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我是一只妖

摘要:
丫頭,我覺得白羽死的有點蹊蹺。在妖王的地盤上,那些妖應該沒那么容易進來才對。而且還是白羽生產那天,雖說會忙,但是她的安全應該有人護著才對。照她寫的似乎和那個妖王有關,而且她還讓我們別和妖王扯上關系。幸

圖片 1

圖片 2

摘要:
玫瑰花藤妖嬈的纏繞在一起,布滿了整個山洞,遍地的紅玫瑰如血一般怒放,艷紅的朱唇微啟,詭異的玫瑰花紋順著肩部致腰際嫵媚的綻放。汀好看的眉頭微皺,一不留神居然被傷到了。玉指撩過還帶有霧氣的池水,池水滑過

摘要:
在一個小島上,有處景色叫蛇院蛇院里面養著好多條蛇,其中有一條大蟒,通靈性的大蟒。大蟒長得很漂亮,他有一身金黃色的鱗片,身子有成年男子的腿那么粗。它總是懶洋洋的躺在籠子里,像被霜打蔫的茄子。因此,他并不

“丫頭,我覺得白羽死的有點蹊蹺。在妖王的地盤上,那些妖應該沒那么容易進來才對。而且還是白羽生產那天,雖說會忙,但是她的安全應該有人護著才對。照她寫的似乎和那個妖王有關,而且她還讓我們別和妖王扯上關系。幸好別人看不懂,不然早毀了。我們去問問尹喬,白羽生產那天的事?!?/p>

圖片來自網絡

第一次見成軒之時我對他的印象就極不好,那時他坐在四人抬著的轎子里面,后面整整齊齊地跟著兩排小斯,我還以為是哪家出嫁的姑娘路過,正探出頭來想著看下熱鬧,轎子里面就傳出慵懶的聲音。

玫瑰花藤妖嬈的纏繞在一起,布滿了整個山洞,遍地的紅玫瑰如血一般怒放,艷紅的朱唇微啟,詭異的玫瑰花紋順著肩部致腰際嫵媚的綻放。

在一個小島上,有處景色叫“蛇院”蛇院里面養著好多條蛇,其中有一條大蟒,通靈性的大蟒。大蟒長得很漂亮,他有一身金黃色的鱗片,身子有成年男子的腿那么粗。它總是懶洋洋的躺在籠子里,像被霜打蔫的茄子。因此,他并不受游客的歡迎。蛇院為了生計,不得不引進一些新的動物。這一切,似乎都與大蟒無關,管理員羅時常罵道“啊呀!你這死畜生,不干活,還浪費糧食,又占地方,怎么不死啊,賤東西!”于是大蟒被移到后院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進食也由一月兩次減少到一次。

白翩翩已經有點激動了。兩人一個閃身便到了尹喬身邊。白翩翩激動的問“喬,白…我母后生我們那天的事,你還記得嗎?那時候有什么怪異的地方嗎?”

【妖會在夜里游走 會哭泣但沒有心】

一行人停下腳步,有下人殷勤地跑上前去掀開了青色的驕簾,動作很是麻利熟練。里面竟直走出一個活生生的男子,著實讓我的下巴狠狠地摔在地上。

汀好看的眉頭微皺,一不留神居然被傷到了。玉指撩過還帶有霧氣的池水,池水滑過肩頭如刀鋒一般銳利的傷口,周身的霧氣更濃了些。汀坐在這片霧靄中,時不時掬一捧池水灑在肩頭的傷口上,每灑一次都如萬箭穿心??墒锹?,傷口竟奇跡般的愈合了。

這天,大蟒正曬著太陽卻被一只球砸了腦袋,矮墻后傳出悉悉索索的聲音,接著一個五歲小女孩的頭就從那邊探了出來,接著,小女孩踩著自己剛才墊好的磚塊爬了上來。小腳在空中亂晃忽然踩到了什么東西,便順著爬了下來,藍落到了籠子上,大蟒便伸回自己的尾巴,又盤好。藍躡手躡腳的爬下籠子然后試圖去摸大蟒的頭,真的難以想象,一個僅五歲的女孩,怎會有這么大的膽子。大蟒把頭探過去給藍摸,藍笑了:“大蟒啊,你怎么一個在這???你肯定和我一樣,很討人厭吧!呵呵呵~”蛇發出嗚嗚的聲音藍欣喜地叫到:“好啊,藍也沒有朋友,以后,我們就是好朋友了嘻嘻嘻~”矮墻的后邊不合時宜地插進幾聲謾罵:“藍,你去哪了?妹妹的球呢?”是阿姨的聲音。還和著妹妹榟的哭聲?!百v家伙,又跑哪去了,還帶著梓的球,準是弄丟了梓的球然后逃掉了,看她回來我怎么收拾她!”梓爸爸的聲音可真難聽,他可嚇壞藍了。藍知道如果自己現在出去的話一定又是一頓痛打!但坐在地上,腦海里飄過自己被叔叔打的是傷的樣子不由得打了個寒顫。大蟒似乎明白了。它甩了甩尾巴,瞬間幻化成了人形。藍的五官過分的張大,滿臉寫著驚訝。蛇已幻化成一個約莫二十來歲的少年,一頭精干的短發,純白色的T恤,藍色牛仔褲,白色的運動鞋。眉宇之間閃著銳氣。一對炯炯有神的眼發出幽藍色的光。這是十歲的藍,見過最美的少年。蛇向藍伸出了手,然后帶著藍飛了起來,坐在了屋頂。藍看見梓爸爸那張布滿憤怒的臉,心頭涌起了莫名的恐懼。梓爸爸爬上矮墻,瞧見一只籠子,籠子邊,還放著梓的球
,藍屏住呼吸,抑制住加速的心跳。梓爸爸撿起球,邊往回走,嘴里還不忘咒罵著“該死!,準是知道闖禍了,逃掉了,看我回來怎么收拾她!”

