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黑旋風李逵是怎么死的?黑旋風李逵簡介

話說李逵道:“哥哥,你且說那三件事?”宋江道:“你要去沂州水縣搬母親,第一件,徑回,不可貪酒。第二件,因你性急,誰肯和你同去?你只自悄悄地取了娘便來。第三件,你使的那兩把板斧,休要帶去,路上小心在意,早去早回?!崩铄拥溃骸斑@三件事有甚么依不得!哥哥放心。我只今日便行。我也不住了?!碑斚吕铄幼г盟?,只跨一口腰刀,提條樸刀,帶了一錠大銀,三五個小銀子,吃了幾杯酒,唱個大喏,別了眾人,便下山來,過金沙灘去了。
  晁蓋,宋江與眾頭領送行已罷?;氐酱笳锞哿x廳上坐定。宋江放心不下。對眾人說道:“李逵這個兄弟此去必然有失;不知眾兄弟們誰是他鄉中人??膳c他那里探聽個消息?!倍胚w便道:“只有朱貴原是沂州沂水縣人,與他是鄉里?!彼谓犃T,說道:“我忘了。前日在白龍廟聚會時。李逵已自認得朱貴是同鄉人?!彼谓阒巳フ堉熨F。小嘍羅飛奔下山來。直至店里,請得朱貴到來。宋江道:“今有李逵兄弟前往家鄉搬取老母,因他酒性不好,為此不肯差人與他同去。誠恐路上有失,今知賢弟是他鄉中人,你可去他那里探聽走一遭?!敝熨F答道:“小弟是沂州沂水縣人。見有一個兄弟喚做朱富,在本縣西門外開著個酒店。這李逵,他是本縣百丈村董店東??;有個哥哥喚做李達,專與人家做長工。這李逵自小兇頑,因打死了人,逃走在江湖上,一向不曾回家。如今著小弟去那里探聽也不妨,只怕店里無人看管。小弟也多時不曾還鄉,亦就要回家探望兄弟一遭?!彼谓溃骸斑@個看店不必你憂心,我自教侯健,石勇,替你暫管幾時?!敝熨F領了這言語,相辭了眾頭領下山來,便走到店里,收拾包裹,交割與石勇,侯健,自奔沂州去了。這里宋江與晁蓋在寨中每日筵席,飲酒快樂,與吳學究看習天書,不在話下。
  且說李逵獨自一個離了梁山泊,取路來到沂水縣界。于路李逵端的不吃酒,因此不惹事,無有
  話說。行至沂水縣西門外,見一簇圍著榜看,李逵也立在人叢中,聽得讀榜上道:“第一名,正賊宋江,系鄆城縣人。第二名,從賊戴宗,系江州兩院押獄。第三名,從賊李逵,系沂江沂水縣人……”李逵在背后聽了,正待指手畫腳,沒做奈何處,只見一個人搶向前來,攔腰抱住,叫道:“張大哥!你在這里做甚么?”李逵扭過身看時,認得是早地忽律朱貴。李逵問道:“你如何也來在這里?”朱貴道:“你且跟我來說話?!眱蓚€一同來西門外近村一個酒店內,直入到后面一間靜房中坐了。朱貴指著李逵,道:“你好大膽!那榜上明明寫著賞一萬貫錢捉宋江,五千貫捉戴宗,三千貫捉李逵,你如何立在那里看榜?倘或被眼疾手快的拿了送官,如之奈何!宋公明哥哥只怕你惹事,不肯教人和你同來;又怕你到這里做出怪來,續后特使我趕來探聽你的消息。我遲下山來一日,又先到你一日,你如何今日才到這里?”李逵道:“便是哥哥分付,教我不要吃酒,以此路上走得慢了。你如何認得這個酒店里?你是這里人——家在那里???”朱貴道:“這個酒店便是我兄弟朱富家里。我原是此間人。因在江湖上做客,消折了本錢,就于梁山泊落草,今次方回?!北憬行值苤旄粊砼c李逵相見了。朱富置酒款待李逵。李逵道:“哥哥分付,教我不要吃酒;今日我已到鄉里了,便喝兩碗兒,打甚么要緊!”朱貴不敢阻擋他,由他。當夜直到四更時分。安排些飯食,李逵吃了,趁五更曉星殘月,霞光明朗,便投村里去。朱貴分付道:“休從小路去。只從大樸樹轉彎,投東大路,一直往百丈村去,便是董店東??烊×四赣H,和你早回山寨去?!崩铄拥溃骸拔易詮男÷啡?,不從大路去!誰耐煩!”朱貴道:“小路走,多大蟲;又有乘勢奪包裹的剪徑賊人?!崩铄討溃骸拔遗律貘B!”戴上氈笠兒,提了樸刀,跨了腰刀,別了朱貴,朱富,便出門投百丈村來。
  約行了十數里,天色漸漸微明,去那露草之中,趕出一只白兔兒來,望前路去了。李逵趕了一直,笑道:“那畜生倒引了我一程路!”正走之間,只見前面有五十來株大樹叢雜,時值新秋,葉兒正紅。李逵來到樹林邊廂,只見轉過一條大漢,喝道:“是會的留下買路錢,免得奪了包裹!”李逵看那人時,戴一頂紅絹抓兒頭巾,穿一領粗布衲襖,手里拿著兩把板斧,把黑墨搽在臉上。李逵見了,大喝一聲:“你這廝是甚么鳥人,敢在這里剪徑!”那漢道:“若問我名字,嚇碎你的心膽!老爺叫做黑旋風!你留下買路錢并包裹,便饒了你性命,容你過去!”李逵大笑道:“干什么鳥興!你這廝是甚么人,那里來的,也學老爺名目,在這里胡行?”李逵挺起手中樸刀奔那漢。那漢那里抵當得住,待要走。早被李逵腿股上一樸刀,搠翻在地,一腳踏住胸脯,喝道:“認得老爺么?”那漢在地下叫道:“爺爺!饒你孩兒性命!”李逵道:“我正是江湖上的好漢黑旋風李逵便是!你這廝辱沒老爺名字!”那漢道:“孩兒雖然姓李,不是真的黑旋風;為是爺爺江湖上有名目,鬼也害怕,因此孩兒盜學爺爺名目胡亂在此剪徑,但有孤單客人經過,聽得說了‘黑旋風’三個字,便撇了行李逃奔去了。以此得這些利息。實不敢害人。小人自己的賤名叫李鬼,只在這前村住?!崩铄拥溃骸柏夏湍氵@廝無禮,在這里奪人的包裹行李,壞我的名目,學我使兩把板斧!且教吃我一斧!”劈手奪過一把斧來便砍。李鬼慌忙叫道:“爺爺!殺我一個,便是殺我兩個!”李逵聽得,住了手,問道:“怎的殺你一個便是殺你兩個?”李鬼道:“孩兒本不敢剪徑,家中因有個九十歲的老母,無人養贍,因此孩兒單題爺爺大名唬嚇人,奪些單身的包裹,養贍老母;其實并不曾害了一個人。如今爺爺殺了孩兒,家中老母必是餓殺!”李逵雖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君,聽得說了這話,自肚里尋思道:“我特地歸家來取娘,倒殺了一個養娘的人,天地也不容我。罷!罷!我饒了你這廝性命!”放將起來。李鬼手提著斧,納頭便拜。李逵道:“只我便是真黑旋風;你從今已后休要壞了俺的名目!”李鬼道:“孩兒今番得了性命。自回家改業,再不敢倚著爺爺名目在這里剪徑?!崩铄拥溃骸澳阌行㈨樦?!我與你十兩銀子做本錢,便去改業?!崩铄颖闳〕鲆诲V銀子,把與李鬼,拜謝去了。李逵自笑道:“這廝撞在我手里!既然他是個孝順的人,必去改業。我若殺了他,天地必不容我。我也自去休?!蹦昧藰愕?,一步步投山僻小路而來。
  走到已牌時分,看看肚里又餓又渴,四下里都是山徑小路,不見有一個酒店飯店。正走之間,只見遠遠地山凹里露出兩間草屋。李逵見了,奔到那人家里來,只見后面走出一個婦人來,髻鬢邊插一簇野花,搽一臉胭脂鉛粉。李逵放下樸刀,道:“嫂子,我是過路客人,肚中饑餓,尋不著酒食店。我與你幾錢銀子,央你回些酒飯?!蹦菋D人見了李逵這般模樣,不敢說沒,只得答道:“酒便沒買處,飯便做些與客人吃了去?!崩铄拥溃骸耙擦T;只多做些個,正肚中餓出鳥來?!蹦菋D人道:“做一升米不少么?”李逵道:“做三升米飯來?!蹦菋D人向廚中燒起火來,便去溪邊陶了米,將來做飯。李逵轉過屋后山邊來凈手。只見一個漢子,顛手顛腳,從山后歸來。李逵轉過屋后聽時,那婦人正要上山討菜,開后門見了,便問道:“大哥!那里閃了腿?”那漢子應道?“大嫂,我險些兒和你不見了!你道我晦鳥氣么?指么出去等個單身的過客,整整等了半個月日,不曾發市。甫能今日抹著一個,你道是兀誰?原來正是黑旋風!恨撞著那驢鳥!我如何敵得他過,倒著了他一樸刀,搠翻在地,定要殺我。我假意叫道:‘你殺我一個,害了我兩個!’他便問我緣故。我便假道:‘家中有九十歲的老母,無人養贍,定是餓死!’那驢鳥,真個信我,饒了我性命;又與我一個銀子做本錢,教我改了業養娘。我恐怕他省悟了趕將來,且離了那林子里,僻靜處睡一回,從山后走回家來?!蹦菋D人道:“休要高聲!——一個黑大漢來家中,教我做飯,莫不正是他?如今在門前坐地。你去張一張看;若是他時,你去尋些麻藥來,放在菜內,教那廝吃了,麻翻在地,我和你對付了他,謀得他些金銀,搬往縣里住去,做些買賣,卻不強似在這里剪徑?”李逵聽得了,便道:“叵耐這廝!我倒與了他一個銀子,又饒了性命,他倒又要害我!這個正是天地不容!”一轉踅到后門邊。這李鬼恰待出門,被李逵劈頭揪住。那婦人慌忙自望前門走了。李逵捉住李鬼,按翻掣出腰刀,早割下頭來;拿著刀,奔前門尋那婦人時,正不知走那里去了;再入屋內來。去房中搜看,只見有兩個竹籠,盛些舊衣裳,底下搜得些碎銀兩并幾件釵環。李逵都拿了,又去李鬼身邊搜了那錠小銀子,都打縛在包里里;去鍋里看時,三升米飯早熟了,只沒菜蔬下飯。李逵盛飯來,吃了一回,看著自笑道:“好癡漢!放著好肉在前面,不會吃!”拔出腰刀,便去李鬼腿上割下兩塊肉來,把些水洗凈了,灶里抓些炭火來便燒;一面燒一面吃;吃得飽了,把李鬼的尸首拋放屋下,放了把火,提了樸刀,自投山路里去了。
  比及趕到董店東時日已平西。逕奔到家中,推開門,入進里面,只聽得娘在床上問道:“是誰入來?”李逵看時,見娘雙眼都盲了,坐在床上念佛。李逵道:“娘,鐵牛來家了!”娘道:“我兒,你去了許多時,這幾年正在那里安身?你的大哥只是在人家做長工,止博得些飯食,養娘全不濟事!我時常思量你,眼淚流干,因此瞎了雙目。你一向正是如何?”李逵尋思道:“我若說在梁山泊落草,娘定不肯去;我只假說便了?!崩铄討溃骸拌F牛如今做了官,上路特來取娘?!蹦锏溃骸绊サ睾靡?!只是你怎生和我去得?”李逵道:“鐵牛背娘到前路,覓一輛車兒載去?!蹦锏溃骸澳愕却蟾鐏砩套h?!崩铄拥溃骸暗茸錾趺?,我自和你去便了?!鼻〈?,只見李達提一罐子飯來。入得門,李逵見了便拜道:“哥哥,多年不見!”李達罵道:“你這廝歸來做甚?又來負累人!”娘便道:“鐵牛如今做了官,特地家來取我?!崩钸_道:“娘呀!休信他放屁!當初他打殺了人,教我披枷帶鎖,受了萬千的苦。如今又聽得他和梁山泊賊人通同,劫了法場,鬧了江州,現在梁山泊做了強盜。前日江州行移公文到來,著落原籍追捕正身,要捉我到官比捕;又得財主替我官司分理,說:‘他兄弟已自十來年不知去向,亦不曾回家,莫不是同名同姓的人冒供鄉貫?’又替我上下使錢。因此不被官司仗限追要。見今出榜賞三千貫捉他!——你這廝不死,卻走家來胡說亂道!”李逵道:“哥哥不要焦躁,一發和你同上山去快活,多少是好,”李達大怒,本待要打李逵,又敵他不過;把飯罐撇在地下,一直去了。
