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第一回【5】

  話說眾人見平兒來了,都說:“你們奶奶做什么呢,怎么不來了?”平兒笑道:“他那里得空兒來?因為說沒得好生吃,又不得來,所以叫我來問還有沒有,叫我再要幾個拿了家去吃罷?!毕嬖频溃骸坝?,多著呢!”忙命人拿盒子裝了十個極大的。平兒道:“多拿幾個團臍的?!北娙擞掷絻鹤?,平兒不肯,李紈瞅著他笑道:“偏叫你坐!”因拉他身旁坐下,端了一杯酒,送到他嘴邊。平兒忙喝了一口,就要走,李紈道:“偏不許你去!顯見得你只有風丫頭,就不聽我的話了?!闭f著,又命嬤嬤們:“先送了盒子去,就說我留下平兒了?!蹦瞧抛右粫r拿了盒子回來,說:“二奶奶說:‘叫奶奶和姑娘們別笑話要嘴吃。這個盒子里,方才舅太太那里送來的菱粉糕和雞油卷兒,給奶奶姑娘們吃的?!?/p>

話說眾人見平兒來了,都說:“你們奶奶作什么呢,怎么不來了?”平兒笑道:“他那里得空兒來.因為說沒有好生吃得,又不得來,所以叫我來問還有沒有,叫我要幾個拿了家去吃罷?!毕嬖频溃骸坝?,多著呢?!泵α钊四昧耸畟€極大的.平兒道:“多拿幾個團臍的.”眾人又拉平兒坐,平兒不肯.李紈拉著他笑道:“偏要你坐?!崩磉呑?,端了一杯酒送到他嘴邊.平兒忙喝了一口就要走.李紈道:“偏不許你去.顯見得只有鳳丫頭,就不聽我的話了?!闭f著又命嬤嬤們:“先送了盒子去,就說我留下平兒了?!蹦瞧抛右粫r拿了盒子回來說:“二奶奶說,叫奶奶和姑娘們別笑話要嘴吃.這個盒子里是方才舅太太那里送來的菱粉糕和雞油卷兒,給奶奶姑娘們吃的?!庇窒蚱絻旱溃骸罢f使你來你就貪住頑不去了.勸你少喝一杯兒罷?!逼絻盒Φ溃?#8217;多喝了又把我怎么樣?”一面說,一面只管喝,又吃螃蟹.李紈攬著他笑道:“可惜這么個好體面模樣兒,命卻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喚.不知道的人,誰不拿你當作奶奶太太看?!?br /> 平兒一面和寶釵湘云等吃喝,一面回頭笑道:“奶奶,別只摸的我怪癢的?!崩钍系溃骸皣唵?!這硬的是什么?”平兒道:“鑰匙?!崩钍系溃骸笆裁磋€匙?要緊梯己東西怕人偷了去,卻帶在身上.我成日家和人說笑,有個唐僧取經,就有個白馬來馱他,劉智遠打天下,就有個瓜精來送盔甲,有個鳳丫頭,就有個你.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總鑰匙,還要這鑰匙作什么.”平兒笑道:“奶奶吃了酒,又拿了我來打趣著取笑兒了?!睂氣O笑道:“這倒是真話.我們沒事評論起人來,你們這幾個都是百個里頭挑不出一個來,妙在各人有各人的好處?!崩罴w道:“大小都有個天理.比如老太太屋里,要沒那個鴛鴦如何使得.從太太起,那一個敢駁老太太的回,現在他敢駁回.偏老太太只聽他一個人的話.老太太那些穿戴的,別人不記得,他都記得,要不是他經管著,不知叫人誆騙了多少去呢.那孩子心也公道,雖然這樣,倒常替人說好話兒,還倒不依勢欺人的?!毕Т盒Φ溃骸袄咸騼哼€說呢,他比我們還強呢?!逼絻旱溃骸澳窃莻€好的,我們那里比的上他?!睂氂竦溃骸疤堇锏牟氏?,是個老實人?!碧酱旱溃骸翱刹皇?,外頭老實,心里有數兒.太太是那么佛爺似的,事情上不留心,他都知道.凡百一應事都是他提著太太行.連老爺在家出外去的一應大小事,他都知道.太太忘了,他背地里告訴太太?!崩罴w道:“那也罷了?!敝钢鴮氂竦溃骸斑@一個小爺屋里要不是襲人,你們度量到個什么田地!鳳丫頭就是楚霸王,也得這兩只膀子好舉千斤鼎.他不是這丫頭,就得這么周到了!”平兒笑道:“先時陪了四個丫頭,死的死,去的去,只剩下我一個孤鬼了?!崩罴w道:“你倒是有造化的.鳳丫頭也是有造化的.想當初你珠大爺在日,何曾也沒兩個人.你們看我還是那容不下人的?天天只見他兩個不自在.所以你珠大爺一沒了,趁年輕我都打發了.若有一個守得住,我倒有個膀臂?!闭f著滴下淚來.眾人都道:“又何必傷心,不如散了倒好?!闭f著便都洗了手,大家約往賈母王夫人處問安.
眾婆子丫頭打掃亭子,收拾杯盤.襲人和平兒同往前去,讓平兒到房里坐坐,再喝一杯茶.平兒說:“不喝茶了,再來罷?!闭f著便要出去.襲人又叫住問道:“這個月的月錢,連老太太和太太還沒放呢,是為什么?”平兒見問,忙轉身至襲人跟前,見方近無人,才悄悄說道:“你快別問,橫豎再遲幾天就放了?!币u人笑道:“這是為什么,唬得你這樣?”平兒悄悄告訴他道:“這個月的月錢,我們奶奶早已支了,放給人使呢.等別處的利錢收了來,湊齊了才放呢.因為是你,我才告訴你,你可不許告訴一個人去?!币u人道:“難道他還短錢使,還沒個足厭?何苦還躁這心?!逼絻盒Φ溃骸昂卧皇悄兀@幾年拿著這一項銀子,翻出有幾百來了.他的公費月例又使不著,十兩八兩零碎攢了放出去,只他這梯己利錢,一年不到,上千的銀子呢?!币u人笑道:“拿著我們的錢,你們主子奴才賺利錢,哄的我們呆呆的等著?!逼絻旱溃骸澳阌终f沒良心的話.你難道還少錢使?”襲人道:“我雖不少,只是我也沒地方使去,就只預備我們那一個?!逼絻旱溃骸澳闾热粲幸o的事用錢使時,我那里還有幾兩銀子,你先拿來使,明兒我扣下你的就是了?!币u人道:“此時也用不著,怕一時要用起來不夠了,我打發人去取就是了?!?br /> 平兒答應著,一徑出了園門,來至家內,只見鳳姐兒不在房里.忽見上回來打怞豐的那劉姥姥和板兒又來了,坐在那邊屋里,還有張材家的周瑞家的陪著,又有兩三個丫頭在地下倒口袋里的棗子倭瓜并些野菜.眾人見他進來,都忙站起來了.劉姥姥因上次來過,知道平兒的身分,忙跳下地來問”姑娘好”,又說:“家里都問好.早要來請姑奶奶的安看姑娘來的,因為莊家忙.好容易今年多打了兩石糧食,瓜果菜蔬也豐盛.這是頭一