尹喬脫口而出“記得丫,當時…”

-1-

下轎時令一個小斯穩穩地跪在地上讓他踩著,唯恐傷他一分一毫。他四處張望了一下,不耐煩的遣散了前來送行的小斯,信步走進了離我不遠的竹樓。


屋頂上,藍目瞪口呆盯著蛇妖張口結舌:“你…你是蛇妖?”蛇妖笑了笑,點了點頭:“對啊,我是蛇妖,你怕么?”不知是哪里來的勇氣,藍竟然挺起胸膛說道:“不怕!都是朋友了,怎么會怕呢,難不成,你會吃了我?”“呵呵呵,那當然不會~”“嘻嘻,對了大蛇,你叫什么名字???”“我?嗯,我叫阿諾!”“阿諾?那阿諾,你多大了?”“我可大了!”“可大了是多大了?”“我有500歲了呢!”“哇哦~,你都能當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了…”“呵呵…”……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尹喬就是不記得當時的事情可他又說記得。熙羽和白翩翩感到了不對勁。而后又問了好多都是這種狀況,就連翩若--她們的老爸也是不記得。熙羽感到了一個巨大的陰謀。熙羽心想:絕對是個很大的陰謀,我必須提升自己的法力才能保護小白。

我叫寂夜,活了三百年。

他這樣的人我在凡間的那些個話本里也是見過的,都是些個紈绔子弟,憑借著家中富裕就目無王法,欺壓百姓。話本的故事里這樣的人到最后沒幾個有好結果。

夜晚的錦都格外繁華熱鬧。

時間一分一秒特過去了,墨色降臨,藍要回家了,她肚子餓了,她即使知道,就算自己回了家,也不會得到吃的,還會被痛打一頓,可是,她就是想回家。阿諾將藍放在院子里,自己就靜靜的躺回了籠子,眼睛閉上,就睡著了。藍瞧了瞧這個曾經充滿歡笑的小院子,如今,卻已不是自己的家,到處都能看見爸爸媽媽的影子,自己卻是寄人籬下。想著想著,藍便抹起了眼淚。梓爸爸聽見門外的聲音,就走了出來,看見是藍便二話不說將藍提著耳朵拎了起來,藍痛得大哭,哭聲驚醒了矮墻后邊的阿諾。阿諾揉揉睡眼惺忪的雙眼,爬了起來?!百v東西,還敢哭?我讓你哭,我讓你哭,你再哭,再哭……”梓爸爸一遍又一遍的拍著藍的背。藍哭得更厲害了。梓爸爸便取來了棍子把對著藍。一棍子抽下去,藍痛得在地上搭起了滾,便滾還邊求饒“叔叔,別打了,叔叔,別打了,藍知道錯了,以后不敢了。叔叔叔叔…”梓爸爸一腳把藍踢到院子的角落“今晚不準吃飯!”走回家門,關上了門。阿諾哭了,怎么會這樣,她才十歲??!

熙羽壞笑了一下“丫頭,你想不想變得天下無敵,然后來保護老哥丫?!?/p>

容顏依舊如少女般鮮活,我是這樣,因為我是一只妖。

那竹樓是前幾日剛來了一伙人給蓋好的,為了蓋這竹樓砍倒了不少未成精的樹木。

春滿樓內,汀滿意的看著臺下那些如癡如醉的丑惡嘴臉,玉指抬起指向一個滿臉淫笑的男人,男人微怔,然后跟著汀走出了春滿樓。

阿諾翻過矮墻走到藍的身邊彎下腰為她擦淚,心疼的看著藍身上的灰土滲進血紅的傷口?!皩Σ黄?,我什么都做不了”“藍揚起臉瞧見了阿諾的淚,阿諾說:”我們家族有規定,如果誰和人類發生沖突,就把它拿去祭鷹?!八{伸手抱緊了阿諾”阿諾,我什么都沒有了,什么都沒有了,在我五歲的時候爸爸和媽媽就出車禍死了,他們說是我克死了爸爸和媽媽,他們搶走了爸爸媽媽的一切,現在,我什么都沒有了……嗚嗚嗚…“”不,你還有我!“

白翩翩查察覺到了一點“老哥,怎么了你的意思難道是要把那堆禁書里面的法術都學會?既然是禁書,那肯定有壞處的丫。老哥?!?/p>

食過不少人心,

伯克曾和我說,人心險惡,為達目的不折手段,一直以來讓我遠離些。我卻因此越發好奇,區區人類怎么可能斗的過妖,這下遇見了,可要好好試他一試。

在一個人少的巷子里,汀突然停下了腳步,湊近那個還未完全清醒的男人,低頭,咬住了他的脖子,很快那個男人變成一架骨架倒在地上。

熙羽點點頭“別說什么壞處不壞處的,你是懶得練吧。不管了,對外說我倆閉關修煉。再說了,我家丫頭這么聰明,一定很快就學會了的?!?/p>

游走在城市之中,埋藏在人類之中,

我是這片樹林里的一棵桃樹,名喚妖妖,本來桃樹是要修煉千年才能幻化出人行的,我的命甚好竟然誤打誤撞扎根在山中的水源之上,若是趕在了旱季就會有許多百姓上山前來供奉,我也跟著沾了不少的光,才五百年就化成了人形。