  李逵道:“他這一去,必報人來捉我,是脫不得身,不如及早走罷。我大哥從來不曾見這大銀,我且留下一錠五十兩的大銀子放床上。大哥歸來見了,必然不趕來?!崩铄颖憬庀卵?,取一錠大銀放在床上,叫道:“娘,我自背你去休?!蹦锏溃骸澳惚澄夷抢锶??”李逵道:“你休問我,只顧去快活便了。我自背你去,不妨?!崩铄赢斚卤沉四?,提了樸刀,出門望小路里便走。
  卻說李達奔來財主家報了,領著十來個莊客,飛也似趕到家里,看時,不見了老娘,只見床上留下一錠大銀子。李達見了這錠大銀,心中忖道:“鐵牛留下銀子,背娘去那里藏了?必是梁山泊有人和他來,我若趕去,倒被他壞了性命。想他背娘必去山寨里快活?!北娙瞬灰娏死铄?,都沒做理會處。李達對眾莊客說道:“這鐵牛背娘去,不知往那條路去了。這里小路甚雜,怎地去趕他?”眾莊客見李達沒理會處,俄延了半晌,也各自回去了,不在話下。
  這里只說李逵怕李達領人趕來,背著娘,只奔亂山深處僻靜小路而走??纯刺焐砹?,李逵背到嶺下。娘雙眼不明,不知早晚,李逵自認得這條嶺喚做沂嶺,過那邊去,方有人家。娘兒兩個趁著星明月朗,一步步捱上嶺來。娘在背上說道:“我兒,那里討口水來我也好?!崩铄拥溃骸袄夏?,且待過嶺去,借了人家安歇了,做些飯罷?!蹦锏溃骸拔胰罩谐粤诵└娠?,口渴得當不得!”李逵道:“我喉嚨里也煙發火出;你且等我背你到嶺上,尋水與你?!蹦锏溃骸拔覂?,端的渴殺我也!救我一救!”李逵道:“我也困倦得要不得!”
  李逵看看捱得到嶺上松樹邊一塊大青石上,把娘放下,插了樸刀在側邊,分付娘道:
  “耐心坐一坐,我去尋水來與你?!崩铄勇牭孟獫纠锼?,聞聲尋路去,盤過了兩三處山腳,來到溪邊,捧起水來自喝了幾口,尋思道:“怎生能彀得這水去把與娘?”立起身來,東觀西望,遠遠地見山頂一座廟。李逵道:“好了!”攀藤攬葛,上到庵前,推開門看時,是個泗洲大圣祠堂;面前只有個石香爐。李逵用手去掇,原來是和座子鑿成的。李逵拔了一回,那里拔得動?一時性起來,連那座子掇出前面石階上一磕,把那香爐磕將下來,拿了再到溪邊,將這香爐水里浸了,拔起亂草,洗得干凈,挽了半香爐水,雙手擎來,再尋舊路,夾七夾八走上嶺來;到得松樹邊石頭上,不見了娘,只見樸刀插在那里。李逵叫娘喝水,杳無蹤跡。叫了一陣不應,李逵心慌,丟了香爐,定住眼,四下里看時,并不見娘;走不到三十余步,只見草地上團團血跡。李逵見了,一身肉發抖;趁著那血跡尋將去,尋到一處大洞口,只見兩個小虎兒在那里啃一條人腿。李逵把不住抖,道:“我從梁山泊歸來,特為老娘來取他。千辛萬苦,背到這里,倒把來與你了!那鳥大蟲拖著這條人腿,不是我娘的是誰的?”
  心頭火起,便不抖,赤黃須早豎起來,將手中樸刀挺起,來搠那兩個小虎。這小大蟲被搠得慌,也張牙舞爪,鉆向前來;被李逵手起,先搠死了一個,那一個望洞里便鉆了入去。李逵趕到洞里,也搠死了。李逵卻鉆入那大蟲洞內,伏在里面,張外面時,只見那母大蟲張牙舞爪望窩里來。李逵道:“正是你這孽畜壞了我娘!”放下樸刀,跨邊掣出腰刀。
  那母大蟲到洞
  口,先把尾去窩里一剪,便把后半截身軀坐將入去。李逵在窩里看得仔細,把刀朝母大蟲尾底下,盡平生氣力,舍命一戮,正中那母大蟲糞門。李逵使得力重,和那刀靶也直送入肚里去了。那母大蟲吼了一聲,就洞口,帶著刀,跳過澗邊去了。李逵拿了樸刀,就洞里趕將出來。那老虎負疼,直搶下山石下去了。
  李逵恰待要趕,只見就樹邊卷起一陣狂風,吹得敗葉樹木如雨一般打將下來。自古道:“云生從龍,風生從虎?!蹦且魂囷L起處,星月光輝之下,大吼了一聲,忽地跳出一只吊睛白額虎來。那大蟲望李逵猛一撲。那李逵不慌不忙,趁著那大蟲勢力,手起一刀,正中那大蟲頷下。那大蟲不曾再掀再剪:一者護那疼痛,二者傷著他那氣。那大蟲退不彀五七步,只聽得響一聲,如倒半壁山,登時間死在地下。
  那李逵一時間殺了母子四虎,還又到虎窩邊,將著刀復看了一遍,只恐還有大蟲,已無有蹤跡。李逵也困乏了,走向泗州大圣廟里,睡到天明。次日早晨李逵來收拾親娘的腿及剩的骨殖,把布衫包裹了;直到泗州大圣廟后掘土坑葬了。李逵大哭了一場,肚里又饑又渴,不免收拾包裹,拿了樸刀,尋路慢慢的走過嶺來。只見五七個獵戶都在那里收窩弓弩箭。見了李逵一身血污,行將下嶺來,眾獵戶了一驚,問道:“你這客人莫非是山神土地?如何敢獨自過嶺來?”
  李逵見問,自肚里尋思道:“如今沂水縣出榜賞三千貫錢捉我,我如何敢說實話?只謊說罷?!贝鸬溃骸拔沂强腿?。昨夜和娘過嶺來,因我娘要水,我去嶺下取水,被那大蟲把我娘拖去了。我直尋到虎窩里,先殺了兩個小虎,后殺了兩個大虎。泗州大圣廟里睡到天明,方下來?!?br />   眾獵戶齊叫道:“不信你一個人如何殺得四個虎?便是李存孝和子路,也只打得一個。這兩個小虎且不打緊,那兩個大虎非同小可!我們為這個畜生不知都了幾頓棍棒。這條沂嶺,自從有了這窩虎在上面,整三五個月沒人敢行。我們不信!敢是你哄我?”李逵道:
  “我又不是此間人,沒來由哄你做甚么?你們不信,我和你上嶺去尋著與你,就帶些人去扛了下來?!北姭C戶道:“若端的有時,我們自重重的謝你。是好也!”
  眾獵戶打起忽哨來,一霎時,聚三五十人,都拿了撓鉤槍棒,跟著李逵,再上嶺來。此時天大明朗,都到那山頂上。遠遠望見窩邊果然殺死兩個小虎:一個在窩內,一個在外面。一只母大蟲死在山邊,一只雄虎死在泗州大圣廟前。眾獵戶見了殺死四個大蟲,盡皆歡喜,便把索子抓縛起來。
  眾人扛抬下嶺,就邀李逵同去請賞;一面先使人報知里正上戶,都來迎接看,抬到一個大戶人家,喚做曹太公莊上。那人曾充縣吏,家中暴有幾貫浮財,專在一鄉放刁把纜;初世為人便要結幾個不三不四的人恐唬鄰里;極要談忠說孝,只是口是心非。當時曹太公親自接來,相見了,邀請李逵到草堂上坐定,動問殺死虎的緣由。李逵卻把夜來同娘到嶺上要水,因此殺死大蟲的
  話說了一遍。眾人都呆了。
  曹太公動問:“壯士高姓名諱?”李逵答道:
  “我姓張,無名,只喚做張大膽?!辈芴溃骸罢婺耸谴竽憠咽?!不恁地膽大,如何殺得四個大蟲”!一壁廂叫安排酒食管待,不在話下。
  且說當村里知沂嶺殺了四個大蟲,抬到曹太公家,講動了村坊道店,哄得前村后村,山僻人家,大男幼女,成群拽隊,都來看虎,入見曹太公相待著打虎的壯士在廳上飲酒。數中有李鬼的老婆,逃在前村爹娘家里,隨著眾人也來看虎,認得李逵的模樣,慌忙來家對爹娘說道:“這個殺虎的黑大漢,便是殺我老公,燒了我屋的。他叫做梁山泊黑旋風?!钡锫牭?,連忙來報知里正。
  里正聽了道:“他既是黑旋風時,正是嶺后百丈村打死了人的李逵。逃走在江州,又做出事來,行移到本縣原籍追捉。如今官司出三千貫賞錢拿他。他走在這里!”暗地使人去請得曹太公到來商議。曹太公推道更衣,急急的到里正家里。里正說:“這個殺虎的壯士正是嶺后百丈村里的黑旋風李逵,見今官司著落拿他?!辈芴溃骸澳銈円蚵牭米屑?。倘不是時,倒惹得不好。若真個是時,卻不妨,要拿他時也容易。只怕不是他時難?!崩镎溃骸耙娪欣罟淼睦掀耪J得他。曾來李鬼家做飯,殺了李鬼?!辈芴溃骸凹仁侨绱?,我們且只顧置酒請他,問他今番殺了大蟲,還是要去縣里請功,還是要村里討賞。若還他不肯去縣里請功時,便是黑旋風了,著人輪換把盞,灌得醉了,縛在這里,去報知本縣,差都頭來取去,萬無一失?!薄”娙说溃骸罢f得是?!崩镎c眾人商議定了。
  曹太公回家來款住李逵,一面且置酒來相待,便道:“適間拋撇,請勿見怪。且請壯士解下腰間腰刀,放過樸刀,寬松坐一坐?!崩铄拥溃?br />   “好,好。我的腰刀已搠在雌虎肚里了,只有刀鞘在這里。若開剝時,可討來還我?!辈芴溃骸皦咽糠判?。我這里有的是好刀,相送一把與壯士懸帶?!崩铄咏饬搜g刀鞘并纏袋包裹,都遞與莊客收了;便把樸刀倚過一邊。曹太公叫取大盤肉,大酒來。眾多大戶并里正獵戶人等,輪番把盞,大碗大盅只顧勸李逵。
  曹太公又請問道:“不知壯士要將這虎解官請功,只是在這里討些赍發?”李逵道:“我是過往客人,忙些個。偶然殺了這窩猛虎,不須去縣里請功。只此有些發便赍罷;若無,我也去了?!辈芴溃骸叭绾胃逸p慢了壯士!少刻村中取盤纏相送。我這里自解虎到縣里去?!崩铄拥溃骸安忌老冉枰活I與我換了蓋?!辈芴溃骸坝?,有?!碑敃r便取一領青布衲襖,就與李逵換了身上的血污衣裳。
  只見門前鼓響
  笛鳴,都將酒來與李逵把盞作慶,一杯冷,一杯熱。李逵不知是計,只顧開懷暢飲,全不記宋江分付的言語。不兩個時辰,把李逵灌得酩酊大醉,立腳不住。眾人扶到后堂空屋下,放翻在一條板凳上;就取兩條繩子;連板凳綁住了;便叫里正帶人飛也似去縣里報知,就引李鬼老婆去做原告,補了一張狀子。此時哄動了沂水縣里。
  知縣聽得,大驚,連忙升廳問道:
  “黑旋風拿住在那里?這是謀叛的人,不可走了!”原告人并獵戶答應道:“見縛在本鄉曹大戶家。為是無人禁得他,誠恐有失,路上走了,不敢解來?!敝h隨即叫喚本縣都頭李云上廳來分付道:“沂嶺下曹大戶莊上拿住黑旋風李逵。你可多帶人去,密地解來。休要哄動村坊,被他走了?!?br />   李都頭領了臺旨,下廳來,點起三十個老郎士兵,各帶了器械,便奔沂嶺村中來。這沂水縣是個小去處,如何掩飾得過。此時街市講動了,說道:“拿著了鬧江州的黑旋風,如今差李都頭去拿來?!敝熨F在東莊門外朱富家,聽得了這個消息,慌忙來后面對兄弟朱富說道:“這黑廝又做出事來了!如何解救?宋公明特為他誠恐有失,差我來打聽消息。如今他拿了,我若不救得他時,怎的回寨去見哥哥?似此怎生是好!”朱富道:
  “大哥,且不要慌。這李都頭一身好本事,有三五十人近他不得。我和你只兩個同心合意,如何敢近傍他?只可智取,不可力敵。李云日常時最是愛我,常常教我使些器械。我卻有個道理對他,只是在這里安不得身了。今晚煮三二十斤肉,將十數瓶酒,把肉大塊切了,將些蒙汗藥拌在里面,我兩個五更帶數個火家,挑著去半路里僻靜等候,他解來時,只做與他酒賀喜,將眾人都麻翻了,放李逵,如何?”
澳門新葡亰518,  朱貴道:“此計大妙。事不宜遲,可以整頓,及早便去!”朱富道:“只是李云不會酒,便麻翻了,終究醒得快。還有件事。倘或日后得知,須在此安身不得?!敝熨F道:“兄弟,你在這里賣酒也不濟事。不如帶領老小,跟我上山,一發入了伙。論秤分金銀,換套穿衣服,卻不快活?今夜便叫兩個火家,覓了輛車兒,先送妻子和細軟行李起身,約在十里牌等候,都去上山。我如今包里內帶得一包蒙汗藥在這里;李云不會酒時,肉里多糝些,逼著他多吃些,也麻倒了。救得李逵,同上山去,有何不可?”朱富道:“哥哥說得是?!北憬腥巳ヒ捪乱惠v車兒,打拴了三五個包箱,放在車兒上;家中粗笨物事都棄了;叫渾家和兒女上了車子,分付兩個火家跟著車子,只顧先去。
  且說朱貴、朱
  富當夜煮熟了肉,切做大塊,將藥來拌了,連酒裝做兩擔,帶了二三十個空碗;又有若干菜蔬,也把藥來拌了——恐有不吃肉的,也教他著手。兩擔酒肉,兩個火家各挑一擔;弟兄兩個自提了些果盒之類。四更前后,直將來僻靜山路口坐等。到天明,遠遠地只聽得敲著鑼響,朱貴接到路口。
  且說那三十來個士兵自村里吃了半夜酒;四更前后,把李逵背剪綁了解將來。
  后面李都頭坐在馬上??纯磥淼角懊?,朱富便向前攔住,叫道:“師父且喜,小弟將來接力?!蓖皟纫ň苼?,斟一大鍾,上勸李云。朱貴托著肉來,火家捧過果盒。李云見了,慌忙下馬,跳向前來,說道:“賢弟,何勞如此遠接!”朱富道:“聊表徒弟孝順之心?!崩钤平舆^酒來,到口不吃。朱富跪下道:“小弟已知師不飲酒,今日這個喜酒也飲半盞兒,”李云推卻不過,略呷了兩口。朱富便道:“師父不飲酒須請些肉?!崩钤频溃骸耙归g已飽,吃不得了?!敝旄坏溃骸皫煾感辛嗽S多路,肚里也饑了。雖不中,胡亂請些,以免小弟之羞?!睊蓧K好的遞將過來。李云見他如此,只得勉意吃了兩塊。朱富把酒來勸上戶里正并獵戶人等,都勸了三鍾。朱貴便叫士兵莊客眾人都來吃酒。這伙男女那里顧個冷,熱,好,不好。正如這風卷殘云,落花流水,一齊上來搶著吃了。
  李逵光著眼,看了朱
  貴兄弟兩個,已知用計,故意道:“你們也請我吃些!”朱貴喝道:“你是歹人,有酒肉與你!這般殺才,快閉了鳥口!”
  李云看著士兵吃罷,喝叫快走,只見一個個都面相覷,走動不得,口顫腳麻,都跌倒了。李云急叫:“中了計了!”恰待向前,不覺自家也頭重腳輕暈倒了,軟做一堆,睡在地下。當時朱貴,朱富各奪了一條樸刀,喝聲“孩兒們休走!”兩個挺起樸刀來趕這伙不曾吃酒肉的莊客并那看的人。走得快的走了,走得遲的就搠死在地。李逵大叫一聲,把那綁縛的麻繩都掙斷了;便奪過一條樸刀來殺李云。朱富慌忙攔住,叫道:“不要無禮!他是我的師父,為人最好。你只顧先走?!崩铄討溃骸安粴⒌貌芴象H,如何出得這口氣!”李逵趕上,手起一樸刀,先搠死曹太公并李鬼的老婆;續后里正也殺了;性起來,把獵戶排頭兒一味價搠將去。那三十來個士兵都被搠死了。這看的人和眾莊客只恨爹娘少生兩只腳,都住深山野路逃命去了。
  李逵還只顧尋人要殺。朱貴喝道:“不干看的人事,休只管傷人!”慌忙攔住。李逵方住了手,就士兵身上剝了兩件衣服穿上。三個人提著樸刀,便要從小路里走。朱富道:“不好,是我送了師父性命!他醒時,如何見得知縣?必然趕來。你兩個先行,我等他一等。我想他日前教我的恩義,且是為人忠直,等他趕來,就請他一發上山入伙,也是我的恩義,免得教回縣吃苦?!敝熨F道:“兄弟,你也見得是。我便先去跟了車子行,留李逵在路傍幫你等他。若是他不趕來時,你們兩個休執等他?!敝旄坏溃?br />   “這是自然?!碑斚轮熨F前行去了。
  只說朱貴和李逵坐在路傍邊等候。果然不到一個時辰,只見李云挺著一條樸刀,飛也似趕來,大叫道:“強賊休走!”李逵見他來得兇,跳起身,挺著樸刀來斗李云,恐傷朱富。正是有分教:梁山泊內添雙虎,聚義廳前慶四人。畢竟黑旋風斗青眼虎,二人勝敗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話說李逵道:“哥哥,你且說那三件事?”宋江道:“你要去沂州水縣搬母親,第一
件,徑回,不可酒。第二件,因你性急,誰肯和你同去,你只自悄悄地取了娘便來。第三
件,你使的那兩把板斧,休要帶去,路上小心在意,早去早回?!崩铄拥溃骸斑@三件事有甚
么依不得!哥哥放心。我只今日便行。我也不住了?!碑斚吕铄幼г盟?,只跨一口腰
力,提條樸刀,帶了一錠大銀,三五個小銀子,了幾杯酒,唱個大喏,別了眾人,便下山
來,過金沙灘去了。晁蓋,宋江與眾頭領送行已罷?;氐酱笳锞哿x廳上坐定。宋江放心不
下。對眾人說道:“李逵這個兄弟此去必然有失;不知眾兄弟們誰是他鄉中人??膳c他那里
探聽個消息?!倍胚w便道:“只有朱貴原是沂江沂水縣人,與他是鄉里?!彼谓犃T,說
道:“我忘了。前日在白龍廟聚會時。李逵已自認得朱貴是同鄉人?!彼谓阒巳フ堉?br /> 貴。小嘍羅飛奔下山來。直至店里,請得朱貴到來。宋江道:“今有李逵兄弟前往家鄉搬取
老母,因他酒性不好,為此不肯差人與他同去。誠恐路上有失,今知賢弟是他鄉中人,你可
去他那里探聽走一遭?!敝熨F答道:“小弟是沂州沂水縣人。見有一個兄弟喚做朱富,在本
縣西門外開著個酒店,這李逵,他是本縣百丈村董店東??;有個哥哥喚做李達,專與人家做
長工。這李逵自小兇頑,因打死了人,逃走在江湖上,一向不曾回家。如今著小弟去那里探
聽也不妨,只怕店里無人看管。小弟也多時不曾還鄉,亦就要回家探望兄弟一遭?!彼谓?br /> 道:“這個看店不必你憂心,我自教侯健,石勇,替你暫管幾時?!敝熨F領了這言語,相辭
了眾頭領下山來,便走到店里,收拾包里,交割面與石勇,侯健,自奔沂州去了。這里宋江
與晁蓋在寨中每日筵席,飲酒快樂,與吳學究看習天書,不在話下。且說李逵獨自一個離了
梁山泊,取路來到沂水縣界。于路李逵端的不酒,因此不惹事,無有話說。行至沂水縣西門
外,見一簇圍著榜攪看,李逵也立在人叢中,聽得讀榜上道:“第一名,正賊宋江,系鄆城
縣人。第二名,從賊戴宗,系江州兩院押獄。第三名,從賊李逵,系沂江沂水縣
人”李逵在背后聽了,正待指手畫腳,沒做奈何處,只見一個人搶向前來,攔腰抱
住,叫道:“張大哥!你在這里做甚么?”李逵扭過身看時,認得是早地忽律朱貴。李逵問
道:“你如何也來在這里?”朱貴道:“你且跟我說話?!眱蓚€一同來西門外近村一個酒店
內,直入到后面一間靜房中坐了。朱貴指著李逵,道:“你好大膽!那榜上明明寫著賞一萬
貫錢捉宋江,五千貫捉戴宗,三千貫捉李逵,你如何立在那里看榜?倘或被眼疾手快的拿了
送官,如之奈何!宋公明哥哥只怕你惹事,不肯教人和你同來;又怕你到這里做出怪來,續
后特使我趕來探聽你的消息。我遲下山來一日,又先到你一日,你如何今日到這里?”李逵
道:“便是哥哥分付,教我不要酒,以此路上走得慢了。你如何認得這個酒店里?你是這里
人?家在那里???”朱貴道:“這個酒店便是我兄弟朱富家里。我原是此間人。因在江湖上
做客,消折了本錢,就于梁山泊落草,今次方回?!北憬行值苤旄粊砼c李逵相見了。朱富置
酒款待李逵。李逵道:“哥哥分付,教我不要酒;今日我已到鄉里了,便兩碗兒,打甚么要
緊!朱貴不敢阻擋他,由他。當夜直到四更時分。安排些飯食,李逵了,趁五更曉星殘月,
霞光明朗,便投村里去。朱貴分付道:“休從小路去。只從大樸樹轉彎,投東大路,一直往
百丈村去,便是董店東??烊×四赣H,和你早回山寨去?!崩铄拥溃骸拔易詮男÷啡?,不從
大路去!誰耐煩!”朱貴道:“小路走,多大蟲;又有乘勢奪包里的剪徑賊人?!崩铄討?br /> 道:“我怕甚鳥!”戴上氈笠兒,提了樸刀,跨了腰刀,別了朱貴,朱富,便出門投百丈村
來。約行了十數里,天色漸漸微明,去那露草之中,趕出一只白兔兒來,望前路去了。李逵
趕了一直,笑道:“那畜生倒引了我一程路!”正走之間,只見前面有五十來株大樹叢雜,
時值新秋,葉兒正紅。李逵來到樹林邊廂,只見轉過一條大漢,喝道:“是會的留下買路
錢,免得奪了包里!”李逵看那人時,戴一頂紅絹抓兒頭巾,穿一領粗布衲襖,手里拿著兩
把板斧,把黑墨搽在臉上。李逵見了,大喝一聲:“你這廝是甚么鳥人,敢在這里剪徑!”
那漢道:“若問我名字,嚇碎你的心膽!老爺叫做黑旋風!你留下買路錢并包里,便饒了你
性命,容你過去!”李逵大笑道:“沒有娘鳥興!你這廝是甚么人,那里來的,也學老爺名
目,在這里胡行!”李逵挺起手中樸刀奔那漢。那漢那里抵當得住,待要走。早被李逵腿股
上一樸刀,搠翻在地,一腳踏住胸脯,喝道:“認得老爺么?”那漢在地下叫道:“爺爺!
饒你孩兒性命!”李逵道:“我正是江湖上的好漢黑旋風李逵便是!你這廝辱沒老爺名
字!”那漢道:“孩兒雖然姓李,不是真的黑旋風;為是爺爺江湖上有名目,鬼也害怕,因
此孩兒盜學爺爺名目胡亂在此剪徑,但有孤單客人經過,聽得說了‘黑旋風’三個字,便撇
了行李逃奔去了。以此得這些利息。實不敢害人。小人自己的賤名叫李鬼,只在這前村
住?!崩铄拥溃骸柏夏偷罒o禮,在這里奪人的包里行李,壞我的名目,學我使兩把板斧!且
教他我一斧!”劈手奪過一把斧來便砍。李鬼慌忙叫道:“爺爺!殺我一個,便是殺我兩