起摘下來的,并沒敢賣呢,留的尖兒孝敬姑奶奶姑娘們嘗嘗.姑娘們天天山珍海味的也吃膩了,這個吃個野意兒,也算是我們的窮心?!逼絻好Φ溃骸岸嘀x費心?!庇肿屪?,自己也坐了.又讓張嬸子周大娘坐眼圈兒都紅了?!逼絻盒Φ溃骸翱刹皇牵以遣怀缘?,大奶奶和姑娘們只是拉著死灌,不得已喝了兩盅,臉就紅了?!睆埐募业男Φ溃骸拔业瓜胫阅?,又沒人讓我.明兒再有人請姑娘,可帶了我去罷?!闭f著大家都笑了.周瑞家的道:“早起我就看見那螃蟹了,一斤只好秤兩個三個.這么三大簍,想是有七八十斤呢?!敝苋鸺业牡溃骸叭羰巧仙舷孪轮慌逻€不夠?!逼絻旱溃骸澳抢飰?,不過都是有名兒的吃兩個子.那些散眾的,也有摸得著的,也有摸不著的?!眲⒗牙训溃骸斑@樣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斤.十斤五錢,五五二兩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兩銀子.阿彌陀佛!這一頓的錢夠我們莊家人過一年了?!逼絻阂騿枺骸跋胧且娺^奶奶了?”劉姥姥道:“見過了,叫我們等著呢?!闭f著又往窗外看天氣,說道:“天好早晚了,我們也去罷,別出不去城才是饑荒呢?!敝苋鸺业牡溃骸斑@話倒是,我替你瞧瞧去?!闭f著一徑去了,半日方來,笑道:“可是你老的福來了,竟投了這兩個人的緣了?!逼絻旱葐栐趺礃?,周瑞家的笑道:“二奶奶在老太太的跟前呢.我原是悄悄的告訴二奶奶,`劉姥姥要家去呢,怕晚了趕不出城去.’二奶奶說:`大遠的,難為他扛了那些沉東西來,晚了就住一夜明兒再去.’這可不是投上二奶奶的緣了.這也罷了,偏生老太太又聽見了,問劉姥姥是誰.二奶奶便回明白了.老太太說:`我正想個積古的老人家說話兒,請了來我見一見.’這可不是想不到天上緣分了?!闭f著,催劉姥姥下來前去.劉姥姥道:“我這生像兒怎好見的.好嫂子,你就說我去了罷?!逼絻好Φ溃骸澳憧烊チT,不相干的.我們老太太最是惜老憐貧的,比不得那個狂三詐四的那些人.想是你怯上,我和周大娘送你去?!闭f著,同周瑞家的引了劉姥姥往賈母這邊來.
二門口該班的小廝們見了平兒出來,都站起來了,又有兩個跑上來,趕著平兒叫”姑娘”.平兒問:“又說什么?”那小廝笑道:“這會子也好早晚了,我媽病了,等著我去請大夫.好姑娘,我討半日假可使的?”平兒道:“你們倒好,都商議定了,一天一個告假,又不回奶奶,只和我胡纏.前兒住兒去了,二爺偏生叫他,叫不著,我應起來了,還說我作了情.你今兒又來了?!敝苋鸺业牡溃骸爱斦娴乃麐尣×?,姑娘也替他應著,放了他罷?!逼絻旱溃骸懊鲀阂辉鐏恚犞?,我還要使你呢,再睡的日頭曬著屁股再來!你這一去,帶個信兒給旺兒,就說奶奶的話,問著他那剩的利錢.明兒若不交了來,奶奶也不要了,就越性送他使罷?!蹦切P歡天喜地答應去了.
平兒等來至賈母房中,彼時大觀園中姊妹們都在賈母前承奉.劉姥姥進去,只見滿屋里珠圍翠繞,花枝招展,并不知都系何人.只見一張榻上歪著一位老婆婆,身后坐著一個紗羅裹的美人一般的一個丫鬟在那里捶腿,鳳姐兒站著正說笑.劉姥姥便知是賈母了,忙上來陪著笑,福了幾福,口里說:“請老壽星安?!辟Z母亦欠身問好,又命周瑞家的端過椅子來坐著.那板兒仍是怯人,不知問候.賈母道:“老親家,你今年多大年紀了?”劉姥姥忙立身答道:“我今年七十五了?!辟Z母向眾人道:“這么大年紀了,還這么健朗.比我大好幾歲呢.我要到這么大年紀,還不知怎么動不得呢?!眲⒗牙研Φ溃骸拔覀兩鷣硎鞘芸嗟娜?,老太太生來是享福的.若我們也這樣,那些莊家活也沒人作了?!辟Z母道:“眼睛牙齒都還好?”劉姥姥道:“都還好,就是今年左邊的槽牙活動了?!辟Z母道:“我老了,都不中用了,眼也花,耳也聾,記性也沒了.你們這些老親戚,我都不記得了.親戚們來了,我怕人笑我,我都不會,不過嚼的動的吃兩口,睡一覺,悶了時和這些孫子孫女兒頑笑一回就完了.”劉姥姥笑道:“這正是老太太的福了.我們想這么著也不能?!辟Z母道:“什么福,不過是個老廢物罷了?!闭f的大家都笑了.賈母又笑道:“我才聽見鳳哥兒說,你帶了好些瓜菜來,叫他快收拾去了,我正想個地里現擷的瓜兒菜兒吃.外頭買的,不象你們田地里的好吃?!眲⒗牙研Φ溃骸斑@是野意兒,不過吃個新鮮.依我們想魚肉吃,只是吃不起?!辟Z母又道:“今兒既認著了親,別空空兒的就去.不嫌我這里,就住一兩天再去.我們也有個園子,園子里頭也有果子,你明日也嘗嘗,帶些家去,你也算看親戚一趟?!兵P姐兒見賈母喜歡,也忙留道:“我們這里雖不比你們的場院大,空屋子還有兩間.你住兩天罷,把你們那里的新聞故事兒說些與我們老太太聽聽?!辟Z母笑道:“鳳丫頭別拿他取笑兒.他是鄉屯里的人,老實,那里擱的住你打趣他?!闭f著,又命人去先抓果子與板兒吃.板兒見人多了,又不敢吃.賈母又命拿些錢給他,叫小幺兒們帶他外頭頑去.劉姥姥吃了茶,便把些鄉村中所見所聞的事情說與賈母,賈母益發得了趣味.正說著,鳳姐兒便令人來請劉姥姥吃晚飯.賈母又將自己的菜揀了幾樣,命人送過去與劉姥姥吃.