汀抬頭望向無盡的夜空,今天竟然如此順利,沒有了那個除妖師的阻撓竟然覺得有些乏味。汀皺了皺眉繼續向前走去。突然,一股淡淡的玫瑰香飄來,汀的嘴角緩緩暫放一抹玩弄的笑容,他還是來了,追了幾百年又怎會放棄這一次。

白翩翩壞笑了一下“嘿嘿,好的吧。老哥~要不一起唄?!薄?/p>

麻木且空洞的活著。

只可惜當前的法力還比較弱,只有在夜間才能活動。我又在林中過得頗為寂寞,偶然遇見了他,像是得了救命稻草般,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不遠處,一個挺拔的身影屹立在朦朧的月光下,依稀可見他如刀刻般深刻的臉部輪廓。

半年后?!袄细?,這堆東西都太簡單了。有沒有別的可以學了?!?/p>

-2-

我的本體離竹樓不遠,只有十余步的距離,可以清楚的看見成軒的一舉一動。

“你今天遲到了哦。”汀略帶戲虐的聲音在空中綻開傳入柳葉耳中。柳葉劍眉微皺,從身后拿出一朵似血的玫瑰。”汀,因為這個我才遲到。”汀看著那朵鮮紅的玫瑰,柳葉富有磁性的聲音如同魔咒一般使得她全身不得動彈。”汀…多好聽的名字,為何要生成一個嗜血如命的妖呢?”柳葉將玫瑰握在手中,向不遠處的汀走去。突然,汀的嘴角綻開一個嫵媚的笑容:”既然你知道了汀,那你可知許仕汀,可知柳如玉。”汀看著柳葉微皺的眉頭和停滯的目光,有些落寞的笑了:”你是偉大的除妖師啊,又怎會記得人群中那個一閃而過的女子。”柳葉的腦海中迅速閃現了幾個他從未經歷過但無比熟悉的畫面。蔚藍的天空下,陽光般的少女,眼睛如泉水一般清澈,肌膚如同云彩一般純凈無暇。她的臉總是可以輕易綻放笑容,也會隨時寫上憂傷。她奔跑著追逐前方那個少年。少年回頭,赫然是自己的容貌,只是多了幾分稚氣,而那個少女則是眼前這個自己一直追殺的玫瑰花妖。”沒想到,經過幾世的輪回,你仍然還是除妖師。許仕汀,在你心中,是否有一絲那個叫柳如玉的女子的影子呢?”說完,一抹鮮血順著嘴角流了下來。汀苦澀地笑了:”你成功了,你是最偉大的除妖師,你追了幾世的玫瑰花妖終于被你親手摧毀了。”汀緩緩倒下。當年的她沉迷在他溫柔的雙眸中,只是從出生便注定他的除妖師命運,在暗夜里疾馳,用劍斬斷魔障,她便只是他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一個曾經愛過的過客。她放棄所有癡纏,讓花精鉆入心口,讓藤蔓纏繞全身,擺脫眾生的枷鎖,被他的劍所追逐,成為他心中的魔障,讓他生生世世永遠追逐者她。

“丫頭哇。你現在厲害的連妖族第一高手都打不過你了,可以啦。不過之前你不是不高興學嗎?”那堆書之所以被稱之為禁書,是因為不小心的話,便會進入魔道。

我見過不少人心,

這小子先是翻騰出一堆的書來,那數量比我這幾百年來看的話本還要多。他拿起一本書來瞟了幾眼又皺了幾下眉頭,嗖的一下就把書給撇出去了,接下來的幾本也都是同樣的待遇,沒多大會功夫他竟翻完了所有的書。

“如玉…”柳葉小心翼翼地抱起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子,他曾經那么深愛的女子。兩行清淚滑過臉頰,落地,幻化成煙。

“好吧好吧好吧,那當我沒說好了?!卑佐骠骖┝祟┪跤??!?/p>

那種令人作嘔的不在少數,

這樹林中平日里也沒有什么人,能夠用來打發時間的就是伯克給我帶來的話本,看著他在屋內左右的翻騰,坐立難安的樣子倒是比看話本有趣多了,不知不覺中天色就暗了下來,我心中大喜,這下可以好好地作弄他一下了。

從此,那個只會在夜晚出現的美貌的神秘女子不見了,那個只在夜晚出現的除妖師也不見了,錦都濃郁的玫瑰香也消失了,只是,在清晨,濃霧還未散去之時,有人看到江邊的小船上,一男子深情地看著手中那朵如血的玫瑰,漸行漸遠……

希望看到的人能別嫌棄……

我是妖,卻挑選最炙熱,最鮮紅的心,

太陽才剛落下,他就心安理得地回屋睡了,這狀態著實和養頭豬相差不多。我隱了身,躡手躡腳地走到床邊。他正睡的熟,睡前竟忘記了熄燭火,跳動的燭火映在俊美的面龐上,恍惚間自己竟看的入了神,腦海里只浮現出話本中的一句“頹頹然如玉山之傾”。

我穿梭在人類之中,

話說如此的臉龐怎么會是邪惡的呢?倒是讓人忍不住想要接近了。難不成伯克是騙我的?