個!”李逵聽得,住了手,問道:“怎的殺你一個便是殺你兩個?”李鬼道:“孩兒本不敢
剪徑,家中因有個九十歲的老母,無人養贍,因此孩兒單題爺爺大名唬嚇人,奪些單身的包
里,養贍老母;其實并不曾害了一個人。如今爺爺殺了孩兒,家中老母必是餓殺!”李逵雖
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君,聽得說了這話,自肚里尋思道:“我特地歸家來取娘,倒殺了一個
養娘的人,天地也不容我-罷!罷!我饒了你這廝性命!”放將起來。李鬼手提著斧,納頭
便拜。李逵道:“只我便是真黑旋風;你從今已后休要壞了俺的名目!”李鬼道:“孩兒今
番得了性命。自回家改業,再不敢倚著爺爺名目在這里剪徑?!崩铄拥溃骸澳阌行㈨樦?,
我與你十兩銀子做本錢,便去改業?!崩铄颖闳〕鲆诲V銀子,把與李鬼,拜謝去了。李逵自
笑道:“這廝撞在我手里!既然他是個孝順的人,必去改業。我若殺了他,天地必不容我。
我也自去休?!蹦昧藰愕?,一步步投山僻小路而來。走到已牌時分,看看肚里又餓又渴,四
下里都是山徑小路,不見有一個酒店飯店。正走之間,只見遠遠地山凹里露出兩間草屋。李
逵見了,奔到那人家里來,只見后面走出一個婦人來,髻鬢邊插一簇野花,搽一臉胭脂鉛
粉。李逵放下樸刀,道:“嫂子,我是過路客人,肚中饑餓,尋不著酒食店。我與你幾錢銀
子,央你回些酒飯?!蹦菋D人見了李逵這般模樣,不敢說沒,只得答道:“酒便沒買處,飯
便做些與客人了去?!崩铄拥溃骸耙擦T;只多做些個,正肚中餓出鳥來?!蹦菋D人道:“做
一升米不少么?”李逵道:“做三升米飯來?!蹦菋D人向廚中燒起火來,便去溪邊陶了米,
將來做飯。李逵轉過屋后山邊來凈手。只見一個漢子,顛手顛腳,從山后歸來。李逵轉過屋
后聽時,那婦人正要上山討菜,開后門見了,便問道:“大哥!那里閃了腿?”那漢子應
道?“大嫂,我險些兒和你不見了!你道我晦鳥氣么?指么出去等個單身的過,整整等了半
個月日,不曾發市。甫能今日抹著一個,你道是誰?原來正是黑旋風!恨撞著那驢鳥!我如
何敵得他過,倒他一樸刀,搠翻在地,定要殺我。我假意叫道:‘你殺我一個,害了我兩
個!’他便問我緣故。我便假道:‘家中有九十歲的老母,無人養贍,定是餓死!’那驢
鳥,真個信我,饒了我性命;又與我一個銀子做本錢,教我改了業養娘。我恐怕他省悟了趕
將來,且離了那林子里,僻靜處睡一回,從山后走回家來?!蹦菋D人道:“休要高聲!一個
黑大漢來家中,教我做飯,莫不正是他?如今在門前坐地。你去張一張看;若是他時,你去
尋些麻藥來,放在菜內,教那了,麻翻在地,我和你對付了他,謀得他些金銀,搬往縣里住
去,做些買賣,卻不強似在這里剪徑?”李逵已聽得了,便道:“叵耐這廝!我倒與了他一
個銀子,又饒了性命,他倒又要害我!這個正是天地不容!”一轉踅到后門邊。這李鬼恰待
出門,被李逵劈揪住。那婦人慌忙自望前門走了。李逵捉住李鬼,按翻掣出腰刀,早割下頭
來;拿著刀,奔前門尋那婦人時,正不知走那里去了;再入屋內來。去房中搜看,只見有兩
個竹籠,盛些舊衣裳,底下搜得些碎銀兩并幾件釵環。李逵都拿了,又去李鬼身邊搜了那錠
小銀子,都打縛在包里里;去鍋里看時,三升米飯早熟了,只沒菜蔬下飯。李逵盛飯來,了
一回,看著自笑道:“好癡漢!放著好肉在前面,不會!”拔出腰刀,便去李鬼腿上割下兩
塊肉來,把些水洗凈了,灶里抓些炭火來便燒;一面燒一面;得飽弓,把李鬼的尸首拋放屋
下,放了把火,提了樸刀,自投山路里去了。比及趕到董店東時日已平西。逕奔到家中,推
開門,入進里面,只聽得娘在床上問道:“是誰入來?”李逵看時,見娘雙眼都盲了,坐在
床上念佛。李逵道:“娘,鐵牛來家了!”娘道:“我兒,你去了許多時,這幾年正在那里
安身?你的大哥只是在人家做長工,止博得些飯食,養娘全不濟事!我時常思量你,眼淚流
干,因此瞎了雙目。你一向正是如何?”李逵尋思道:“我若說在梁山泊落草,娘定不肯
去;我只假說便了?!崩铄討溃骸拌F牛如今做了官,上路特來取娘?!蹦锏溃骸绊サ睾?br /> 也!只是你怎生和我去得?”李逵道:“鐵牛背娘到前路,覓一輛車兒載去?!蹦锏溃骸澳?br /> 等大哥來,商議?!崩铄拥溃骸暗茸錾趺?,我自和你去便了?!鼻〈?,只見李達提一罐
子飯來。入得門,李逵見了便拜道:“哥哥,多年不見!”李達罵道:“你這廝歸來做甚?
又來負累人!”娘便道:“鐵牛如今做了官,特地家來取我?!崩钸_道:“娘呀!休信他放
屁!當初他打殺了人,教我披枷帶鎖,受了萬千的苦。如今又聽得他和梁山泊賊人通同,劫
了法場,鬧了江州,現在梁山泊做了強盜。前日江州行移公文到來,著落原籍追捕正身,要
捉我到官比捕;又得財主替我官司分理,說:‘他兄弟已自十來年不知去向,亦不曾回家,
莫不是同名同姓的人冒供鄉貫?’又替我上下使錢。因此不官司仗限追要。見今出榜賞三千
貫捉他?。氵@廝不死,卻走家來胡說亂道!”李逵道:“哥哥不要焦躁,一發和你同
上山去快活,多少是好,”李達大怒,本待要打李逵,又敵他不過;把飯罐撇在地下,一直
去了。李逵道:“他這一去,必報人來捉我,是脫不得身,不如及早走罷。我大哥從來不曾
見這大銀,我且留下一錠五十兩的大銀子放床上。大哥歸來見了,必然不趕來?!崩铄颖憬?br /> 下腰包,取一錠大銀放在床上,叫道:“娘,我自背你去休?!蹦锏溃骸澳惚澄夷抢锶??”
李逵道:“你休問我,只顧去快便了。我自背你去,不妨?!崩铄赢斚卤沉四?,提了樸刀,
出門望小路里便走。說李達奔來財主家報了,領著十來個莊客,飛也似趕到家里,看時,不
見了老娘,只見床上留下一錠大銀子。李達見了這錠大銀,心中忖道:“鐵牛留下銀子,背
娘去那里藏了?必是梁山泊有人和他來,我若趕去,倒他壞了性命。想他背娘必去山寨里快
活?!北娙瞬灰娏死铄?,都沒做理會處。李達對眾莊客說道:“這條牛背娘去,不知往那條
路去了。這里小路甚雜,怎地去趕他?”眾莊客見李達沒理會處,俄延了半,也各自回去
了,不在話下。這里只說李逵怕李達領人趕來,背著娘,只奔亂山深處僻靜小路而走??纯?br /> 天色晚了,李逵背到嶺下。娘雙眼不明,不知早晚,李逵自認得這條嶺喚做沂嶺,過那邊
去,方有人家。娘兒兩個趁著星明月朗,一步步捱上嶺來。娘在背上說道:“我兒,那里討
口水來我也好?!崩铄拥溃骸袄夏?,且待過嶺去,借了人家安歇了,做些飯罷?!蹦锏溃?br /> “我日中了些干飯,口渴得當不得!”李逵道:“我喉嚨里也煙發火出;你且等我背你到嶺
上,尋水與你?!蹦锏溃骸拔覂?,端的渴殺我也!救我一救!”李逵道:“我也困倦得要不
得!”李逵看看捱得到嶺上松樹邊一塊大青石上,把娘放下,插了樸刀在側邊,分付娘道:
“耐心坐一坐,我去尋水來你?!崩铄勇牭孟獫纠锼?,聞聲尋路去,盤過了兩三處山腳,
來到溪邊,捧起水來自了幾口,尋思道:“怎生能彀得這水去把與娘?”立起身來,東觀西
望,遠遠地山頂見一座廟。李逵道:“好了!”攀藤攬葛,上到庵前,推開門看時,是個泗
洲大圣祠堂;面前只有個石香爐。李逵用手去掇,原來是和座子鑿成的。李逵拔了一回,那
里拔得動;一時性起來,連那座子掇出前面石階上一磕,把那香爐磕將下來,拿了再到溪
邊,將這香爐水里浸了,拔起亂草,洗得干凈,挽了半香爐水,雙了擎來,再尋舊路,夾七
夾八走上嶺來;到得松樹邊石頭上,不見了娘,只見樸刀插在那里。李逵叫娘水,杳無蹤
跡。叫了一聲不應,李逵心慌,丟了香爐,定住眼,四下里看時,并不見娘;走不到三十余
走,只見草地上團團血跡。李逵見了,一身肉發抖;趁著那血跡尋將去,尋到一處大洞口,
只見兩個小虎兒在那里一條人腿。李逵把不住抖,道:“我從梁山泊歸來,特為老娘來取
他。千辛萬苦,背到這里,倒把來與你了!那鳥大蟲拖著這條人腿,不是我娘的是誰的?”
心頭火起便不抖,赤黃須早豎起來,將手中樸刀挺起,來搠那兩個小虎。這小大蟲被搠得
慌,也張牙舞爪,鉆向前來;被李逵手起,先搠死了一個,那一個望洞里便鉆了入去。李逵
趕到洞里,也搠死了。李逵卻鉆入那大蟲洞內,伏在里面,張外面時,只見那母大蟲張牙舞
爪望窩里來。李逵道:“正是你這孽畜了我娘!”放下樸刀,跨邊掣出腰刀。那母大蟲到洞
口,先把尾去窩里一剪,便把后半截身軀坐將入去。李逵在窩里看得仔細,把刀朝母大蟲尾
底下,盡平生氣力,舍命一戮,正中那母大蟲糞門。李逵使得力重,和那刀靶也直送入肚里
去了。那母大蟲吼了一聲,就洞口,帶著刀,跳過澗邊去了。李逵拿了樸刀,就洞里趕將出
來。那老虎負疼,直搶下山石下去了。李逵恰待要趕,只見就樹邊卷起一陣狂風,吹得敗葉
樹木如雨一般打將下來。自古道:“云生從龍,風生從虎?!蹦且魂囷L起處,星月光輝之
下,大吼了一聲,忽地跳出一只吊睛白額虎來。那大蟲望李逵勢猛一撲。那李逵不慌不忙,
趁著那大蟲勢力,手起一刀,正中那大蟲頷下。那大蟲不曾再掀再剪:一者護那疼痛,二者
傷著他那氣。那大蟲退不彀五七,只聽得響一聲,如倒半壁山,登時間死在下。那李逵一時
間殺了母子四虎,還又到虎窩邊,將著刀復看了一遍,只恐還有大蟲,已無有蹤跡。李逵也
困乏了,走向泗州大圣廟里,睡到天明。次日早晨李逵來收拾親娘的腿及剩的骨殖,把布衫
包里了;直到泗州大圣廟后掘土坑葬了。李逵大哭了一場,肚里又又渴,不免收拾包里,拿
了樸刀,尋路慢慢的走過嶺來。只見五七個獵戶都在那里收窩弓弩箭。見了李逵一身血污,
行將下嶺來,眾獵戶了一驚,問道:“你這客人莫非是山神土地?如何敢獨自過嶺來?”李
逵見問,自肚里尋思道:“如今沂水縣出榜賞三千貫錢捉我,我如何敢說實話?只謊說
罷?!贝鸬溃骸拔沂强腿?。昨夜和娘過嶺來,因我娘要水,我去嶺下取水,被那大蟲把我娘
拖去了。我直尋到虎窩里,先殺了兩個小虎,后殺了兩個大虎。泗州大圣廟里睡到天明,方
下來?!北姭C戶齊叫道:“不信你一個人如何殺得四個虎?便是李存孝和子路,也只打得一
