此乃臣家客馬周所為也?!碧诨实鄣溃骸榜R周何在?可速宣來見聯?!秉S門官奉了圣旨,徑到常中郎家宣馬周。馬周吃了早酒,正在鼾睡,呼喚不醒。又是一道旨意下來催促。到第一遍,常何自來了。此見太宗皇帝愛才之極也。史官有詩云:

一道征書絡繹催,貞觀天子惜賢才。朝廷愛士皆如此,安得英雄困草萊?

常何親到書館中,教館童扶起馬周,用涼水噴面,馬周方才蘇醒。聞知圣旨,慌忙上馬。常何引到金鑾見駕。拜舞己畢,太宗玉音問道:“卿何處人氏?曾出仕否?”馬周奏道:“臣乃往乎縣人,曾為博州助教。因不得其志,棄官來游京都。今獲勤天顏,實出萬幸?!碧诜较?。即日拜為監察御史,欽賜袍笏官帶。馬周穿著了,謝恩而出。仍到常何家,拜謝舉薦之德。常何重開筵席,把灑稱貿。

至晚酒散,常何不敢屈留馬周在書館住宿。欲備轎馬,送到令親王媼家去。馬周道:“王媼原非親戚,不過借宿其家而己?!背:未篌@,問道:“御史公有宅眷否?”馬周道:“慚愧,實因家貧未娶?!背:蔚溃骸霸焱嵯壬嗤鯆嬘幸黄贩蛉酥F,只怕是令親,或有妨礙;既然萍水相逢,便是天緣。御史公若不嫌棄,下官即當作伐?!瘪R周感王媼殷勤,亦有此意,便道:“若得先輩玉成,深荷大德?!笔峭?,馬周仍在常家安歇。

次早,馬周又同常何面君。那時勒虜突撅反叛,太宗皇帝正道四大總管出兵征剿,命馬周獻乎虜策。馬周在御前,口誦如流,句句中了圣意,改為給事中之職。常何舉賢有功,賜絹百匹。常何謝恩出朝,分付馬上就引到賣縋店中,要請王媼相見。王媼還只道常中郎強要娶他,慌忙躲過,那里肯出來。常何坐在店中,叫蒼頭去尋個老年鄰姬,督他傳話:“今日常中郎來此,非為別事,專為馬給諫求親?!蓖鯆媶柶淝橛?,方知馬給諫就是馬周。向時白馬化龍之夢,今己驗矣。此乃天付姻緣,不可違也。常何見王媼允從了,便將御賜絹匹,督馬周行聘;賃下一所空宅,教馬周住下。擇個吉曰,與王媼成親,百官都來慶貿。正是:分明乞相寒懦,忽作朝家貴客。王媼嫁了馬周,把自己一家一火,都搬到馬家來了。里中無不稱羨,這也不在話下。

卻說馬周自從遇了太宗皇帝,言無不聽,諫無不從,不上一年,直做到吏部尚書,王媼封做夫人之職。那新豐店主人王公,知馬周發跡榮貴,特到長安望他,就便先看看外甥女。行至萬壽街,己不見了賣縋店,只道遷居去了。細問鄰舍,才曉得外甥女已寡,晚嫁的就是馬尚書,王公這場歡喜非通小可。問到尚書府中,與馬周夫婦相見,各敘些舊話。住了月余,辭別要行。馬周將干金相贈,王公那里肯受。馬周道:“壁上詩句猶在,一飯干金,豈可忘也?”王公方才收了,作謝而回,遂為新豐富民。此乃投瓜報玉,腦恩報恩,也不在話下。

再說達奚刺吏,因丁忱回籍,服滿到京。聞馬周為吏部尚書,自知得罪,心下憂惶,不敢補官。馬周曉得此情,再一請他相見。達奚拜倒在地,口稱:“有眼不識泰山,望乞恕罪?!瘪R周慌忙扶起道:“刺史教訓諸生,正宣取端謹之士。嗜酒狂呼,此乃馬周之罪,非賢刺史之過也?!奔慈张e薦達奚為京兆尹。京師官員見馬周度量寬烘,無不敬服。馬周終身富貴,與王媼偕老。后人有詩嘆云

一代名臣屬酒人,賣縋王媼辦奇人。時人不具波折眼,枉使明珠混俗塵。

古典文學原文賞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聯網,轉載請注明出處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