感受一顆一顆跳動,

初次和人類接觸,心里有些微微不安,這一夜也沒敢過近的接觸,只是和他上演了一出搶被子大戰,蹲在床腳使勁的拉他的被子,每次他感受到寒意就會拼命地往回拉扯著,如此往復,在我的堅守之下第二日我便聽見了他連連得噴嚏聲。我暗自揣測,原來人類也不過如此,怎么能與我們妖相提并論?

遇見了最炙熱,最鮮紅的那顆。

又是一日過去,我見他不過是普通的人類也沒有什么本事,就計劃著今夜定要嚇他一嚇。許是前日被我弄的染了風寒,今夜竟睡的更早,我用著羽毛在他的鼻子上輕輕地畫圈圈,他卻只是打了幾個噴嚏。我覺得很是丟臉,一怒之下用手堵住他的口鼻,三秒以后他猛地驚醒,一臉茫然地望著早就已經笑得岔了氣的我。

-3-

我只顧著笑他萌蠢的樣子,竟忘記了隱身,帶我回過神來時他正望著我,我忙想要弄些法術嚇嚇他。沒想到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臂,猛地將我拉回,撞了個滿懷。這是調戲不成反被調戲嗎?我被他抱在懷中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我緊跟在他的身后,

“神仙姐姐,你是神仙姐姐吧?我不是在作夢吧”他眉毛輕挑,露出一臉興奮的笑容

他穿著白色格子襯衫,背影挺拔。

我趁機掙脫他的雙手,轉了個身道“你睡蒙了,我可不是神仙!我是一只妖怪!”

我喜歡他、的心。

“哈哈,你?妖怪?”

他嘆了口氣,走進了公司的大樓。

“你瞧不起我?哼!狗眼看妖低?!蔽业谝淮纬霈F在人類面前出現,身份竟然遭到質疑,著實太給妖丟臉了。

-4-

他看了看我,猶豫地出聲“我這真的不是做夢,哈哈”他邊笑邊掐向自己的臉,疼的倒吸一口涼氣?!睕]來得及顧及疼痛他又接著問到“神仙姐姐,不知如何稱呼呢?”

他似乎是看見了我,回頭,

我默默扶額,果然人和妖之間是純在溝通障礙的,他是完全聽不懂妖怪的話嗎?

正好注視到我那雙沒有神采的眼睛,

“我叫妖妖,妖怪的妖”我一字一頓,說的鏗鏘有力,極力地想要誰服他我是一只妖怪的事實。

“你?”

成軒撓撓腦袋,滿臉無辜“哪有長的這么漂亮的妖怪?”

我,我怎么了?

一聽漂亮二字我心中大喜,他這話說的深得我心,看來她還是很有眼光的。

“我沒有見過你?!彼f,

本是疲倦的他,被我這一折騰頓時精神抖擻,他來山中已有兩日了,兩日以來沒有和什么人說過話,而我也基本是一個人,所以兩個甚是“饑渴”的人,相見恨晚,竟聊了一整夜。

我沉默良久,

成軒是成府的小少爺,成府又是整個洛陽城中數一數二的富貴人家,家中靠著經商賺了不少錢,雖然家大業大,富甲一方,家中卻沒有一個人步入仕途,做起生意來難免有些牽絆。

“我也是?!?/p>

而成家有兩個兒子,本該是繼承家業的大兒子叫成遠,是個一心只想修仙問道,不理俗世的家伙。所以成老爺便將滿心的希望寄托在小兒子成軒身上。這成軒自小就是含著金湯匙長大的,又怎么會是肯安心讀書考取功名的主?以家中人多吵雜為借口就跑到這深山里來尋清靜了。

可是,

我信步走到成軒的書案前,看著書案上的書,都是些個《大學》《論語》《詩經》讀起來晦澀難懂,心里瞬間對他充滿同情,怪不得他看不進去,真是為難他了。

我想要你的心!

“他們每天都逼我看這些,簡直煩死了”成軒從我后面探出頭來,看著滿案的書,無奈地說

-5-

“看這個哪能考上功名?”我撇嘴

我一步一步靠近他,面容的冷峻可想而知,

“你有好的辦法?”

可是他從愁容不展的面容到慢慢的釋然,

“那是!要想考功名還得要看我那些書才行”我拍著胸脯,答應他明日就把我的書帶來給他瞧瞧

他說:“你真可愛?!?/p>

翌日,我抱著自己幾百年來攢下的話本將書案上原本的書統統換掉。

我停下腳步,

成軒滿臉不可置信的表情“你確定這些個民間話本能讓我考上功名?”

他的身后傳來一聲訓斥:“白清雨,不工作偷什么懶??!”