個。這兩個小虎且不打緊,那兩大虎非同小可!我們為這個畜生不知都了幾頓棍棒。這條沂
嶺,自從有了這窩虎在上面,整三五個月沒人敢行。我們不信!敢是你哄我?”李逵道:
“我又不是此間人,沒來由哄你做甚么?你們不信,我和你上嶺去尋著與你,就帶些人去扛
了下來?!北姭C戶道:“若端的有時,我們自重重的謝你。是好也!”眾獵戶打起忽哨來,
一霎時,聚三五十人,都拿了撓釣棒,跟著李逵,再上嶺來。此時天大明朗,都到那山頂
上。遠遠望見窩邊果然殺死兩個小虎:一個在窩內,一個在外面;一只母大蟲死在山邊,一
只雄虎死在泗州大圣廟前。眾獵戶見了殺死四個大蟲,盡皆歡喜,便把索子抓縛起來。眾人
扛抬下嶺,就邀李逵同去請賞;一面先使人報知里正上戶,都來迎接看,抬到一個大戶人
家,喚做曹太公莊上。那人曾充縣史,家中暴有幾貫浮財,專在一鄉放刁把纜;初世為人便
要結幾個不三不四的人恐唬鄰里;極要談忠說孝,只是口是心非。當時曹太公親自接來,相
見了,邀請李逵到草堂上坐定,動問殺死虎的緣由。李逵卻把夜來同娘到嶺上要水,
因此殺死大蟲的話說了一遍。眾人都呆了。曹太公動問:“壯士高姓名諱?”李逵答道:
“我姓張,無名,只喚做張大膽?!辈芴溃骸罢婺耸谴竽憠咽?!不恁地膽大,如何殺得
四個大蟲”!一壁廂叫安排酒食管待,不在話下。且說當村里知沂嶺殺了四個大蟲,抬到曹
太公家,講動了村坊道店,哄得前村后村,山僻人家,大男幼女,成群拽隊,都來看虎,入
見曹太公相待著打虎的壯士在廳上酒。數中有李鬼的老婆,逃在前村爹娘家里,隨著眾人也
來看虎,認得李逵的模樣,慌忙來家對爹娘說道:“這個殺虎的黑大漢,便是殺我老公,燒
了我屋的。他叫做梁山泊黑旋風?!钡锫牭?,連忙來報知里正。里正聽了道:“他既是黑
旋風時,正是嶺后百丈村打死了人的李逵。逃走在江州,又做出事來,行移到本縣原籍追
捉。如今官司出三千貫賞錢拿他。他走在這里!”暗地使人去請得曹太公到來商議。曹太公
推道更衣,急急的到里正家里。里正說:“這個殺虎的壯士正是嶺后百丈村里的黑旋風李
逵,見今官司著落拿他?!辈芴溃骸澳銈円蚵牭米屑?。倘不是時,倒惹得不好。若真
個是時,卻不妨,要拿他時也容易。只怕不是他時難?!崩镎溃骸耙娪欣罟淼睦掀耪J得
他。曾來李鬼家做飯,殺了李鬼?!辈芴溃骸凹仁侨绱?,我們且只顧置酒請他,問他今
番殺了大蟲,還是要去縣里請功,還是要村里討賞。若還他不肯去縣里請功時,便是黑旋風
了,著人輪換把盞,灌得醉了,縛在這里,去報知本縣,差都頭來取去,萬無一失?!北娙?br /> 道:“說得是?!崩镎c眾人商議定了。曹太公回家來款住李逵,一面且置酒來相待,便
道:“適間拋撇,請勿見怪。且請壯士解下腰間腰刀,放過樸刀,寬松坐一坐?!崩铄拥溃?br /> “好,好。我的腰刀已搠在雌虎肚里了,只有刀鞘在這里。若開剝時,可討來還我?!辈芴?br /> 公道:“壯士放心。我這里有的是好刀,相送一把與壯士懸帶?!崩铄咏饬搜g刀鞘并纏袋
包里,都遞與莊客收貯;便把樸刀倚過一邊。曹太公叫取大盤肉,大酒來。眾多大戶并里正
獵戶人等,輪番把盞,大碗大盅只顧勸李逵。曹太公又請問道:“不知壯士要將這虎解官請
功,只是在這里討些發?”李逵道:“我是過往客人,忙些個。偶然殺了這窩猛虎,不須去
縣課請功。只此有些發便罷;若無,我也去了?!辈芴溃骸叭绾胃逸p慢了壯士!少刻村
中劍取盤纏相送。我這里自解虎到縣里去?!崩铄拥溃骸安忌老冉枰活I與我換了蓋?!辈芴?br /> 公道:“有,有?!碑敃r便取一領青布衲襖,就與李逵換了身上的血污衣裳。只見門前鼓響
笛鳴,都將酒來與李逵把盞作慶,一杯冷,一杯熱。李逵不知是計,只顧開懷暢飲,全不記
宋江分付的言語。不兩個時辰,把李逵灌得酩酊大醉,立腳不住。眾人扶到后堂空屋下,放
翻在一條板凳上;就取兩條繩子;連板凳綁住了;便叫里正帶人飛也似去縣里報知,就引李
鬼老婆去做原告,補了一張狀子。此時哄動了沂水縣里。知縣聽得,大驚,連忙升廳問道:
“黑旋風拿住在那里?這是謀叛的人,不可走了!”原告人并獵戶答應道:“見縛在本鄉曹
大戶家。為是無人禁得他,誠恐有失,路上走了,不敢解來?!敝h隨即叫喚本縣都頭李云
上廳來分付道:“沂嶺下曹大戶莊上拿住黑旋風李逵。你可多帶人去,密地解來。休要哄動
村坊,被他走了?!崩疃碱^領了臺旨,下廳來,點起三十個老郎士兵,各帶了器械,便奔沂
嶺村中來。這沂水縣是個小去處,如何掩飾得過。此時街市講動了,說道:“拿著了鬧江州
的黑旋風,如今差李都頭去拿來?!敝熨F在東莊門外朱富家,聽得了這個消息,慌忙來后面
對兄弟朱富說道:“這黑又做出事來了!如何解救?宋公明特為他誠恐有失,差我來打聽消
息。如今他拿了,我若不救得他時,怎的回寨去見哥哥?似此似此怎生是好!”朱富道:
“大哥,且不要慌。這李都頭一身好本事,有三五十人近他不得。我和你只兩個同心合意,
如何敢近傍他?只可智取,不可力敵。李云日常時最是愛我,常常教我使些器械。我卻有個
道理對他,只是在這里安不得身了。今晚煮三二十斤肉,將十數瓶酒,把肉大塊切了,將些
蒙汗藥拌在里面,我兩個五更帶數個火家,挑著去半路里僻靜等候,他解來時,只做與他酒
賀喜,將眾人都麻翻了,放李逵,如何?”朱貴道:“此計大妙。事不宜遲,可以整頓,乃
早便去!”朱貴道:“只是李云不會酒,便麻翻了,終久醒得快。還有件事。倘或日后得
知,須在此安身不得?!敝熨F道:“兄弟,你在這里賣酒也不濟事。不如帶領老小,跟我上
山,一發入了夥。論秤分金銀,換套穿衣服,卻不快活?今夜便叫兩個火家,覓了輛車兒,
先送妻子和細軟行李起身,約在十里牌等候,都去上山。我如今包里內帶得一包蒙汗藥在這
里;李云不會酒時,肉里多糝些,逼著他多些,也麻倒了。救得李逵,同上山去,有何不
可?”朱富道:“哥哥說得是?!北憬腥巳ヒ捪乱惠v車兒,打拴了三五個包箱,在車兒上;
家中物都棄了;叫渾家和兒女上了車子,分付兩個火家跟著車子,只顧先去。且說朱貴,朱
富當夜煮熟了肉,切做大塊,將藥來拌了,連酒裝做兩擔,帶了二三十個空碗;又有苦干菜
蔬,也把藥來拌了;恐有不肉的,也教他著手。兩擔酒肉,兩個火家各挑一擔;弟兄兩個自
提了些果盒之類四更前后,直接將來僻靜山路口坐等。到天明,遠遠地只聽得敲著鑼響,朱
貴接到路口。且說那三十來個士兵自村里吃了半夜酒;四更前后,把李逵背剪綁了解將來。
后面李都頭坐在馬上??纯磥淼角懊?,朱富便向前攔住,叫道:“師父且喜,小弟將來接
力?!蓖皟纫ㄒ痪苼?,斟一大鍾,上勸李云。朱貴托著肉來,火家捧過果盒。李云見了,慌
忙下馬,跳向前來,說道:“賢弟,何勞如此遠接!”朱富道:“聊表徒弟孝順之心?!崩?br /> 云接過酒來,到口不吃。朱富跪下道:“小弟已知師不飲酒,今日這個喜酒也飲半盞兒,”
李云推卻不過,略呷了兩口。朱富便道:“師父不飲酒須請些肉?!崩钤频溃骸耙归g已飽,
吃不得了?!敝旄坏溃骸皫煾感辛嗽S多路,肚里也了。雖不中,胡亂請些,以免小弟之
羞?!睊蓧K好的遞將過來。李云見他如此,只得勉意了兩塊。朱富把酒來勸上戶里正并獵
戶人等,都勸了三鍾。朱貴便叫士兵莊客眾人都來酒。這夥男女那里顧個冷,熱,好,不
好。酒肉到口,只顧;正如這風卷殘云,落花流水,一齊上來搶著了。李逵光著眼,看了朱
貴兄弟兩個,已知用計,故意道:“你們也請我吃些!”朱貴喝道:“你是歹人,有酒肉與
你!這般殺才,快閉了口!”李云看著士兵,喝叫快走,只見一個個都面覷,走動不得,口
顫腳麻,都跌倒了。李云急叫:“中了計了!”恰待向前,不覺自家也頭重腳輕暈倒了,軟
做一堆,睡在地下。當時朱貴,朱富各奪了一條樸刀,喝聲“孩兒們休走!”兩個挺起樸刀
來趕這夥不曾吃酒肉的莊客并那看的人。走得快的走了,走得遲的就搠死在地。李逵大叫一
聲,把那綁縛的麻繩都掙斷了;便奪過一條樸刀來殺李云。朱富慌忙攔住,叫道:“不要無
禮!他是我的師父,為人最好。你只顧先走?!崩铄討溃骸安粴⒌貌芴象H,如何出得
這口氣!”李逵趕上,手起一樸刀,先搠死曹太公并李鬼的老婆;續后里正也殺了;性起
來,把獵戶排頭兒一味價搠將去。那三十來個士兵都被搠死了。這看的人和眾莊客只恨爹娘
少生兩只腳,都住深野路逃命去了。李逵還只顧尋人要殺。朱貴喝道:“不干看的人事,休
只管傷人!”慌忙攔住。李逵方住了手,就士兵身上剝了兩件衣服穿上。三個人提著樸刀,
便要從小路里走。朱富道:“不好,是我送了師父性命!他醒時,如何見得知縣?必然趕
來。你兩個先行,我等他一等。我想他日前教我的恩義,且是為人忠直,等他趕來,就請他
一發上山入夥,也是我的恩義,免得教回縣去苦?!敝熨F道:“兄弟,你也見得是。我便先
去跟了車子行,留李逵在路傍幫你等他。若是他不趕來時,你們兩個休執等他?!敝旄坏溃?br /> “這是自然了?!碑斚轮熨F前行去了。只說朱貴和李逵坐在路傍邊等候。果然不到一個時
辰,只見李云挺著一條木刀,飛也似趕來,大叫道:“強賊休走!”李逵見他來得兇,跳起
身,挺著樸刀來斗李云,恐傷朱富。正是有分教;梁山泊內添雙虎,聚義廳前慶四人。畢竟
黑旋風斗青眼虎,二人勝敗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水滸傳黑旋風李逵是怎么死的?
黑旋風李逵簡介李逵是中國古典小說《水滸傳》中的重要人物,也是元雜劇「水滸戲」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生得粗壯黝黑,綽號「黑旋風」。沂州沂水縣百丈村人氏。因為打死了人,逃了出去,遇到赦宥,流落在江州當牢子。為了解救宋江和戴宗,李逵與眾人大鬧江州,上了梁山。慣使一雙板斧,梁山排座次時,位列第二十二位,是梁山第五位步軍頭領。