鳳姐知道合了賈母的心,吃了飯便又打發過來.鴛鴦忙令老婆子帶了劉姥姥去洗了澡,自己挑了兩件隨常的衣服令給劉姥姥換上.那劉姥姥那里見過這般行事,忙換了衣裳出來,坐在賈母榻前,又搜尋些話出來說.彼時寶玉姊妹們也都在這里坐著,他們何曾聽見過這些話,自覺比那些瞽目先生說的書還好聽.那劉姥姥雖是個村野人,卻生來的有些見識,況且年紀老了,世情上經歷過的,見頭一個賈母高興,第二見這些哥兒姐兒們都愛聽,便沒了說的也編出些話來講.因說道:“我們村莊上種地種菜,每年每日,春夏秋冬,風里雨里,那有個坐著的空兒,天天都是在那地頭子上作歇馬涼亭,什么奇奇怪怪的事不見呢.就象去年冬天,接連下了幾天雪,地下壓了三四尺深.我那日起的早,還沒出房門,只聽外頭柴草響.我想著必定是有人偷柴草來了.我爬著窗戶眼兒一瞧,卻不是我們村莊上的人?!辟Z母道:“必定是過路的客人們冷了,見現成的柴,怞些烤火去也是有的?!眲⒗牙研Φ溃骸耙膊⒉皇强腿?,所以說來奇怪.老壽星當個什么人?原來是一個十七八歲的極標致的一個小姑娘,梳著溜油光的頭,穿著大紅襖兒,白綾裙子____”剛說到這里,忽聽外面人吵嚷起來,又說:“不相干的,別唬著老太太?!辟Z母等聽了,忙問怎么了,丫鬟回說”南院馬棚里走了水,不相干,已經救下去了?!辟Z母最膽小的,聽了這個話,忙起身扶了人出至廊上來瞧,只見東南上火光猶亮.賈母唬的口內念佛,忙命人去火神跟前燒香.王夫人等也忙都過來請安,又回說”已經下去了,老太太請進房去罷?!辟Z母足的看著火光息了方領眾人進來.寶玉且忙著問劉姥姥:“那女孩兒大雪地作什么怞柴草?倘或凍出病來呢?”賈母道:“都是才說怞柴草惹出火來了,你還問呢.別說這個了,再說別的罷?!睂氂衤犝f,心內雖不樂,也只得罷了.劉姥姥便又想
了一篇,說道:“我們莊子東邊莊上,有個老奶xx子,今年九十多歲了.他天天吃齋念佛,誰知就感動了觀音菩薩夜里來托夢說:`你這樣虔心,原來你該絕后的,如今奏了玉皇,給你個孫子.’原來這老奶奶只有一個兒子,這兒子也只一個兒子,好容易養到十七八歲上死了,哭的什么似的.后果然又養了一個,今年才十三四歲,生的雪團兒一般,聰明伶俐非常.可見這些神佛是有的?!边@一夕話,實合了賈母王夫人的心事,連王夫人也都聽住了.
寶玉心中只記掛著怞柴的故事,因悶悶的心中籌畫.探春因問他”昨日擾了史大妹妹,咱們回去商議著邀一社,又還了席,也請老太太賞菊花,何如?”寶玉笑道:“老太太說了,還要擺酒還史妹妹的席,叫咱們作陪呢.等著吃了老太太的,咱們再請不遲?!碧酱旱溃骸霸酵叭ピ嚼淞?,老太太未必高興?!睂氂竦溃骸袄咸窒矚g下雨下雪的.不如咱們等下頭場雪,請老太太賞雪豈不好?咱們雪下吟詩,也更有趣了?!绷主煊衩πΦ溃骸霸蹅冄┫乱髟??依我說,還不如弄一捆柴火,雪下怞柴,還更有趣兒呢?!闭f著,寶釵等都笑了.寶玉瞅了他一眼,也不答話.
一時散了,背地里寶玉足的拉了劉姥姥,細問那女孩兒是誰.劉姥姥只得編了告訴他道:“那原是我們莊北沿地埂子上有一個小祠堂里供的,不是神佛,當先有個什么老爺.”說著又想名姓.寶玉道:“不拘什么名姓,你不必想了,只說原故就是了?!眲⒗牙训溃骸斑@老爺沒有兒子,只有一位小姐,名叫茗玉.小姐知書識字,老爺太太愛如珍寶.可惜這茗玉小姐生到十七歲,一病死了?!睂氂衤犃?,跌足嘆惜,又問后來怎么樣.劉姥姥道:“因為老爺太太思念不盡,便蓋了這祠堂,塑了這茗玉小姐的像,派了人燒香撥火.如今日久年深的,人也沒了,廟也爛了,那個像就成了精?!睂氂衩Φ溃骸安皇浅删?,規矩這樣人是雖死不死的?!眲⒗牙训溃骸鞍浲臃?!原來如此.不是哥兒說,我們都當他成精.他時常變了人出來各村莊店道上閑逛.我才說這怞柴火的就是他了.我們村莊上的人還商議著要打了這塑像平了廟呢?!睂氂衩Φ溃骸翱靹e如此.若平了廟,罪過不?。?#8221;劉姥姥道:“幸虧哥兒告訴我,我明兒回去告訴他們就是了?!睂氂竦溃骸拔覀兝咸?,太太都是善人,合家大小也都好善喜舍,最愛修廟塑神的.我明兒做一個疏頭,替你化些布施,你就做香頭,攢了錢把這廟修蓋,再裝潢了泥像,每月給你香火錢燒香豈不好?”劉姥姥道:“若這樣,我托那小姐的福,也有幾個錢使了?!睂氂裼謫査孛f名,來往遠近,坐落何方.劉姥姥便順口胡謅了出來.
寶玉信以為真,回至房中,盤算了一夜.次日一早,便出來給了茗煙幾百錢,按著劉姥姥說的方向地名,著茗煙去先踏看明白,回來再做主意.那茗煙去后,寶玉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急的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好容易等到日落,方見茗煙興興頭頭的回來.寶玉忙道:“可有廟了?”茗煙笑道:“爺聽的不明白,叫我好找.那地名座落不似爺說的一樣,所以找了一日,找到東北上田埂子上才有一個破廟?!睂氂衤犝f,喜的眉開眼笑,忙說道:“劉姥姥有年紀的人,一時錯記了也是有的.你且說你見的?!避鵁煹溃骸澳菑R門卻倒是朝南開,也是稀破的.我找的正沒好氣,一見這個,我說`可好了’,連忙進去.一看泥胎,唬的我跑出來了,活似真的一般?!睂氂裣驳男Φ溃骸八茏兓肆?,自然有些生氣.”茗煙拍手道:“那里有什么女孩兒,竟是一位青臉紅發的瘟神爺?!睂氂衤犃?,啐了一口,罵道:“真是一個無用的殺才!這點子事也干不來?!避鵁煹溃骸岸斢植恢戳耸裁磿?,或者聽了誰的混話,信真了,把這件沒頭腦的事派我去碰頭,怎么說我沒用呢?”寶玉見他急了,忙撫慰他道:“你別急.改日閑了你再找去.若是他哄我們呢,自然沒了,若真是有的,你豈不也積了陰騭.我必重重的賞你?!闭f著,只見二門上的小廝來說:“老太太房里的姑娘們站在二門口找二爺呢?!?/p>