“你不相信我?這話本上能學到的東西可多了,我對你們人類的了解就都是從這上面學到的”

“在不工作,這個月工資全部扣除?!?/p>

他本就沒打算考什么功名,也懶得和我計較,更何況話本確實是更有趣一些,打那以后每天太陽西下,我就會出現和他一起看話本。我在林中過得頗為寂寞,偶然遇見了他,像是得了救命稻草般,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他又皺起了眉頭,急忙轉身離開。

“神仙姐姐,你以后可不可以白天也過來陪我?”成軒放下手中的話本,滿臉期待地看著我。

我愣了片刻,這就是人類。

“都說啦我是妖怪,現在我的法力太弱,若是直接出現在太陽底下的話會會魂飛魄散的”我也放下手中的話本,一本正經的和他講述緣由。

剛剛那顆心如此惡心。

忽的,他本是明亮的眸子就暗了下去,那感覺就像是一個流星隕落,委屈的讓我覺得有些不忍心。

-6-

“不過。。?!?/p>

原來他的名字叫白清雨,

“不過什么?”他猛地提起興致,一雙大眼睛緊緊地盯著我,生怕錯過了什么似得

而對我來說名字一點也不重要。

“我不能見陽光,只要把能透過的陽光遮住就好啦!”

但是他的心很好,我喜歡。

成軒點點頭,若有所思的樣子

所以我一定會得到。

第二天的時候,成家正好派了人來看看成軒的近況,他連忙把話本藏起來,端坐在案前,搖頭晃腦地做讀書樣。

-7-

那人離開時成軒也跟著一起走了,再見他時已經是中午時分了,他一個人拉著馬車,車里面滿滿的全是油紙傘

我跟隨他的地方很多,

我正好奇他買這么多把傘做什么,只見他一把把得把傘撐開,扯了幾根粗線一頭拴在桃花樹上,另一頭系在竹樓上,又把傘一個個的掛在繩子上面,搭出一條傘路來。又拿了剩下的傘將竹屋里所有透光的地方全都堵得嚴嚴實實。

早晨,他會每天走相同的路,坐相同的車,吃同一家店的早餐,

我搖身化于傘路之下,身后漫天桃花起舞,連我自己都覺得我美的與世隔絕,成軒更是呆愣在原地將我目送至竹屋。

中午,他會訂同一家店的飯,然后,百無聊賴的午睡,

“呆瓜,你是把屋子讓給我了嗎?”我走進竹屋,無賴的躺在地板上,享受這美好時光。

晚上,他會走進租的房子,狹小的空間熬過一個人的夜晚。

他一路小跑,在我身邊的位置躺下,使勁地挨近我,環繞在我周圍的桃花落了他滿身,竹屋里充斥著淡淡的桃花香,我們就這樣安靜的躺著,仿佛天地都靜止了一般。

即便生活如此簡單,但是心臟的跳動依舊有力。

那以后白天時我也可以在桃花樹與竹屋之間自由的行走了。有我的存在,這竹屋日日都飄著桃花,風吹圍幔,花香四起。因此他還是固執的喚我神仙姐姐,妖心極強的我自然不會容他如此侮辱我,每次他這樣叫我,我都抬起話本,兩個眼睛瞪得溜溜圓,狠狠的打向他的腦袋,疼得他說不出話來,我便撇撇嘴,笑話他沒有用。

我跟到他的房間,

在我的淫威之下,他改掉了這個稱呼,開始鄭重其事的喚我妖妖。

就像第一次見面一樣,他轉身發現了我的存在,

那一日,話本看得多了,竟有些犯困,不知不覺中自己竟淺淺睡去,感覺到之間一陣溫熱傳來,下意識的不用手去抓,卻攥住了一雙大手,一個激靈穿過全身,霎時就清醒了,彼時已經是黃昏時刻了,成軒圓鼓鼓的眼睛看向我,還以為我睡傻了。

但這一次沒有吃驚和疑問,

我一時間手足無措,滿臉擔憂的表情,成軒握住我的手輕聲問道

“進來坐坐吧?!彼f。

“你怎么了?”

-8-

一把將他的手甩開,惡狠狠地回道“都怪你,我睡著了你也不叫我,書上說一起睡過會懷孕的”

我一言不發的走進,很干凈整齊的房間,

成軒一愣,三秒過后竟是哈哈大笑,直不起腰來。

他坐在我的身邊,太近,

“你還笑?這可怎么辦呀?”我滿臉焦急,恨不能掐死他

我有些克制不住的沖動,就這樣要了他的心,

“虧你還看過那么多話本,睡一覺就會懷孕?”成軒笑的更是厲害

可是,

我怎么會知道那么多?每次話本講到兩個人躺在一起睡覺,后面的情節就略過了,再后來女主人公就會懷孕,在我的印象里只要兩個人挨到一起睡覺就是會生小寶寶。

他絮絮叨叨的和我說他的生活,工作煩惱,

我堂堂妖怪竟然被他個人類笑話了,臉上有些掛不住,順勢將他推倒,壓在身下

我聽著,

“就你知道的多,那你說怎么會懷寶寶?你說啊,你說啊”

說:“我可以幫你?!?/p>

成軒忽就止住笑聲,雙手環住我的腰,如墨的眸子透出深情的光芒,平心而論,面前的這個男子長的是真心漂亮,若他也是個妖怪,在妖界也一定會和伯克一樣是個人見人愛的帥妖吧!

他半信半疑的相信了我。

不知不覺中臉上竟有些發熱,我隱隱有種不好的感覺,想要掙脫,卻被他的雙手死死地扣住.