水滸傳黑旋風李逵是怎么死的?黑旋風李逵簡介
李逵是中國古典小說《水滸傳》中的重要人物,也是元雜劇“水滸戲”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生得粗壯黝黑,綽號“黑旋風”。沂州沂水縣百丈村人氏。因為打死了人,逃了出去,遇到赦宥,流落在江州當牢子。為了解救宋江和戴宗,李逵與眾人大鬧江州,上了梁山。慣使一雙板斧,梁山排座次時,位列第二十二位,是梁山第五位步軍頭領。(
?+ o. \’ W) B4 J” L- J6 f) i, Q5 w+ B$ z$ B3
_梁山受招安后,隨軍征討遼國、田虎、王慶、方臘;戰事結束后被封為鎮江潤州都統制。因宋江飲高俅等奸臣送來的毒酒中毒后,擔心李逵再次起兵造反復仇,便讓李逵也飲下毒酒,李逵隨后身亡。0
a1 A- t% U$ L) i. e) n( ^: E. F” v2 ?# e5 ?! G.
P李逵是《水滸傳》成書之前便已在文學作品中多次以主角身份出現的人物,但《水滸傳》對其進行了很明顯的加工塑造,使他成為一個心粗膽大、率直忠誠,同時又魯莽好戰的性格鮮明的角色。5
D/ U6 |” ?’ @3 S: m0 S’ zW% E1 V- q$ {‘ }/ h8 H人物起源” A+ v* W* ]8
[! l/ ~% [0 j; n, J3 E) g) ~1 P9 ^9 p) fU) Z1
i與很多《水滸傳》人物一樣,梁山好漢李逵這一形象的形成,有一個漫長的演變過程。根據《宋史》等記載,歷史上的宋江起義,頭領有三十六人,但多數姓名并無記載。而史載兩宋之交的確有一名為李逵的將領,有學者將其列入李逵可能的歷史原型中,但除了年代接近和姓名相同,此李逵與《水滸》之李逵并無任何相符合之處。#
n” H2 u# `7 ]) a; r7 M. l0 N* V& x! x7 W2 ee8 f5 }2 s6 ~- @;
C趙小銳版李逵. x! ^; G% t6 |# p) }$ y) C8 }$ E4 K; Gv$
X而在宋元時期龔開的《宋江三十六人贊》中,最早出現了三十六人的姓名、綽號,其中包括了“黑旋風李逵”。在大約同一時期的《大宋宣和遺事》中,李逵也作為宋江部下之一出現,但并無專門情節。這兩部文學作品都被認為是《水滸傳》的雛形或藍本。0
B’ K* e1 g: `1 _! f2 ?8 ]’ rF9 _+ w9
y在元雜劇中,李逵的形象很快豐滿起來,現存的資料顯示,與水滸故事相關的劇目中,以李逵為主角的占據極大比重。著名的劇目包括康進之的《李逵負荊》、高文秀的《黑旋風雙獻功》等??傮w來說,前期的劇目中,李逵多為風流才子形象,后期的形象則逐漸趨近于“憨傻大漢”。這一演變,為《水滸傳》中的李逵形象奠定了基礎。而部分元雜劇中的李逵情節也進入了《水滸傳》之中。另外,明太祖朱元璋之孫、著名劇作家朱有燉也作有《黑旋風仗義疏財》,此劇與《水滸傳》小說面世的先后順序尚有爭議,但應是取材自宋元以來民間廣泛流傳的水滸故事,而沒有受《水滸傳》的較多影響。.
b! t( o$ G7 |2 s7 n3 K+ x, D$ W1 |w) t’ H% m+ g9 G初次出場6 M* u6 E6 ?&
Q# v9 l* i. Q- C, CT! O. Tk$ m5
c李逵小名鐵牛,江湖人稱“黑旋風”,家中有老母及一兄長名為李達。李逵因為打死了人,逃了出去,遇到赦宥,流落在江州。在江州大牢里當一個小牢子,與江州兩院押牢節級院長“神行太?!贝髯谙嗍?。6
o2 A) _# t” }( G6 I/ r. w5 z9 |8 K- `7 z, w; R) M8 Z9
}宋江因殺閻婆惜被發配江州,與戴宗相見。在戴宗的引薦下,李逵認識了之前慕名已久的宋江。宋江借十兩銀子給李逵拿去賭,李逵對其慷慨極為拜服。緊接著,三人又到琵琶亭飲酒,宋江要吃鮮魚,李逵便去討,卻聽說要等魚牙主人來了才能賣。李逵因此發怒,后來魚牙主人“浪里白條”張順見他搗亂,便與他廝打起來,從陸上打到水中,直到宋江、戴宗來叫停。從此張順也與三人成為好友?!昂谛L斗浪里白條”一節,因為場面精彩,后來常常成為水滸題材的繪畫、影視重點表現的情節。#
\) |+ C’ @9 V! U# W. pO% Y& F. W, g& }6 s. Z3 E5 \- S: _江州劫法場#
a4 G* Iz$ e% T1 l” X~1 U4 \+ q4 ~1 c* D&
q數日后,宋江酒后在潯陽樓上題詩,被無為軍在閑通判黃文炳解讀為反詩,向江州蔡九知府蔡得章告發,宋江因此被打入大牢。其后戴宗為救宋江,傳了一封梁山泊造的假信,亦被黃文炳識破。宋、戴二人被判死刑,押到十字路口待斬。.
v+ iC! m& }/ Q” ?- q* l2 Yf2 e; S- N$ I; J$ Z: J” Y2 v! C; m5 Y+
G新水滸里的李逵, K, d8 f2 @, lA2 V8 H, B$ a, g/ {) V( Y- O( `, D* T*
g2
E為救二人,梁山二十余條好漢趕到江州,劫了法場。李逵在不知梁山方面行動的情況下,也獨自從預先藏身的樓上跳下,砍翻兩個劊子手,與梁山眾人同時在法場里廝殺。救出宋、戴二人后,李逵殺得性起,逢人便砍,梁山首領晁蓋對他喝阻也無效。其后李逵和梁山眾人打入無為軍,殺了黃文炳,并從此與江州的張順等人隨宋江上了梁山。!
w+ f4 Fj- _) S# s5 |0 e- \, U3 }, ^/ u大聚義9 c2 I9 e# Y& M, j, m)
}2 R# N7 D^. L7
jQ晁蓋曾頭市中箭,宋江暫代寨主之位后,一日宋江、吳用聽做道場的和尚說起盧俊義,便決定賺其上山。吳用與李逵扮成算命先生和啞道童到大名府,把盧俊義誘到了山上。后來盧俊義因吳用所題反詩以及總管李固叛變被抓,差點送命。梁山兩次派兵攻打大名府,李逵亦在其中。+
_8 [+ b! ~8 n5 V; X7 d: K2 F” j4 b% \3 ~” K9
V后來凌州單廷珪、魏定國受命征梁山,李逵獨自下山,企圖去凌州斬殺二將。路上劈了未上梁山而自稱“梁山好漢”的韓伯龍,又結識了焦挺、鮑旭,并將他們帶上梁山。!
J+ _6 C( C, T8 _0 N1 b2 C8 AF* [8 N/ [$ X9 U, K! N9
K后來單、魏二人被關勝收服,也上了梁山。梁山打破曾頭市,又打了東平、東昌二府之后,一百單八將大聚義。根據天降石碣名號,李逵為“天殺星黑旋風李逵”,排名二十二,又獲步軍頭領之職。$
q& A1 [/ _/ L: @9 q+ h2 p” a) U3 m; L3 l$ h1 @. S鬧東京5 w% F; R7 w2
V$ |4 b; C’ W” x’ h6 Q/
j大聚義之后,宋江提出招安之事,李逵大鬧以示不滿,宋江假意要斬其頭。, J)
p& C2 |4 y4 ]” w; p# p4 V( A& Z( X#
K第二年元宵,宋江等人去東京看燈,李逵也要跟隨。到了東京之后,宋江等與名妓李師師見面,李逵見了大怒,先打翻在附近的楊太尉,又放火并大鬧。幸得梁山軍馬到城下將眾人護送出城。0
b0 R2 Y8 v! U0 G7 j2 ^1 a3 Y) hB* N9 j& F7 |0 y6 z- n” Q, N% g3 p: e&
E’ t(
s接下來的“黑旋風喬捉鬼”“梁山泊雙獻頭”“黑旋風喬坐衙”“燕青打擂”幾個故事,都是以李逵和燕青為主角,與全書主線關聯甚少的情節,而且多數都很可能直接取材自元雜劇故事。其中“雙獻頭”一節為李逵誤信他人所言,以為宋江強搶民女,要殺宋江,后來得知是他人冒充之后,殺了冒充者,回山負荊請罪,應取材自元雜劇《李逵負荊》,這一故事通過戲曲等的傳播,在后世流傳甚廣。2
L% z” M7 I% G, l3 f* ^” Y4 N* l: F! c( L8 T! f9 L+ y! j0 j南征北戰9 T$
`# ~+ e% c7 i# TW* [! j4 D* z+ ?2
M朝廷第一次到梁山招安之時,態度惡劣。李逵憤怒,將詔書扯得粉碎。后來童貫帶兵攻打梁山,李逵與幾名步軍將校樊瑞、鮑旭、項充、李袞配合作戰,有斬殺睢州兵馬都監段鵬舉等戰績。/
Vn3 ]5 }3 ?1 r; j1 j2 b, p” J’ f8
`后來梁山受了招安,李逵以梁山軍的一員,參與了征討遼國、田虎、王慶、方臘之戰,仍常與鮑旭、項充、李袞配合,多有斬將。其中征討田虎之時,有內涵曲折的“李逵夢鬧天池”一節,寫李逵在夢中見到母親、殺了奸臣惡霸等,又得到“要夷田虎族,須諧瓊矢鏃”的暗示,引出后來成為張清妻子的瓊英。-
[; Q5 [{% A! B’ T1 h5 j+ y. E8 S, a- c2 d3 y1 F) G, A飲毒身亡4 f8 X4
g9 k4 p7 ^. S7 @3 ?% Q7 c0 {&
}征方臘結束后,梁山頭領只有少數存活,李逵是其中之一,獲封鎮江潤州都統制之職。后來蔡京、高俅等人,以御酒之計,要毒死宋江。宋江飲了御酒,知道已經中毒,因怕李逵為了報仇再度嘯聚山林,便請他到自己所在,使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也飲下毒酒,事后宋江告知李逵真相,李逵表示:“生時伏侍哥哥,死了也只是哥哥部下一個小鬼?!焙髞砉欢景l身亡。2
I1 d1 b& u+ m, |- E” i4 O9 I; K- g8 M; t% V- i% O. q4 W+ ?: ?9 ? _2 S&
Y” r; `戲曲形象& t8 i: f” e0 s. Y+ k/ E+ I$ Y( K8 F8 s*
E李逵是元雜劇中的重要角色,但在《水滸傳》成書后,因為書中塑造出相當數量形象生動的人物,而李逵的形象也逐漸定型為文化程度較低的魯莽漢子,所以在后來根據《水滸傳》改編的水滸戲中,李逵的顯要程度有所降低。但也仍是較重要的角色。如在明代雜劇《宋公明排九宮八卦陣》中,李逵擔任梁山軍征遼先鋒,戲份、唱詞較多。:
`# X’ K+ W7 L& s3 h) Z8 T) A( M2 d4 f+ R,
C在清朝至近現代的戲曲中,也有不少以李逵為主角或重要配角的劇目,其中多數直接來源于《水滸傳》情節。以京劇為例,就有《鬧江州》《丁甲山》《李逵探母》《黑旋風李逵》《李逵大鬧忠義堂》等著名劇目或名段,情節基本集中在江州劫法場到李逵下山接母部分,或大聚義之后的殺冒充宋江搶民女者的情節(即”李逵負荊“故事)。2
{& N$ C+ o5 L. M5 Z, j9 z9 ]3 [! @8 z6 q9
T在京劇中,李逵屬于架子花臉,表演中重念白和工架,唱腔不多。京劇名家袁世海即很擅長李逵戲。