圖片 1

圖片 2

???第一回講述了三個事情:

  又向平兒道:“說了:‘使喚你來,你就貪住嘴不去了,叫你少喝鐘兒罷?!逼絻盒Φ溃骸岸嗪攘?,又把我怎么樣?”一面說,一面只管喝,又吃螃蟹。李紈攬著他笑道:“可惜這么個好體面模樣兒,命卻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喚。不知道的人,誰不拿你當做奶奶太太看?”平兒一面和寶釵湘云等吃喝著,一面回頭笑道:“奶奶,別這么摸的我怪癢癢的?!崩钍系溃骸皣唵?!這硬的是什么?”平兒道:“是鑰匙?!崩钍系溃骸坝惺裁匆o的東西怕人偷了去,這么帶在身上?我成日家和人說:有個唐僧取經,就有個白馬來馱著他;劉智遠打天下,就有個瓜精來送盔甲;有個鳳丫頭,就有個你。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總鑰匙,還要這鑰匙做什么?”平兒笑道:“奶奶吃了酒,又拿我來打趣著取笑兒了?!?

甄英蓮

? ? ?

1、本書寫作的原因:借用《石頭記》,書中記載女媧補天時少用一塊石頭,該石頭聽見兩個道士的談話便急切想去凡間體驗生活,經由兩位道士的幫助變成通靈石下到人間體驗生活。

  寶釵笑道:“這倒是真話。我們沒事評論起來,你們這幾個,都是百個里頭挑不出一個來的。妙在各人有各人的好處?!崩罴w道:“大小都有個天理:比如老太太屋里,要沒鴛鴦姑娘,如何使得?從太太起,那一個敢駁老太太的回?他現敢駁回,偏老太太只聽他一個人的話。老太太的那些穿帶的,別人不記得,他都記得。要不是他經管著,不知叫人誑騙了多少去呢!況且他心也公道,雖然這樣,倒常替人上好話兒,還倒不倚勢欺人的?!毕Т盒Φ溃骸袄咸蛉者€說呢,他比我們還強呢!”平兒道:“那原是個好的,我們那里比得上他?”寶玉道:“太太屋里的彩霞,是個老實人?!碧酱旱溃骸翱刹皇恰蠈崱?!心里可有數兒呢。太太是那么佛爺似的,事情上不留心,他都知道。凡一應事,都是他提著太太行,連老爺在家出外去的一應大小事,他都知道,太太忘了,他背后告訴太太?!崩罴w道:“那也罷了?!敝钢鴮氂竦溃骸斑@一個小爺屋里,要不是襲人,你們度量到個什么田地?鳳丫頭就是個楚霸王,也得兩只膀子好舉千斤鼎,他不是這丫頭,他就得這么周到了?”平兒道:“先時賠了四個丫頭來,死的死,去的去,只剩下我一個孤鬼兒了?!崩罴w道:“你倒是有造化的,鳳丫頭也是有造化的。想當初你大爺在日,何曾也沒兩個人?你們看,我還是那容不下人的?天天只是他們不如意,所以你大爺一沒了,我趁著年輕都打發了。要是有一個好的守的住,我到底也有個膀臂了?!闭f著不覺眼圈兒紅了。

第一回(5)甄士隱夢幻識通靈 賈雨村風塵懷閨秀

士隱意欲也跟了過去,方舉步時,忽聽一聲霹靂,有若山崩地陷。士隱大叫一聲,定睛一看,只見烈日炎炎,芭蕉冉冉,所夢之事便忘了大半。又見奶母正抱了英蓮走來。士隱見女兒越發生得粉妝玉琢,乖覺可喜,便伸手接來,抱在懷內,斗他頑耍一回,又帶至街前,看那過會的熱鬧。