-9-

“你真的想知道?”他的語氣中帶著些許戲虐,緊緊盯著我,目光灼熱。

我食了那個曾經訓斥他的上司的心,

還未等我開口,他的雙手就從我的腰部移到后背,用力一按,我整個人不受控制地貼在他身上,雙唇緊緊的貼在一起,他親親吮吸著,一股淡淡的幽香從雙唇中散開。

被我抓住時,那個上司正在和一個女人歡愉,

秋九月,我第一次見到成軒的哥哥.

我抓住了他還有那個女人,

成家上輩子不知道積了什么德,這一雙兄弟都頗為俊美,與成軒不同,他似乎對妖怪沒有什么好感,身背一把寶劍,劍眉入鬢,周身都帶著股正氣,雖然是個美男子,但我為了保命還是躲到樹林中去了。過了好一會成軒才來林中尋我,待他撐起油紙傘我才敢化成人形。

我在我寬大的屋子里,撥開他的心,

步入竹屋的那一瞬間忽然一股強光出現在面前,硬生生將我彈了出去,全身都暴露在陽光下的我瞬間成了熱鍋上的螞蟻,還好程軒眼疾手快忙拿起一把傘護住我的身體,否則我怕是要魂飛魄散了。

那顆心已經黑了,

“妖妖,你沒事吧?還好嗎?”此刻的他雖然一臉焦急,但我還是忍不住的想要抽他一嘴巴,他是瞎了嗎?我那里看起來好?無奈我身體受了重傷無力和他爭吵,只默默地白了他一眼。

難聞的氣味,讓我不禁作嘔,

“這竹屋怕是被你那哥哥下了結界,一時半會我是進不去了”

我將那顆心扔到一邊,

“那怎么辦?”

或者分給同類當然也包括那個女人,

我默默擦汗,他的腦子跑到哪里去了?

當我起身的時候,

“他這么做也好似為了保護你,你就先扶我去后山的山洞先避一避吧”

白清雨愕然的神情出現在我的身后,

那是山洞是伯克的府邸,他是一只蝙蝠妖,修行已有幾千年了,無論是見識還是法力都比我高得多,我初化人形時他一身玄色長袍出現在我面前,將瘦小的我抱走,授我法力,供我衣食,看著我一點點長大,當年不知有多少愛慕他的妖精因羨慕而死。

我的手上還占著那骯臟的鮮血。

伯克說,桃花妖嬈,妖生桃花,那你就叫妖妖吧!于是我就有了自己的名字,對我來說他就是唯一的依靠。

-10-

山洞之中,伯克見我受傷,神色大變,又看了一眼扶著我的成軒,氣的滿臉鐵青。一把將我抱起,又命小妖們將成軒攔在洞外。我心中知道,以伯克的脾氣,沒把他處死已經是給足我的面子了。想當年一只不長眼的狐妖挑釁了伯克,后來竟被他滅了滿門,從此那個狐種就徹底消失了。

我走向他,他害怕的瑟瑟發抖,

伯克一邊運功為我療傷,一邊心疼地說道“早就和你說過不要去招惹人類,如今可好,受了這么嚴重的傷,幾百年的修為差點就毀于一旦”

我突然不想要他的心了,

我忍著疼痛說“不關成軒的事,他也不知道竹屋外面竟被下了結界“

我說:“我幫你了?!?/p>

“你還替他說話”伯克恨鐵不成鋼

他看著我的容顏,

我低下頭沒有再說話,此時此刻的我滿心都掛念著成軒,不知他會不會愧疚,可回了竹屋了?

他害怕但是又拼命的鎮定。

幾日以后,我的傷好的有八成了,一心想著要見成軒,于是背著伯克和其他的小妖悄悄地流出山洞。

-11-

山洞口依著一個人,仔細一看竟然是成軒,莫非這幾日以來他一直在洞口守著?

兩個星期后,他找到了我,

我走進時他正依著墻壁打盹,修長的睫毛隨著呼吸而上下顫動,幾日不見他的面容已有些憔悴,讓我止不住的心疼。我才想要伸手去觸摸他那俊俏的臉頰,他一下就驚醒,伸手抓住我手臂,一把將我拉入懷中,牢牢地不愿松開,仿佛要我與他融為一體。我疼的發出嘶嘶聲,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力氣過大,連忙為我揉揉。

他說:“謝謝?!?/p>

原本的那出竹屋已經不能呆了,他就命人又在桃樹的另一面重現建了一幢。

他帶我去了最豪華的餐廳,吃了最豐盛的晚餐,

“妖妖,我有些事不知道怎么開口?”他看了我半天,忽的說出這幾個字

他告訴我沒有那惱人的上司的生活真好。

你還有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時候?我瞥了他一眼

我看他笑的如此開心。

“說吧,什么事?我保證不打死你”

心還是那樣的炙熱。

“你確定?”他探出頭來,仔細的觀察我面目細微的表情變化

-12-

“別墨跡”

后來,他經常來找我,

“家中給我安排了一幢親事,若我考不上功名,便要我與當朝丞相之女紅嫣結婚,上次家兄來,就是來告訴我這件事的,他還給我看了紅嫣的畫像…”他說話的時候極其小心,仿佛犯錯請求老婆原諒一樣。