水滸傳黑旋風李逵是怎么死的?黑旋風李逵簡介
李逵是中國古典小說《水滸傳》中的重要人物,也是元雜劇“水滸戲”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生得粗壯黝黑,綽號“黑旋風”。沂州沂水縣百丈村人氏。因為打死了人,逃了出去,遇到赦宥,流落在江州當牢子。為了解救宋江和戴宗,李逵與眾人大鬧江州,上了梁山。慣使一雙板斧,梁山排座次時,位列第二十二位,是梁山第五位步軍頭領。)
^; A* e” B. z) c8 O6 h4 s/ t4 p4 ^* w/ h, }/ K” `1
E梁山受招安后,隨軍征討遼國、田虎、王慶、方臘;戰事結束后被封為鎮江潤州都統制。因宋江飲高俅等奸臣送來的毒酒中毒后,擔心李逵再次起兵造反復仇,便讓李逵也飲下毒酒,李逵隨后身亡。.
K7 @4 e0 m% a. E2 O’ N! w: i” w5 E’ T/ Y; ?6 g6 Q/
u李逵是《水滸傳》成書之前便已在文學作品中多次以主角身份出現的人物,但《水滸傳》對其進行了很明顯的加工塑造,使他成為一個心粗膽大、率直忠誠,同時又魯莽好戰的性格鮮明的角色。:
k’ |+ P, f- _6 d/ L( t, L& s- }8 d” ~& u5 c: P人物起源) N: H; A! R0 P(
Y” J9 j6 Z( _8 V7 M% p9 p) l- L!
f與很多《水滸傳》人物一樣,梁山好漢李逵這一形象的形成,有一個漫長的演變過程。根據《宋史》等記載,歷史上的宋江起義,頭領有三十六人,但多數姓名并無記載。而史載兩宋之交的確有一名為李逵的將領,有學者將其列入李逵可能的歷史原型中,但除了年代接近和姓名相同,此李逵與《水滸》之李逵并無任何相符合之處。2
g/ U’ }) _7 e$ r0 w5 G/ ]8 D5 A. T0 X% j# @5 F5 a- ]! ?1 X/
t趙小銳版李逵- J# w& T’ l” g2 i’ i8 \- F. H) NB/ ?& }6 i;
@而在宋元時期龔開的《宋江三十六人贊》中,最早出現了三十六人的姓名、綽號,其中包括了“黑旋風李逵”。在大約同一時期的《大宋宣和遺事》中,李逵也作為宋江部下之一出現,但并無專門情節。這兩部文學作品都被認為是《水滸傳》的雛形或藍本。)
I4 Z6 Z- {3 N. m& g5 F( @5 t. I” l/ Y- I; M* x;
}在元雜劇中,李逵的形象很快豐滿起來,現存的資料顯示,與水滸故事相關的劇目中,以李逵為主角的占據極大比重。著名的劇目包括康進之的《李逵負荊》、高文秀的《黑旋風雙獻功》等??傮w來說,前期的劇目中,李逵多為風流才子形象,后期的形象則逐漸趨近于“憨傻大漢”。這一演變,為《水滸傳》中的李逵形象奠定了基礎。而部分元雜劇中的李逵情節也進入了《水滸傳》之中。另外,明太祖朱元璋之孫、著名劇作家朱有燉也作有《黑旋風仗義疏財》,此劇與《水滸傳》小說面世的先后順序尚有爭議,但應是取材自宋元以來民間廣泛流傳的水滸故事,而沒有受《水滸傳》的較多影響。&
E$ N; k- d+ F0 M1 U: I& ?# m, _/ R7 J, _初次出場, G* I0 M0 Y. l/ x1
Q( [: U: a; j- Q% S:
B李逵小名鐵牛,江湖人稱“黑旋風”,家中有老母及一兄長名為李達。李逵因為打死了人,逃了出去,遇到赦宥,流落在江州。在江州大牢里當一個小牢子,與江州兩院押牢節級院長“神行太?!贝髯谙嗍?。#
R2 H% o” `! {0 x0 K3 u; F( e+ f; v:
]宋江因殺閻婆惜被發配江州,與戴宗相見。在戴宗的引薦下,李逵認識了之前慕名已久的宋江。宋江借十兩銀子給李逵拿去賭,李逵對其慷慨極為拜服。緊接著,三人又到琵琶亭飲酒,宋江要吃鮮魚,李逵便去討,卻聽說要等魚牙主人來了才能賣。李逵因此發怒,后來魚牙主人“浪里白條”張順見他搗亂,便與他廝打起來,從陸上打到水中,直到宋江、戴宗來叫停。從此張順也與三人成為好友?!昂谛L斗浪里白條”一節,因為場面精彩,后來常常成為水滸題材的繪畫、影視重點表現的情節。.
|% b, u: X# a* A8 R’ @/ Yd+ c* z* d) k江州劫法場. N! `p( F# z# L$
s5 ?I+ b: l2 Zk” ^H; w!
E數日后,宋江酒后在潯陽樓上題詩,被無為軍在閑通判黃文炳解讀為反詩,向江州蔡九知府蔡得章告發,宋江因此被打入大牢。其后戴宗為救宋江,傳了一封梁山泊造的假信,亦被黃文炳識破。宋、戴二人被判死刑,押到十字路口待斬。;
t& O+ e2 ^9 d$ X5 ^8 ^) @’ w& Mam+ ^3 Z: b8 l4 g6 _3 c) }2 a9
D新水滸里的李逵, q( O0 p }3 f. ^( Y5 Q7 ?1
u為救二人,梁山二十余條好漢趕到江州,劫了法場。李逵在不知梁山方面行動的情況下,也獨自從預先藏身的樓上跳下,砍翻兩個劊子手,與梁山眾人同時在法場里廝殺。救出宋、戴二人后,李逵殺得性起,逢人便砍,梁山首領晁蓋對他喝阻也無效。其后李逵和梁山眾人打入無為軍,殺了黃文炳,并從此與江州的張順等人隨宋江上了梁山。,
o3 n) J4 @6 ]4 M1 [3 m. H# B5 `/ I1 P1 F; @& C6 M大聚義; {: h0 R- m9
b’ o4 }9 J- H4 kS% He+ t& L) g)
W晁蓋曾頭市中箭,宋江暫代寨主之位后,一日宋江、吳用聽做道場的和尚說起盧俊義,便決定賺其上山。吳用與李逵扮成算命先生和啞道童到大名府,把盧俊義誘到了山上。后來盧俊義因吳用所題反詩以及總管李固叛變被抓,差點送命。梁山兩次派兵攻打大名府,李逵亦在其中。,
M9 y1 z( |- E6 a’ B: H( j( d+
T后來凌州單廷珪、魏定國受命征梁山,李逵獨自下山,企圖去凌州斬殺二將。路上劈了未上梁山而自稱“梁山好漢”的韓伯龍,又結識了焦挺、鮑旭,并將他們帶上梁山。/
N$ h: ]’ R6 J+ d” E+ G3 B0 A% W/ v* s* c; P:
]后來單、魏二人被關勝收服,也上了梁山。梁山打破曾頭市,又打了東平、東昌二府之后,一百單八將大聚義。根據天降石碣名號,李逵為“天殺星黑旋風李逵”,排名二十二,又獲步軍頭領之職。#
f0 V; b4 t$ g% o+ QS, K$ d” P9 q+ A: V; J[鬧東京: e6 }/ y3 l” [‘ l, Q&
J) U) `’ T# \; X7 A:
B大聚義之后,宋江提出招安之事,李逵大鬧以示不滿,宋江假意要斬其頭。. n1
K/ ~. W0 z5 a8 `’ n” D’ [9 U$ V* \: _’ U8 i9 ^” l1
_第二年元宵,宋江等人去東京看燈,李逵也要跟隨。到了東京之后,宋江等與名妓李師師見面,李逵見了大怒,先打翻在附近的楊太尉,又放火并大鬧。幸得梁山軍馬到城下將眾人護送出城。)
a8 F, v% a5 S+ S, h6 i T4 o% i+ ]% e2 o* x6 _: e8 N+ k. O8 o0 J/ T6
K7 r0 ?:
\接下來的“黑旋風喬捉鬼”“梁山泊雙獻頭”“黑旋風喬坐衙”“燕青打擂”幾個故事,都是以李逵和燕青為主角,與全書主線關聯甚少的情節,而且多數都很可能直接取材自元雜劇故事。其中“雙獻頭”一節為李逵誤信他人所言,以為宋江強搶民女,要殺宋江,后來得知是他人冒充之后,殺了冒充者,回山負荊請罪,應取材自元雜劇《李逵負荊》,這一故事通過戲曲等的傳播,在后世流傳甚廣。.
T8 X/ z6 F: R# G3 m4 a6 u/ n4 a; yx3 H- E, ^南征北戰0 B! x, s” T/ n, b(
q6 t5 z2 P& f0 ||& Z, GU+
U朝廷第一次到梁山招安之時,態度惡劣。李逵憤怒,將詔書扯得粉碎。后來童貫帶兵攻打梁山,李逵與幾名步軍將校樊瑞、鮑旭、項充、李袞配合作戰,有斬殺睢州兵馬都監段鵬舉等戰績。*
R; |& i: N& j5 Uq+ T) |, a& J7 e2 {9 J: ^$ a( ~6
t后來梁山受了招安,李逵以梁山軍的一員,參與了征討遼國、田虎、王慶、方臘之戰,仍常與鮑旭、項充、李袞配合,多有斬將。其中征討田虎之時,有內涵曲折的“李逵夢鬧天池”一節,寫李逵在夢中見到母親、殺了奸臣惡霸等,又得到“要夷田虎族,須諧瓊矢鏃”的暗示,引出后來成為張清妻子的瓊英。6
^/ D) `2 S1 q+ G’ {# I9 j3 G3 D; ~( z4 y! h0 J. u: D& z飲毒身亡’ a’ J5
f4 \’ l3 R$ }1 E” C3 S. f* ~0 B; ?$ Y+
[征方臘結束后,梁山頭領只有少數存活,李逵是其中之一,獲封鎮江潤州都統制之職。后來蔡京、高俅等人,以御酒之計,要毒死宋江。宋江飲了御酒,知道已經中毒,因怕李逵為了報仇再度嘯聚山林,便請他到自己所在,使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也飲下毒酒,事后宋江告知李逵真相,李逵表示:“生時伏侍哥哥,死了也只是哥哥部下一個小鬼?!焙髞砉欢景l身亡。4
{! C3 L+ {8 \5 r, r9 B’ ^$ a8 F4 ]! L/ T, U: J/ n( [, `3 M8 D% Q- b%
g戲曲形象& r- a& Y0 bB8 _3 l6 Di0 ?5 _. n+ e. Q9 a1 y- x* v%
\李逵是元雜劇中的重要角色,但在《水滸傳》成書后,因為書中塑造出相當數量形象生動的人物,而李逵的形象也逐漸定型為文化程度較低的魯莽漢子,所以在后來根據《水滸傳》改編的水滸戲中,李逵的顯要程度有所降低。但也仍是較重要的角色。如在明代雜劇《宋公明排九宮八卦陣》中,李逵擔任梁山軍征遼先鋒,戲份、唱詞較多。;
Q* D: d7 ^& }: \: u1 \! |/ ?# m# R. O7
t在清朝至近現代的戲曲中,也有不少以李逵為主角或重要配角的劇目,其中多數直接來源于《水滸傳》情節。以京劇為例,就有《鬧江州》《丁甲山》《李逵探母》《黑旋風李逵》《李逵大鬧忠義堂》等著名劇目或名段,情節基本集中在江州劫法場到李逵下山接母部分,或大聚義之后的殺冒充宋江搶民女者的情節(即”李逵負荊“故事)。)
|$ bR( [! _5 N; K’ D6 I+ N+ P{: O5 d7 z6 }( T’ g/
_在京劇中,李逵屬于架子花臉,表演中重念白和工架,唱腔不多。京劇名家袁世海即很擅長李逵戲。