方欲進來時,只見從那邊來了一僧一道:那僧則癩頭跣腳,那道則跛足蓬頭,瘋瘋癲癲,揮霍談笑而至。及至到了他門前,看見士隱抱著英蓮,那僧便大哭起來,又向士隱道:“
施主,你把這有命無運、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懷內作甚?”
士隱聽了,知是瘋話,也不去睬他。那僧還說:“ 舍我罷,舍我罷!”
士隱不耐煩,便抱女兒撤身要進去,那僧乃指著他大笑,口內念了四句言詞道:

慣養嬌生笑你癡,菱花空對雪澌澌。好防佳節元宵后,便是煙消火滅時。

士隱聽得明白,心下猶豫,意欲問他們來歷。只聽道人說道:“
你我不必同行,就此分手,各干營生去罷。三劫后,我在北邙山等你,會齊了同往太虛幻境銷號?!?br /> 那僧道:“最妙,最妙!”
說畢,二人一去,再不見個蹤影了。士隱心中此時自忖:這兩個人必有來歷,該試一問,如今悔卻晚也。

這士隱正癡想,忽見隔壁葫蘆廟內寄居的一個窮儒──姓賈名化、表字時飛、別號雨村者走了出來。這賈雨村原系胡州人氏,也是詩書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盡,人口衰喪,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鄉無益,因進京求取功名,再整基業。自前歲來此,又淹蹇住了,暫寄廟中安身,每日賣字作文為生,故士隱常與他交接。

圖片 3

賈雨村

當下雨村見了士隱,忙施禮陪笑道:“
老先生倚門佇望,敢是街市上有甚新聞否?” 士隱笑道:“
非也。適因小女啼哭,引他出來作耍,正是無聊之甚,兄來得正妙,請入小齋一談,彼此皆可消此永晝?!?br /> 說著,便令人送女兒進去,自與雨村攜手來至書房中。小童獻茶。方談得三五句話,忽家人飛報:“
嚴老爺來拜?!笔侩[慌的忙起身謝罪道:“ 恕誑駕之罪,略坐,弟即來陪?!?br /> 雨村忙起身亦讓道:“
老先生請便。晚生乃常造之客,稍候何妨?!闭f著,士隱已出前廳去了。

這里雨村且翻弄書籍解悶。忽聽得窗外有女子嗽聲,雨村遂起身往窗外一看,原來是一個丫鬟,在那里擷花,生得儀容不俗,眉目清明,雖無十分姿色,卻亦有動人之處。雨村不覺看的呆了。

圖片 4

嬌杏

那甄家丫鬟擷了花,方欲走時,猛抬頭見窗內有人,敝巾舊服,雖是貧窘,然生得腰圓背厚,面闊口方,更兼劍眉星眼,直鼻權腮。這丫鬟忙轉身回避,心下乃想:“
這人生的這樣雄壯,卻又這樣襤褸,想他定是我家主人常說的什么賈雨村了,每有意幫助周濟,只是沒甚機會。我家并無這樣貧窘親友,想定是此人無疑了。怪道又說他必非久困之人?!?br /> 如此想來,不免又回頭兩次。雨村見他回了頭,便自為這女子心中有意于他,便狂喜不盡,自為此女子必是個巨眼英雄,風塵中之知己也。一時小童進來,雨村打聽得前面留飯,不可久待,遂從夾道中自便出門去了。士隱待客既散,知雨村自便,也不去再邀。

圖片 5

杏花一朵

? ? 花細桃花終自詡,

2、甄士隱與賈雨林的故事:賈玉林因家貧無盤纏進京趕考,后受到甄士隱的資助進京考試并中舉人。但是甄士隱家燈光節丟失女兒英蓮,受葫蘆廟的火宅影響甄家一夜之間變成荒地只能寄住于岳父家中,日日老丈人的冷嘲熱諷。有一天在街上遇到兩位道士,通過好人歌甄士隱發現自己與兩個道士志同道合,當即就決定出家。

  眾人都道:“這又何必傷心,不如散了倒好?!闭f著,便都洗了手,大家約著往賈母王夫人處問安。眾婆子丫頭打掃亭子,收洗杯盤。襲人便和平兒一同往前去。襲人因讓平兒到屋里坐坐,再喝碗茶去。平兒回說:“不喝茶了,再來罷?!币幻嬲f,一面便要出去。襲人又叫住,問道:“這個月的月錢,連老太太、太太屋里還沒放,是為什么?”平兒見問,忙轉身至襲人跟前,又見無人,悄悄說道:“你快別問!橫豎再遲兩天就放了?!币u人笑道:“這是為什么,唬的你這個樣兒?”平兒悄聲告訴他道:“這個月的月錢,我們奶奶早已支了,放給人使呢。等別處利錢收了來,湊齊了才放呢。因為是你,我才告訴你,可不許告訴一個人去!”襲人笑道:“他難道還短錢使?還沒個足厭?何苦還操這心?”平兒笑道:“何曾不是呢。他這幾年,只拿著這一項銀子翻出有幾百來了。他的公費月例又使不著,十兩八兩零碎攢了,又放出去,單他這體己利錢,一年不到,上千的銀子呢?!币u人笑道:“拿著我們的錢,你們主子奴才賺利錢,哄的我們呆等著!”平兒道:“你又說沒良心的話,你難道還少錢?”襲人道:“我雖不少,只是我也沒處兒使去,就只預備我們那一個?!逼絻旱溃骸澳闾热粲芯o要事用銀錢使時,我那里還有幾兩銀子,你先拿來使,明日我扣下你的就是了?!币u人道:“此時也用不著。怕一時要用起來不夠了,我打發人去取就是了?!?