就像對待普通的少女一樣,他愛著我,

我心頭一陣癢癢,說不出的感覺傳遍全身,有那么一瞬間,我甚至真的以為自己就是他的老婆了。

我的麻木感漸漸的被一種情愫所代替,

“那好呀,這下你不但不用讀書了,還抱得美人歸了”說這話的時候,我自己都覺得酸溜溜

那大概就是人類所說的——愛情。

成軒滿臉落寞“妖妖,你知道的,我只喜歡你,別人我誰也不會要的”

他住進了我的寬大的房間,

“成軒,我是妖怪,我們不可能在一起的”我的語氣里帶著嘲諷,不知自己實在嘲諷他還是自己。

從此每到夜里,我不想再飄蕩在夜空,

“妖怎么了?妖也有善良的妖啊,像你就從來沒想過要害我”他固執

尋找鮮紅的心,

“人要本就不能相戀,更何況你哥哥還是個修仙之人,我若是嫁給你,不出三日就會被他收了”

而是想和他像普通人類一樣,

“我可以說服他們,妖妖,你相信我,如我我考上了狀元我就不用娶那個什么紅嫣了”成軒滿臉信誓旦旦,看著他的樣子我的心中也燃起了一絲希望,我想或許我們真的可以在一起,或許我應該給我們一個可能。

度過一生,慢慢蒼老。

我湊到他的耳邊小聲說道“怎樣?那個紅嫣好看嗎?”

-13-

“好看”他毫不遲疑的回答,誠實地讓人想抽他,他斜眼,看了看我氣的圓鼓鼓的臉,繼而說道“但沒你好看”

一天,他愁容不展的回到住所,

我滿意的點了點頭,算你有眼光。

他對我說:“一個對手擋住了他的計劃?!?/p>

那以后他親手燒掉了所有話本,每日坐在案前讀書,我就在一邊看著,原來看著自己心愛的人比看話本有意思多了,他的一舉手一投足都讓我心馳神往。成軒對我格外好,偶然我不經意的時候,便能看見他望著我的眼神,溫柔的化進我心。

他還對我說:“只有你能幫我?!?/p>

我便昂首道“怎樣?是不是傾國傾城?”他總是微笑的點頭,我從不覺得那是敷衍。

他哀求的眼神看著我,

他臨走前的那一夜,我看了看面前的翩翩少年,彼時的她已褪去富家少爺驕縱的性格,面容越發冷峻。

我點頭。

我徐徐開口“我是妖,你都不擔心我會害你嗎?”

這是最后的一次,從此我便不再食人心。

微風忽起,身后的帷幔飄飄飄搖搖,月光灑在地面上,半響,他抬眼認真地看著我一字一頓的說道“妖妖,不管你是人是妖,我都是我的仙女,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目光灼熱,他本就是極好的相貌,我臉上不住發熱,心里小鹿亂撞

-14-

事實證明,成軒確實是個人才。

在我處理完那顆心的時候,

他高中狀元的消息是其他妖怪跑來告訴我的,從他出山參加科舉以后就一直沒有回來,我每日就呆在竹林的小屋中,等呀等,盼呀盼。

疲憊的回到大房子,

雖然不是他親口告訴我這天大的好消息,我心中依舊歡喜不已,我想,過幾日他就會說服家人,用八抬大轎將我娶回家中吧!

卻看見白清雨正在和另一個女人歡愉,

每日里我逢見個認識的妖怪就和他們說“成軒中了狀元了,他就要娶我了,誰說人妖不能相戀呢?”活像個瘋婆娘。

我突然聽到破裂的聲音,

我不是看不出其他妖怪怪異的目光,我也知道他們只把我當成個笑話,但我著實沒有辦法抑制自己的喜悅,我恨不能昭告天下。

我恢復了麻木空洞,

月光淡淡的撒入凡塵,我望著鏡中的自己,仔細的描畫出眉毛的輪廓,丹唇微起,面若桃瓣,將自己梳洗打扮好,身穿大紅袍端正的坐著,翹首期盼,這樣的日子過了有小半個月,成軒依舊沒有出現。

走向他和她,

我感受到自己內心微微的變化,那些話本里負心男的形象不斷在我腦海中閃過。

我終于要了他的那顆炙熱的心,

伯克來竹屋看我時我已經暈倒在地,將我扶起后,一股真氣從身后傳來。那時的我不明白為什么他會甘愿一次次耗損修為為我療傷,只以為他是同情我罷了。

但是眼角卻流淌出液體,可是我卻沒有心。

數月匆匆而過,我終于收到成軒的消息。

【完】

一個自稱是成軒派來的小斯帶給我一封信。信中說,家中事務繁多,遂不能相見,三日之后他將上門迎娶我,讓我做好準備。

這封信來的這樣遲,但我卻視如珍寶,我的癡心,我的等待,我的信任,終于有所回報。

三日后下了這一年的第一場雪,我滿心期待卻沒能等到成軒的花轎。太陽西落,風雪吹得更勁,我冒著風雪一路跌跌撞撞來到成府。

我聽見觥籌交錯,美人歌妓;我看見鳳凰花燭,漫天燈火。成府上上下下貼滿了大紅的喜字,我拖著一身紅袍在眾人的驚訝下步入成府。無暇理會他們異樣的目光,在滿堂賓客中搜尋著成軒的身影。