梁山受招安后,隨軍征討遼國、田虎、王慶、方臘;戰事結束后被封為鎮江潤州都統制。因宋江飲高俅等奸臣送來的毒酒中毒后,擔心李逵再次起兵造反覆仇,便讓李逵也飲下毒酒,李逵隨后身亡。

李逵是《水滸傳》成書之前便已在文學作品中多次以主角身份出現的人物,但《水滸傳》對其進行了很明顯的加工塑造,使他成為一個心粗膽大、率直忠誠,同時又魯莽好戰的性格鮮明的角色。

人物起源

與很多《水滸傳》人物一樣,梁山好漢李逵這一形象的形成,有一個漫長的演變過程。根據《宋史》等記載,歷史上的宋江起義,頭領有三十六人,但多數姓名并無記載。而史載兩宋之交的確有一名為李逵的將領,有學者將其列入李逵可能的歷史原型中,但除了年代接近和姓名相同,此李逵與《水滸》之李逵并無任何相符合之處。

趙小銳版李逵

而在宋元時期龔開的《宋江三十六人贊》中,最早出現了三十六人的姓名、綽號,其中包括了「黑旋風李逵」。在大約同一時期的《大宋宣和遺事》中,李逵也作為宋江部下之一出現,但并無專門情節。這兩部文學作品都被認為是《水滸傳》的雛形或藍本。

在元雜劇中,李逵的形象很快豐滿起來,現存的資料顯示,與水滸故事相關的劇目中,以李逵為主角的占據極大比重。著名的劇目包括康進之的《李逵負荊》、高文秀的《黑旋風雙獻功》等??傮w來說,前期的劇目中,李逵多為風流才子形象,后期的形象則逐漸趨近于「憨傻大漢」。這一演變,為《水滸傳》中的李逵形象奠定了基礎。而部分元雜劇中的李逵情節也進入了《水滸傳》之中。另外,明太祖朱元璋之孫、著名劇作家朱有燉也作有《黑旋風仗義疏財》,此劇與《水滸傳》小說面世的先后順序尚有爭議,但應是取材自宋元以來民間廣泛流傳的水滸故事,而沒有受《水滸傳》的較多影響。

初次出場

李逵小名鐵牛,江湖人稱「黑旋風」,家中有老母及一兄長名為李達。李逵因為打死了人,逃了出去,遇到赦宥,流落在江州。在江州大牢里當一個小牢子,與江州兩院押牢節級院長「神行太?!勾髯谙嗍?。

宋江因殺閻婆惜被發配江州,與戴宗相見。在戴宗的引薦下,李逵認識了之前慕名已久的宋江。宋江借十兩銀子給李逵拿去賭,李逵對其慷慨極為拜服。緊接著,三人又到琵琶亭飲酒,宋江要吃鮮魚,李逵便去討,卻聽說要等魚牙主人來了才能賣。李逵因此發怒,后來魚牙主人「浪里白條」張順見他搗亂,便與他廝打起來,從陸上打到水中,直到宋江、戴宗來叫停。從此張順也與三人成為好友?!负谛L斗浪里白條」一節,因為場面精彩,后來常常成為水滸題材的繪畫、影視重點表現的情節。

江州劫法場

數日后,宋江酒后在潯陽樓上題詩,被無為軍在閑通判黃文炳解讀為反詩,向江州蔡九知府蔡得章告發,宋江因此被打入大牢。其后戴宗為救宋江,傳了一封梁山泊造的假信,亦被黃文炳識破。宋、戴二人被判死刑,押到十字路口待斬。

新水滸里的李逵

為救二人,梁山二十余條好漢趕到江州,劫了法場。李逵在不知梁山方面行動的情況下,也獨自從預先藏身的樓上跳下,砍翻兩個劊子手,與梁山眾人同時在法場里廝殺。救出宋、戴二人后,李逵殺得性起,逢人便砍,梁山首領晁蓋對他喝阻也無效。其后李逵和梁山眾人打入無為軍,殺了黃文炳,并從此與江州的張順等人隨宋江上了梁山。

大聚義

晁蓋曾頭市中箭,宋江暫代寨主之位后,一日宋江、吳用聽做道場的和尚說起盧俊義,便決定賺其上山。吳用與李逵扮成算命先生和啞道童到大名府,把盧俊義誘到了山上。后來盧俊義因吳用所題反詩以及總管李固叛變被抓,差點送命。梁山兩次派兵攻打大名府,李逵亦在其中。

后來凌州單廷珪、魏定國受命征梁山,李逵獨自下山,企圖去凌州斬殺二將。路上劈了未上梁山而自稱「梁山好漢」的韓伯龍,又結識了焦挺、鮑旭,并將他們帶上梁山。

后來單、魏二人被關勝收服,也上了梁山。梁山打破曾頭市,又打了東平、東昌二府之后,一百單八將大聚義。根據天降石碣名號,李逵為「天殺星黑旋風李逵」,排名二十二,又獲步軍頭領之職。

鬧東京

大聚義之后,宋江提出招安之事,李逵大鬧以示不滿,宋江假意要斬其頭。

第二年元宵,宋江等人去東京看燈,李逵也要跟隨。到了東京之后,宋江等與名妓李師師見面,李逵見了大怒,先打翻在附近的楊太尉,又放火并大鬧。幸得梁山軍馬到城下將眾人護送出城。

接下來的「黑旋風喬捉鬼」「梁山泊雙獻頭」「黑旋風喬坐衙」「燕青打擂」幾個故事,都是以李逵和燕青為主角,與全書主線關聯甚少的情節,而且多數都很可能直接取材自元雜劇故事。其中「雙獻頭」一節為李逵誤信他人所言,以為宋江強搶民女,要殺宋江,后來得知是他人冒充之后,殺了冒充者,回山負荊請罪,應取材自元雜劇《李逵負荊》,這一故事通過戲曲等的傳播,在后世流傳甚廣。

南征北戰

朝廷第一次到梁山招安之時,態度惡劣。李逵憤怒,將詔書扯得粉碎。后來童貫帶兵攻打梁山,李逵與幾名步軍將校樊瑞、鮑旭、項充、李袞配合作戰,有斬殺睢州兵馬都監段鵬舉等戰績。

后來梁山受了招安,李逵以梁山軍的一員,參與了征討遼國、田虎、王慶、方臘之戰,仍常與鮑旭、項充、李袞配合,多有斬將。其中征討田虎之時,有內涵曲折的「李逵夢鬧天池」一節,寫李逵在夢中見到母親、殺了奸臣惡霸等,又得到「要夷田虎族,須諧瓊矢鏃」的暗示,引出后來成為張清妻子的瓊英。

飲毒身亡

征方臘結束后,梁山頭領只有少數存活,李逵是其中之一,獲封鎮江潤州都統制之職。后來蔡京、高俅等人,以御酒之計,要毒死宋江。宋江飲了御酒,知道已經中毒,因怕李逵為了報仇再度嘯聚山林,便請他到自己所在,使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也飲下毒酒,事后宋江告知李逵真相,李逵表示:「生時伏侍哥哥,死了也只是哥哥部下一個小鬼?!购髞砉欢景l身亡。

戲曲形象

李逵是元雜劇中的重要角色,但在《水滸傳》成書后,因為書中塑造出相當數量形象生動的人物,而李逵的形象也逐漸定型為文化程度較低的魯莽漢子,所以在后來根據《水滸傳》改編的水滸戲中,李逵的顯要程度有所降低。但也仍是較重要的角色。如在明代雜劇《宋公明排九宮八卦陣》中,李逵擔任梁山軍征遼先鋒,戲份、唱詞較多。

在清朝至近現代的戲曲中,也有不少以李逵為主角或重要配角的劇目,其中多數直接來源于《水滸傳》情節。以京劇為例,就有《鬧江州》《丁甲山》《李逵探母》《黑旋風李逵》《李逵大鬧忠義堂》等著名劇目或名段,情節基本集中在江州劫法場到李逵下山接母部分,或大聚義之后的殺冒充宋江搶民女者的情節(即」李逵負荊「故事)。

在京劇中,李逵屬于架子花臉,表演中重念白和工架,唱腔不多。京劇名家袁世海即很擅長李逵戲。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