? ? 在漫天飛花中,一切已是黯然。一片銷魂聲。

3、林黛玉與賈寶玉的來歷。

  平兒答應著,一徑出了園門,只見鳳姐那邊打發人來找平兒,說:“奶奶有事等你?!逼絻旱溃骸坝惺裁词逻@么要緊?我叫大奶奶拉扯住說話兒,我又沒逃了,這么連三接四的叫人來找!”那丫頭說道:“這又不是我的主意,姑娘這話自己和奶奶說去?!逼絻哼溃骸昂昧?,你們越發上臉了!”說著走來。只見鳳姐兒不在屋里,忽見上回來打抽豐的劉姥姥和板兒來了,坐在那邊屋里,還有張材家的周瑞家的陪著。又有兩三個丫頭在地下,倒口袋里的棗兒、倭瓜并些野菜。眾人見他進來,都忙站起來。劉姥姥因上次來過,知道平兒的身分,忙跳下地來,問:“姑娘好?”又說:“家里都問好。早要來請姑奶奶的安、看姑娘來的,因為莊家忙,好容易今年多打了兩石糧食,瓜果菜蔬也豐盛,這是頭一起摘下來的,并沒敢賣呢,留的尖兒,孝敬姑奶奶、姑娘們嘗嘗。姑娘們天天山珍海味的,也吃膩了,吃個野菜兒,也算我們的窮心?!?/p>

? ? ? 那場景那熟悉,在暖暖春風醉人熏中凄美。

  平兒忙道:“多謝費心?!庇肿屪?,自己坐了,又讓:“張嫂子周大娘坐了?!泵⊙绢^子:“倒茶去?!敝苋饛埐膬杉业囊蛐Φ溃骸肮媚锝袢漳樕嫌行┐荷?,眼圈兒都紅了?!逼絻盒Φ溃骸翱刹皇?,我原不喝,大奶奶和姑娘們只是拉著死灌,不得已喝了兩鐘,臉就紅了?!睆埐募业男Φ溃骸拔业瓜胫饶?,又沒人讓我。明日再有人請姑娘,可帶了我去罷?!闭f著,大家都笑了。周瑞家的道:“早起我就看見那螃蟹了,一斤只好秤兩個三個,這么兩三大簍,想是有七八十斤呢?!敝苋鸺业挠值溃骸耙巧仙舷孪?,只怕還不夠!”平兒道:“那里都吃?不過都是有名兒的吃兩個子。那些散眾兒的,也有摸著的,也有摸不著的?!眲⒗牙训溃骸斑@些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斤,十斤五錢,五五二兩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兩銀子。阿彌陀佛!這一頓的銀子,夠我們莊家人過一年了!”

? ? ? 沒有一個人,獨黛玉自傷。

  平兒因問:“想是見過奶奶了?”劉姥姥道:“見過了,叫我們等著呢?!闭f著,又往窗外看天氣,說道:“天好早晚了,我們也去罷,別出不去城才是饑荒呢?!敝苋鸺业牡溃骸暗戎姨婺闱魄迫??!闭f著,一徑去了,半日方來,笑道:“可是姥姥的福來了,竟投了這兩個人的緣了?!逼絻旱葐枺骸霸趺礃??”周瑞家的笑道:“二奶奶在老太太跟前呢,我原是悄悄的告訴二奶奶:‘劉姥姥要家去呢,怕晚了趕不出城去?!棠陶f:‘大遠的,難為他扛了些東西來,晚了就住一夜,明日再去?!@可不是投上二奶奶的緣了嗎?這也罷了,偏老太太又聽見了,問:‘劉姥姥是誰?’二奶奶就回明白了。老太太又說:‘我正想個積古的老人家說話兒,請了來我見見?!@可不是想不到的投上緣了?”說著,催劉姥姥下來前去。

? ? ? 頃刻間,弱水三千。你可愿取那一瓢飲。

  劉姥姥道:“我這生像兒,怎么見得呢?好嫂子,你就說我去了罷!”平兒忙道:“你快去罷,不相干的。我們老太太最是惜老憐貧的,比不得那個狂三詐四的那些人。想是你怯上,我和周大娘送你去?!闭f著,同周瑞家的帶了劉姥姥往賈母這邊來。二門口該班的小廝們,見了平兒出來都站起來,有兩個又跑上來,趕著平兒叫“姑娘”。平兒問道:“又說什么?”那小廝笑道:“這會子也好早晚了,我媽病著,等我去請大夫。好姑娘,我討半日假,可使得?”平兒道:“你們倒好,都商量定了,一天一個,告假又不回奶奶,只和我胡纏。前日住兒去了,二爺偏叫他,叫不著,我應起來了,還說我做了情了。你今日又來了?!敝苋鸺业牡溃骸爱斦娴乃麐尣×?,姑娘也替他應著放了他罷?!逼絻旱溃骸懊魅找辉鐏?。聽著,我還要使你呢。再睡的日頭曬著屁股再來!你這一去,帶個信兒給旺兒,就說奶奶的話,問他那剩的利錢,明日要還不交來,奶奶不要了,索性送他使罷?!蹦切P歡天喜地,答應去了。

? ? ? 寶玉愿諾,可是這莊園少了氣氛。戀人都不像戀人。

  平兒等來至賈母房中。彼時大觀園中姐妹們都在賈母前承奉,劉姥姥進去,只見滿屋里珠圍翠繞、花枝招展的,并不知都系何人。只見一張榻上,獨歪著一位老婆婆,身后坐著一個紗羅裹的美人一般的個丫鬟在那里捶腿,鳳姐兒站著正說笑。劉姥姥便知是賈母了,忙上來,陪著笑,拜了幾拜,口里說:“請老壽星安!”賈母也忙欠身問好,又命周瑞家的端過椅子來坐著。那板兒仍是怯人,不知問候。賈母道:“老親家,你今年多大年紀了?”劉姥姥忙起身答道:“我今年七十五了?!辟Z母向眾人道:“這么大年紀了,還這么硬朗。比我大好幾歲呢!我要到這個年紀,還不知怎么動不得呢?!眲⒗牙研Φ溃骸拔覀兩鷣硎鞘芸嗟娜?,老太太生來是享福的。我們要也這么著,那些莊家活也沒人做了?!辟Z母道:“眼睛牙齒還好?”劉姥姥道:“還都好,就是今年左邊的槽牙活動了?!?/p>