“妖女哪里逃?”一聲大呵從人群中傳來,我定睛一看正是成軒的哥哥,忽的又竄出幾個身穿道服的人,迅速將我圍在鎮中,眼前光芒四射,刺得我睜不開眼睛。

像是被綁住了繩索一般,我無力動彈,見勢,其中一個一下騰起一丈多高,手中寶劍不偏不倚得將我刺中。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殷紅了一地的白雪,甚是扎眼。

我以為自己今日就要葬身于此的時候,一道黑影從上空壓下,那些道士的陣法瞬間被破,一個個翻到在地。

“撐住”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我勉強睜開雙眼,看見伯克那雙溫柔如水的眼。

原來成遠早就知道我的存在,上次下的結界只是想給我一個小教訓。

我不曾想到成軒下山以后變化會如此之大,我以為我們的日子會像綿綿溪水一般永不停歇,我以為我將陪伴他一生一世,卻不想,一個轉身,他已另娶紅嫣,天地間便獨留我一人。

這一次連伯克都沒有辦法救我,我傷得太重,再也無法化成人形了。樹林中漫天火光,煙霧繚繞,那些道士趕到深林中放火燒了竹屋,周邊所有的植物都沒能幸免,桃花樹已被燒焦。

他帶著我的元神躲在了洞中,將我的元神放在月護盒中保存,卻還是沒辦法扭轉我在一點點消失的事實。我能夠感知到自己生命的流逝,我知道終有一天我會消失。

后來伯克帶回一具女尸出現在我的面前,用內力強行請我的元神化入她體內。這尸體還有余溫,想必是剛剛死去的。我滿臉驚詫的看著伯克。

他一下看破了我的心,伸手摸摸我的腦袋道“你放心,她是自殺的”

我頂著這一副皮囊,茍活于人間數日。由于是人類的身體我反而可以自由的行走。雖然我很想再見一面成軒,當面問他為何要負我?一想到此刻的他正和別的女人風花雪月,一室妖嬈,便止了念頭。

初秋正是山中野菜長得茂盛的時候,一對老夫婦來山中才野菜正被我撞上,我見她們年歲以高,行動起來頗為不便,就走上前去告訴他們何處的野菜最多最好。他們看我先是一愣,后點頭道謝,也沒踩菜就慌慌張張的下山了。我望著兩人的背影,迷惑了半天。

沒過多久山中傳來一陣吵鬧聲,那對老夫人領著一群官兵直奔我來,我被帶到縣衙時才知道,城里到處都貼著帶有“我”畫像的榜,若是抓到“我”賞黃金五百兩。

果然,伯克說得對,人是最最陰險的生物,接觸不得。

這身子的主人能夠驚動官府,我以為她是觸犯了條例。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人竟是前幾日失蹤的紅焉。宰相的女人丟了,自然是要轟動全城,重金懸賞的。莫非當日伯克是騙我?

我究竟是幸運還是太過不幸?成府的人接到消息后馬上派人來接我,回府的路上我小心的向隨從打探,他們說“我”失蹤于幾天前,成府上下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他還說成少爺親自帶著家丁收索了全城,心急如焚。不用問,這成少爺自然是成軒。

那一瞬間我聽見自己的心臟轟然破碎的聲音,如果說我之前對他還留有一絲殘念,那么此刻我對他只剩下恨,曾經的愛有多深,如今的恨就有多深。

成軒與紅嫣完婚,桃花樹被毀,此時的成遠已經放心的離開了成府。成家不愧為大戶人家,一進門,便是老大的一塊空地,空地上鋪的全是兩尺見方的大青石板。走過空地便是一所極大的住宅,中間是成老爺的住處,我被下人引到了一旁的偏殿。

一個叫如春的丫鬟說“少爺被皇上欽點為太傅,這幾日怕是抽不出時間回來陪小姐了?!?/p>

我輕揮衣袖回道“無妨,我等”

那一天北風呼嘯,成軒回府,走于門前時遣推了所有下人,推門而進。

他的面容較之上一次見他更加的冷峻了,再也不是那個當初與我在竹屋中嬉鬧的他了,四目相對皆不語,良久,我端起早已漆好的毒茶遞給他。沒有任何遲疑,他一飲而盡。

“我懇求你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終于成軒開口說道,我抬頭看著他,眼周泛紅,冷哼一聲

他繼而說道“我不是在關心你,你父親是丞相,可以用權力要挾一切,但是要挾不了我的心”我的心咯噔一下,有一種不祥的感覺略過心頭。

“我尋你只不過為了保護我成家安慰,與你沒有任何關系,我不愛你,我只愛…”他的話語忽然止住,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隨即跪倒在地,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我。

我跌跌撞撞地撲到他的身邊,渾身顫抖著,淚水早已決堤,緊緊地擁抱著他,他卻拼盡最后一絲力氣將我推開。

“成軒,我是妖妖啊,我是妖妖”一把抓住他的袖子,放聲大哭,他眼神中一絲疑惑。

淚花飛濺之間我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將漸漸失去溫度的他抱得更緊。

他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原本想要抓緊我的手卻在半空中墜落。

“成軒,對不起,我不應該懷疑你對我的愛,請你等我?!?/p>

我喝掉剩下的毒茶,緊緊的抱住成軒,風吹衣袂呼呼作響,漸進的我失去意識,倒入他的懷中。

世人只道成家少爺和宰相之女雙雙自殺,卻沒有人知道竹屋邊有一個桃花妖,絕代風華.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