? ? ? 不如載歌而行賦詩而歸。不免有歸宿感可也未知。

  賈母道:“我老了,都不中用了,眼也花,耳也聾,記性也沒了。你們這些老親戚,我都不記得了。親戚們來了,我怕人笑話,我都不會。不過嚼的動的吃兩口,睡一覺,悶了時和這些孫子孫女兒玩笑會子就完了?!眲⒗牙研Φ溃骸斑@正是老太太的福了。我們想這么著不能?!辟Z母道:“什么福,不過是老廢物罷咧!”說的大家都笑了。賈母又笑道:“我才聽見鳳哥兒說,你帶了好些瓜菜來,我叫他快收拾去了。我正想個地里現結的瓜兒菜兒吃,外頭買的不象你們地里的好吃?!眲⒗牙研Φ溃骸斑@是野意兒,不過吃個新鮮。依我們倒想魚肉吃,只是吃不起?!辟Z母又道:“今日既認著了親,別空空的就去,不嫌我這里,就住一兩天再去。我們也有個園子,園子里頭也有果子。你明日也嘗嘗,帶些家去,也算是看親戚一趟?!兵P姐兒見賈母喜歡,也忙留道:“我們這里雖不比你們的場院大,空屋子還有兩間,你住兩天,把你們那里的新聞故事兒,說些給我們老太太聽聽?!辟Z母笑道:“鳳丫頭別拿他取笑兒,他是屯里人,老實,那里擱的住你打趣?”說著,又命人去先抓果子給板兒吃。板兒見人多了,又不敢吃。賈母又命拿些錢給他,叫小么兒們帶他外頭玩去。劉姥姥吃了茶,便把些鄉村中所見所聞的事情說給賈母聽,賈母越發得了趣味。正說著,鳳姐兒便命人請劉姥姥吃晚飯,賈母又將自己的菜揀了幾樣,命人送過去給劉姥姥吃。

? ? ? ? ? ? ? 情

  鳳姐知道合了賈母的心,吃了飯便又打發過來。鴛鴦忙命老婆子帶了劉姥姥去洗了澡,自己去挑了兩件隨常的衣裳叫給劉姥姥換上。那劉姥姥那里見過這般行事?忙換了衣裳出來,坐在賈母榻前,又搜尋些話出來說。彼時寶玉姐妹們也都在這里坐著,他們何曾聽見過這些話,自覺比那些瞽目先生說的書還好聽。那劉姥姥雖是個村野人,卻生來的有些見識,況且年紀老了,世情上經歷過的,見頭一件賈母高興,第二件這些哥兒姐兒都愛聽,便沒話也編出些話來講。因說道:“我們村莊上種地種菜,每年每日,春夏秋冬,風里雨里,那里有個坐著的空兒?天天都是在那地頭上做歇馬涼亭,什么奇奇怪怪的事不見呢!就象舊年冬天,接連下了幾天雪,地下壓了三四尺深。我那日起的早,還沒出屋門,只聽外頭柴草響,我想著必定有人偷柴草來了。我巴著窗戶眼兒一瞧,不是我們村莊上的人”

? ? ? 桃花落塵千千載,

  賈母道:“必定是過路的客人們冷了,見現成的柴火抽些烤火,也是有的?!眲⒗牙研Φ溃骸耙膊⒉皇强腿?,所以說來奇怪。老壽星打量什么?原來是一個十七八歲極標致的個小姑娘兒,梳著溜油兒光的頭,穿著大紅襖兒,白綾子裙兒?!眲傉f到這里,忽聽外面人吵嚷起來,又說:“不相干,別唬著老太太!”賈母等聽了,忙問:“怎么了?”丫鬟回說:“南院子馬棚里走了水了,不相干,已經救下去了?!辟Z母最膽小的,聽了這話,忙起身扶了人出至廊上來瞧時,只見那東南角上火光猶亮。賈母唬得口內念佛,又忙命人去火神跟前燒香。王夫人等也忙都過來請安,回說:“已經救下去了。老太太請進去罷?!辟Z母足足的看著火光熄了,方領眾人進來。

? ? ? 花雪袖風暈彩蝶。

  寶玉且忙問劉姥姥:“那女孩兒大雪地里做什么抽柴火?倘或凍出病來呢?”賈母道:“都是才說抽柴火,惹出事來了,你還問呢!別說這個了,說別的罷?!睂氂衤犝f,心內雖不樂,也只得罷了。劉姥姥便又想了想,說道:“我們莊子東邊莊上有個老奶奶子,今年九十多歲了。他天天吃齋念佛,誰知就感動了觀音菩薩,夜里來托夢,說:‘你這么虔心,原本你該絕后的,如今奏了玉帝,給你個孫子?!瓉磉@老奶奶只有一個兒子,這兒子也只一個兒子,好容易養到十七八歲上,死了,哭的什么兒似的。后起間,真又養了一個,今年才十三四歲,長得粉團兒似的,聰明伶俐的了不得呢。這些神佛是有的不是!”這一席話暗合了賈母王夫人的心事,連王夫人也都聽住了。

? ? ? 初惱之時扇微羞,

  寶玉心中只惦記抽柴的事,因悶的心中籌畫。探春因問他:“昨日擾了史大妹妹,咱們回去商議著邀一社,又還了席,也請老太太賞菊何如?”寶玉笑道:“老太太說了,還要擺酒還史妹妹的席,叫咱們做陪呢。等吃了老太太的,咱們再請不遲?!碧酱旱溃骸霸酵霸嚼淞?,老太太未必高興?!睂氂竦溃骸袄咸窒矚g下雨下雪的,咱們等下頭場雪,請老太太賞雪不好嗎?咱們雪下吟詩,也更有趣了?!摈煊裥Φ溃骸霸蹅冄┫乱髟?,依我說,還不如弄一捆柴火,雪下抽柴,還更有趣兒呢!”說著,寶釵等都笑了。寶玉瞅了他一眼,也不答話。

? ? ? 荷風微擺青鯉罷。? ? ? ? ? ? ? ? ? ? ?

  一時散了,背地里寶玉到底拉了劉姥姥,細問那女孩兒是誰。劉姥姥只得編了告訴他:“那原是我們莊子北沿兒地埂子上,有個小祠堂兒,供的不是神佛,當先有個什么老爺”說著,又想名姓。寶玉道:“不拘什么名姓,也不必想了,只說原故就是了?!眲⒗牙训溃骸斑@老爺沒有兒子,只有一位小姐,名字叫什么若玉,知書兒識字的,老爺太太愛的象珍珠兒??上Я藘旱?,這小姐兒長到十七歲了,一病就病死了?!睂氂衤犃?,跌足嘆惜,又問:“后來怎么樣?”劉姥姥道:“因為老爺太太疼的心肝兒似的,蓋了那祠堂,塑了個像兒,派了人燒香兒撥火的。如今年深日久了,人也沒了,廟也爛了,那泥胎兒可就成了精咧?!睂氂衩Φ溃骸安皇浅删?,規矩這樣人是不死的?!眲⒗牙训溃骸鞍浲臃?!是這么著嗎?不是哥兒說,我們還當他成了精了呢。他時常變了人出來閑逛。我才說抽柴火的,就是他了。我們村莊上的人商量著還要拿榔頭砸他呢?!睂氂衩Φ溃骸翱靹e如此。要平了廟,罪過不??!”劉姥姥道:“幸虧哥兒告訴我,明日回去,攔住他們就是了?!睂氂竦溃骸拔覀兝咸?、太太都是善人,就是合家大小也都好善喜舍,最愛修廟塑神的。我明日做一個疏頭,替你化些布施,你就做香頭,攢了錢,把這廟修蓋,再裝塑了泥像,每月給你香火錢燒香,好不好?”劉姥姥道:“若這樣時,我托那小姐的福,也有幾個錢使了?!睂氂裼謫査孛f名,來往遠近,坐落何方,劉姥姥便順口謅了出來。

? ? ? ? 寶釵的一首詩卻是絕篇。黛玉竟不惱。

  寶玉信以為真,回至房中,盤算了一夜。次日一早,便出來給了焙茗幾百錢,按著劉姥姥說的方向地名,著焙茗去先踏看明白,回來再作主意。那焙茗去后,寶玉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急的熱地里蚰蜒似的。好容易等到日落,方見焙茗興興頭頭的回來了。寶玉忙問:“可找著了?”焙茗笑道:“爺聽的不明白,叫我好找!那地名坐落,不象爺聽的一樣,所以找了一天,找到東北角田埂子上,才有一個破廟?!睂氂衤犝f,喜的眉開眼笑,忙說道:“劉姥姥有年紀的人,一時錯記了也是有的。你且說你見的?!北很溃骸澳菑R門卻倒也朝南開,也是稀破的。我找的正沒好氣,一見這個,我說可好了,連忙進去。一看泥胎,唬的我又跑出來了,活象真的似的!”寶玉喜的笑道:“他能變化人了,自然有些生氣?!北很氖值溃骸澳抢锸鞘裁磁??竟是一位青臉紅發的瘟神爺!”

? ? ? 寶釵微笑,今日可是不惱了。

  寶玉聽了,啐了一口,罵道:“真是個沒用的殺材,這點子事也干不來!”焙茗道:“爺又不知看了什么書,或者聽了誰的混賬語,信真了,把這件沒頭腦的事派我去碰頭。怎么說我沒用呢?”寶玉見他急了,忙撫慰他道:“你別急,改日閑了,你再找去。要是他哄我們呢,自然沒了;要竟是有的,你豈不也積了陰騭呢?我必重重的賞你?!闭f著,只見二門上的小廝來說:“老太太屋里的姑娘們站在二門口找二爺呢?!辈恢问?,下回分解。

? ? ? ? ? ? 梅

? ? ? 花稻村里桃花雪,? ? ? ? ? ? ? ? ? ? ? ? ? ? ?

? ? ? 指鹿為馬錯認開。

? ? ? 本黛不與俗人爭,

? ? ? 怎有桃花雪中開。

? ? ? 林黛玉一陣啞笑。

? ? ? 寶玉說妹妹此詩甚是好。林黛玉越不知為何又怒,拂袖而去。

? ? ? 紫苑微瞥寶玉,這詩明明不好。卻硬是要說好,就不能不說嗎。

? ? ?
黛玉心想,是寶釵娶了寶玉。如此,詩還比我好,看來自己好像很卑微。明明自己比紫苑好。怎么就輸給了別人。不覺間花飛花謝,小荷才露尖尖角。如此是自己不行。仿佛自己是卑微而渺小的。?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象著寶釵和寶玉的婚禮,黛玉就揪心,仿佛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中有千千結。

? ? ? 那花飛花謝,看似黛一般。那牽起的手有一絲溫暖和苦澀,蔓過了黛的心。

? ? ?
若是此情長久時又怎在朝朝暮暮??墒羌蕹鋈サ呐畠簼姵鋈サ乃?,又怎么一個容易。

? ? ?
一時間思緒萬千,不似一般眼淚。忽然間竟是那么冷酷無情。只有痛恨和冷淡。

? ? ? 回到了花稻村,青青的稻子,春日的晚梅。此等景象已經仙然。

? ? ?

? ? ? ? 萬重開

? ? ? ? ? 紫苑

? ? ? 遙知春雪去,? ? ? ? ? ?

? ? ? 但求萬重開。

? ? ? 不知梅是雪,

? ? ? 因有萬物生。

? ? ?

? ? ?
黛玉又惱,你會做什么詩。這個又比我好。寶釵那俗胚比我好,紫苑你這奴才又比我好。我是什么。

? ? ? 紫苑溫柔微笑。羞羞地。

? ? ?
梅是死去的雨,那場煙火是一場雨,如果沒有當初的無奈或許就不會更無奈。

? ? ? ? 寶玉立在當地一陣失然,仿佛身在那華樓,立在那紅塵某一寸。? ? ? ?
? ? ?

? ? ? ?
會消失,會走的寶玉,因為太純凈,卻不能在一起,只是太愛一個人,執著著那一個愛字已是太瘋狂。

? ? ? ? 已知愛已無法挽回。是否人人都像寶玉一樣?;蚴鞘篱g的愛已太稀貴。

? ? ? ? 此間執著,花已斷涼,筆鋒微落,紙上花涼,卻是當年花飛花落斷腸景。

? ? ? 寶玉是傳統的淑女。并不合西方習俗。若是和西方人在一同并不會被認可。

? ? ?
紫苑覺得自己真是笨。喜歡一個人甚至可以愛著她的影子??v然這影子有多么多么不好?;蚴鞘朗聼o常。

? ? ?
自己愛的也不是寶玉,但是卻沒有做錯。寶玉卻享受著感情。畢竟你不是她。我無法喜歡你。

? ? ?
被誤會被誤解,那是以后的事……就在那一瞬間我再也見不到寶玉。想到那假字真是諷刺,賈寶玉。死者已矣,消失的不是一樣?或是有點喜歡,那個愛你的人,不免一陣情絲。

? ? ? 回到花稻村,一路回屋,到了黛玉的爛殤苑。爛殤苑,眾人都喝著酒微睡。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網站地圖xml地圖
做鸡怎么赚钱